Enews 訂閱

你的名字:


你的電郵:



語言:



.:.: 歷屆得獎 / 評審名單 / 評審會議紀錄

 

第一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大禍臨頭》/ 鄭智雄 / VHS / 55'

 

劇情組

金獎
《長途電話》/ 崔允信、黎子儉 / 16mm / 19'

銀獎
《I Have a Dream about a Short Video on the Making of a Short Film for Competition》/ 馮炳輝 / Beta / 30'
《驚我心‧動你魄》/ 葉錦輝 / Hi8 / 25'

優異獎
《驛》/ 黎偉豪/ SVHS 50'
《讓我誠實愉快地優柔寡斷下去吧!》/ 張永添 / Beta / 20'
《某個晴朗的早晨遇見100%的女孩》/ 麥婉欣 / SVHS / 15'

 

紀錄組

金獎
《大禍臨頭》 / 鄭智雄 / VHS / 55'

銀獎
《另起爐灶》 / 游靜 / U-matic / 23'
《纏程漫履》 / 李祖蔭 / 16mm / 27'

 

動畫組

金獎
《植菰者之樂園》/ 黃迪 / 35mm / 4'15"

銀獎
《說文解字》/ 袁建滔 / Beta / 1'30"

優異獎
《大佬你想點呀!?》 / 陳家慶 / VHS / 4'30"

 

實驗組

金獎
《Retouch (I)》/ 陳錦樂 / Beta / 5'

銀獎
《無題二》/ 葉旭耀 / VHS   6'
《我的夢給口涎接收了》/ 余力為 / U-matic / 12'

 

音樂錄像組

金獎
《鼓舞飛揚 (後現代版)》/ 黃卓生/ Hi8 / 5'
《Random Noise Experience 1》/ 吳志偉、紀貝怡 / VHS / 6'30"

銀獎
《紅》/ 馮建中 / SVHS / 3'
《打真軍》/ 馮偉 / VHS / 4'30

優異獎
《香夭 ─ 夢遊仙蹤鳴留別》/ 吳國亮 / Beta / 10'
《七情六慾》/ 葉惠明 / Hi8 / 17'
《這是電影?》/ 劉浩良/ SVHS / 4'
《The Way They Walk》/ 黎妙雪 / Hi8 / 15'
《音樂錄像 III─ 叮噹之您看見病毒看見您》/ 麥海珊 / Hi8 / 6'
《九五‧二三》/ 馮偉 / VHS / 6'

 

錄像特別獎
《Retouch (I)》/ 陳錦樂 / Beta / 5'
《鼓舞飛揚 (後現代版)》/ 黃卓生 / Hi8 / 5'


 

第二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美麗的魂魄》/ 余力為 / 16mm / 46'

 

劇情組

金獎
《獨白》/ 周隼 / VHS / 20'
《小山回家》 / 趙澤標、賈樟柯 / Beta / 57'

優異獎
《兩個不愛表達的男人》/ 林子僑 / Hi8 / 18' 42"
《海闊天空》/ 劉少玲 / 16mm  / 11'
《暗戀100%》/ 文偉鴻 / Hi8 / 32'
《阿明》/ 許雅舒 / Beta / 15'
《交通事故》 / 深澤寬 / Beta / 25'

 

紀錄組

金獎
《美麗的魂魄》/ 余力為 / 16mm / 46'

優異獎
《動物世界之有前冇後打死罷就》/ 羅佩、吳彥真 /  VHS / 21'
《江山如此》/ 黎頌圖 / Hi8 / 43'
《新世界》/ 吳家龍/ 16mm / 12'
《新橋》/ 吳彥真 / SVHS / 30'
《香港公路電影》/ 馮炳輝 / Beta / 29'

 

動畫組

銀獎
《球迷奇遇記》/ 袁建滔/ Beta /  2'
《iD》 / 阮佩文/ Hi8 / 2'30"

優異獎
《爛瞓先生》/ 許誠毅/ 35mm / 4' 48"
《合》/ 陳誠勇 / VHS / 4'
《(#01)》 / 蔣子軒 / Beta / 3' 30"

 
音樂錄像組
金獎
《上路》/ 馮偉 / SVHS / 4'

銀獎
《螞蟻》/ 李淑敏 / VHS / 3'
《糜爛記憶》/ 方光祖 / V8 / 3' 30"

優異獎
《好快樂》/ 袁劍強 / VHS / 2' 30"
《6947》 / 蘇啟康 / Hi8 / 6'

 

另類組

銀獎
《香港公路電影》/ 馮炳輝 / Beta / 29'
《顛雞喊欄》/ 麥海珊、金佩瑋、潘顯秀、司徒薇、阮佩文 / Hi8、VHS、SVHS / 60'

優異獎
《別鄉》/ 鍾德勝 / 16mm / 15'
《Structure Attack》 / 葉飛 / U-matic / 8'
《我用了二十字去精確地描述我所做的一件作品 - 睇帶學拍錄像》/ 黃卓生 / Hi8 / 5'
《Jennifer》 / 林仲強 / Super8 / 3'
《老土》/ 羅頌雅 / SVHS / 7' 30"

錄像特別獎
《球迷奇遇記》/ 袁建滔/ Beta / 2'
《顛雞喊欄》/ 麥海珊、金佩瑋、潘顯秀、司徒薇、阮佩文 / Hi8、VHS、SVHS / 60'

 

第三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沒有人 (在跑馬地) 等沒有人》/ 陳錦樂 / Beta / 20'

 

劇情組

金獎
《我愛水龍頭》/ 黃精甫 / Hi8 / 43'

銀獎
《垃圾年頭》/ 郭偉倫 / 16mm / 60'

優異獎
《放棄算了》/ 劉少玲 / DV / 27'
《瘦》/ 黃詠琴 / 16mm / 15'
《良友梁》/ 趙澤標、梁友良 / 16mm / 12'

 

紀錄組

金獎
《尋龍記》/ 劉健儀、史雲奇 / Beta / 48'

銀獎
《胼手胝足》 / 阮勛、彭進強 / Hi8 / 60'
《錄像藝術發展新視野 (模擬片段)》/ 阮佩文 / Hi8 / 15'

優異獎
《就在你身邊擦過》/ 梁恩恆 / Beta / 10'30"
《嘉達菲 - 城市詩人》/ 馬志豪、Barry LOWE / DV / 11'30"
《暴風雨前的飛翔》/ 麥明達、張釗維 / Hi8、DV / 34'

 

動畫組

金獎
《三文魚先生》/ 伍尚豪 / VHS / 4'

銀獎
《夢》/ 石明輝 / VHS / 5'

優異獎
《0714》/ Ulrike HEROLD、莫美華 / 16mm / 5' 30"
《Spinning Forever》/ 李子堅 / Beta / 3'
《Destiny of City》/ 莫詠儀 / VHS / 3'

 

音樂錄像組

金獎
《習慣走》/ 羅琛堡 / DV / 9'

銀獎
《商業‧商業》/ 梁文灝 / VHS / 5'

優異獎
《凍垃圾》/ 馮建中 / VHS / 3'
《愛麗斯夢遊香港》/ 馮偉 / DV / 5'
《97 噸的回憶》/ 朱迅 / DV / 13'

 

另類組

金獎
《沒有人 (在跑馬地) 等沒有人》/ 陳錦樂 / Beta / 20'

銀獎
《時間、空間、旅程》/ 張麗、蘇敏琪 / VHS / 20"

優異獎
《FOREST》/ 洪強 / U-matic high band / 13'
《IFILM》 / 劉浩良 / 16mm / 22'
《節慶九七之勁歌甘曲 (運動版)》/ 麥海珊 / Beta / 55'
《關公月下斬貂嬋》/ 甘文輝 / DV / 22'
《殘酷世界日記》/ 葉旭耀 / Super 8mm / 6' 30"

 

青少年組

金獎
《1997年我十七歲》/ 范煜汶 / V8 / 9' 30"
《青青河邊草》/ 區華熙、李永祥 / V8 / 15'

優異獎
《空氣》 / 莫嘉欣、簡慧芝、岑焯賢、莊思敏、馬靜思、陳艷玲、陳沁怡、黃佩珊 / Hi8、VHS / 9'
《戰場》/ 謝暖霞、陳嘉敏、楊睿、唐芳玲 / VHS / 11' 30"
《藍色隨想》/ 丁裕軒 / DV / 8'

錄像特別獎
《胼手胝足》 / 阮勛、彭進強 / Hi8 / 60'
《Love》 / 洪強 / U-matic High Band / 9'

最有潛質創作者
《青青河邊草》/ 區華熙、李永祥 / V8 / 15'

 

第四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窗》/ 曾奉智 / VHS / 5'

 

劇情組

金獎
《甚麼風光》/ 劉少玲/ Beta / 36' 30"

銀獎
《如果天使不死…》/ 許雅舒 / Beta / 30'
《Killer》/ 郭耀華/ Beta / 9'

優異獎
《了了》/ 麥婉欣 / Beta / 27'
《追憶》/ 徐奕鈞 / SVHS / 14' 30"
《爸爸的玩具》/ 黎妙雪 / 35mm / 51'
《十七分半漫遊服務》/ 陳偉強 / DV / 17' 30"

 

紀錄組

金獎
《同志運動會上的女人們》/ Susan ROYLE、LI Hong / DV / 35'
《A Thousand Pieces of Gold》/ Nuala ROONEY / Beta / 16'

優異獎
《我是女人》/ 林淑儀 / DV / 10'
《King of Kowloon》/ Joanne SHEN、Martin EGAN / Beta / 29'
《情事》/ 葉旭耀 / 16mm / 30'
《93949678》/ 黎慧明、陳健佳、列言完茹、黃虹虹、丁珍珍 / SVHS / 37'
《蜉蝣》/ 羅國賢 / Hi8 / 30'
《過渡‧上路》/ 林國賢、李天豪、周珮珊、王婉意 / DV / 15'

 

動畫組

金獎
《窗》/ 曾奉智 / VHS / 5'

銀獎
《有 / 無》/ 陳智華、岑嘉俊 / 2' 30"

優異獎
《和平之樹》/ 周曉芬 / VHS /  4'
《魔術師與兔子》/ 徐迢之 / VHS / 4' 30"
《Skull Story》/ 鄭廣泉 / Beta / 5'

 

音樂錄像組

金獎
《3/8 24:00》/ 張家樂 / Beta / 4'

銀獎
《創造之首七分》/ 吳家龍 / Beta / 7'

優異獎
《搵食》/ 馮建中 / VHS / 3'
《禁果》/ 陳鴻均 / VHS /  / 5'
《憂鬱天使》/ 廖淑嫻 / DV / 6'

 

另類組

金獎
《神遊》/ 洪強 / Beta / 8'30"

銀獎
《看不見的城 (牆)》/ 許雅舒 / DV / 11'

優異獎
《不寄的情信》/ 譚國明 / DV / 4' 30"
《You Don't Know Me, But …》 / 郭家賜 / DV / 30"
《http:www.tube & memory.hk/love.97 (Version II)》/ 洪強 / Beta / 15'
《我是女人》/ 林淑儀 / DV / 10'

 

青少年組

金獎
《香港仔》/ 盧海鷹 / V8 / 56'
《時間 : 流洪》/ 鄧柏健 / V8 / 9'

優異獎
《我的涉谷二十四小時》/ 洪光賢 / V8 / 15'
《The Challenger》/ Ian KENNY / SVHS / 4'30"
《F=ma》 / 賴美兒、馬凱玲、區燕琪、潘蔚然 / DV / 6'
《無限次(無下次)》/ 陳永康 / Hi8 / 1'

錄像特別獎
《種樹》/ 黃昭南/ DV / 4'
《我是女人》/ 林淑儀/ DV / 10'

短片特別獎
《一個畫家的誕生/死亡》/ 關柏煊 / 35mm / 9'

最有潛質創作者
《九八年生活語言》/ 范煜汶、郭亮/ Hi8 / 8'

 

第五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17 1/2》/ 李韻恬 / DV / 23'

 

青少年組

金獎
《17 1/2》/ 李韻恬 / DV / 23'

銀獎
《未命名》/ 林詠欣 / DV / 4'

優異獎
《結》/ 林詠欣/ DV / 4'
《科技大躍進》/ 胡銘傑 / V8 / 6'
《無人駕駛》/ 陳宇霆 / Hi8 / 19'

 

動畫組

金獎
《丑》/ 曾奉智 / DV / 10'

銀獎
《Φ》/ 余家豪 / DV / 3'

優異獎
《寧夏一渡》/ 袁周泰 / VHS / 15'
《辦公室小事故》/ 廖宏章 / DV / 4'
《金魚的故事》/ 陳永森 / VHS / 11'

 

公開組

金獎
《般若波羅蜜多》/ 謝兆曦 / Beta / 12'

銀獎
《我餓》/ 游靜 / 16mm / 13'

銅獎
《各自各》/ 黃志偉 / Beta / 41'

優異獎
《暑期作業》/ 彭浩翔 / 35mm / 11'
《青梅竹馬》/ 黃精甫 / Beta / 57'
《美麗生活》/ 吳煒倫 / Beta / 22'
《愛的教育》/ 林奕華 / DV / 47'
《阿偉與婉芳》/ 黃修平 / DV / 4'

錄像特別獎
《結》/ 林詠欣 / DV / 4'

短片特別獎
從缺

突出表現獎 (最佳攝影)
《緣》/ Antonin LHOTSKY (攝影師) / 35mm / 10'
《青梅竹馬》/ 謝敏華 (攝影師) / Beta / 57'

突出表現獎 (最佳收音)
《真情》/ 梁嘉倫、張家俊、陳育峰(收音師) / Beta / 30'

 

第六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燦若繁星》/ 黃修平 / DV / 60'

 

青少年組

金獎
《傅蘭芳》/ 陸姵妏 / DV / 6'

銀獎
《給人們的生活……》/ 郭亮 / DV / 18'
《游來游去》/ 顏麗霞 / DV / 16' 30"

優異獎
《美》/ 阮小芷 / DV / 8'
《麵麵狂想曲》/ 陳季蘭 / DV / 3' 30"
《夏日炎炎正好眠》/ 李永祥 / VHS / 8'

 

動畫組

金獎
《我的四份一世紀》/ 曾奉基 / DV / 7' 30"

銀獎
《回家》/ 何達鴻 / DV / 3'

優異獎
《母子情仇之再戰 3046》/ 劉卓民 / DV / 1' 30"
《僮‧畫》/ 吳植堅 / DV / 16'
《兜》/ 桂濱 / DV / 4' 30"

 

公開組

金獎
《燦若繁星》/ 黃修平 / DV / 60'

銀獎
《雜種正傳 II -國雄失》/ 高凌雲 / DV / 25'

銅獎
《今天早上,我》/ 趙承恩 / DV / 14'

優異獎
《屯門睡的文化》/ 羅秀珊 / Hi8 / 9'
《Flicks》 / 陳恩恩/ DV / 4'
《雜種正傳 III-愛荷華夏天》/ 高凌雲/ DV / 18'
《i dream》/ 胡紹宗 / DV / 6'
《有人》/ 洪榮傑 / DV / 33'
《往前》/ 鄧榮耀 / Beta / 32'
《慧慧》/ 文晶瑩 / DV / 7' 30"
《井》/ 陳序慶、黃子賢 / DV / 16'

最佳紀錄短片
《屯門睡的文化》/ 羅秀珊 / Hi8 / 9'

最佳音響設計
《今天早上,我》/ 趙承恩(音響設計師) / DV / 14'

最佳劇本
《燦若繁星》/ 黃修平(編劇) / DV / 60'

最佳混合媒體
從缺

 

第七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圓本是角》/ 林健雄 / DV / 30'

 

青少年組

金獎
《劇度驚慌》/ 黎健豪 / DV / 16' 30"

銀獎
《私家重地》/ 陳昊瑜 / DV / 21'

銅獎
《Temple Tempo》 / 陸慧安/ DV / 5'

優異獎
《男孩在農田》/ 蔡杰宏 / VHS / 11'
《攝視錄盜》/ 黃守仁、鄭健業 / VHS / 22'
《步伐》/ 蔡俊權 / VHS / 3'

評審團特別獎
《Building The Future》/ 傅詠欣 / DV /  3'

 

動畫組

金獎
《行開吓》/ 胡淡名/ DV / 5' 30"

銀獎
《蒲公英》/ 伍尚豪/ VHS / 6'

優異獎
《E=MC2》 / 周曉芬 / Beta / 8'
《迷戀蜘蛛的恐懼》/ 陳偉文 / DV / 3'
《Thou Shalt Not Kill》/ 陳玉婷 / Beta / 4'

評審團特別獎
《錯過千禧年:啟示之畫》/ 吳家龍 / DV / 10'

 

公開組

金獎
《圓本是角》/ 林健雄 / DV / 30'

銀獎
《看不見的身體 (所以及其城市)》/ 麥海珊 / DV / 60'

銅獎
《蜘蛛巢城》/ 丁裕軒 / DV / 40'

優異獎
《陳秀珍》/ 許仲賢、曾翠珊 / DV / 48'
《追月》/ 黃懷琰 / Beta / 13'
《Na》/ 鄧向程/ DV / 5'
《大衣》/ 陳麗珠、紀文舜、關本良、李業華/ DV / 31' 30"
《鞋》/ 徐藝 / DV / 36'
《主題》/ 顏天擎 / VHS / 11'
《Wednesday Creamy Cake》/ 謝月娜/ DV / 9' 30"
《微笑》/ 張海素 / Beta / 23' 30"

評審團特別獎
《天恩》/ 陳榮照、Kumiko / DV / 24'

最佳紀錄短片
《塗‧跑》/ 岑穎雯、余仲怡 / DV / 26'

 

第八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平安米》/ 張虹 / DV / 34 '

 

青少年組

金獎
《盜不盡》/ 鄭健業 / DV / 60'

銀獎
《難兄難弟》/ 傅詠欣、傅詠芹 / DV / 8'

銅獎
《擱淺》/ 鄧凱恩/ DV / 11' 30"

優異獎
《980001》/ 袁雪瑩、李逸姍/ DV / 5' 30"
《I Am Fine》/ 林永逸/ DV / 5' 30"
《請問……》/ 余景莉/ DV / 11 '

評審團特別獎
《音樂公民時代》/ 黃皓玲/ DV / 34' 30"

 

動畫組

金獎
《好鬼棧》/ 蘇敏怡/ DV / 8 '

銀獎
《Into The Air 's Memory》/ 余家豪 / DV / 5' 30"

銅獎
《the edge》/ 岑詠雯 / DV / 3 '

優異獎
《她有時傷心》/ 何達鴻 / DV / 6' 30"
《Via Wire》/ 莫嘉輝 / DV / 5 '
《一個月零一夜》/ 葉志沖 / DV / 4' 30"

評審團特別獎
《我的幻想曲》/ 鄭廣泉 / DV / 4' 30"

 

公開組

金獎
《平安米》/ 張虹/ DV / 34'

銀獎
《燒》/ 梁偉怡、饒欣凌 / DV / 2'

銅獎
《小高己賢》/ 許仲賢 / DV / 15'

優異獎
《1201》/ 王寧 / Beta / 12'
《建毀》/ 蕭子文 / DV / 15'
《治殺酒店》/ 孫嘉毅 / DV / 15'

評審團特別獎
《玩具》/ 陳煒雄 / DV / 32'
《樣明》/ 周榮鋒、李敏妮 / DV / 40'

 

亞洲新力量組

影評人大獎
《15》/ Royston TAN / 35mm / 25'
《Being Normal》/ CHOI Hyun Jung / DV / 58'
《新娘》/ 潘劍林 / DV / 48'
《空籠》/ 蔣志 / DV / 25' 30"
《Mouse Without Tail》/ PARK Won-chul / Beta / 13' 30"

 

 

第九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大獎
《卵子體慾》/ 黃彩鳳 / DV / 32'

 

青少年組

金獎
《夢魘》/ 張加濤、羅韋洛 / DV / 10'

銀獎
《反黑白》/ 張加濤、羅韋洛 / DV / 8'
《日洶》/ 吳家耀、張錦彤、張芷茵、陳笳恩、陸婉慧/ DV / 7'

銅獎
《信》/ 蘇天慧、江佳璐/ DV / 4' 30"

優異獎
《980133》/ 李逸姍/ DV / 8'
《尋人記》/ 劉博賢/ DV / 12'
《拍嘢》/ 陳振雄、朱兆豐、蔡江華/ DV / 12' 30"
《Such We Be》/ Alex FU、Adam KIM Taekyung / DV / 7'

評審團特別獎
《白切仔配白痴雞》/ 黃詩卡、郭可芹 / DV / 2'

 

動畫組

金獎
《心花怒放》/ 鍾偉權/ DV / 9'

銀獎
《李蠢》/ 陳宇峰/ DV / 9'

銅獎
《我不要思想》/ 葉勁峰/ DV / 13'

優異獎
《井底之蛙》/ 黃偉健 / DV / 2' 30"
《麼麼鯕遇》/ 陸以珮、張穎儀/ DV / 11'
《Tomato Love》/ 簡仲宜 / DV / 6' 30"

評審團特別獎
《Fat Attack》/ 楊樂文 / DV / 3' 30"

 

公開組

金獎
《卵子體慾》/ 黃彩鳳 / DV / 32'

銀獎
《The Wild One》/ 伍詩銘 / DV / 15'

銅獎
《Acting Out》/ 梁銘佳 / DV / 15'
《Out of Focus: AD》/ 許學文/ DV / 4'

優異獎
《己賢小高》/ 許仲賢 / DV / 21'
《蝶與蛾》/ 鄺展強 / Beta / 40'
《寄生》/ 余浩揚 / DV / 22'

評審團特別獎
《Missing Henry》/ 胡玲玲 / DV / 6'

 

亞洲新力量組

影評人大獎
《Crammed》/ 嚴世龍 / Beta / 11'
《暫時停止》/ 施君涵 / DV / 26'
《I Will Follow You》/ 植松淳 / DV / 40'
《茉莉花海灣》/ 翁首鳴 / DV / 18'
《回家看看》/ 應亮 / DV / 28'

 

第十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公開組

金獎
《媽》/ 陳大利 / DV / 18’ 20”

銀獎
《寂寞星球》/ 曾翠珊 / DV / 25’ 30”

特別表揚
《無間女人街》/ 鍾靈音 / DV / 37’ 14”
《圄》 / 林偉強 / DV / 20’
《雞、魚與豬肉》/ 盧澤榮 / DV / 19’ 13”

 

青少年組

金獎
《太陽下的汗水》/ 劉博賢 / DV / 27’

銀獎
《至死方休》/ 盧意嵐 / DV / 26’

特別表揚
《至死方休》/ 盧意嵐 / DV / 26’

 

動畫組

金獎
《樹》/ 黃麗明 / DV / 10’52”

銀獎
《裝在罐頭裡的絕望》/ 洪智穎 / DV / 3’
《161 青蛙王子 SSwy..睡公主》/ 黃偉恆 /DV / 15’

特別表揚
《Kill AL》/ 陳兆忠﹑崔嘉曦﹑崔嘉朗 / DV / 13’ 40”

 

亞洲新力量組

大獎
《年》/ 劉偉 / DV / 45’

評審特別獎
 《照片》/ 沈燕君 / DV / 20’
《Exodus》/ 王明安 / DV / 30’

 

第十一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公開組

金獎
《The 8th 》/ 孫嘉毅 / 16mm / 21’ 40”

銀獎
《囍歡》/ 馮敬朗/ DV / 29’ 38”

特別表揚
《那年曇花開過》/ 李志偉、關詠雯、吳凱恩、楊琦暉 / 16mm / 25’ 22”
《The Blacks》 / 蔡玉玲 / DV / 22’
《胡眉的名字》/ 江康泉 / DV / 16’

 

青少年組

銀獎
《困》/ 鄭東綽 / DV / 6’ 40”
《七天使吹號》/ 黎柏希、楊美鳯、關易忠 / DV / 20’ 50”

特別表揚
《壹貳叁肆》/ 吳海倫、容祖恩、劉穎瑩/ DV / 5’ 09”
《0 Budget》 / 胡靈芝 / DV / 11’ 30”
《小鞋子》/ 周康晴 / DV / 2’
《尋覓》/ 胡港通 / DV / 8’ 46”

 

動畫組

金獎
《媽妈出世了》/ 陳宇峰 / DV / 20’

銀獎
《天井》/ 周柏豪 / DV / 4’ 45”
《跟老豆談戀愛》/ 黃偉恆/ DV / 15’ 15”

特別表揚
《夜街小事》/ 王凱聰/ DV / 6’ 03”
《識你老鼠》 / 崔嘉曦、崔嘉朗、陳兆忠/ DV / 8’ 23”

特別表揚
《Backbone Medley》 / 李琦彬 / DV / 3’ 59”

 

單螢幕互動媒體組

銀獎
《TV Clock》/ 朱力行

特別表揚
《防衞性攻擊》/ 吳碩暉
《Brain Disorder》 / 傅博仁

 

亞洲新力量組

大獎
《我的747》/ 侯季然 / DV / 11’

特別表揚
《My Chamber》 / 柳碩鉉 / CGI / 5’
《Vous Vous Souviens De Moi?》 / Thunska Pansittivorakul / DV / 14’

 

 

第十二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公開組

金獎
《他.她》/ 麥曦茵 / DV / 30’

銀獎
《Tomato School 》/ 林浩賢 / DV / 3’ 58”

銀獎
《樓上傳來的歌聲》/ 周冠威 / Super 16 / 30’

特別表揚
《Anna》 / 何柏洪 / DV / 8’40”

 

青少年組

金獎
《放榜》/ 龍燕萍、何佩宜、陳穎瑤、朱兆基 / DV / 30’

銀獎
《俄羅立瑛》/ 關易忠、蔡裕衡 / DV / 5’

銀獎
《I Think I 》/ 馬浩賢、蔡裕衡、鄭善瑜、葉國健 / DV / 16’ 10”

特別表揚獎
《仲夏戲味》/ 胡靈芝/ DV / 15’ 20”

特別表揚
《同流》/ 陳嘉亮、鄭東綽、張鶴智 / DV / 11’ 36”

特別表揚獎
《Dejavu》/ 藍珮欣、林凱裕 / DV / 16’ 38”

特別表揚
《迷》/ 麥家涓 / DV / 6’ 36”

特別表揚

《透視葵青》/ 張俊軒 / DV / 5’ 46”

 

動畫組


金獎

《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 黃卓軒 / 9’ 43”

銀獎
《Living In The Dark》/ 梁罡銓 /  5’

銀獎
《母親的故事》/ 梁罡銓 / 5’

特別表揚
《可愛鄰居阿湯》/ Tom Benny LEUNG, CHAN Wai-mo, Daniele MANOLI / 3’ 22”

特別表揚

《木棉花》/ 杜思穎、施小玲 / 6’ 50”

 

單螢幕互動媒體組


金獎
《音樂紡織機》/ 伍韶勁

金獎
《The Sound of Market》/ 朱力行

特別表揚
《蠔涌》/ 曾翠珊

特別表揚
《偷窺》/ 林偉強

特別表揚
《豐胸城市.瘦身文字》 / 洪強與 innov + media lab

 

亞洲新力量組


大獎
《樂生活》/ 林婉玉、許雅婷/ 29’ 58”

特別表揚
《肉蛾天》/ 謝文明/ 12’ 20”

特別表揚
《Hakko-fermentation》/ Madoka Kumagai / 28’

 

第十三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公開組

金獎
《聖誕禮物》/ 歐文傑 / HD / 24’

銀獎
《黃梓澄尋黃梓澄》/ 黃梓澄/ DV / 20’
《死在校園》/周子俊、黎安晴 / 16mm / 21’

特別表揚
《變臉》 / 黃偉傑 / HD / 7’

 

青少年組

金獎
《漆黑.聲音》/ 李嘉惠、劉翠婷 / DV / 9’

銀獎
《父子》/ 康晉偉、林志堅、陳輔濂、鄧皓文 / DV / 5’

特別表揚
《勃起》/ 關子維 / HD / 14’10
《遊戲人生》/ 方正駒 / DV / 8’
《失色荒然》/ 陳啟倫、陳順華 / DV / 10’ 21

 

動畫組

金獎
《洞》/ 梁雪茵 / 2’47

銀獎
《Link》/ 徐振宇、陳瑋怡/  2’ 30

特別表揚
《The Red Buds》/ 梁敏琪 / 11’ 20
《森.願》/ 何文傑、崔嘉曦、崔嘉朗、陳兆忠 / 8’ 30

 

單螢幕互動媒體組

金獎
從缺

銀獎 銀獎
《連》/ 黃榮法
《虫義》/ 郭譽豪、陳威宇



特別表揚
《像數樂園》/ 張瀚謙、林志輝

 

亞洲新力量組

大獎
《Half Teaspoon》/ ISFANSYAH Ifa / DV / 18’
《Jia》/ SUWICHAKORNPONG Anocha / DV / 14’

特別表揚
《Bare》/ Santana ISSAR / VHS / 11’ 30

 

 

第十四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互動媒體組

金獎
《販賣偷來的時間》/ 方琛宇

銀獎
《解.構》/ 張智龍、林志輝

特別表揚
《黑色盒子》/ 陳威宇、郭譽豪

特別表揚
《子非魚》/ 弍壹 / 魚之樂/張瀚謙

特別表揚
《植物輸入法》/ 劉明達

 

動畫組

金獎
《泥人生》/ 黃麗明 / 16’ 12”

銀獎
《淹》/ 徐振宇、陳瑋怡 / 4’ 26”

特別表揚
《絆》/ 楊起超/ 5’16”

特別表揚
《我阿媽係外星人》/ 楊倩玲、劉斯傑 / 5’ 44”

 

公開組

金獎
《Three Boys》/ 梁銘佳 / 16mm / 19’ 33”

銀獎
《洗澡吧》/ 余仲怡 / DV / 19’

特別表揚
《二子的故事》/ 龍飛 / HD / 24’ 23”

 

青少年組

金獎
《活在當下》/ 岑珈其 / DV / 19’ 30”

金獎
《薔薇》/ 鄧樂滔 / DV / 3’ 19”

特別表揚
《軀殼》/ 黃詩明 / DV / 3’ 19”

特別表揚
《愛.讓你知道》/ 鄺啟東、王曉君 / DV / 21’ 09”

特別表揚
《無題》/ 陳柏羲 / DV / 4’ 28

 

亞洲新力量組

大獎
《四公里》/ Shapiro MIRI / Digital Betacam / 22’ 30”

特別表揚
《小城》/ 沈可尚 / DV / 15’

特別表揚
《「我說啊,」我說。》/ 馬匡霈 / 35mm / 6’ 05”

 

 

第十五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公開組

金獎
《媽媽離家上班去》/ 郭臻 / 16mm/ 29’ 35”

銀獎
《草花頭》/ 陳子蕙 / DV / 30’

特別表揚
《河上風光》/ 曾翠珊 / DV / 14’
《六虎》/ 廖銘賢 / HD / 30’
《相機槍》/ 姚敏堃 / DV / 23’

 

青少年組

金獎
《夢碎》/ 麥皞年、麥翺年/ DV / 27’ 02”

銀獎
《我們叄》/ 王詠怡/ DV / 4’ 6”

特別表揚
《我們唱 我們唱》/ 鄭曉嵐、何楚雯 / DV / 27’ 2”
《呼吸》/ 鄧廣燊、彭震 / DV / 1’ 42”
《第六步》/ 張俊棋、王億峰 / DV / 9’ 59”
《拔萃小賣部》/ 彭天睿 / HD / 9’ 58”

 

動畫組

金獎
從缺

銀獎
《武松打虎》/ 莫耀華 / 10’ 20”
《一毛白髮》/ 麥盛豐 / 7’ 15”

特別表揚
《千守》/ 張壑甯、邵雪瑩、鄭詠珊 / 4’ 36”
《我想我是我》/ 陳瑩俐 / 7’28”
《熱血不如捐血》/ 麥應平 / 4’ 18”
《Tancho 》/ 識家希 / 3’ 43”

 

互動媒體組

金獎
從缺

銀獎
Table-Obscura.II : Intimacy / 李穎姍

銀獎
《我們的地圖——官塘的文化與歷史》/
麥海珊、陳恩恩、原人、子山 、黃健怡、許行一、
阿安、伍偉昌、JC、黃仲輝、梁仕昌、youthfotologue、謝曉渝

《一些有關手提電話的故事》/ 趙月鏞

特別表揚
《Mushroom on the Cassette Tape》/ 劉明達
《5-stars' identity》/ 孫詠怡
《錄像自動售賣機》/ 陳浣廷

 

亞洲新力量組

大獎
《匿名遊戲》/ 徐漢強 / 35mm / 26’
《Shred of Hope》/ Tom SHOVAL / 16mm / 26’ 7”

特別表揚
《The Last Day of Bulkin I.S.》/ Aleksey ANDRIANOV / 35mm / 13’
《簡單作業》/ 吳德淳、陳莉華、朱晉明、許瀞云 / animation / 11’ 17”

 

 

第一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劇情組
羅 卡  羅啟銳   盧偉力   吳 昊

紀錄組
蔡甘銓   舒 琪   呂大樂   黃愛玲

動畫組
辜昭平   王純杰   黃 英   奚仲文

實驗組
王慶鏘   張婉婷   馮美華

音樂錄像組
張偉雄   莫華倫   柯星沛   梁濃剛

 

第二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劇情組
也 斯   劉國昌   馮美華
 
紀錄組
張偉雄   陳清僑   莫昭如   黃國兆   盧偉力

動畫組
辜昭平   歐陽應霽   黃愛玲   黃 英   盧子英

音樂錄像組
黃志淙   邱禮濤   鍾錦培   劉成漢

另類組
蕭兢聰   榮念曾   馮美華   張偉雄   施 遠

 

第三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劇情組
陳嘉上   陳清僑   張達明   也 斯   榮念曾

紀錄組
鄭智雄   方保羅   龐 奴    盧偉力   黃國兆

動畫組
張偉雄   何知力   辜昭平   黃愛玲   黃 英

音樂錄像組
張文幹   鍾錦培   何式凝   黃耀明   楊柳岸

另類組
林奕華   梁文道   馮美華   柯星沛   邱禮濤

 

第四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劇情組
文潔華   林紀陶   韋家輝   鄭智雄

紀錄組
柯星沛   陳天成   陳清僑   盧偉力

動畫組
何知力   尊 子    黃 英    盧子英   盧婉雯

音樂錄像組
袁智聰   馬楚成   黃志淙   楊柳岸

另類組
王慶鏘   何兆基   邱禮濤   馮美華   林奕華

青少年組
林淑儀   吳俊雄   黃婉玲   葛民輝   黎堅惠

 

第五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青少年組
黎堅惠   邱禮濤   何式凝   黃  英   陳天成

動畫組
盧子英   袁建滔   吳俊雄   曾德平   利志達

公開組
黃愛玲   張達明   楊柳岸   梁文道   鄭丹瑞  袁智聰   何兆基   黎肖嫻

 

第六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青少年組
張志偉   吳俊雄   舒 琪   葉念琛

動畫組
林紀陶   梁智添   盧子英   徐 克   黃惠誠

公開組
馮美華   郭達年   林震宇   李照興   梁文道   鮑藹倫   黃仁逵   邱禮濤

 

第七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青少年組
張志偉   吳俊雄   舒 琪   葉念琛

動畫組
林紀陶   梁智添   盧子英   徐 克   黃惠誠

公開組
馮美華   郭達年   林震宇   李照興   梁文道   鮑藹倫   黃仁逵   邱禮濤

 

第八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青少年組
鍾德勝   林紀陶   李力持   也 斯   伊慧能

動畫組
馮子昌   盧子英   馬志輝   黃 英   袁建滔

公開組
黎肖嫻   鮑藹倫   曾麗芬   邱禮濤

亞洲新力量組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代表
李照興   潘國靈   岑朗天

香港影評人協會
鄭景鴻   馮家明

 

第九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青少年組
狄志遠   梁寶山   關本良   王貽興   伊慧能

動畫組
鐘漢超   馮子昌   二犬十一咪   李慧嫻   盧子英

公開組
郭啟華   林超賢   文晶瑩   葉月瑜   葉旭耀

亞洲新力量組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代表
陳嘉銘    劉嶔

香港影評人協會代表
陳柏生   何緯豐   王曉龍

 

第十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青少年組
陳智達   葛民輝   麥婉欣   梁思敏   邵家臻
 
動畫組
馬志輝   吳慶岳   黃宏顯   歐陽應霽   盧子英

公開組
馮美華   麥聖希   潘國靈   曾志偉   余力為

亞洲新力量組
謝福龍   賈樟柯   蔡甘銓

 

第十一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公開組
區雪兒   崔允信   傅慧儀   黎肖嫻   鮑藹倫

青少年組
陳碧如   卓韻芝   吳俊雄   彭浩翔   沈旭輝

動畫組
盧子英   馬志輝   黃宏顯   黃 英   林祥焜

單螢幕互動媒體組
鍾緯正   馮美華   林萃光   李光石   Yasuhiro Santo

亞洲新力量組
麥聖希   阿彼察邦.韋拉斯花古   張獻民

 

第十二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公開組
黃真真   余偉國   鮑靄倫   馮炳輝   譚家明

青少年組
陳浩   潘達培   鄧鍵一   PIXELTOY

動畫組
盧子英   伍尚豪   黃 英   馮子昌   余文輝

單螢幕互動媒體組
鍾緯正   馮美華   林子邦   李光石   鍾偉民

亞洲新力量組
淺井隆   宋一坤   張 虹

 

第十三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公開組
又一山人(黃炳培)   李少偉   邱禮濤   畢 明   麥海珊

青少年組
林一峰   林嘉欣   陳碧如   葉念琛   潘達培

動畫組
五斗米   黃 英   溫紹倫   楊守能   盧子英

互動媒體
Draughtzman   李光石   馮永梁   鮑藹倫   鐘緯正                        

亞洲新力量組
遊 靜   鴻 鴻   矢野和之   馮美華

 

第十四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公開組
家 明   彭 順   黃修平   黃仁逵   馬傑偉                                

青少年組
陳碧如   陳 慧   陳榮照   麥浚龍   黃志偉              

動畫組
馮子昌   葉偉青   盧子英   溫紹倫   黃 英                      

互動媒體
D-Fuse   傅慧儀   羅琛堡   李光石   吳子昆                             

亞洲新力量組
周 強   鄺珮詩   黎肖嫻   樸起鏞   婁 燁

 

第十五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名單

公開組
陳慧  羅卡  馮子昌  彭浩翔  黃愛玲

青少年組
陳榮照  郭子健  柯星沛  邵家臻  黃修平

動畫組
林紀陶  盧子英  葉偉青  黃英  淡水

互動媒體組
鐘緯正  馮永梁  馮美華  黎肖嫻  羅琛堡

亞洲新力量組
傅慧儀  馮家明  何宇恒  鄺珮詩  雪蓮

 

第十二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會議紀錄

 

第十二屆ifva「動畫組」第二輪評審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余文輝(余)、伍尚豪(伍)、黃英(黃)、馮子昌(馮)、盧子英(盧)
大會代表:鄺珮詩(鄺)、文卓怡(文)

鄺:今日會議目的是揀選今年「動畫組」的獎項。至於今年的獎項分佈,大會建議一名金獎得主,將會得到五萬元現金獎及一套Adobe軟件;而銀獎一名,將會得到三萬元現金獎;另外一位Special Mentions,即特別表揚獎,將會得到一個獎狀。當然各位評審有選擇權,可以選擇金獎從缺,又或是雙金、雙銀等等諸如此類,而獎金將會以比例再作分配的。另外,因為我們認為評判的評語及意見對參賽的朋友十分重要,所以今日會議將會作錄音記錄,然後在四月份將今晚的討論過程變成文字於互聯網發佈。
ifva比賽最主要的目的是鼓勵多些朋友用媒體創作,用媒體作為工具表達來創意及意念,同時亦希望鼓勵亞洲跟本地朋友之間的交流。大會建議評審從作品的內容、創意及技巧運用等方面作評選考慮,有其他問題嗎?如果沒有問題的話,今年入圍作品共有十一個。

余:我第一次參與做評審,請問是逐個作品去討論,還是每人輪流給個人意見呢?

鄺:我們建議大家將十一個入圍作品逐一討論,指出對作品的意見、評語,例如好的地方與不好
的地方分別在哪裡、如何去改進不好的地方等。完成了第一輪討論後,可以到第二輪的提名部份,大家推舉作品去競逐獎項,然後再就提名名單作投票及討論。這是我們建議的流程,不知道大家覺得怎樣?如果沒有問題的話,不如我們逐個作品討論。由Hunters開始,請大家隨便發言。

盧:無可否認這個作品在技巧上是十分成熟的,modeling、顏色、texture、動作設計等都很複
雜和豐富,不過純粹流於觀感上,內容方面比較貧乏。而且近年有很多這類精緻的3D動畫了,所以很難給予一個很新鮮的感覺。唯一可以看到的是作者在技術上的掌握是很成功的,如果有機會的話可以發揮得更好,例如找個更好的題材,或者用更多篇幅去做些長點內容的作品,可能會更加好看。

馮:這個作品在技術性方面是做得不錯的,但是其他作品也在技術性上亦有好的表現。Hunters
還有很多創意空間的,應該可以有更多的驚喜。我認同剛才盧Sir所說的,現在純粹重於娛樂部份,如果故事的深層性加多點會更好。

伍:它像打機畫面。

馮:原作者參加過很多不同的比賽,不過從ifva角度去看,評選應該重視創意方面。Hunters
在故事或內容的表達上,表達的意思即是手段,都是比較常見的創作表現模式,如果在評分角度來說,即是無甚驚喜。雖然這是一個完整作品,創意方面確實比較貧乏。

余:作者很懂得運用3D的技巧和特質去promote影像,無論在技術上或是3D表達的形式上,
我覺得這個作品的出色是無容置疑的。不過明顯地它有兩方面的不足,第一是創意、新意。跟盧Sir所說一樣,己經看得太多這類精緻的3D動畫了,而Hunters亦沒有帶來很特別的意外驚喜。第二是主題說明的方面出現問題。這個作品純粹講述一個很簡單的故事,但是據我所知,作者原意的方法跟現在做出來的作品是有差異的。作者原來的故事是有深層度的,但是可能他的天秤側重了在畫面的表達上,而忽略了故事深層性。我覺得這兩方面導致很大的扣分情況。

伍:可能他還未完成作品。

余:不是,是天秤偏側了,為了畫面上的刺激感而失去了故事的深層性。

伍:作品欠缺了一些東西般。

鄺:還有另外的意見嗎?

黃:沒有補充了。

鄺:下一套作品是Mind Blossom

伍:或許是看了一大堆的3D作品,所以覺得Mind Blossom每一個故事都短而好看。我感覺他在character design上花了心思,它的造型有別於一般的作品,而每一個故事亦都有它想講的東西。雖然每一個故事都有好與不好的地方,例如有些節奏可以快點,有些則可以慢點,但是整體的創作性是可以繼續的,意即我覺得這個作品頗有空間。另外畫面亦都做得不錯,很清新。

盧:小品一點,而且這種類似四格漫畫的段落式處理手法,相對來說不是太難去handle。雖然題材不是一個什麼的大題目,但是是會期望這種小品在punch line上發揮到動畫的驚喜的。Mind Blossom純粹是活動了的四格漫畫,有點理所當然的發揮,不過如果純粹論及形式上的選擇,它是做得頗足夠的,看得出他於造型設計上花了心機,畫面好簡單,動作亦都好簡單,不過出到那個效果。

伍:即是說,如果故事再設計一個punch line...

盧:是,即是再絕一點的話,就更好了。

余:我卻覺得他的設計和故事都只是一般而已。我覺得有點搬字過紙,因為他的設計十分類似外國漫畫,應該是吸收了別人的東西後再轉為自己的東西,加上故事一般,以致令我覺得整個內容很不突出,看完後沒有什麼大的感覺。如果常看外國的動畫短片的話,其實外國有很多作品都是這種模式的。如果他吸收了之後加以轉變來發揮的話,是令人期待的,但是現在感覺跟前人做的東西很相似,兼且沒什麼特別大的內容,所以我覺得這個作品很平凡。

伍:即是盜版?!

余:不是盜版,始終他有整理過的,只是他整理得不夠高明。

馮:我的想法跟大家有點相似,我覺得色彩和構圖都幾好,幾有新意。作為一個我解釋為小團體
創作的作品,都頗有職業的水準。不過說回頭,今年很多作品在故事的處理上都很成功的,雖然Mind Blossom有故事性,但是對比之下就被比了下來了。在上年、前年,或許它的成績會高點,但是今年其他入圍作品對故事性都有自己的處理手法,而這個作品則弱了點,而且缺乏了新意。

黃:我覺得他在造型上是花過功夫的,雖然簡單,但是有其心思在其中。至於究竟有多少是抄襲,
就不太清楚了。純粹看造型或者visual的話,Mind Blossom作者比其他作者有果斷力和判斷力的。這種像是棟篤笑般的短作品,是講求敍事上或講故事上的準確的,現在他的timing或者個punch不夠強,掌握不到pace與時間,這是其失色的地方。

鄺:下一套是Living in the Dark,而接下來的《母親的故事》也是同一個導演的作品。

余:如果沒有《母親的故事》的話,我都會留意一下Living in the Dark的,因為有《母親的故事》,完全影響了Living in the Dark的觀感。從形式和表達方面的平衡來說,我會選擇《母親的故事》

黃:你的意思是《母親的故事》較好?

余:沒錯,因為很自然地會將這個作者的兩個作品作出比較。Living in the Dark略嫌幼嫩點,
而第二套《母親的故事》明顯進步了很多,所以對於Living in the Dark,我沒有特別的評語,反而我會著重《母親的故事》多點。

黃:我也是很自然地將這兩個作品作比較了。其實很有趣的,他突出的地方在於能夠從這兩套作
品中看到他的進步。無論在視覺上,甚至如何去處理畫面及其本身的技巧都看得到進步的。由前面Living in the Dark簡單的roto,到後面《母親的故事》在roto以外還有些簡單的場面設計及morfing,明顯看出他的技巧是成熟了的。在劇本上,因為這兩套都是題材很個人的作品,通常第一部是最有火的,是最有東西想講而又講得最到肉的。第一套Living in the Dark的script,對白的修飾比《母親的故事》寫得好,但是《母親的故事》畫面上則做得比較好。我覺得最終可能需要討論這位作者以哪一部作品勝出,或者是這兩個作品當作一個單位勝出。

馮:對我來說,如果跟兩位一樣將兩套作品一併來看的話,我覺得第一套講故事比較動人的,而
且它帶領我去思考和投入那個世界。而技術方面,我理解他做的retroscoping是不容易的,需要花很多功夫,亦覺得在處理retroscoping同animation之間有他的想法的。對我來說,第一套比較容易進入他的世界,第二套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所以有一點距離。他很努力去build up熱情同冷冰之間的鴻溝,有顏色無顏色等分別...

黃:有點造作了。

馮:正是!第二套有它的好處,但是在鏡頭運動等方面,不要說複雜,但是應用得比第一套好,
而且有一些鏡頭的運動,譬如母親放小朋友出去等,令人有一秒間的衝動和溫情,對於思維是有著很短暫的激動的。明顯地,第一套Living in the Dark是進入到你的世界,而第二套《母親的故事》由於技術上的問題,set了一個boundary。我個人認為在評審上這兩個作品是差不多一樣的。

鄺:還有補充嗎?沒有的話,下一個作品是《可愛鄰居阿湯》

馮:我不肯定這套作品是怎樣做,但是在技術上是不容易做到的。它有三維有二維,在手法上是
一個很好的嘗試。音樂和血的運用令我感到不安和抗拒,但是整體的創新等等方面,我也給予不錯的成績。特別覺得作者未來在商業社會的成就,雖然不能說是指日可待,但是應該有能力去負責一些 project的。

余:對比其他作品,《可愛鄰居阿湯》是較為討好的,在主題內容的表達,或者是講故事和技
術方面都給我一定的印象,不太乏味。唯一不足是處理新意著墨不多,這種黑色幽默的處理手法都是常見的,如果能夠玩得盡一點的話,我會覺得他有更多potential。他有空間再進步,所以我在創意上有所保留,其他方面都很平均。

伍:收到他的作品時,我覺得他很用心,無論包裝還是光碟,都package得很好,代表著他很尊重自己的作品,出來的畫面跟一般作品有點不同,其實無論是暴力還是這種的處理手法都是有吸引力的。我看的時候都有點驚,感覺到一點恐怖,代表了作品打動了我。

鄺:好,接下來是《在那兒》了。

馮:我在不同的競賽中看過這個短片,亦有機會跟作者傾談過,理解到這是從一個school project
發展出來的。水墨動畫已經有很多方法扶持,而這個作品亦表現不俗,最大的特點在於他嘗試將水墨動畫的結構放在現代城市、現代生活中發展,例如飛機、車和最後一幕的交通工具等等。很難猜測故事最後會怎樣,但是在一個本來是學生作品的基礎上發展出來,已算是一個相當不俗的作品了。

伍:我覺得篇幅長了點。

馮:這可能跟音樂營造的氣氛有關。

伍:他選擇水墨是一個很好的想法,但是表現水墨亦有另一些方法的。

余:我跟Percy一樣,見過這位作者,亦跟他傾談過。從劇本來看,他是想用水墨來表達一些大家聯想到的東西,但是我覺得他太專注於嶺南派的水墨。水墨畫無論是撥墨還是任何一派,特點都是想留一點空間讓人思考,但是他現在的做法有點背道而馳,將很多水墨的效果和水墨的色彩堆砌在畫面上,太過豐富了,變得局限了觀眾的思考。

伍:水墨最主要是空間,或許作者害怕觀眾看不到他要表達的東西。

余:感覺像是逼你看般,但是看完後又捉不到他想表達什麼,而且作品很長。

伍:十二分鐘!

黃:我覺得他在表達現代物件的造型未做得好,未掌握到如何在水墨中留有一點抽象,例如交通
燈和汽車都是未設計得好的。他好像純粹用毛筆和墨畫了出來而已,那是不夠的。另外我不太喜歡音樂部份,不過那是作者的原創音樂,令我覺得整件事做出來有心有力,值得推崇的。

鄺:還有沒有補充?那麼到《木棉花》了。

余:他想講很多東西,但是他用的篇幅,似乎是為了講故事而講故事,講述小狗是孩童時候開始
飼養的,到老大了死了等等。作品技巧上是欠了些東西的,既是為了故事而有畫面,但是我又不能從畫面感受到小狗與家人或木棉花的深刻感情。

伍:這個作品算是一個頗完整的製作,無論在場景、人物設計都有野心的。他是少數有對白的作
品,所以我覺得是個頗複雜的做法,如果花點心機去配合對白的口型的話,效果會更好。

余:我覺得如果沒有對白而看得明白的話才是最好的。對白的用途應該是表達角色的性格,是講
故事的style,如果太多對白的話,為何要用動畫去做呢?因為影像上不能帶出故事,所以我覺得是不好的。對白應該只是為點綴,但是以對白來講故事,我覺得是技巧有問題。

黃:我覺得怎樣運用對白跟有沒有需要用對白是兩回事來的。我認同Peter所說,他是少數作品
敢於用對白。老實說,這類獨立製作,要設計對白再找人配音是非常複雜的,亦都看到大部份的片都是用voice-over、用簡單文字作為subtitle來講想講的東西。這個作品敢去運用對白應該是其中一個揀選他入圍再作討論的原因,但是的而且確它不是做得好。

盧:本身故事並不複雜,對白亦寫得不算好,是純粹講故事的作用。相比Living in the Dark
在文本上的結構和用字方面都很有心思,這個純粹是「你點呀?」等等,印象不深刻。而且作品中的小朋友成長的轉折比較快,有些感情還未完全帶出來;包裝上如人物設計、色彩等都趨向於典型的懷舊和溫馨的感覺;感情上無論是開心或是傷感,都偏向十分典型的處理,一般觀眾會比較容易投入,但是製作上是未夠好的。

鄺:有補充嗎?下一套是Color Scratch

盧:這個純粹是幾爽的作品,技巧不是太複雜,但是有其個性,人物的筆觸和動作都不是求其的,
但是就僅止於此而已,真的沒什麼內容,純粹是一些有節奏的畫面,很多時在MV等都會看到類似的畫面。雖然他是掌握得到的,但是太重覆了,看完後會有些印象,但是再深入點的就沒有了。

伍:不知道音樂是否他創作的呢?

余:我則認為音樂是否他的創作並不重要。我覺得線條幾過癮,我自己是畫動畫的,看到這種線
條上的處理手法,我是有好感的,但是問題在於它只得畫面,沒有其他了。而且有一點浪費的是,既然他是講音樂的,為什麼後面有些bit他不跟音樂的呢?不理會音樂部份是否抄襲,但是如果音樂跟動作能夠配合的話,就一定會更加好看。他開始時捽碟的動作是跟bit的,接著看多一會後就覺得沒有下文了,因為都只是捽碟的動作。後面打鬥故事和幫人成為超人的部份開始沒有跟bit了,這些我覺得很浪費,既然是音樂感強,不應該浪費了動畫的特質,所以我對這個作品有好感,但是不會太高評價。

鄺:好,有補充嗎?下一套是《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

盧:我覺得這是個頗厲害的作品。這不是一個輕易做到的作品,真的要花很大毅力的,這套作品
是由頭到尾都看到他的effort的。作品內容表面看好像沒什麼很深刻或者很完整的故事,但是以這種動畫方法來配合的話,你會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會看到時間上的流逝、變遷。由紙慢慢晦爛,筆觸慢慢變化,由頭到尾的變化都是凝聚著一段時間的,可以得到一種時光流逝的感覺,很有趣。

黃:我十分同意。這套片不是看畫面上的內容,那不是真正的感受,真正的感受是時間,可能是
九分鐘,不過那是幾個月濃縮了的時間。這某程度上很像performance,即是行動藝術,你是看著一個時間,每個人對於這三個月的過程──作者如何在紙上畫、紙爛了再補貼再畫等,每個人得到的感受是不同的,有人會覺得這種做法很傻,亦都有人會覺得是蜚夷所思的,我想這是趣味所在。

馮:我對這個作品最強感受,我覺得這個作者很獨立,其他的作品都可以是幾個人做的,或者靠
資源或者技術去完成,但是這個作品一定要靠個人的毅力去完成的,是最具獨立精神的作品。主題不是太明顯,但是技術上相當恰當,表現到他在不同動畫手法上的探討和組合。我覺得作品的中、英文名字頗有意思,前者表達了他在一段時間內製作出來的結果,後者講出作品的三部份,所以我覺得這個作品是突出的。

伍:在創作者的話中,作者提及到他埋頭苦幹了幾個月,畢業後也沒有找工作,都頗有火燄,那
種衝勁都幾大。

余:除了衝勁外,我也很同意他的毅力和在行為藝術上的表達,但是形式上可以更加到題。他在
紙腐爛過程上或是動畫上是很有心思的,但是時間流逝痕跡上可以再加強,譬如紙張,可否畫了三四個月之後還是那張紙呢?而這張紙是不斷更新中的,我大膽說,如果我一疊紙放落去,一張一張的撕到最後,下面的紙是晦及變皺的,那個感覺會更強烈。現在火是有的,但是我覺得火或者衝勁其他人也有,據我記得往年的比賽都有類似的作品,好像有個作品在玻璃上畫油畫,他用了幾個月時間set了部機不斷更新,所以《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作者創作的火可否做得強一點呢?這方面可以探討一下的。

盧:我估計這些技術問題可能他有試過的。

伍:不過這類作品是好搶眼的,數目亦不多。

余:印象絕對是加零一的好的。

鄺:如果沒有其它意見的話,下一部是《終菸》

盧:畫的效果頗有特色,配合那種很直接的比喻方式,是一套幾爽的作品,還有機會去發揮。它
不是很長,並不是複雜的作品,簡簡單單的,旁白好到肉,出到那個效果,尤其是對於一向不吸煙的人會覺得幾抵死!勝在夠爽。

黃:我覺得作品找對timing,剛巧遇上全面禁煙,好像計算好時間般。

余:有一個可以進步的地方,是它的對白雖然不算標青,但是很爽,看得很舒服,不過如果能夠
在聲音演繹上花點功夫會更好。用廣東話是OK的,不會扮講英文,但是它卻捉不到廣東話語調的那種粗獷,反而聽到第一句的廣東話後,將整個水準降低了。廣東話的語調不該是這樣的,應該是有點喧嘩,這方面如果能夠發揮多點的話,感覺會更好的。

盧:我則認為他應該是專登的,聽起來還可以。其實獨立製作有時是很難的,總會發覺聲音不是
做得很好,找配音也是個難題。

馮:這個作品似乎是學生製作的作品,同時運用了很多種animation的手法。

鄺:好,最後一套是《零物圓》

盧:當我第二次看這個作品時,覺得比較普通一點,無論是題材還是處理手法都很基本。第一次
看時,覺得線條和造型特別,有點特色,驟眼看是不俗的,但是當看下去時就覺得只是堆砌而已,而且性格上不夠好,內容頗淺白及普遍,是一個很基本的習作。

馮:這也可算是一個好作品,但是看到他有局限性存在。提到學生習作,可能是為了要做習作而
做,換句話說,可能是因為有某些技術要求、骨幹和結構而創作故事出來,那不是錯的,但卻會令深層性和連環動力都受到技巧約束,其中一個技巧約束的結果是強調了Graphics。

余:起初看著那兩個人跳來跳去時,都有所期待的,看下去後就覺得有點無力為計,故事去到後
面變得十分拘謹,令人看得不夠爽。

鄺:完成了第一輪的評論,我們可以進入第二個階段,大家可以提名得獎作品。

馮:是投票,還是給分數後再加起來比較?

鄺:我們建議大家在十一個作品入面選出三個。

馮:我建議選多一個,以免滄海遺珠。又或者我建議給5分3分2分1分諸如此類,然後大家知道大家的傾向後再作討論。

黃:我認為可以不用分數,直接每人選出五個,看看能否篩走一半的作品,然後再討論和揀選。

鄺:好,不如Percy先提名吧!

馮:我選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在那兒》《木棉花》《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

余:我選《可愛鄰居阿湯》《母親的故事》《木棉花》《鰂公.緩步.狂想0700-0730Hunter

盧:我選四套: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可愛鄰居阿湯》《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

伍:HunterMind BlossomLiving in the Dark《木棉花》《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

黃: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可愛鄰居阿湯》《在那兒》《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

鄺:現在有三個作品是零票的,分別為Color Scratch《終菸》《零物圓》;餘下八套作品,大家覺得可以提名金獎嗎?

伍:《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獲得最多票數。

余:老實說,今年具體創意不夠強。

盧:是,在創意上是不夠強的。不過《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的處理手法,以前雖然
都有人做,但是相對來說是少的,尤其是近代更少。這個作品的組合是有其特色的。其實畫玻璃、用沙等一邊做一邊拍的Direct Animation,每一種都有它視覺上的特色,《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作者選擇以鉛筆在紙上畫,在質感和線條上是比較有特色的。雖然如黃英所說,行動做得不是太好,但是那是難處理的,而且他並不是追求這些,所以是可以原諒的。

黃:跑步等動作是做得不夠好,不過我亦覺得是可以原諒的,因為整件事execute出來,令人感
受到另一樣東西,那變了一個手段,是件有趣的事。

盧:是的,這個作品篇幅很長,看到他是堅持到底的,不是虎頭蛇尾。很多人在作品的開頭有很
多變化,接下來負擔不了變得沒東西看了。

伍:哈,或者倒轉來做,由尾做起,然後rewind。

盧:其實這套作品是可以倒轉來看的,只是人物倒轉走路而已。

黃:是,倒轉看是一樣的。所以其實在這個層面上,他是跨越了這個媒體的。

余:這套作品有著很強烈的創作火焰,完全感受到這個作者是很想創作一套作品出來給人看的。

盧:當然到了ending credit的部份是可以原諒的。

伍:我想他怕觀眾不明白背後的製作方法,哈。

盧:是,不過我相信有很多觀眾是真的不懂得的。

鄺:可以用來做教材。

盧:這是一種示範,因為現在真的很少人做這種動畫了。

黃:其實他選擇用這種方法,某程度上是有點戇居的。他在紙上畫完再擦掉再畫過,而不用用玻
璃、沙等不會破壞和損耗的物料,是頗有傻勁的。

盧:是的,而且是需要舖排過的。

馮:我也認為他是well-planned,他預計了這個texture和手段。跟之前所說一樣,我喜歡這個作品的原因是它非常富有獨立精神。我建議如果各位評判都覺得這個作品是有質量的話,我提名這個作品獲得金獎。

鄺:好,Percy提名這個作品得金獎。還有沒有其他提名?

余:他是用心創作出來的,所以我也覺得這個作品比其他作品出眾,但我質疑其水準是否達到金
獎的水平,因為它不是給我很強烈的感覺,所以大家可以商量一下該否頒發金獎給此作品。

黃:那麼你認為哪一個作品應該得到金獎?

余:我真的沒有想過有金獎,因為我從這些作品中得不到很深的感受。

馮:不過我之前做過兩屆評審,覺得今年的作品水準已經超越了我看過的作品了。我沒有參與上
一屆,不知道細則是怎樣,但是今年我很想有作品獲得金獎,亦都很希望有人獲得銀獎和特
別表揚獎。

伍:其實除了看作品表現出來的東西外,我們還可以考慮一下作者的用心和毅力。

馮:是,我也認同。

伍:如果他繼續以這種形態創作或者工作下去,好的作品自然會出現的。

馮:之前我也提過,有些作者是商業上注定會很快成功的,好像《可愛鄰居阿湯》的作者。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Hunter等作者將來都會成功的,就算《木棉花》的作者,雖然他畫的技術有問題,但是當有人幫他整理一下art direction、script、音樂等,就會變得出色的了。但是《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給予我很強烈的感受,我是最擔心他的,他將來未必會成為很好的商業動畫家,但肯定會是一個獨立電影的創作人、藝術家。

鄺:可能走不同方向的路線。

盧:是,嘗試不同的東西。

鄺:還有另外的提名嗎?

馮:如果大家有的話,可以考慮第二個提名的。

鄺:或許我們可以停在這裡,先考慮銀獎。

馮:我提名Living in the Dark,是我頗喜歡的作品。

余:銀獎我個人較喜歡《可愛鄰居阿湯》

盧:我會選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兩套為銀獎,兩片差別不是太大,不防放在一起來看,一先一後,各有特色,反正組合起來會是完整一點的東西。

余:當作一種形式上的表達。

盧:是,我覺得可以這樣決定。

黃:我同意。我之前也說過,這兩個作品由同一個人創作,其實可以討論一下應該當作一個單位,
還是看作兩個作品來計算。另外我認為可以加上《可愛鄰居阿湯》,一共三個銀獎作品。

伍:我也提名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兩個作品為銀獎。

鄺:除了這三個作品外,還有沒有銀獎提名?沒有的話,那麼我們可以集中討論這三個作品了。

余:銀獎可以多於一個?

黃:金獎也可以多於一個的。

鄺:獎金方面會按比例分配的。

馮:我比較簡單點,我認為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可以得銀獎,因為兩個作品都很好,各有心思,第二個作品不是差過第一個很多;第一個是感情的原因,所以俾分多點,第二個是做得差過第一個的,感情是差了點的。另外我會選《可愛鄰居阿湯》為Special Mentions,它也是不俗的。

黃:我覺得相對地第二個作品是比較造作。我猜他是用了自己的聲音以英文說出對白,但是我覺
得這個選擇不太合適。第一個作品用外籍人士旁述,感情像是一個人以monologue舒發出來, convey得比較成功;第二個作品感覺是有個人說出第二個人的東西,而且內容沒有第一個寫得好。我的選擇亦是將銀獎頒給這兩個作品,當是頒給這個作者的。另外我也頗喜歡《可愛鄰居阿湯》,看看是否有評審堅持要給予銀獎,否則,它得Special Mentions我亦沒有異議的。

盧:我會選擇《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得金獎,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銀獎,然後《可愛鄰居阿湯》為Special Mentions。

黃:我覺得整件事及現在這個組合都很balance。現在勝出的作品中是沒有3D的,不過3D確實太多了,而且不是做得好。如果《可愛鄰居阿湯》是Special Mentions,我建議木棉花》也是Special Mentions;我支持《木棉花》的approach和做法,而且這兩個作品都有三個評審提名的,不如就將它形成基制般吧!

馮:我無異議。

鄺:有沒有其他提議或者補充?最後的結論是,金獎作品是《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
銀獎是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兩個作品,屬於同一個artist的;Special Mentions則是《可愛鄰居阿湯》《木棉花》

盧:我沒有問題。

伍:我贊成。

馮:贊成。

余:我始終有堅持,不過我只是提出個人意見而已。我覺得今年沒有作品達到金獎的水平,另外
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應該當作一個單位來看,因為它們成績是一樣的,都有所缺憾的,所以應該以一個單位、一個導演來計算作一個銀獎,我建議《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為另一個銀獎,其餘的《可愛鄰居阿湯》《木棉花》是Special Mentions。

鄺:似乎大家對《可愛鄰居阿湯》《木棉花》得Special Mentions是有共識的,反而問題是
有沒有金獎呢?

余:這純粹是我個人感覺,我亦覺得《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的作者閉門三四個月來
創作,是很獨立和很有毅力的。

盧:老實說,《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是很難比較的,因為它們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馮:看得出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有很多人幫手的,而且每一個崗位都十分
professional。

眾人:是的。

盧:可能他們本身是做動畫的。

馮:我還是很樂意頒發金獎。

黃:阿輝,你覺得是金獎這個title不值得頒發,還是《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不值得獲
得這麼多獎金呢?

余:錢方面我並不著重,但是金獎好像是代表著唯一一個出眾的作品。雖然我過去沒有做過ifva
評審,但是我覺得今年未及這個水平。

盧:你沒有做過評審不緊要,因為你有看過那些的作品的。

余:是,我有看的。我很樂意頒發金獎予往年的作品,因為它們的水準是很突出的。但是今年我
真的沒有這種感覺。不過我不是很強力堅持,只是表達個人感受,會少數服從多數的。今年創意方面是有點遺憾的,獨立精神方面是有的,但是我覺得找一個team還是一個人去做作品,是看資源和機緣巧合而已,而有心跟無心創作才是最重要的。相對來說,我覺得獨立之餘要有創新的感覺,否則大家只是用勞力的方法創作便能輕易得到評審的歡心,是否忽略了創意的重要性呢?!這是我個人感受而已。

黃:我覺得金獎是一定要頒發的,而且不能將作品跟往年的比較,因為很多東西已經改變。雖然
我自己也未必同意,但是另一個做法是分豬肉的做法,即是《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同時得金獎,然後將其餘所有的向上移,《可愛鄰居阿湯》《木棉花》是銀獎,然後再選兩套作品為Special Mentions。我們必須於document中清楚講出我們的看法,指出創意未達到各評審一致同意的stage。我始終覺得一定要頒發金獎,但大家可以討論一下是一個作品勝出還是以分豬肉的做法。

馮:創意是其中一部份,而不是全部。我維持我的想法,金獎選《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
因為ifva跟其他短片節不同,其他人要兼顧票房等東西,但是ifva的獨立短片和藝術片,不是因為你是很專業的動畫師、寫稿員、配音師、音樂師才可以參加,我覺得總體來說精神才是最重要的。例如:《母親的故事》是否可以做得更好呢?是可以的。要捉能否做得更好的話,每個作品都會捉到的。我想強調,ifva參賽者是在資源有限下以發揮獨立精神為條件去創作短片,技術可能因此而有點不足。不是說創意不重要,對比以往做評審時每個作品片都無甚創意的,都是習作來的,翻查會議記錄的話應該可以找到我曾經指出不想再看到學生的習作來成參展作品,習作只是技術的培訓、思想的習作。今次很surprise,亦很感謝首輪的幾位評審的揀選。我一直強調希望作品有故事,故事的好壞再作別論,但是起碼是作者於獨立精神下表達一些東西。到底《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想表達什麼呢?我覺得我pick up了我想pick up的東西,那當然並不等於其他人在pick up的當中有同樣的感受,但是如果忠於自己的想法的話,我就十分希望頒發金獎了,因為作為一個過程又好,又或者考慮到平衡也好,我覺得實際上這十多套入圍作品中,最孤獨的是這個人了,孤獨的意思是他真的要完全依靠自己一個人去表達他心裡面想完成的一個想法,這個我之前都有提過,可能是他加分的原因,但是相對於其他作品,十一個都是做得好的,只是比較而已,在比較當中,我側重了獨立精神,我將這個要素放在其中一個審選的過程當中。我記得我自己以往參與評審時都是希望作品有故事性,表達到獨立性,我見過有很多很好的3D作品,但是全都是學校功課來的,沒有內容,只是表達3D的技巧,很美觀,很pro,有些我也未必做得到。我覺得今次的評選是困難的,因為作品水準比我認識的進步了很多。

鄺:其實由上年開始,作品的水準有很大的提升。

馮:我沒有看過上年的作品,但是今年的水準比前年、再前年我參與評審時好得多。

余:我想作簡短補充,如果以獨立精神作為今屆金獎的評審準則,我個人覺得《鰂公.緩步.狂
0700-0730不能到達金獎的水準。有兩點我是讓步的,第一是在今屆十一套入圍作品當中,無容置議它確實是相對地突出的,無論是毅力還是處理方法也好,它都應該接受一個獎項的;第二是不可能將作品跟往年每一屆去再作比較。我贊成以今屆評論的話,是應該將金獎頒給這個作品的。但是在我心目中,譬如跟黃迪先生那屆(即第一屆ifva)比較,是差一些的,因為那時有很多行為藝術創作,這幾年越來越少了。

伍:不過其實頒發金獎給這位作者是可以帶出一個訊息:創作動畫有很多可能性的。而且作為一
個比賽,他確實勝過其他的參賽作品。

余:我絕對贊成他是贏了這裡其他的作品的。

伍:我覺得他應該得到金獎的。

鄺:好,現在決定了金獎是《鰂公.緩步.狂想 0700-0730Living in the Dark《母親的故事》則是銀獎,而《可愛鄰居阿湯》《木棉花》是Special Mentions。請問大家對今年動畫組的表現還有其它overall的意見嗎?

余:首先很感謝之前幾位評審看了全部的參賽作品後揀選了這些入圍短片,使我不用看那麼多的
作品。亦由於我沒有看過所有的作品,所以我不能給予overall的意見。

盧:平均水準確實是提高了。幾年前有些作品真的頗離譜的,例如有些只得三十秒鐘便出credit
完結;亦有些根本不是動畫來的,手指撐著些公仔便當動畫作品來參賽了...什麼都有的,但是這幾年改善了,大部份作品都有一定水準,從中揀選十多套入圍並不是件難事,但卻是沒有很標青的作品。不過我覺得基礎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很多都是參賽者的第一部作品,沒可能第一部就有很突破的表現,但是起碼看出他們掌握了技巧和動畫媒體,希望以後會做得更好。

鄺:還有補充嗎?很多謝大家今日的出席,謝謝。

置頂

 

 

 

第十二屆ifva「Asia New Force」第二輪評審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宋一坤 (宋)、淺井隆 (淺井)、張虹 (張)
大會代表:鄺珮詩(鄺)、文卓怡(文)

 

入圍作品名單:
《肉蛾天》謝文明
《The Trainee》Craig ROSENTHAL
《Glasshouse》Aaron KIM
《回憶抽屜》紀柏舟
《皮上草》龔玉玲
《C的悲劇》王雲霖
《樂生活》林婉玉、許雅婷
《Hakko-fermentation》Madoka KUMAGAI
《Life show》Thunska PANSITTIVORAKUL
《Wall》李添興
《沉默的怒江》胡杰

 

鄺:今年Asian New Force 收到逾三百個參賽作品,經過首輪及次輪遴選之後,選出了十一個入圍作品,它們均有資格競逐大獎及特別表揚。現在,不如由我提議今天的會議程序。首先,我想請評審小組逐一討論每部入圍作品,說出大家對該部作品的意見,其優劣之處。討論完畢後,我們會進入投票階段,由三位評審投票選出得獎作品。其他組別的評審小組亦是採用這樣的程序……大家有沒有問題?沒有的話,我們可以開始討論。

張:我想問兩位評審有否考慮將大獎頒發給不同類型的電影,因為入圍作品主要分為三個類型:動畫片、紀錄片及劇情片。我發現當中有很多動畫作品,它們都拍得十分好。劇情片方面,也有不少佳作。由於類型繁多,要從中選擇一部最好的,我覺得非常困難。

鄺:或者,這問題我們可以之後繼續討論。

張:無問題。

肉蛾天》謝文明

宋:我真的很喜歡這電影,畫得非常漂亮。作品給了我很多新的情緒,真的很漂亮。

張:我也很喜歡這作品,雖然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故事。

淺井:這作品很可愛,很 “kawaii”。畫風亦具原創性,十分有趣。

張:我也同意。

鄺:這部影片有不足之處嗎?

張:我搞不清楚,片中的老婦是誰。

宋:敘事方面有點……

張:不清晰。

宋:對。

張:那老婦是誰?是女主角的母親嗎?

宋:是她姊姊,字幕說的。 

張:是嗎?字幕說那是她的姊姊?

宋:老大姐。

張:影片的字幕是由中文翻出來的。據我理解,你叫某人做「大姐」,不等如那人就真的是你的姊姊。我想你也明白我的意思吧,我們會稱呼其他人做兄弟姊妹。

宋:她年紀很大,但那年輕女主角叫她做「sister」。

文:那角色的中文原名是「六嬸」。

張:那麼,她是嬸嬸。

宋:嬸嬸?

張:對。

宋:她看起來像主角的母親。

張:但根據中文原名,她是她嬸嬸。

淺井:影片是導演一手一腳製作的嗎?

文:根據影片的工作人員名單,整個作品,包括動畫,都由導演一個人包辦;只有音樂是由另一個人負責。

The TraineeCraig ROSENTHAL

張:技術上,它做得非常好

淺井:對

張:但我覺得故事太過聰明。

淺井:太過聰明?

張:對我來說,是太過聰明。我的意思是,這是由一個聰明人拍的有趣故事。

淺井:是一部很典型的短片作品。

宋:這是新加坡的作品,但導演好像不是新加坡人?

鄺:他是來自澳紐的,但在新加坡住了六年,亦已取得當地的居留權。根據大會守則,凡在亞洲地區擁有居留權的人士均有資格參加這個組別的比賽。

GlasshouseAaron KIM

張:這影片拍得很好。

淺井:這是唯一一部用菲林拍攝的作品嗎?

鄺:還有另一部參賽作品是用菲林拍攝的,但只有《Glasshouse》遞交菲林版本給我們。

淺井:原來如此。但我有一個問題,《Glasshouse》拍得很精采,不過,根據其資料顯示,製作年份是 2005年。

鄺:我們接納於兩年內拍攝的作品,所以沒有問題。

淺井:是導演自己參賽的嗎?

鄺:這影片是由IndieStory發行。 

宋:那麼是IndieStory的人遞交影片參賽?

淺井:IndieStory 是……?

宋:韓國一家發行公司。

鄺:我們跟IndieStory有密切聯繫,他們一直有把旗下的作品交來參加比賽,《Glasshouse》就是其中一部。

宋:我想問,你覺得影片怎樣?

張:我覺得這影片拍得非常好,但我不會挑選它。在劇情片之中,我最喜歡的是那部日本片《Hakko-fermentation》。我不知道,這是否與個人喜好和經驗有關。《Glasshouse》講的是疏離、隔膜,以及人和人之間如何不再溝通。可是,影片的整個表達方式也給予我類似的感覺,就是我對角色產生不了感情,我投入不了他們的世界。我想這是問題所在。

淺井:我也發現同樣的問題。技術上,它做得很有專業水準。

張:對,非常專業。

淺井: 而且是用35米厘菲林拍攝的。

張:拍得很美。

淺井:可惜故事薄弱。這種關於現代都市人的題材,比較籠統。

宋:我也同意兩位的意見,但我認為演員的演技不太專業,我甚至覺得他們的演出有點奇怪。當然,這位導演真的把影片拍得很好。以影像為例,我看過很多韓國短片,但這齣作品中的影像,包括花、鳥及籠都充滿象徵意味,當中亦有很多拍得很出色的鏡頭。

張:片中有不少做得很好的細節,如那些狗、那些花……
淺井:我想,讓影像來說話,是很重要的。那玻璃屋本身就是一個隱喻,暗指現代城市的孤立狀態。

《回憶抽屜》紀柏舟

張:我覺得片中的音樂很有問題。

淺井:是怎麼樣的音樂?我記不起來。

宋:貝多芬。

張:很陳腔濫調。

鄺:如果用原創音樂,是否會有更好效果?

張:我不知道,但那音樂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宋:技術上,這作品做得很有趣,但問題出現在故事。導演在故事發展上的工夫很弱。影片開始時,拍得很不錯,令我有很大期待,當中有不少極具創意的元素,但是……

淺井:或者,這是一個人獨自製作的後果。如今,數碼電影製作的技術讓動畫師可以一手一腳完成作品。跟劇情片的製作不一樣,那牽涉到一個攝製組、一群演員及一個劇組。很多動畫作品都是由一個人一手包辦,製作過程往往缺乏討論,所有問題都由他/她一個人解決。我想這是問題所在。如果能有一位監製參與其中,效果或會好一些,特別是劇本方面,因為大部分動畫師會把心思放在動畫方面多於劇本方面。我認為這導演創作了一部非常出色的3-D動畫片,但故事薄弱,音樂不好。如果音樂是原創、再配合音響效果的話,影片會更有趣。

張:大家太熟悉那音樂了。其實,愈廣為人知的音樂,往往只會削弱了電影的感覺。

《皮上草》龔玉玲

張:我可以再看影片一次嗎?昨晚我想再看一次,但最後看不了。我只想確認一下自己的想法。

(評審小組在看《皮上草》。)

張:我想,這作品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作為一部電影,它有太多文字。那麼多文字,看上去,像是一部兒童故事書。

張:它用了太多文字,而我覺得那是無需要的。

宋:我也同意。

C的悲劇》王雲霖

張:非常有趣,我很喜歡這部影片。

宋:我看過很多蔡明亮的電影,覺得它跟蔡氏的電影十分相像,譬如說在形式上。

淺井:導演說,他很喜歡蔡明亮的電影,所以用同樣的形式拍攝。

宋: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作品,它的主題十分個人。雖然有些部分令我感到納悶,但我很享受整個觀影過程。有不少地方足見它有潛質成為一部成功的電影。我還想提出兩點:一是這影片有太多蔡明亮的影子;二是他根本沒有自己的觀點。

《樂生活》林婉玉許雅婷

宋:那麼多台灣作品……

鄺:對,今年有很多台灣的年輕人投寄作品過來。

宋:在十一部入圍作品之中,我最喜歡這部,因為它由始至終,都沒有給我沉悶的感覺。這齣紀錄片讓我更了解它所提及的主題。我可以看得出兩位導演花了很多時間去拍攝這個題材。透過這部影片,我可以看到台灣現在發生甚麼,以及其社會問題。

淺井:從觀眾的角度而言,某些入圍作品真的有點沉悶,但我很享受觀看這部電影的過程。題材固然很好,導演能集中焦點,捕捉主題,也做得很好。

張:這是一部好電影。我很喜歡導演處理人物的手法,對他們很尊重。導演把人物拍得十分有趣,令你很想看他們,知道多一些有關他們的事。以一部學生作品來說,真的非常好。

鄺:對,這是導演的畢業作品。

張:說到紀錄片的結構,我想她們需要更多材料來剪接。但現在也不錯,影像拍得很好,主題有力。

Hakko-fermentationMadoka KUMAGAI

張:我個人來說,很喜歡這影片。

淺井:我也非常喜歡,無論拍攝技巧還是演技,都做得很好。

張:而且真的很有趣。

淺井:對,很有趣,又富娛樂性。

Wall》李添興

宋: 影片用的不是原創音樂。

張:我覺得它有點「學生」的感覺,我是指它很像那些我讀書時看到的影片,我們年輕時會拍的那種影片。

Life ShowThunska PANSITTIVORAKUL

張:我不太喜歡這作品。

淺井:是嗎?為甚麼?

張:我覺得這作品拍得太聰明了,我是指導演的手法,太過巧妙了。技巧方面,真的十分有趣。那算是技巧方面嗎?對不起,我想說它很與別不同。你一看,便知道他正在做一些很不同的東西,但很可惜,那並沒有達到任何目的。當你訪問一個人時,你不會這樣做吧?也沒有這樣的需要。

鄺:這是「偽紀錄片」(mockumentary) 吧。

 

張:但很明顯,這並非紀錄片。要拍「偽紀錄片」的話,就要從一開始就讓觀眾相信那是紀錄片。

淺井:我覺得作品很有趣。或者不同國家有不同文化及審查制度吧。放在日本、香港或韓國,這種「偽紀錄片」可能說不通,但放在泰國時,可能很有意思。因此,我考慮到泰國的文化背景,相信對泰國而言,這一定是一部很有趣的作品。

《沉默的怒江》胡杰

宋:影像非常好,地方很美,人物予人好感,但導演需要更專注於故事及劇本之上。我也覺得他要花多些時間在剪接上,因為有些鏡頭重複出現。故事鋪陳方面也可以做得更好,我覺得他應該可以做出一個更完整的故事。

張:對,我同意,影片的內容不太多。

宋:本質是很好的,但需要更多故事內容。

淺井:對。將《樂生活》與《沉默的怒江》比較的話,會很有意思,因為兩片都把焦點放在政治及社會的議題之上,但《沉默的怒江》用上了西方音樂,而《樂生活》則用上日本的音樂。

張:《樂生活》用的是日本音樂嗎?

淺井:對,片中人物唱的是日文歌詞。台灣曾被日本統佔,所以老一輩的台灣人都懂些日語。在《沉默的怒江》,導演用上西方音樂,但用得十分低調,就好像隱藏在中國的深處一樣。中國的人民原來也唱西方這種西方音樂。而在一個百分百台灣的題材之中,那些老年人竟然想起日本歌,還用日語唱出歌詞。或者這只是我的個人觀點,但看他們在音樂方面的選取,真的覺得很有趣。不過,我還是覺得《沉默的怒江》用了太多音樂。

張:對,它的故事稍為薄弱。

淺井:音樂是電影非常重要的部分。有時候,觀眾會因為音樂響起而落淚。沒有了音樂,導演很難去感動觀眾。但紀錄片要用音樂的話,就必須非常小心。當音樂在紀錄片中出現時,它可能會打擾觀眾的思想。所以,我說《沉默的怒江》有太多音樂。

張:對,我同意。

鄺:現在我們可以進入第二輪討論嗎?各位評審可提名候選大獎的作品。

宋:我對三部影片感興趣。它們是《肉蛾天》、《樂生活》和《Hakko-fermentation》。

張:碰巧我的選擇也一樣。

淺井:我選的也一樣。

張:是這三部作品,就很好了!我的意思是,它們一部是動畫片,一部是紀錄片,一部是劇情片,所以很好。大會還有「特別表揚」吧。

鄺:不如我們先選出大獎的提名?

張:我們可以把大獎頒發給這三部作品嗎?這樣做可以嗎?大家覺得怎樣?因為它們是三種不同類型的電影。或者這是個壞主意,因為獎金會分簿了。但它們是三種不同類型的電影,我不曉得如何把它們作比較。

鄺:你們可以就此繼續討論。但根據ifva的歷史,從沒試過有三個作品一起獲得大獎。

淺井:那麼,我們一定要作出選擇。

張:我們要選兩部,還是一部?

鄺:這由你們三位評審決定。

宋:如果問我的話,我希望《樂生活》拿到大獎,因為我想兩位導演繼續她們拍攝紀錄片的工作。.

鄺:好的,《樂生活》獲提名大獎。

宋:我想《肉蛾天》獲得「特別表揚」。這是我的意見。

張:大獎的話,我會選《Hakko-fermentation》。我真的很喜歡這故事,也覺得它拍得比《樂生活》好。至於「特別表揚」,我會選《肉蛾天》。我們可以有兩個「特別表揚」作品嗎?

鄺:可以。

張:那我會選《肉蛾天》和《樂生活》為「特別表揚」作品。

鄺:大獎還有其他提名嗎?沒有的話,我們可以開始投票,或者進行遊說工作,因為我們有兩部作品獲提名大獎。

淺井:個人而言,我非常喜歡日本的《Hakko-fermentation》,但這影片已獲得日本的PIA電影節大獎 。我們若然相信ifva大獎能給予得獎導演繼續拍電影的動力,那我寧可把這獎項頒發給其他作品。 

張:我明白你的意思,也十分同意。但拿到大獎的作品會成為年輕人的模範作品,他們會說:「拍這樣的作品就可以得獎。」那我想他們看到的是《Hakko-fermentation》,因為它比《樂生活》拍得好。《樂生活》也拍得很好,是一部充滿熱誠的作品。我也希望,像你說的一樣,那兩位女孩子會繼續拍紀錄片。

淺井:那麼,我們頒發「特別表揚」給《Hakko-fermentation》?

張:老實說,要我作出選擇實在太困難了,因為我本身是希望大家拍紀錄片的,這也是我想把大獎頒給紀錄片的原因。

淺井:即是說,你想《樂生活》成為年輕人的模範作品。

張:以紀錄片來說,《樂生活》說不上非常突出,《Hakko-fermentation》也比它拍得好。但我當然亦明白兩位的觀點。

宋:我也喜歡《Hakko-fermentation》,但其實我已看過很多類似這種關於女人的故事。

張:你看過很多類似這樣的電影?

宋:我是指我看過很多類似的小說,它們都是關於很奇怪的事,像有戀物狂的少女等,所以我並不覺得這影片特別新鮮,當然,我同意它拍得非常好。

張:我是站在香港觀眾的角度來看的。我也同意你的說法。還有,在影片開始時的reverse scene是毫無需要的,她可以索性把它剪掉,那真的沒需要。

淺井:為何你覺得這影片對香港觀眾特別有意義?

張:因為這種講述女人快要瘋掉的故事,在香港很罕見。我是說香港的年輕人,譬如我的學生。他們不太明白這些事情,對這種故事不太熟悉。

淺井:因為他們是學生,而這是關於母親及嬰孩的故事。

張:我的意思是,這裡的年輕人不像你一樣,看那麼多書。你想說的是那些像【The Yellow Wallpaper】的小說嗎 ?那些講女人處於孤獨的故事?他們不看這些書。

淺井:他們不看書嗎?

張:他們不看這類書,所以這影片的故事對他們來說很新鮮。或者我是從香港觀眾的角度出發, 而我想年輕人看這部作品。

淺井:那其他香港觀眾呢?

張:老實說,大部分香港人都不太了解這類故事。

淺井:但這是關於一個母親的體驗,難道他們沒朋友擁有類似的經驗嗎?

張:你在香港的電影中很難找到類似的題材。

淺井:但在香港,為人母親不困難嗎?

張:很困難,但沒有人指出這一點。譬如在這影片的結局,那女人開始有點瘋了,道出她如何受困於現狀、如何迷失了人生。

宋:「Hakko」是甚麼意思?

張:是解「發酵」嗎?

淺井:對。

張:我想那是指她的人生及很多其他女人的人生。我知道在日本,大部分女人都不外出工作,留在家中。

淺井:香港又如何?

張:大部分女人都外出工作,家裡就聘用外籍傭工,但她們依然要照顧嬰孩和分擔家務,她們在做兩份工作。所以,從女人的角度來看,這影片真的非常好。

鄺:當導演被問及片名的意思,以及她為何用上大量硬照時,她回應說,這是因為影片是在京都一個小鎮拍攝,那兒被一條河流圍繞,其次是因為她從一池死水得到靈感。那池死水令她想到如果人生發臭了,會變成怎樣。於是,她想拍一部影片來講述人如何經歷發臭、腐壞的過程。

張:這影片可說是無分疆界的,舉個例子,五十年代的美國,大部分女性也是留在家中,她們生活沉悶,不知道該做甚麼……

淺井:我們現在是要比較這兩部影片嗎?

張:是很難比較的,它們完全是兩種東西。

淺井:我改變了主意,我投《樂生活》一票,選它得大獎;而其餘兩部──《Hakko-fermentation》和《肉蛾天》,我則還它們為「特別表揚」作品。 

鄺:我們仍然是有兩部候選大獎的作品,分別是《Hakko-fermentation》和《樂生活》。不如我們現在投票吧。

宋:真的很難作出比較,但如果一定要選的話,我會選《樂生活》。因為《Hakko-fermentation》雖是一部很好的電影,但它可以更有創意。片中也有些陳腔濫調的東西、見慣見熟的比喻──人快瘋掉的情況、嚴夏的酷熱等。片中有些影像很新鮮,我也希望她日後能成為一位好導演。況且影片實在有太多法國小說的影子,但我是想從日本電影看到一些新東西的。

張:你的意思是,你對她有更高的期望。

宋:我相信她下一次可以拍一部更好的電影,利用她自己的創作力。至於《樂生活》這部紀錄片,故事中雖有瑕疵,但它有一種吸引觀眾的力量,讓我想看看台灣在發生甚麼。跟其他作品相比,《樂生活》是最能令我完全集中精神看下去的。這是本人的意見。

張:對。

鄺:我們來投票吧。

張:其實很清楚了,不用投票。我們不是已經選好了嗎?那就是《樂生活》。

鄺:那麼,讓我總結一下,今年Asian New Force的大獎得主是《樂生活》,「特別表揚」作品有兩部,分別是《Hakko-fermentation》和《肉蛾天》。

 

置頂

 

 

 

第十二屆ifva「單螢幕互動媒體組」評審小組第二輪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鍾緯正(鍾)、馮美華(馮)、李光石[Frederic Lichtenstein](Fred)、鍾偉民(民)、林子邦(林)
大會代表:鄺珮詩(鄺)、文卓怡(文)

 

鄺:我們現在開始「單螢幕互動媒體組」評審小組第二輪會議,今天的主要議程是要決定各個獎項。會議期間,我們會錄音。由於各位的意見和建議對於最後入圍者十分重要,我們將於四月份把會議的文字紀錄上載網站,以供查閱。

讓我先簡單介紹一下,舉辦ifva的目的是要發掘及培育香港和亞洲新一代的影像創作,並推動區內的交流。我們的評審標準有幾個方向,包括內容、創意、形式和技術細節。今年度的入圍作品共有八個,我們剛才已在展覽中已經欣賞過這些作品。至於獎項的架構:我們會頒發金獎一名,包括獎金$30,000及軟件一套;銀獎得主獲將獎金$20,000;另設三名特別表揚獎,並將頒發證書。這是大會建議的安排,但亦是彈性的,也許你們可以選擇頒發二名金獎,或二名銀獎,諸如此類。至於獎金則按比例分配,由大會處理。

馮:獎品的軟件是甚麼?

鄺:是由Adobe贊助的最新版本。請各位開始討論各個作品,接著或可以投票決定各獎項。

她的家

馮:那鐵閘--我們嘗試打開那鐵閘,卻甚麼也沒發生。

鍾:某些鍵不能運作。

馮:這是一件未完成、或說是可以有待發展的作品。

鄺:沒有了嗎?

馮:是(笑),因為你們肯定有話要說。

Fred我記得第一輪會議時,這件作品已明顯地出現技術問題,而我以為今天可看到修理好的版本。令人難為的是,如果早知作品沒有修正,我大概不會選它。我試過用Mac電腦的不同平台觀看作品,而在其中一個平台--我忘記了是哪一個--是可以看到比較多東西的。

馮:對,它有些字語、有些文字。但應該有更多的,可惜今天看不到。

鄺:建議用甚麼方法改進?

齊聲:把它修理好吧!(笑)

蠔涌

馮:有內容的作品,有一定深度,也有各種元素,如聲音、視象、紀錄片……有不同的視覺變化,我會說這作品有它的風格。在某些部份,它預視了一些事,不只關於過去或現在,也關於未來。所以它是挺成熟的--我不知可否這麼說,但實情如此。

林:它也可算是完整的。

馮:對,可算是完整。

民:我按擊了一段影片出來,便不能開出再另一片段。你要先關閉先前打開的片段,因為只能逐段看。這作品在技術上來說是有待進步。

林:我認為我們應首先決定如何評審這些作品,因為我知道他們(最後入圍者)其中有些是專業的,所以他們技術上可以很出色。那可能對其他人不太公平--當然,如果他們沒修正好作品,那便是他們的問題了。但只考慮技術層面仍然可能不公平,因為某些參加者在行業裏已有豐富的經驗。我就是想問問是否應該先探究評審的方法。

馮:應該有兩個層面,分別是內容及技術。應否有某個比例?我覺得不應該,因為我們終歸要結合兩個層面以作考慮,看看作品在技術上是否能充分表達內容。

林:現在我們應先討論內容,因為你(Fred)首先著眼於內容,然後你(民)就關心技術問題。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先談內容,再考慮技術事宜。

民: 我認為首兩個作品有太多技術上的問題,所以難以討論其內容。我們根本不能看到其中一些畫面,也有一些功能不能運作,所以說要談它們的內容比較困難。

馮:蠔涌不算那麼差吧!技術上說不上出色,但也可以接受。至於她的家呢?我們應該怎樣看?

Fred我始終覺得蠔涌是一件好作品,它不算優秀,但勝在切合ifva 的主旨,因它結合了影片製作和互動媒介。如此看來,在我們觀看過的作品中,它屬於少數有深度地探究錄影和互動的應用。它明顯不算優秀,但很感人……我尤其喜歡那幾位婆婆。

鍾:我嘗試以看類近民族誌或其他社會研究的紀錄片方法來觀看蠔涌。作者搜集了大量資料作內容,從而反映她對這個自己居住多時的地方的感想。論到界面的創意和互動設計,作品呈現的不算技術純熟。但這件作品是一個載體,引領觀眾參閱她花了幾個月甚至是幾年來搜集到的不同資料。我避免太過著重如程式運用等技術問題,反而想看看她如何呈現搜集到的資料。

Fred
要作建議的話,我會說它偏長了一點(笑),因為觀眾需要多花一點時間才能欣賞它。對於其他作品,幾秒或幾分鐘便足夠了。僅花一點時間不能發現蠔涌的深度,它會留著觀眾細看內容。明顯地,作品最出色的不是在於圖像設計或互動樂趣,而是在於它的內容深度。

The Sound of Market

Fred我十分喜歡這作品,它與香港息息相關。

民:我認為它的圖像出色,也算有創意,但我覺得仍有待發展。例如,當股價下跌時,可以加入一些悲劇式的聲效……僅僅將股價轉變成音符未免過於簡單。

Fred        要說一個編曲系統是頗複雜的事,但單講它的整體概念已是蠻不錯。補充說句,作品雖然看來像網上同步,但其實並不是即時的。它需要至少一年的數據以編製旋律的起伏。我想這點應該清楚說明的……我也有興趣知道一些歷史時刻如何影響股市,譬如說,九七回歸、金融風暴或其他一些積極事件,可以間歇性顯示出來,若能知道多些,作品會更有趣。

鍾:我的想法也差不多。我認為這件作品,跟Henry(朱力行)早前的作品一樣,都是精細的視像化和整合數據程式。Frederic 提到它的內容--這些數據如何反映社會現實,從而關係到人的生活……無論即時與否,我認為這作品停滯在數據視象化上。數據/資料和視像/聲音之間的視象化和圖像化,其實可以是關於任何事物。如此,它雖然真的反映了股價的數據,卻與歷史內容斷絕了關係。

魚池

林:
我覺得無甚特別。

鄺:
對內容沒意見?

Fred
我認為魚池不錯,也屬於一種的互動裝置,但我不認為它有發展的空間。我在商場看到愈來愈多的類似裝置,我肯定他用了不錯方法來製作,作品亦與中國有關……它不錯,悅目,也輕鬆…… 但類似的互動創作已開始衰落。如果明年又有人做類似的,我們如何是好?我們大概不會再嘉許,但事實上這樣的作品已被做過很多很多次,只是他找到一個不錯的方法來展示而已。

林:
還有所有的互動都不是藝術家做出來的,只是軟件的功能而已。好的作品應該好好利用技術來表達意念。這可能會變成另一個轉化,但我在這個作品我看不見這種轉化。譬如說, The Sound of Market是由數據轉化成音樂,我會說它很好地運用科技,運用科技以轉化意念。但在魚池裏,我只看到很多魚。我的工作正是做類似這樣的東西,所以我知道這有多容易。所以我會說魚池是不錯、漂亮,但除此之外它還帶給我們甚麼呢?

音樂紡織機

Fred
……現在它只是個簡化版,但我原作對我來說剎是懾人的。我明白因為這是實際安排的問題,原作是大型的工業作品,所以運費會很高昂,也會佔用了很多的展覽空間。

鄺:
除了空間以外,還有運費和保險。

Fred
但現在展出的僅是簡單版本,失卻了詩意的部分。我們曾建議過用一些亞洲國家如緬甸、柬埔寨和老撾的紡織廠找到那種較簡單的紡織機……作品原來是用比較特別的紡織機,儘這樣與原作的不太相同,但總好過如此簡陋地呈現作品,不能表現作品應有的深度,我最喜歡這作品的,是它奏出的音樂,和觀眾的投入感。

民:
那我們評審應根據這作品還是原作?

Fred
很好的問題!交給我們的是文字版本,今天看到的是實在的作品。我也有考慮過你的問題︰我們應評審甚麼?原本交來的作品,還是我們今天看到的作品?

鄺:
這樣的問題與其他作品也有關,像去年的TV Clock。我們展出的不是最理想版本,而只是個意念。我們與音樂紡織機的作者談過,因為資金所限,他才以這種方式展示的。或許我們也應該以衡量TV Clock的準則衡量這作品。

馮:
我沒頭緒,只是如今我們可以看到作品的完整性,或至是不完整性,全是創作者的選擇。ifva有其限制,所以他們應考慮如何展現作品給評審看。現在我們卻要用自己的想像,這公平嗎?我不知道。我們當然可以自己構想--這裏有一部紡織機,那裏很詩意,云云……坦白說,這是最好的作品,但是並不完整。

Fred
……不妨多花一些金錢,展示最原本的作品,讓觀眾真正明白原作是如何的。如今基於技術或實際安排問題而未能完全展示原來作品,觀眾只能感受一個簡化版本。如此,觀眾還是可以看到原作,儘管只是原來的10%……那麼,能不能多花少許金錢,在作品旁加一個DVD機不斷播放片段?展覽的觀眾至少可以看看這個(關於作品原來概念的)影片。

鄺:
是,我們會考慮的,那是我們將會討論的問題,但今次我們只能展出作品的簡單版本。其實我們也有計劃與其他香港的伙伴機構商討,謀求能以理想的設置上展示作品。

偷窺

Fred
偷窺是我最喜歡的其中一個作品,我很喜歡它的概念,雖然展出的版本令人很失望……但最大的問題是它的影像不夠清晰。除非你能反覆看整段片,否則很難明白影像的變化。.這影響了整個作品,因為如果觀眾不明白畫面後面是甚麼,他們不會有興趣玩下去;而如果不能引起他們的好奇,便不能產生那種情慾感。

馮:
沒問題啊,反正他們不能真的偷窺!

Fred
對!觀眾沒有被戲弄到。

鍾:
我想問問設置是由IVE(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學生或是大會工作人員負責的?

鄺:
是由IVE學生作設計師的。

馮:
那藝術家有否在旁提供指示?他們不會任由別人處置他們的作品吧?誰才是整個設置的設計師?

鄺:
概念是由學生設計的,但藝術家也有參與構思。

豐胸城市.瘦身文字

民:
這作品無甚創意,除了中文字的變體效果。類似魚池太普通。

馮:
但我覺得這作品有較多的內容。我欣賞它的「瘦身文字」,但我看不到「豐胸城市」。坦白說,我覺得智性上它只比魚池好一點點而已,還有因為那些文字與人互動,加強了作品的層次。

林:
魚池 也有與人互動……

馮:
但是不同的,我不知應怎說。

林:
這正是我想說的。

馮:
豐胸城市.瘦身文字比較卓越,我不知應否這樣形容。魚池有趣,但僅此而已。在豐胸城市.瘦身文字你可以想到更多。

林:
我認為他選用中文字是很聰明的。

馮:
你是說小聰明?(笑)

林:
我同意,相比魚池,它的內容較豐富。

馮:
當文字包圍著我時,我有某種不安的感覺。當我被文字封蓋淹沒了,彷彿自己不再存在。雖然你讚許他聰明,但坦白說我並不喜歡這作品。比起以前的作品,他的確是進步了。他帶出了一種恐怖的心理經驗。我看著你玩時,我也心驚;後來我自己玩,果真很恐怖。

林:
我倒不覺得恐怖……(笑)

馮:
它真的與人互動。但作品其實是未完成的。我可以想像更多,但我不想為他構想作品。那是我的反應,與魚池那種顯淺十分不同。

鍾:
這作品其中一個難以理解的地方是它的雙螢幕。這是否原來的設計?

鄺:
我希望說明一下。原本他要求一個大一點的螢幕,但當時未能找到。於是我們便用了雙螢幕,他也因此作了一些調整。上星期我們終於找到了一個較大的螢幕,但卻沒有足夠的時間重新調整所有東西。這就是為何我們用現在這種方式展出。

馮:
但最初也是有二個螢幕嗎?我站在兩個螢幕前時有搖晃的感覺,令人想向兩邊來回走,從而產生一種張力,但要欣賞它得要有一點耐性。

鍾:
首先,這作品有趣的地方在於它是單投影,另外是觀眾與中文字的互動,比魚池要複雜些。你動或站定,會反映在動畫文字上。要熟悉文字的動態,得花點時間,我想用單螢幕可能會更有趣。

Fred
他創造了一些與中文字相關的趣味性。中文字由筆劃組成,在筆劃之間有空間,我覺得動態和停頓呼應中文字的特質。同時,跟魚池一樣,類似型式的裝置實在太多了。我有點擔心我們下年會繼續收到類似的作品,大家只作少許的修改,作品大同小異,但其基本詞彙卻十分貧乏。我挺喜歡這作品的,但不想鼓勵參加者創作這種刻板的互動裝置。

馮:
就像電影的發展,在最初難免有技術上的抄襲,後來便自然會發展出新主題及其他新意念,新媒體會逐漸發展。再提一提,我真的看不到豐胸城市!這名字太誇張了。

向安滕忠雄致敬

Fred
向安滕忠雄致敬正正提出了我們建議下屆比賽的問題。我們一直討論的,是比賽應該開放給純粹模擬或紀錄參加。如此,作品便不必要呈現出來,甚至不一定要看得見。作品可能因為各種技術和資金問題而難以實現,但至少是有意念的。我個人相信,正如我在場刊中所說,這樣會開放創意、容納更多的藝術家參加這個組別。正是由於今年未有這樣的安排,我們便難以評價這件作品。再者,它的紀錄也做得不好,我們根本不明白甚麼是互動,甚麼不是。我個人認為一只互動DVD再加上一段由藝術家談及概念和技術的訪問已十分足夠。現在我們卻只有模糊不清的影像,只能想像作品的模樣。如果下年比賽可以開放給模擬及紀錄作品,作品紀錄也應該做得好一點。

馮:
當然應有模擬及紀錄作品的組別,但也應有一個組別屬於實際存在的作品……

鄺:
那是說應有兩個分組?

馮:
接受更多的模擬作品以鼓勵創意是好事,也不用花太多資金。但這始終與實際的設置有所不同。

Fred
這像是在做學術研究。大部分的學生習作都是不可實行的,他們只是表達出來,讓老師明白他們的概念……即使沒有真實的作品,我們仍可以欣賞作品。如果既沒有作品,又沒有好的紀錄,那便兩頭不著。

鄺:
你們準備好了推選得獎者名單嗎?

民:
那我們應不應考慮該音樂紡織機?

Fred
應該問我們該考慮提交作品或是最後作品。

馮:
向安滕忠雄致敬也可能有很好的意念……我會喜歡音樂紡織機多於蠔涌。但蠔涌 是最本土化的作品,那很好……如果音樂紡織機可以完整地展出,它大有可能得到金獎。

Fred
我們可以投票決定。

民:
事實上我不太喜歡蠔涌。它不夠層次,例如,我按了超重機,但沒事發生。而當我按 “back”,就真的回到前面的畫面。

林:
蠔涌 的問題是技術的問題,但技術上最差的是她的家。

Fred
我喜歡蠔涌,它好,但不算很出色。坦白說我看不到類似蠔涌這類作品的將來。我希望看到更好的影片製作,更深的內容……像魚池豐胸城市.瘦身文字,技術上比較出色。蠔涌像本書,它的形式不會令人沈悶,相反魚池豐胸城市.瘦身文字很快會過時,幾年後不有人會再玩。從另一角度看,蠔涌在圖像、影片、剪接、故事等方面,都不算教人印象很深刻。

林:
某些作品中沒有激情和愛,但蠔涌中有深刻的感情。

馮:
我從未聽過蠔涌這地方,但看過這作品後,我也想去那裏。作品中對地方和人物的描述相當立體。

鄺:
她的家如何?

Fred
她應該在展覽前修理好作品。我記得在第一輪會議時,我們預期作品會在展覽時修理好的……

Fred
技術上,偷窺展出得不太理想。

馮:
我喜歡它哩。

鄺:
我們可否現在決定金獎誰屬,還是想多討論一點?

Fred
我建議我們應分級投票……即可投金、銀或特別表揚獎。我會選蠔涌作特別表揚獎,但不會給它金獎。

馮:
金獎應頒結真正完整的作品,這樣對比賽才公平。她的家沒有修好是很可惜的……

民:
即使修好,也不算很有創意。

林:
我想我會給The Sound of Market金獎。

馮:
但技術上它不太好……聲音轉變得不夠快,對嗎?

林:
其實挺順暢的,只要你輸入四位數字便行。

馮:
你怎知道是四位數字?那裏沒說明清楚。

林:
如果你曉得股票市場,你便知道……

Fred
是不太清楚,但我很快學會。

鄺:
就是說有兩個作品提名金獎--音樂紡織機The Sound of Market

馮:
你得說服我,因為在 The Sound of Market 很一些不足,如它不易玩,沒有很多的變化;沒有很多的轉化,僅僅是由數據變成音符,也看不出作品跟股市的關係。

林:
我聽過四個上市公司數據的音樂。我聽到除了直接的數據轉化外,它也加入其他元素。它不是單單根據股價的波動,我聽見音樂中有數據外的層次。作者是在利用數字,把數字轉化為更有深度的東西。他告訴了我們數字的可能性。

馮:
但它是叫 The Sound of Market,這限制了作品的內容。它為何不叫“The Sound of Digits”, 或 “The Sound of Numbers”?那樣會更合理。音樂紡織機勝在它那種超然的感覺,有一種較高層次的感覺。

Fred
這兩件作品都與環境很有關係的。音樂紡織機是關於那藝術家旅居的法國城市,該城市在十九世紀是紡織業中心,但因全球化和城市代等問題日漸沒落。作品討論的正是該城市的現況︰在說明中他提到當地的失業率高達44%,失業問題亦衍生了酗酒及其他家庭問題。至於The Sound of Market 亦緊扣城市的主題,即香港的環境。這方面我很欣賞。而The Sound of Market 也至少運作得流暢,軟件沒有甚麼問題。如果音樂紡織機可以實實在在展出,肯定會更成功;而在 The Sound of Market,我們僅聞其音樂,卻不知背後是甚麼上市公司的數據。然而,它也運作得非常好!所以,如果說要頒金獎給The Sound of Market,也不算很不合理。

馮:
那你認為它很完美?

Fred
不,我不覺得它完美。

林:
這裏沒有完美的作品(笑)。

Fred
如果你著眼於紀錄,音樂紡織機可說是稍勝一籌;如據展覽場地所見,卻是The Sound of Market較好。我個人會稍為偏愛音樂紡織機。但也是那問題:可否加一個小螢幕放映作品的紀錄片?那樣才對作品公平。

鍾:
那藝術家是否知道在展覽中只能展示不完全的版本?他可能只想展出完整的作品,如果不行,他們可能寧願只展出紀錄;或者他堅持展出簡化的版本,認為可以讓大家對原作有個印象。

文:
他想用一部電視機播放紀錄片,但那電視太大了,所以我們請他將它拿走。

Fred
但一部小電視也行!

文:
可能他沒找到一部小電視吧,但無論如何,他是想播放那紀錄片的。

馮:
我還是覺得The Sound of Market 這名字不太合適……他為作品命名時應該多加小心。

民:
我不覺得不合適,它真的在使用股票市場和股價。

馮:
但也得使人明白。

民:
音樂紡織機是紀錄版本,所以避免了所有的實際問題。可能現實中它難以操作,在紀錄中是看不到這些問題的。

鍾:
我對音樂紡織機還有一個意見:它是專為一個城市而作的,探討的是那個法國北部城市的紡織業。作品運來香港展出,原有的情難免會失缺。向安滕忠雄致敬也一樣是專為某地而作的作品,在他方的觀眾可能會產生誤解。最理想的方式,是既可保留原來的概念,又能稍作修改以切合香港的情景。作品談論工業革命時代的法國城市,與香港當然無甚關係。這是創作在地作品(site-specific works)的普遍問題,藝術家應預想到這些事情。

Fred
如是者,作品內容便會有所減損。藝術家選擇了以自己的方法呈現作品,一切都由他決定。這作品的潛力無容置疑,但我會說Kingsley(伍韶勁)作了一個減弱其作品的決定。

鄺:
我們的討論都圍繞著這兩個作品,那我們應頒發一金一銀,或兩個金獎?

馮:
兩位藝術家都是香港人?

鄺:
對,Kingsley 曾在法國唸書,剛回來了香港。而Henry 則曾在紐西蘭唸書。

Fred
我會投他們平分金獎。

馮:
這對我有點勉強,我覺得金獎應是完美的,但這兩個作品都未及完美。

Fred
在奧運會的田徑比賽,得到金牌不代表完美,只代表勝出而已。所以說金獎從來都不代表完美。

馮:
很好的比喻!(笑)

鄺:
那我們將會頒發兩個金獎,其他三個則是特別表揚獎。

Fred
事實上,餘下的三件作品都不相伯仲,難分高下。

鄺:
好,我們有結果了!

這個組別只是開設了兩年,仍是很新的,而互動媒體又是那麼複雜。我很感謝你們的意見,讓我們可以一直改進。上次Frederic 在他的文章中給了一個很好的建議,他說我們可接受紀錄作品,因我們應著眼於概念和主意。馮美華也建議開設兩個分組,同時接受可實行的作品。就這兩個建議,我考慮到一些實際問題。例如那些遞交模擬作品的參加者,我們要給他們訂下一套指引,說明應準備怎樣的和多少的材料。我明白評審準則與藝術家準備如何呈示作品,而你們在評論向安滕忠雄致敬的紀錄影片時也提過了。我正構思在招攬參賽者時舉行一些由一些資深藝術家主持的簡介會,讓參加者明白我們需要甚麼資料和相關細節。

Fred
我認為應有一個特定的格式,如果只有繁複沉悶的網站和文件,觀眾是無法欣賞的,太冗長,也沒趣。DVD 是可行的格式。參賽者可以建立不同章節,載入三維(圖像)、繪圖等,只他們用一個特定格式便行。以往,要比較蘋果和橙(不同的格式)是最困難的。

民:
那三維模擬作品呢?有些人可能用三維模擬,但真的作品是沒有做成或沒有紀錄的,那算不算是另一分組?

Fred
是否三維都不要緊,只要他們能充分說明他們的作品,或可使用畫外音或字幕。

民:
如果藝術家只有計劃和概念圖呢……像一份計劃書。

Fred
沒錯,正因如此,這樣我們設有模擬或紀錄兩組。紀錄是基於真正存在過、卻因某種原因而不能在這裏展出的作品。我們雖只能看到紀錄,卻仍能欣賞作品的概念。模擬的作品不曾存在,僅有意念。對於一些紀錄,我們其實根本不知道那作品是否真的存在過,但某程度上,這根本不必在意!在未來我們大可不用理會作品是否真的存在。

民:
那麼說是否應有三個組別?第一組是真實的作品、第二組是紀錄、,而第三組則只是計劃書。像微軟公司的比賽,參賽只需提交計劃書。

Fred
理論上,分成三組是最合理的,但要擔心各分組不夠作品參加。

鄺:
下一屆我們也希望找到更好的展覽場地。

 

置頂

 

 

 

第十二屆ifva「公開組」第二輪評審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譚家明(譚)、黃真真(黃)、余偉國(余)、馮炳輝(馮)、鮑藹倫(鮑)
大會代表:鄺珮詩(鄺)、文卓怡(文)

  • 《Anna》何柏洪
  • 《Tomato School》林浩賢
  • 《刻》葉曉丹
  • 《他.她》麥曦茵’
  • 《可以說是關於愛情, 也可以是關於別的甚麼東西》方穎良
  • 《咫步》麥琬珊、陳子建
  • 《樓上傳來的歌聲》周冠威
  • 《非顏新份》冼子燕
  • 《廁紙》韋亦斌
  • 《Little Girl Lost》戴晶兒
  • 《黑糯米與周媽媽》 張詠賢、卓翔、郁海達、陳詠珊、陳寶雯、霍家敏、嚴嘉儀
  • 《TAGSPOTTING》李健恩、Cassandra CHAN、Emma-jade LI

鄺:首先多謝各位出席第十二屆ifva公開組的評審會議,今日會議最主要的目的是揀選今屆公開組的獎項。今年的參賽人數接近四百,經過幾輪的評審後,得出這十二部入圍作品。至於今年的獎項分佈,大會建議一名金獎得主,將會得到五萬元現金獎及一部Sony的HDV機;而銀獎一名,將會得到三萬元現金獎;另外一位Special Mentions,即特別表揚獎,將會得到一個獎狀作為鼓勵。當然各位評審有選擇權,可以選擇金獎從缺,又或是雙金、雙銀等等諸如此類,而獎金將會以比例再作分配。ifva比賽最主要的目的是鼓勵多些朋友用媒體創作,用媒體作為工具表達創意及意念。大會建議評審從作品的內容、創意及技巧運用等方面作評選考慮。至於今日的程序,建議大家十二套作品逐一給予評語,然後第二輪大家提名作品競逐獎項,然後再經討論後以投票方式決定獎項得主。沒有問題的話,大家可以開始隨便發言。

余:請問評分紙上的分數有什麼意思的?

鄺:是幫助大家評分的,讓大家看作品時可以roughly分高下。根據往年的經驗,以分數去評高低的話是沒有意思的,因為就算總結所有評審的分數為最高,也未必是大家心目中最好的作品。
Anna

譚:我覺得它很Godardian,但是並非有一定的depth。製作方面是頗容易的,不是很困難的東西,是頗單調的作品。

馮:同意。

余:我很喜歡的作品,難度其實是很低的,但是它用的shot幾好。

黃:我覺得ok的。

譚:我覺得不是creative的東西,很多人做過這種idea了,而且idea不算特別exciting或者original。

馮:我覺得是少人這樣做的。

黃:另外他這種做法是很省錢的,不用找演員等東西。

譚:這是聰明的。

(眾笑)

余:我覺得它算是有點情懷的,能夠捕捉到香港,這是我覺得好的東西。

譚:但是這套戲是不難做的。本來這題材是有趣的,transition由開始講盲眼,想像中的夢等諸如此類,之後當睜開眼睛看到香港時感覺到香港越來越alienated,但是這些不是通過illustration去感受出來的,是more than一個statement,more than只用monologue講出來的,所以覺得這個作品是比較表面的。

Tomato School

譚:請問他的創作環境是怎樣的?

鄺:作者應該是在英國London讀Architecture的,他想用影像去捕捉城市空間,如無記錯的話,真的有一間Tomato School在英國的,他好像是幫它拍宣傳片。

余:我覺得這個作品技術很好,但是可能我太remote了,所以看不明白。另外它跟其他十一套作品很難比較。

黃:技術好好。

馮:他是屬於技術派的,選他入圍的原因是因為它是技術派之餘又有內容,因為很多技術派作品是沒有內容可言的。在第一輪評審時看了很多這類作品,而這個算是一套比較完整的技術派作品,所以揀選了入圍。

譚:何謂技術派呢?

馮:即是他純粹在玩technology的,玩composition等,用很多layers在城市入面merge在一起,他是做到這方面而且做得頗舒服的,不會兀突,不是純粹為玩特技而特技,但是內容方面不夠強。因為沒有這一類風格的作品,所以揀選了入圍。

譚:我自己頗喜歡這個作品,幾striking,我覺得做這些effect是困難的,而他對節奏掌握得很準確,唯一我嫌作品太短,有點意猶未盡,他講modern living,現在的life好像被人control著和monitor著般,他可以做到那種感覺,但是作品是under develop的,不知道究竟應否將它看作是完整作品?如果是fragment的話,我覺得他是brilliant。

鄺:意思是說,你覺得應該加長作品?又或者應該加長哪一部份?

譚:我不知道。譬如說一個avant garde的作品,是要有process for development的,是要為想講的東西或者想communicate的idea和feelings建立intensity的,如果作品太短的話,就好像未講清楚及模模糊糊地完結了般,是十分可惜的。他不是一個電影學生,純綷是一個Architecture學生,可能他沒有留意這些方面,即是他有這個感覺,但是不懂得怎樣通過sound & image去fully develop和explore它的想法。我覺得很可惜,但是我給它八分的,是我第二個喜歡的作品。

黃:我也給它八分的。

譚:一般。

黃:我都是寫著水準一般。

余:這個沒什麼特別。

譚:我覺得它跟咫步很相似,都是那些「到喉唔到肺」、很表面的東西,影像上都是沒有character的,只是執得乾乾淨淨而已.。咫步是我未畢業的學生做的,不過我都不覺得它做得好。事實上我覺得咫步兩個都很老土,Acting又做得不自然。

咫步

譚:我不是太convinced by那些少女情懷,我覺得它很stereotype。

黃:這個真的比較悶。

他.她

譚:我最喜歡這個作品,雖然我沒有怎樣特別參與,但是我不想講太多,因為她是我的學生,我是她的advisor。我覺得這個作品很成熟、自然,acting和casting都很好,而且我覺得她捕捉到那個感覺,整件事很at ease。不過我覺得exclude我的opinion比較好。

黃:我是喜歡的,我覺得它很流暢,講到故事,technically或者dramatically我看得很舒服,我覺有點像林愛華的《十二夜》,另外cast得很好,casting是其中一部份來的。

譚:作者是掌握到film language的,能夠完全master到,而且在如些狹窄的空間中,對於作者來講完全不是一個局限,她可以善用到這樣東西,我覺得是難拍的。

余:我覺得ok的,開頭那個鏡頭的運用很有吸引力和力量...

譚:有膽量。

黃:但是中間比較drag。

余:是,整體上是ok的,水準已經很高的了,不過中間好像拖長了,劇本再精一點會更好。

黃:我覺得作品可以短一些,我記得已經知道是Lovers’ Lover之後上的士的那一幕,我心想:如果在這裡完結就最好了,但是它之後再develop再變成有第四個出現的。

余:其實只是中段那些太長而已,整體故事和劇本是ok的,只是treatment不夠強。

譚:其實三十分鐘是很長的,但是她控制到整體的節奏和flow。其它的作品都很conscious在鏡頭前表演、做戲的,這個很自然,很能夠捕捉到時下的人的感覺或者對愛情的看法,就算我拍都拍不到,因為我沒有這種觸角。

余:我是嫌它拍得不夠靚而已。它的鏡頭比較簡單的,是比較寫實、平淡的那種作品。如果場景不是如此狹窄,拉遠點,空間大點的話,欣賞的時侯就會有好的東西去補救不好的東西。其實現在的空間是一個局限來的,如果揀選另一個好些的場景會更好。

譚:其實casting和acting是選得好的,不是說actor和actress,而是她的direction做得好。作為一個創作人,我覺得作者在各方面都平衡到。

可以說是關於愛情, 也可以是關於別的甚麼東西

譚:起初看時覺得很有期待,但是除了要紀錄那十三分鐘外,我想不到為何要用long take。開始時的那個有關參與那個愛情的mirror image,這個transition我看不到那個character本身有任何變化,它不能convince我。我覺得這個作品是gimmick多於一切。

余:用長鏡頭作為gimmick,但是整套作品只得一個gimmick。

譚:比較其它的作品,主角都算是自然的。

余:男主角的演技是ok的。

譚:是,pleasant的。

馮:或者我補充一下吧,我跟Ellen選這個作品入圍,是基於long take之後那個shot,聽著walkman像是幻想又像是真實般,我們覺得那個ending是比較吸引的,但是之前的舖排,像Patrick所說,是比較散的。

余:要用long take的話,是要真的有用才用的。去洗手間那部份是沒有意思的,可以dissolve然後剪掉,作者應該adjust一下故事,沒有內容的shot就要剪走。

譚:即是說看不到有什麼necessity要這樣做。

黃:他是學生來的?

馮:是浸會大學的學生。

鄺:另外他在討論會中提到結局爆光那部份其實是技術上的錯誤來的,很多人都以為那是刻意的安排,原來不是的,其實是一個mistake來的。

余:反而那個光位是作品吸引的地方。不過其實那個shot是NG來的,是犯錯的shot,他不應該遞交NG take給我們的。他用了字幕去補救對白的錯誤,我不是太喜歡這樣做。它類似說了句「你而家係講緊拍戲」,但是明明之前說的是「排戲」,他說錯成「拍戲」,不過不要緊了,anyway,大家也一致認為這個作品是gimmick多於一切。

黃:我想重申我覺得這個作品是值得入圍的。因為ifva舉辦這個短片比賽的目的是要鼓勵人去嘗試非professional要注意的問題,佢們是沒有限制的,而我們professional是有限制的。雖然那個long take做得不好,像是什麼人也拍得這種東西般,但是其實我們是鼓勵創意的,並非人人有這種膽量去做這種事參賽的,所以它是值得入圍的。

馮:所以是值得鼓勵的。

《樓上傳來的歌聲》

黃:你們(余和馮)的favourite。

譚:我覺得這套戲很差,我給了4分而已,我覺得它講述精神病等,整件事很老土。技術上它是做得好的,執得很工整,像是用了很長時間去寫故事,但是那些acting很假,我完全不能投入去那些pain和suffering。Acting很差,尤其是男演員。

馮:這套作品吸引的地方,是導演比較接近Butterfly Effect之後荷里活很流行的那些multi-perspectives。究竟女主角是否真的存在呢?作品的細節舖排得很嚴謹,不能找到破綻說穿故事,某程度上是頗「荷里活」的。另外中段夜晚有另一個女精神病患者在街上,我覺得這些都是很計算的,作者嘗試加入起伏,安排枝節去平衡故事。我最欣賞它的POV,而且我欣賞他作為學生作品,用菲林拍很多夜景,幾乎沒有日景的。

譚:其實technique或者technical方面,作者是很有心機拍的。一個有精神病的人的fantasy、dream等東西,講述這種issue的故事, emotionally要做到很動人的,但是我覺得這個作品完全沒有emotional vibration的intensity,我完全不能convinced by人物的acting和處理手法。女演員還好,我覺得那個男演員很差,常常躲起來monologue加上很痛苦的表情,我覺得很superficial、很假,我忍受不了這種presentation,不過亦可能是導演direct不到他。

馮:其實我贊成的,奇怪為何會出現這種真田廣之式的演員和那種演技,不過我看這個作品時完全沒有想過精神病的。

譚:其中有一個好一點的shot,影著他在床上,媽媽好像很了解他地那了一卷廁紙放在床上,這個shot有少少感覺的;但是其它例如除衫在街上那些,理論上這些畫面應該很powerful的,但是我覺得沒什麼特別,我投入不到戲中。

余:我就入到戲,我覺得如果不認同演員的話就很難投入的。

譚:不是認同與否的問題,不只是演員方面差,整件事和故事的suffering和pain是什麼呢?怎樣illustrate這些東西呢?我覺得不夠detail,亦都沒有深度。我覺得整個作品中所有人好像很痛苦般,我覺得是over-exaggerate。另外你(馮)提及的point of view,我覺得不是很accurate,亦都不是很特別。

余:我不是太認識精神病,這個作品令我覺得原來這個問題在社會上是嚴重的。而且我以商業片的角度來看這個作品,之前說過那些似有還無的東西是有吸有力的,鏡頭的運用等也不俗,當然演員真的不夠力去deliver,但是他們亦並非專業的。

馮:他是做出了一些suspense的感覺的。

譚:導演是有誠意的,但是眼高手低了,我覺得它太刻意,有點造作,我很想投入,但是我投入不到。

馮:是overdone的。

黃:我都覺得是造作的。

余:它是overdone的。

譚:對我來說,咫步等作品,同這套戲都是same level的,技術我不是很重視的,我覺得sincerity、feeling和emotion最重要。

非顏新份

黃:這個作品頗creativity,不要說execution,因為她execute不到。不過我就喜歡它多過咫步等作品,因為它令我令我有curiosity,會令我思考它講什麼。

譚:她也是我的學生來的,之前我未看過這個作品,我覺得進入不到那個狀態,不知道它做什麼,我覺得她掌握不到。

廁紙

余:玩得幾好,幾好玩,但是只得好玩而已。

馮:後半部份好玩,但是開始時在屋入面的幾場顏色非常不吸引,甚至令人反感,沒有了喜劇應有的感覺。

余:廁所的影像太真實了。

譚:但是我喜歡它的energy,即是作者有衝動和自信,不過問題現在拖得太長。

馮:那是因為它是上年鮮浪潮理工大學的作品,鮮浪潮計劃有長度限制的,而這個作品是剛好fulfill那個片長要求的。

Little Girl Lost

黃:做得不好。

譚:很例牌的東西。

黃:很假,所有關係都不順的。

鄺:Ellen先前覺得這部戲很感動。

余和譚: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黃:可能觸動了她personal的一些事吧。

黑糯米與周媽媽

黃:ok的。

馮:揀選這套作品入圍的原因是它很有趣,小孩與動物同,再加上和合石。

譚:但是經常講鹹鴨蛋,有點沉悶,兒童演得不夠自然,感覺像港台般的電影。

余:媽媽的角色很差。另外有一個很grand的影著棵樹的鏡頭,那個shot跟其它shot是完全格格不入的,顯示出攝影師跟導演的不協調。

馮:這是一個疏忽,但是有趣的是作品全部外景的,全部街景拍,是細路與街景。

譚:不過小朋友不是做得很好,而且不特別。

馮:不知道尾段為什麼要出現一個媽媽的角色。

TAGSPOTTING

譚:中規中距,沒有什麼特別,沒有information帶出,不夠深入。

余:沒有什麼技巧,唯一是題材特別。

黃:是打開電視會看到的節目。

馮:我覺得題目是有獨立性的,它跟電視唯一不同的地方是電視不會這樣拍這個題材的,電視會較多分析性,不知該說是好還是不好,這個作品是沒有分析性的,佢只是present一件事出來。

譚:它嘗試present不同的人對這件事的看法,但是做得不深入。

鄺:接下來大家可以提名一些作品去競逐獎項,大會建議三個獎項的:金獎一個,銀獎一個,Special Mentions一個,不如大家提名三個作品吧。

譚:他.她Tomato School》,還有的可以是可以說是關於愛情, 也可以是關於別的甚麼東西,也可以是廁紙

馮:多一個提名也是可以的。

譚:其實可以只選兩個嗎?

鄺:可以的。

譚:那麼我沒有第三個。

余:Anna《樓上傳來的歌聲》他.她

譚:我也選Anna作為第三個作品吧。

馮:《樓上傳來的歌聲》他.她,未決定第三個,可能是Anna或者Tomato School

黃:三個排名不分先後的,《Tomato School他.她《樓上傳來的歌聲》《廁紙

鮑:Little Girl Lost是不入前三名的,而Anna我覺得聲音很差,我會揀Tomato School《樓上傳來的歌聲》《廁紙

鄺:結果可以說是關於愛情, 也可以是關於別的甚麼東西咫步黑糯米與周媽媽非顏新份廁紙Little Girl Lost都是零票的。現在請各位在AnnaTomato School他.她《樓上傳來的歌聲》《廁紙五套作品中提名金獎,然後可以再作討論和投票。

譚:他.她

余:《樓上傳來的歌聲》

馮:《樓上傳來的歌聲》

鄺:好,有兩個作品被提名金獎,分別是他.她《樓上傳來的歌聲》,大家需要互相游說嗎?

鮑:直接投票吧。

余:我覺得《樓上傳來的歌聲》是很有吸引力的,整體上都不俗,他控制到一個沉悶的故事,很engaging,而且結尾部份女演員走出來時,聽到與聽不到的那一個shot,令我覺得這個導演是可以拍商業片,而我是很鼓勵這些導演的。其實跟他.她的差別對我來說並不大,可能只是一、兩分之差而已。我是鼓勵更多人拍片的,而亦我很希望有人做到好似彭氏兄弟第三般,這是我的看法。

馮:我同意作品本身是很悶的,沒甚新意,但是看得出作者很努力嘗試做很多東西取得平衡,以致沒有跌入那些很港台的模式。其實作品不是老土的,比港台好,我覺得這是它新意。

余:我覺得他在攝影方面有下功夫,都壓到陣的,拍到那種黑暗氣氛,不過當然還有瑕疵!

譚:我覺得不太完整,以這種手法講精神病很表面,acting很造作,很self-conscious,反而不及他.她般奔放和genuine,而且他.她捕捉到那種感覺。

黃:我同意《樓上傳來的歌聲》是造作的,我看時覺得導演是很用心拍,所有東西他都想得很清楚,但是execute出來佢是否成功呢?我不能說他是一個金獎的成功。

譚:他很生硬,我看不到creative和free的感覺,mise-en-scene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别。他營造氣氛是可以做很多東西的,但是他.她局限在一個房間中,作者卻沒有被框著,我覺得她是揮灑自如的,撐握了film language,這是很不錯的,而且這個導演take up了所以的key role,亦都做得好,overall很完整,所有東西包括casting和acting都很自然。

鮑:但是有新意嗎?

譚:新意是我覺得她捕捉到時下年青人的感情,論新意的話,我會buy Tomato School,不過我覺得它未develop得到,可能他是一個architecture學生,又或者他不想做narrative的東西,不過我覺得他的visual sense、用的space、表達的手法等都很interesting,但是因為它太短,又不夠development,所以它拿不到第一,我覺得他可以拿第二。

鮑:我反而覺得無論是他.她或者《樓上傳來的歌聲》拿金獎都差不多,因為兩個都沒什麼特出的地方。我們想表揚的是什麼?

黃:其實我想說,ifva想表揚什麼呢?金獎的設立代表ifva想表揚一種東西的,我覺得這是重點,應該從這個重點出發。如果我們想表揚creativity而不評technique和execution的話,舉例說可能他.她Tomato School根本不能入圍,又舉例可能可以說是關於愛情, 也可以是關於別的甚麼東西才是最好的也說不定。另外如果我們是想揀選導演來拍商業片的話,又會是另一個看法的。

譚:是,那麼大會的focus是什麼?

鄺:開始時亦提及過,我們鼓勵創意和獨立精神,當然內容、技巧、形式都重要的。其實每一屆的評審可以根據那年的combination而有所側重的,例如有一年的亞洲組評審,他們選擇表揚有潛質而大概覺得會繼續創作的導演。

余:其實我們現在一致都認為他.她是好的。

鮑:我反而覺得未必有金獎,因為我覺得今年的作品真的不突出,我覺得第二、三名都可以的,但是金獎真的沒有一個突出的作品。

譚:過往有什麼作品拿過金獎?

鄺:今年跟往年是不能比較的...因為是不同的pool。

余:是,我覺得不應跟往年的比較。

譚:遺珠入面有沒有好的作品?

鮑:我覺得今年是平均地弱的。

馮:今年創意上是弱的,而作品分了兩類,一類是technically好的,另一類是technically不好的,創意就大家都差不多。

余:我第一年做評審,覺得水準ok,因為他們不是專業來的。

鮑:你說他.她是年輕人,但是這是不會加分的,不過如果你說它有一個新鮮的角度,不是主流地新鮮的角度,那就會加分了。

黃:我覺得他.她是屬於主流的。

譚:它是主流,但是又不完全屈服於主流下,主流是不會如此處理愛情的。

余:她夠膽夠力的了,會是Before Sunset Before Sunrise那種。

譚:我覺得它最好的地方是很at ease,不覺得生硬,有energy,這是難得的。

余:我覺得沒必要從缺金獎。

譚:我覺得應該有金獎的。

黃:我沒有意見。

馮:我沒有意見,金獎從缺與否是兩難的。

鮑:因為我覺得應該要反映一下今年的水平的。

譚:可以positive一點,從encouragement的角度去看。從創作角度去看,他.她已經很好的了。批評是很容易的,但是當你製作時,是有很多難度的。沒有資源,只得一個這樣的空間,但是它做到at ease的,比較其它作品不覺得造作,而且是完整的,看得出她能夠控制到所有的key包括casting等。作為一個filmmaker,我們看到她的potential並加以鼓勵,希望她第二套會繼續develop。

鄺:不如我們投票吧:分別是他.她《樓上傳來的歌聲》

(投票:他.她《樓上傳來的歌聲》,四對一)

鄺:好,投票結果今年的金獎是他.她,銀獎是《樓上傳來的歌聲》嗎?

譚:我覺得是Tomato School

鮑:我認同。

鄺:除了Tomato School之外,還有銀獎的提名嗎?

余:《樓上傳來的歌聲》

鄺:大家覺得雙銀還是二選一?投票吧!

黃:我可以不投票嗎?

鮑:其實是兩個類型來的,很難比較。

黃:因為Tomato School真的很不同。

譚:你棄權的話,即是雙銀的了。

馮:我動議雙銀。

余:我ok。

黃:雙銀吧。

鮑:我ok的。

譚:老實說,Tomato School是短了點的。

鄺:好,到提名Special Mentions了。

余:Anna

黃:《廁紙》

馮:兩個都拿銀獎。

余:我都覺得兩個。

鮑:是可以兩個的。

譚:是否太多了?

黃:投票吧。

鮑:其實我覺得Tomato School是完整的,它講述day and night的廿四小時,對他來講是完結的。

黃:但是我們覺得不足夠。

譚:可惜。

鮑:其實我覺得可以有兩個Special Mentions的。

馮:我贊成選Anna,因為它的獨立精神比《廁紙》強很多,《廁紙》未必符合獨立精神的方面。

譚:我也是選擇Anna

余:我覺得一個Special Mentions,《廁紙》的創意是不夠的。

馮:像是九巴廣告般。

鄺:可以給一些general的意見今年的參賽者嗎?

譚:可以有創意一點。

余:應該嚴謹一些,不要重拍見過的畫面,可以受人影響,但是不要copy。

譚:我希望可以看一套以Tomato School的form of presentation來製作的長片。

鮑:只有Peter Greenaway才能做到的。

譚:可惜Tomato School》develop不夠。
置頂

 

 

 

第十二屆ifva「青少年組」第二輪評審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曾國祥(曾)、潘達培(潘)、鄧鍵一(鄧)、陳浩峰(陳)、PixelToy(PixelToy)
大會代表:鄺珮詩(鄺)、文卓怡(文)

 

鄺:首先感謝五位擔任第十二屆ifva青少年組的評審。今日會議最主要的目的是揀選今屆青少
年組的獎項。於十二月尾的第一輪評審中,由於三位評審覺得今年水準十分好,所以於六十多個作品中揀選了這十五部作品入圍。至於今日的程序,建議大家十五套作品逐一給予評語,然後第二輪提名作品角逐獎項,再經過投票和討論決定獎項得主。如果大家對於這個程序沒有問題的話,請開始隨便發言。

曾:我覺得《仲夏戲味》的技術和剪接都很成熟,但是太青春肥皂劇了,十分缺乏個人風格。

潘:我同意。不過首先要申報利益,我之前跟這個女導演傾談過,知道她很喜歡港產片和矢志要
拍港產片的。她吸收了很多港產片,將港產片的東西放在自己的作品中運用,所以《仲夏戲味》很有港產片的影子。

曾:我感受到她很花心機拍片。

陳:其實我不是很熟識電影的,可以講解一下何謂「很港產片」?

潘:其實她上年的參賽作品《0 Budget》更為誇張的,那套是很好笑的,而今次的作品則看到一
個進步,不過有點Y2K的感覺。但是講回上次好像又不太公平。

曾:即是一班年青人玩樂,嘻嘻哈哈,很嘈吵般,但當要處理感情位時卻顯得比較兒戲,不夠認
真。這個作品是講男女同性戀的,是一些很serious的東西,但是他們用了一種很輕浮、很兒嬉的方法表達,這一種可能就是所謂的「很港產片」了。

陳:其實這是否跟他們年齡和經驗有關呢?或者是跟演員投入與否和導演能否令演員投入的問題
有關呢?

潘:其實會的,正如我剛才所說,她很喜歡港產片,所以很多reference都是來自港產片的,以
致作品自然流露了港產片的東西。不過她上次的作品更甚,是重抄很多港產片的場面,那是嘲笑式的,玩味著不同的東西。今次的作品所有東西都很順暢、很smooth,講的故事都很順,頗完整的。其實對比其它劇本,這個幾完整的了。

曾:是,都算是完整的。

潘:齊備所有元素的。而拍攝方面,有些鏡頭都幾fresh。

曾:穩陣的。

潘:走廊走出來的那幕幾fresh,不過對白如「佢痴左線呀」就真的很港產片。

鄧:很是中學同學的對白。我覺得故事是工整的,至於對同性戀的處理輕浮,我反而覺得是因為
她太多心了。她想拍戲劇的同時,又想涉及同性戀的東西,她在這一方面捉不到平衡。或者因為她想講太多東西,所以有點甩漏,這無可否認跟她的年紀有關,不過我對於其故事是否很工整是有點保留的。

潘:不過對於這個作品,最深刻的印象是來自一班很喜歡拍片的人釋放出來的能量,他們一班人
拍片,可能有點copycat,但是那股能量很強,很impressive。

鄧:感覺到他們拍的時候是很開心的。

PixelToy:這是我們看的第一個作品。對我來說,整個production比想像中好得多,另外你們提
及的劇本、演員等,我覺得已經是above standard了,亦看得出有部分演員是很落力去投入角色的。Eric說她很喜歡港產片,我會覺得其實她會否正在嘗試著另一種類型的港產片呢?

潘:有可能的。

PixelToy:在她的作品中會看到一個很模糊的轉折位,她想做一些很fresh、很青春的港產片之
餘,又想有些笑位,可能這種交替令到她失了輕重,有點lost的感覺。

陳:在中段有些地方很模糊,究竟她是想留有空間給觀眾想像,還是純綷只是嬉戲呢?我覺得她
想平衡但又平衡不了般。

PixelToy:是,令她有些失去平衡。但是作品由頭到尾會看到開始、起伏,然後結尾,我覺得她
已經做到一件很完整的事了。

曾:她很喜歡星爺的嗎?

潘:她喜歡得不得了。我猜她能背出很多港產片,尤其是星爺的。

鄺:上年她重拍了很多港產片的片段,都是由她自己和這班演員演繹的。

潘:已經有一個班底了。

鄺:下一套是《同流》

潘:又要申報一下利益,我亦曾經訪問過這套的導演。

曾:有些東西我看了兩次也看不明白,究竟為什麼要殺那個戴眼鏡的男生呢?因為他偷了他的銀包?

PixelToy:這個到最後也沒有解釋的。

曾:之後有個shot是講他們的童年的。

PixelToy:即是他們本身有牙齒印的。

曾:我就是想知道他們是否童年時已跟戴眼鏡的男生發生過些什麼事呢?

潘:應該是之前有轇葛的。

曾:我覺得訊息不清晰。

PixelToy:我覺得問題出於三個男主角的外型太相似了。

曾:是,第一次看時要rewind去看清楚的。

PixelToy:這是個很大的問題,或者是資源有限吧,只有這三個人,沒有別的選擇。

曾:其實其中一人肯除下眼鏡的話會更好的。

PixelToy:是,或者不要同時穿格仔衫。

(眾笑)

曾:其實為什麼那個terrorist會知道另外兩個是有牙齒印的呢?

潘:並沒有作出解釋的。

PixelToy:是,沒有解釋。

曾:可能我太logical去想了,其實他將時空調來調去,structure和剪接是很好的。

潘:他的野心很大,我覺得有點失色的地方是他於作品開段不能排好那三個人、三條線,所以令
劇情到後尾才出現,但是到尾段出的時候已經開始亂了。

曾:其實原因在片的尾段才出現是沒有問題的,我覺得要注意的是這個作品的尾段不能satisfy
事件,究竟發生什麼事?譬如terrorist跟另外兩個男主角有什麼關係?satisfy不了。

潘:我看了它的作品簡介,更加覺得他的故事不夠清楚、有些亂,所以到尾段那三個角色就不夠
出了。旁觀者、受害者和一個所謂的強者,作者描述的方法令整件事唔出,去到尾段誰是旁觀者、受害者、強者是全部swap了的,整個swap因為沒有了前面的establish,雖然中段時follow到,但是因為開段的部份沒有establish,所以令到尾段差了。

PixelToy:他好像想用很多西片的敍事手法,但是卻犧牲了前面的節奏;他想倒敍,想將所有東
西推到最後才開始,但是他忽略了倒敍是需要有伏線的。

潘:青少年組就是這樣的了,given他是一個中五的學生,你就會覺得算吧,已經很好的了,拍到一個如此abstract的故事。

曾:其實作品是剪得不俗的,而且他是十五個作品中音樂做得最好的,他有sound effect,其他
作品大多沒有留意聲的部份,而且他是跟著揀選的的音樂去剪的,節奏感很好。

PixelToy:是,我在評語中都有提及到,看出有花心機去做聲音部份的。

鄧:技巧是很好的,問題是他想去做一些很大的課題,但是handle不到。

曾:我反而覺得不是,我覺得他是未想清楚故事的logic和所有的伏線就去拍,其實如果他花多點時間去想清楚整個故事和人物的關係,我覺得他絕對handle到這個故事的。

PixelToy:我覺得課題上他是講到他想講的東西的。

潘:是,ok的。

PixelToy:只是要注意情節和細節。

潘:因為現在我們會問銀包是屬於誰的。

(眾笑)

PixelToy:而且銀包的作用是什麼。

陳:可能只差幾個shot就可以解釋所有的問號。

潘:其實如果有個tight點的鏡頭,令觀眾認得幾個主角的樣貎會更好的。

曾:其實由銀包開始至ending部份應該是一個現實式來的,之後好像24的部份才是倒敍。
講述一起去對付仇人,其實已經plan了去跌銀包和袋給仇人執到,那一段所有都是現實,是present tense。

PixelToy:即是present tense和past tense其實是可以分開的。

鄺:下一套是Dejavu

曾:我很鍾意這個作品,我覺得它的texture很好看。

PixelToy:是,texture很好看。

曾:他是用什麼機拍的?

潘:DC。

PixelToy:數碼相機。

曾:它的texture很配合故事,感覺很personal。

陳:有些光影處理得幾好。

曾:其實很岩井的,很像《花與愛麗絲》。

潘:Dejavu即是法文歌那套?

曾:是日本歌手唱法文的。

PixelToy:好像是Mondialito來的。

曾:他揀得很好。

潘:這首歌很好,否則ifva也不會剪來做trailer了。我覺得那個夢境很好,visually很有potential,
這是眾多作品中我覺得visually最有potential的,但是它現實那些部份像斷開了般,原本看著那些網和花等畫面時,是很有expectation的。

曾:其實我覺得最大問題是endling部份,因為我覺得無需要死的。

陳:破壞了。

PixelToy:你不會明白少女心事的了。我覺得是浪費了預知能力的東西,原本很有expectation,
覺得這個題材很好玩,故事可以寫得很有趣的,但是去到結尾又變回少女心事。

潘:另外讀白像唸書般,不知道是否故意這樣的,但是讀好點會更好。

曾:很沒感情,起初聽時我覺得很難聽,但是聽慣了又覺得ok,很舒服。

潘:對於它的夢境,直至今天我還記得。

PixelToy:是,我也記得的。

潘:這個作者再拍的話,只要繼續發展他的強項,下一個作品是令人期待的。

鄺:下一套是《不思議》

PixelToy:大製作來的。

陳:大電影呀。

PixelToy:真的不知道他們怎樣製作出來的。

鄧:專業製作。

鄺:他們聲稱是自己拍的。

陳:那些顏色是否要用很多lens的?

曾:這都可以在後期做,不是太難的。

陳:但是拍時是否需要特別打燈呢?

PixelToy:我覺得他有打燈的。

曾:他打了青燈。

PixelToy:學生製作有打燈已經很犀利了。

陳:他打青燈後不會令作品變得很八十年代的港產片。

PixelToy:是,他是懂得打燈的。

曾:而且他將氣氛處理得很好,真的有陰森的氣氛。

鄧:看時真的有驚的。

PixelToy:我也是。

曾:不過我覺得這個作品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演員的演出很不認真,完全不入戲,這是導
演需要下點心機的地方...

潘:即是directing。

曾:是,我覺得所有分鏡和剪接都做得很好的,亦營造到氣氛,但是演員無論在講對白還是在表
情演繹上都不夠convincing。

潘:其實另一個歸咎於導演的問題,是講故事和交代劇情時像教育電視般將所有東西解釋出來,
如果是導演的話,應該可以用另一些方法,而不用這樣將所有東西講出來,變得空有一個很好的拍攝技巧,但是direct時,處理不到什麼東西要,什麼東西不要。

陳:是,中段很多對白的部份真的很像教育電視的。

潘:他要將所有東西解釋一次。

曾:而且那把聲音和說話的腔調都很似。

PixelToy:他是不是想做《金田一》那種片?

曾:應該是。

潘:可能那是他的reference。

PixelToy:其實那是很難handle的,很易出事,因為要做到convincing,要交到戲出來。

潘:這個亦可能是劇本問題,開了一個這樣的劇本,導演可能不懂得去完成。

曾:其實他的劇本是很兒嬉的。

PixelToy:可能他根據他看過的類型去寫。

鄧:可能是看完整套《金田一》去寫。

潘:如果有一個攝影獎的話,這個是有機會角逐的。

文:不過作者在討論會中說他沒有看過日本的驚憟片或者《金田一》,最多只是看過漫畫而已。

PixelToy:漫畫已經exactly是這個模式的,所以他容許有這種讀白的出現,漫畫正是全部以文
字來交待的。

文:而且他們是第一次拍片的。

陳:但是整team都很豐富,後期亦做到很好。

PixelToy:他們有很多人的。如果所有人都是第一次拍片的話,真的很驚人。

曾:無論是拍和剪都不似是第一次拍片的。

潘:可能有導師指導或者有校園電視台支援的。

鄺:下一套是《城市交響曲》

潘:他有出席討論會嗎?他有沒有看過Baraka

文:他沒有提及到。

潘:因為他的shot真的很像Baraka。但是他Baraka的shot跟另一些影著腳的shot是斷開的。

曾:其實這類型作品是很難拍的,要用城市的人和物去編輯出一個節奏,但是城市的節奏是很難
做的。

潘:其實Baraka快鏡的城市shot是很靚的,很powerful,但是跟影著腳的畫面,是欠缺一個link,如果連接到會更好。我的建議是,對腳out focus在那些強勁的畫面中,或許這是其中一種solution。

陳:影著腳的片段沒有節奏感的,相對城市的畫面,節奏感掌握得靈活點。

潘:現在有點各顧各的感覺。

鄺:還有其他意見嗎?那麼下一套是《放榜》

潘:我很喜歡這個作品,可能因為我是拍紀錄片的。

陳:這類紀錄片在青少年組中是較少的嗎?

鄺:紀錄片有好多,但是拍出這種水準的比較少。

陳::我看到中段時,真的有點心驚膽顫,另外只得兩個被訪者,有點失落。

(眾笑)

潘:兩個已經如此有震撼力了。

陳:雖然是紀錄片,但是中段有很多主觀的鏡頭,令我看時內心跟著片中的現實去跳。

潘:其實這是因為他的camera很貼,而且他們將那三日怎樣分幾隊crew去追等都安排得很好。
拍紀錄片的都希望camera可以很貼case,即是貼近那個世界。我們幾十歲拍關於會考的紀錄片,又或者電視台派隊crew入學校拍,拍出來的感覺是不會貼的,因為他們是那一脫的年青人,他們很清楚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很有那種synchronize的感覺,所以拍到很貼。亦因為這種貼近的感覺,緊貼得像是進入了那個世界,令我們看時會心跳,令我們覺得很powerful,這是很難得的。

陳:那個難可能是在於怎樣取得camera跟被拍者之間的那份信任,即是他願意在心情跌盪時被
人用camera拍,這是insider才能拍到的。

PixelToy:真的是他們才能做到的,他們exist在那個世界,互相都是朋友般,如果有大人在場
的話,他們不會在這個狀態的了。

潘:什麼檔案或者鏗鏘集等,都一定拍不到這個水準的。

曾:完全感覺不到那兩個女同學對鏡頭有陌生感存在,她們完全很自然的。

陳:找的士的那一部份...

PixelToy:是,看到他滿頭大汗的...

陳:另外等那三節時間的部份...

曾:很好看。

潘:另外opening的部份不是hand take的,即不是ad hoc地選那個地方拍的,看清楚的話會
覺得他是專登揀那個位的,他們在前面說話,而後面就見到家長們不斷拿單張,聲音剛好收到而又不會收到後面的聲音。他們連這些details都照顧到,是很有planning的。

鄧:那個訪問是否放榜之前好一段時間已經做的呢?

潘:那個訪問應該是放榜前一兩日的家長座談會,輔導家長們放榜時會有什麼事發生和有什麼要
準備等等,而他們就在前景說話,講及會考有多嚴重和有多需要準備,而後景拍著家長不斷拿單張的情景,是給予information的,但又不會太搶鏡,所以很好看,我覺得我的同事都應該拿來看。

(眾笑)

潘:其實我曾經suggest APA的學生看這個作品的,尤其是要拍紀錄片的那班學生。有時紀錄
片是需要很長時間的,但是像這個作品的類型真的三日可以拍完,但是三日是否代表只需很簡單的功夫呢?不是的,是更需要planning。《放榜》對整件事的research做得好好,要有research才可以plan到拍攝得這樣好的,可以看到原來三日也可以拍到很好的東西的。

PixelToy:我記得有個鏡頭跟著他們一路行一路做訪問,我覺得這個shot是不會在一般的紀錄
片看到的, interviewer和interviewee很close,這給我很大的impact。

鄺:好,下一套是《失樂園》

曾:看完後我有點擔心這位導演。

潘:怕他有事?

(眾笑)

陳:他不斷回憶過去的事,但是卻沒有reference現實的情況,沒有對照,令我只能感受到他對
回憶的沉溺。

曾:他有兩個地方的意境是很利害的。首先有一場是擁抱媽媽的,而現實他撲空了,那個跌低的姿勢很好看;第二個是他跟自己的童年擁抱,很犀利。但是我真的有點擔心他,我覺得他是有自殺傾向的人。

潘:我嫌他的文字太多。

曾:而且全部出界,這是他沒有留意的東西。

潘:其實他的畫面是強的,如果減少一些東西,讓畫面去表達會更好。

曾:有些是八米厘的片段嗎?還是扮八米厘的?

潘:不知道,應該是DV而已。

鄺:還有其他補充嗎?那麼下一套是《靚仔無心肝》

陳:他的靚仔跟醜角的定義不是太清晰,選角上沒有一個有說服力的演員。

潘:找《仲夏戲味》那個來演會好點。

鄧:蘇英俊。

(眾笑)

PixelToy:是,那個好點,不過那個外型太好人了,太nice。

鄧:我選這個作品是因為他的卡通化很可愛,每次看我都會笑,而且整套作品的動作都很誇張。
我覺得很多時其他作品最遜色的是演員的演技,當這個作者用喜劇的手法來處理,誇張了之後又覺得幾理想。

鄺:沒有補充的話,下一套是《呼喚》

PixelToy:我真的在評語中寫了韓片和MV的,我對這類作品嗤之以鼻的。

(眾笑)

曾:太多了。

潘:現在看回我寫的評語,原來都幾harsh的,因為我評它的音樂太濫,有餐廳音樂的感覺。

曾:甚至他的大橋都是很韓劇的橋段。

潘:有些濫情。

陳:他連洗碗都穿著那件衫...

(眾笑)

潘:唯一我覺得女主角是落力演出的,奈何那些餐廳音樂,我覺得作者少看點韓劇會更好。

《時下青年》

曾:我幾欣賞他想講的message,另外他用了hip hop、MV、黑人電影的手法來諷刺時下青年
對流行文化的態度,我覺得幾值得鼓勵。

PixelToy:是,有人想做這種事情是很好的,值得鼓勵的。

曾:雖然拍攝是比較green,不過是值得鼓勵的。

潘:他有補交一個好點的版本嗎?因為現在的版本compress得太利害了,起格的問題很嚴重,
不過應該歸咎於他學校的那個technician,其實有少少影響了他的作品的。

《迷》

曾:我有一個很想問的問題,究竟它的英文片名是Lose還是Lost呢?如果它的英文片名是Lose,那麼中文片名是否應該叫《輸》而不是《迷》呢?

眾人:應該是Lost

曾:如果是Lost的話,它連片名也出錯,是一個很大的mistake。

陳:是,它在片頭時出了Lose的。

PixelToy:串錯字,令到我們很Lost了。

(眾笑)

曾:不過其實我很喜歡這個作品的,我覺得很卡夫卡。

陳:全部自己拍自己。

曾:一個POV手法。

陳:我很喜歡他玩鏈,玩刀、玩自插等,很多都在其他作品出現過,不過他玩出一個自己的節奏。

曾:我最喜歡的是他製造了一個很超現實的空間出來。

PixelToy:而那個空間是說著自己的,是很難做的。

曾:如果你有看他的故事大綱的話,其實他想講的東西是比較抽象的。

陳:他影像上的表達是比文字描述更豐富的。

潘:我嫌他玩得太長時間,以致到尾段時,原本很大的壓迫感,因為太耐了,大家都習慣了,所以作品再短點會更好。

PixelToy:其實它講來講去都是同一樣東西。

潘:不過這個是通病來的,自己看自己的作品一定不會覺得長的。

《神愛》

PixelToy:我覺得剪接ok的。

潘:Technical上,剪接和畫面都頗不俗的,簡簡單單,鏡頭很快就表達到訊息。

曾:開頭女孩子的close-up,再到intercut的那些畫面是很好看的。

潘:他的畫面感覺幾強,很touch。

曾:在座有Christian嗎?我自己有一個不知應否帶著的態度和心態去批評這個作品。所有作品
我都沒有看故事大綱的,因為想fresh點去看,我起初不知道這個作品是講神的,看到後尾說著神愛世人的訊息時,我有一種就像看鬼片或者懸疑片到最尾出了一個很爛的結局的那種感覺。我覺得作品拍得不錯的,處理得亦很好,,但是到最後卻出了一個很官方的說法,我看不到他有一個自己個人的voice,一個好authentic屬於他自己的voice,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陳:我反而不會理會作者是否代表自己的宗教去帶出什麼訊息。但是看結尾部份,作者正義凜然
的卻用了那些符號代表愛,有些陳腔濫調,反而令我不會相信作者所說。

曾:其實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我覺得要對自己宗教有個人或者獨特點的看法。

鄧:其實如果沒有最尾的字而選擇留白,由觀眾自己去理解那些手代表什麼意思的話,已經很足
夠。

潘:不過這是通病來的。

PixelToy:我覺得這方面是值得原諒的,因為他們不懂得留白讓人有空間思考,覺得要講出來才
算是完整。至於陳腔濫調,可能是因為他們只懂得處理負面的東西,當處理正面的東西時,他們就只懂reference陳腔濫調的東西,因為他們不知道還有什麼別的手法。正面的東西對他們來說是很死板的,沒有灰色地帶的,反而處理負面的東西時空間會很大,所以他們處理正和反的時侯會失色了。

陳:這跟他們的學習環境有關。

PixelToy:是,我們一向給他們的訊息是灰可以有很多種,但是對的東西就只有一種而已,這是
一個問題來的。

陳:而且好的東西只得一種講法。

PixelToy:是。

潘:我覺得這亦是一個學習和選擇的問題,我都看過一些不是這樣的宗教片,可能這一刻他們只
知道這種處理方法,又或者這樣去講神。

曾:其實有很多宗教片是很好看的,無論到最後你信不信神,它都會啟發你很多問題的。

潘:我看過一套香港天主教的宗教片,整個作品都沒有quote過一句經文,但是它卻談到一些關
於神的有趣東西,我覺得ok的,拍的人亦是年青人來的。

PixelToy:可能需要放映這些作品給他們看。

《俄羅立瑛》

PixelToy:我忘記了作品名字背後的理由?

曾:立瑛是他的女兒,作名第一個flip card的文字橫讀每句的第一個字就是片名來的。

PixelToy:起初看到作品的名字時以為是funky的作品,但是原來的很serious的。

曾:我想問那幾行字是在也許那篇詩quote出來的嗎?

PixelToy:不是。

潘:他自己寫的。

曾:看到這個作品,我是感動的,難得年青人還會對詩歌有興趣,將詩句影像化,是非常值得鼓
勵的事。

鄺:其實他們是為一個關於文學與影像的比賽而拍的。我問過他們為何選擇也許這首詩,他們說因為那是Form 5其中一篇課文,而且他們很喜歡,所以選用了。

曾:有很多shot都拍得很有意境的,而且跟詩的感覺很配合,感覺不會太過造作。

潘:我看時有點驚喜的,因為文字入去影像是很艱難的,他們夠膽嘗試,而且execute得好好。

曾:那個唸詩的人唸得很舒服。

潘:作品的visual很雕琢。

曾:所以我有少少懷疑攝影師不是年青人來的。

潘:我都想知,因為framing做得很好。

I Think I

曾:這是十五套作品中,演員做得最好的,兩個演員都做得很好,很自然。

潘:場景一流,很想看看是什麼地方來的。

曾:我覺得這套作品真的沒什麼東西需要討論,他們已經很成熟了,繼續拍吧!

《透視葵青》

潘:這個頗好玩的。

陳:好像每區也需要有一套般。

(眾笑)

陳:他好像真的正做著一些關於社區的research,然後用自己鍾意的手法去創作。

曾:很喜歡那個街市菜價格。

陳:他還要調較好位置,在電視前報新聞。

曾:剛好遮蓋著報導員的身形的。

(眾笑)

鄺:還有其它意見嗎?沒有的話可以進入第二個環節,大家提名一些可以獲獎的作品。不如現在逐位評審提名吧。

潘:《仲夏戲味》《同流》Dejavu《放榜》《俄羅立瑛》I Think I

鄧:《仲夏戲味》《同流》《放榜》《迷》《俄羅立瑛》I Think I

PixelToy:《仲夏戲味》《同流》Dejavu《放榜》I Think I《透視葵青》

曾:《同流》Dejavu《放榜》《俄羅立瑛》I Think I

陳:《仲夏戲味》《同流》《放榜》《俄羅立瑛》《透視葵青》

鄺:《不思議》《城市交響曲》《失樂園》《靚仔無心肝》《呼喚》《時下青年》《神愛》都是零票的。那麼一共有八套被提名的作品,不如大家開始提名金獎作品吧。

潘:《放榜》

曾:I Think I

鄺:好,還有嗎?

曾:我覺得《俄羅立瑛》應該是特別獎。

鄺:沒有其它的話,我們有兩套金獎提名,大家可以討論一下,或者互相游說。

曾:不如投票吧。

(投票:《放榜》四票,I Think I一票)

鄺:好,結果《放榜》是金獎。

鄺:那麼銀獎有什麼提名?

鄧:《俄羅立瑛》

曾:我提名I Think I

PixelToy:我想問可以有兩個銀獎的嗎?

鄺:可以,獎金會按比例分配。還有提名嗎?

曾:其實Dejavu都很好的,不過我已經提名I Think I了。

PixelToy:我提名《同流》,另外我建議有兩個銀獎。

鄧:可以有兩個銀獎的。

潘:我接受兩個銀獎,三個太多了。

鄺:那麼請大家於《同流》《俄羅立瑛》I Think I中投兩票選出銀獎作品

(投票)

鄺:好,結果銀獎是《俄羅立瑛》I Think I。接著是Special Mentions,大會建議數目為三個。Special Mentions的意義是以獎項鼓勵參賽者。現在有五個作品:《仲夏戲味》《同流》Dejavu《迷》《透視葵青》

曾:Dejavu

潘:很有趣,其實《同流》《放榜》都有五票的,但是《同流》end-up得不到金、銀獎。

陳:大家心目中有個次序的。

潘:大家都set了它只能去到某一個位。

PixelToy:我提名《透視葵青》

潘:我提名《同流》

鄧:我提名《仲夏戲味》。其實視乎大家覺得可以有多少個表揚獎,否則可以加入《迷》的。

PixelToy:其實如果目的是鼓勵的話,真的不介意有五個特別表揚獎的,因為鼓勵的說話是不嫌
多的,我們的purpose就是要鼓勵他們繼續拍片,既然這五個作品都有它的好處的話,而這個獎項設立的目的又如此明顯,何不五個都得獎呢?!

曾:我贊成。

潘:我ok的。因為我們是在十五個作品中揀選出來的,現在已篩選了一半了。

鄧:而且這八套片囊括了不同類型的作品。

PixelToy:這個outcome不錯。

鄺:好,那麼今年的結果是金獎由《放榜》奪得,而銀獎有兩個,分別是《俄羅立瑛》I Think
I。而Special Mentions就有五個作品,分別是《仲夏戲味》《同流》Dejavu《迷》《透視葵青》。最後,大家對於今年這個組品或者這個比賽有什麼comment?

潘:其實有什麼方法可以screen走那些老師插手太多的作品呢?

陳:其實這個現象是否很明顯的?

潘:上年是十分明顯的。其實ifva是希望同學自己去拍的,但是真的不懂得有什麼方法可以令到老師不要插手太多,讓同學自己拍。So far今次揀選出來的,我對《俄羅立瑛》有點保留的。另外《仲夏戲味》我亦有所保留,因為那個filming令我懷疑背後是否有人幫手的,當然有時導演不懂得拍攝,於是找個experienced的cameraman來拍是ok的,但是要知道誰的influence較大。

曾:我認同,不過真的很難分辨。

鄺:其實我們都不想老師的干預太多,幸好今年的作品有他們那個年代的東西。

潘:聽到一些 voice。

鄺:但是我們很難要人在填寫參加表格是列明是否有老師的參與,我們是控制不了老師和學校參
與程度的。

PixelToy:現在regulation有提到嗎?

鄺:沒有的。

陳:其實很難避免的,只可以從作品表現出來的東西去看。

PixelToy:但是這是不公平的,因為假若他真的以自己的能力去做,而我們卻以一個很standard
的看法去覺得他無可能做到,是很不公平。

潘:對,或者我們對《俄羅立瑛》不公平,可能那個cameraman在未來會像關本良般出色的,
不足為奇的。

鄺:有沒有什麼general的現象可以讓參賽者參考?以上年為例,評審覺得參賽者濫用文字,他
們prefer用字instead of影像去講故事,今年有否這些意見?

眾說:都有的。

PixelToy:我先講吧。譬如講對白方面,收音這些technical的問題就不說了,沒有technique
或者無聲氣的都不重要了,但是演員連說話清楚都未達到而導演又收貨的,就是最大問題,這都反映出他們不著重聲音,只集中於影像方面。有時就算剪接出色的作品,聲音處理方面也是被忽略的,而聲音其實是能夠幫助表達的。就像我跟Eric到中學教拍片,同學們上堂時是可以做到那些音樂的功課的,但是當要將所有東西combine的時候,他們就會忘記聲音的了。其實現在有很多很容易的工具可以幫他們處理聲音的,希望他們能留意這一點。

曾:好贊成。

潘:而且音樂太濫了。

PixelToy:是,很MV,看到頭都痛。

曾:聲音跟影像其實可以是兩個獨立的創作,不要將聲音看作是輔助畫面的東西,其實就算聲音
跟畫面有一個contrast也可以有著不同意思的,這個亦是香港電影一直忽略的東西,一直未做好的,可能遺傳到年青人身上了.

(眾笑)

潘:另外仍然有文字的問題,他們不相信畫面可以講故事,當他們想講清楚事件時,就會自然的
加上文字而不夠膽運用影像。

鄺:其實《同流》也有這個問題的,幸好他的文字與劇情有關係。

PixelToy:而且他肯用音樂,用聲音幫助他的表達,凡而令作品更全面。另外我覺得他們不敢留
空間予觀眾思考。

潘:就像《俄羅立瑛》,它有很多文字的,但是它的文字是有purpose的,跟主題配合,所以就
另當別論,但是別的作品很多都有太多字了。

鄧:除了文字外,我覺得今屆的技術提升了很多,剪接和分鏡都做得不俗,但是卻不太著重劇本,
例如《仲夏戲味》,一個很短的作品卻有兩條線的,其實在故事的establishment可以深化多點。《同流》也是一樣,他們很想別人感受到剪接的凌厲,但是卻明顯地忽略了故事。

曾:而且很多時看得出作者想不到故事怎樣發展下去時,就會跌進一個很商業片的模式和故事架
構來了結事件,很多時都是因為出於一個方便,懶得再去想別的處理方法,例如Dejavu,其實結局是無需要死的。

潘:不過Dejavu是值得特別表揚它的拍攝的,它在畫面上的creative是所有之冠,是很好
的,不過到尾的部份就真的有點可惜。

PixelToy:其實可否在獎項上列明它們得獎的原因呢?

鄺:其實可以的,大家可以分別講出這五個作品值得表揚的地方。不如先談《仲夏戲味》吧。

潘:表揚她的原因,是想她keep著這股energy。

曾:感覺到她很喜歡拍片,這是touching的。就是因為知道這個同學十分俾心機,所以應該建
議她看多點其它的作品,視野不要太窄的只限於港產片,吸收多點其它東西會有幫助。

潘:港產片都有出色的作品的。

曾:是,不是說港產片一定不好,只是除了港產片外,還可以看其它東西。

鄺:好,《同流》

曾:他對剪接和故事架構都有一定的認識,節奏都很好。

潘:相比他的第一個作品,今次是一個很大膽的跳躍,由第一個短短的講述學生困局的作品,到
這個從三個perspectives去講一個故事,我覺得是一個很大的進步。雖然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是看到他之前和之後的發展,是值得為他鼓掌的。

鄺:下一套是《迷》

鄧:我很喜歡它的感覺,鐵鏈配鋼板地,他對符號敏感度很強,很懂得運用符號去帶出他的感覺,
不用說話,影像已經足夠。

PixelToy:他是最利用影像的一個作品。

鄺:下一套是《透視葵青》

PixelToy:我很buy這套戲的,充滿玩味。因為小朋友總是喜歡扮大人或者扮一些很pro的人,他們夠膽做自己覺得有型、有趣、好玩的東西。

曾:夠cam,玩genre,我鍾意。

鄺:請問它跟《靚仔無心肝》的分別在於什麼呢?

陳:它execute時,好像怎樣揀選畫面、怎樣將周圍的東西砌在一起,都是跟別人不同的。

PixelToy:他很original。

潘:我覺得這個很有獨立精神。

陳:他是唯一一個對社區有敏感度的。

 

 

 

 

第十三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會議紀錄

 

第十三屆ifva 動畫組獎項評選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
五斗米 (R5)﹑盧子英 (NL)﹑黃英 (WY)﹑溫紹倫(AW)﹑楊守能 (VY)

ifva 代表:
Bobo LEE (B), Mickey CHOI (MC)

《左右》
R5:優點是觀察細膩,發掘到左撇子面對的問題,雖然我不是左撇子,但有好些地方讓我很有共鳴,想起兒時遇過的問題。但好幾部作品都有同一個問題就是動畫上,對動作的表現未能突顯出動畫的特質,傾向關節性的動作。整體上視覺設計很好,但它的主題十分個人,我作為一個觀眾從中得知用左右手的分別,但未必有很大認同感,很難投入其中。

NL:整體的視覺設計很好,那個像鏡面的設計,很舒服和簡單,一看畫面已有對比的感覺,是它的一大特色。色彩運用得也很好,淡淡的鮮色。它是一部宣傳片,主題就要講出左右的分別,它是成功地表達到的。但動作是比較簡單、平面。這個題材而言動作不需要很激烈,也配合得宜,但同時沒有突破的地方。但作為宣傳片是做到效果的。

WY:我的感覺跟大家差不多。動畫比較弱,缺少生命力和感染力,她只是說出了議題。設計上是還可以的。

AW:我頗喜歡《左右》,作為一部非商業動畫它是聰明的,用低成本也能入圍,表現出她的能力。相比有些作品成本很高,用了很多人手。它的創意在於懂得運用鏡頭,避開高成本的製作,表達到美術的感覺,單簡但能令人留印象。我欣賞這個作品,很女性、很細膩。我喜歡。只是她的動畫能力比其他作品弱。不一定是做不到,可能是避開成本和時間。她懂得展示強項,隱藏弱項。

VY:各位的意見有好有壞。我覺得你們都對,但比較是難的,動作方面我想它都是用 Flash做,可以做得更好。它用了簡單的左右,整套片都是這樣,是省力的,一個角度,但我希望能看到多一些、看到驚喜。但其技巧就像比Powerpoint好一點,像一個工具表達了知識,但局限頗多,表達不了感覺。用這樣的成本做到這樣是不容易,但若比較起來,其他作品會更優勝。

 

童年.人生

R5:整體的美術設計很好,每一鏡也有值得留意的地方,用素描疊上影像的做法,但動作偏向生硬,例如走動的時候,整個人是橫行般的前移,手部動作很簡單。看到內容但沒驚喜,平鋪直敘。

NL:美術方面不錯,線條、色彩等很有特色,但整體動作過於平面,雖然你知道他在走路,但看動畫時在動作設計要求是多一點的。開頭比較細緻,但結尾收得太快,主角一下子就成長了。還有文字頗多,雖然已經有對白又有獨白,他想加深觀眾的印象,但動畫不應太依賴文字,如非必要應予省略。整體成積不錯。

R5:他用了很多手繪,例如人臉是用逐格繪畫的畫法,如果他能在這方面加以發展多利用frame-by-frame的鉛筆畫這一點來做動作會更好。

NL:他現在是什麼也有一點。很多動畫都是這樣,純粹的技巧、真正以逐格繪畫的已很少見。

WY:很風格化的製作,風格不錯,有剪紙加些動畫,但我們看過的動畫當中,以剪紙形式的也有很多做得很好的,頭兩部作品在動畫上是較弱的。結尾有點怪,他是想控訴自少由命名開始已被母親壓迫,看到後來就很快,最過癮的是他後來「多謝媽媽」,起初覺得很自傳式,後來又這樣。很多矛盾。

R5:他在台上好像說那個不是他自己,不肯定。但表達的手法就像講自己。

WY:好像用自己的名字。是那結尾有點…

R5:反高潮。

B:不知如何呼應。

AW:我的看法跟大家相似。起初被它的美術設計吸引,但到結尾便想喝倒采。花了那麼多鏡頭做了這麼多,到底他想講什麼呢。是控訴還是什麼呢,但控訴又不到位,對結尾失望。所以我給他的排名不太前。

VY:正如很多做平面的作品,在細微處不太懂得處理,相比起來,之後那套作品較好,雖然都是平面,但也有不同的角度,比較豐富。但這個整套也感覺不到跳動,我不知為什麼今次的參賽作品很多人都愛用這種平面方法,可能他們都是藝術家。
WY:同一間學校出來。

AW:連續三年都是…

WY: 理工大學 …同一位老師。

AW:以為是指定動作。

WY:有些在初選時篩走了,我印象中也有5-6套是這類風格。同一位老師教的風格。

VY:美術設計很好,只是捉到鹿不懂得脫角。不要浪費了好的藝術材料。在故事的表達手法、鏡頭和剪接要多花功夫。

WY:他們設計的底子很好,但始終動畫我們會要求再多一些,如﹕動作、鏡頭等,動畫是電影的一種,還有敘事,是要有深一層的考慮。

NL:他兼顧不了,做了一樣另一樣就不行。

VY:反而我覺得後面的東西更重要,例如不要花太多時間去畫很美的畫,但後面的做好些,反而會更貼題。

《The Red Buds》

VY:畫功一般,粗糙一點,動作也不流暢。故事也沒有給我深刻的印象。其實我覺得這個不太行。

R5:個人來說它是最悶的一套作品,因為它很長,很靜和重複故事,頭一段看得很累,動作也太平板,欠缺驚喜。

AW:坦白一點,我睡著了。可能因為同一時間看了很多作品,最後才看這一套,相當悶,公仔和動畫也不吸引,對不起,我把它排最後。

WY:我就相反。我覺得它的動畫都是平面的 Flash,但它比起之前討論的兩套,它的時間控制是準確多了,它是有速度和節奏的,故事的確是悶的,有很多碎屑的場口,它敘事應該多點耐性,重複東西太多又瑣碎是我不喜歡的地方,但整體感覺是這些作品當中…感覺是最好的。但不代表它可拿金獎。但在入選片子當中我覺得它整個故事性比較完整的一部,即使它悶和瑣碎。

NL:我同意。它的處理是讓你覺得重複,其實是它強調的,很簡單的,每一次主角去交換一些東西博取那女孩的歡心。它用重複沒有高潮的場面去講一個平凡的故事,可以說是它的弱點,但它是達到效果的。它沒有對白,音樂很簡單,是需要你細心去看的,而當你投入了它的世界,你會發覺它說故事的方法很細膩和清楚,能夠突出它的感覺。真是需要仔細看的。現在很多動畫單看一兩個鏡頭就很吸引,它就走相反的一條簡單的路線,只有黑白,它的美術其實很好,黑白和少少紅色去強調那朵花,到最後才是彩色世界,這是有心思的,只是需要慢慢消化。

《森.願》

NL:很明顯是日本動畫的風格,現在流行的科幻動畫。他野心很大,都掌握到一點,但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美術是可以的,但人物的動作很弱,做不到節奏。還有表達方式,故事其實也有趣,但他的敍述技巧不太好,草草收場。人變成樹的鋪排不夠,只是主角小時候曾經看見樹人,但很快自己就變了樹,感染力不夠。

WY:故事很慣常,那些權力、政府、示威等,很常見,沒有突破,動作比較生硬,但也是花了很多功夫去做的。

NL:特別效果是可以的,那些飛機和機械的東西,人物是最弱的。

WY:場景設計是可以的。

R5:我們佩服他們的野心。我同意動作不太好,跑步的時候腳的動作表達不到那個動作。佩服他們的野心,這是我們每當想做一個動畫都面對的問題,到底我們可以做到多大型呢?故事上也有野心,整體感覺很似一部動畫電影。故事很模糊,不太讓人記得,似把設計很得美的key frame砌在一起,總是欠缺了什麼似的。一看就很直接拿它跟日本動畫作比較,但有一大段距離。

VY:如果從他的角度,可能是抄襲日本的動畫,這是我的感覺。它有氣氛,但美指不強,只感到他是比較差,把日本的風格變了形,變差了。純粹從導演的角度也覺得他的功力不夠,故事表達得不好,講不到他想要講的訊息。每一方面都有所欠缺,很可惜。如果他想做導演,應該下苦功在故事表達、剪接,但如果是想做美術指導,他又未夠好。

AW:跟大家的看法一致,開頭看的時候開心,有一部很專業模樣的動畫,但它是每一樣都想講想做,但每一樣都做不到水平之上,沒有辦法突出自己的強項,這是可惜的。有一樣令人深刻的東西總比各方面都做不好,未達至專業,可惜的,因為它用了不少人力物力財力。

《Link》

AW:我頗喜歡《Link》,它的動畫不太突出,但氣氛掌握頗好,在銅鑼灣跑來跑去很有親切感,不斷移動的鏡頭把你帶進氣氛,人物表情掌握得好,對白很少但氣氛很緊湊,雖然最後還是一個很普通的故事,但我看得很投入,每一鏡都能代入環境。是頗突出和有驚喜的作品之一。音樂也不錯,我個人頗喜歡。

WY:跟《森.願》比較,技巧可能《森.願》比它好,但表達手法就《Link》好多了,在節奏的處理上,開頭鋪排簡單,加上頭上的大屏幕已能交待故事背景,接著一些追逐,很簡單省力的講一件事。

VY:這就看出導演的手法。雖然人物不誇張也不很美,有點像 Bart Simpson那一類,當然後者高手得多,cute版小朋友式的畫風,又能帶動整個故事的節奏,我喜歡這個作品。

R5:我贊成。它的節奏令我投入,一邊看一邊幻想自己在銅鑼灣時代廣場乘升降機上去所看到的景物,我把日常生活經歷投射進去。

AW:這是導演聰明之處,他知道香港人做評審,導演功夫不錯。

WY:有點麥兜的變奏。

NL:出發點很相似。《森.願》或《Link》的班底或者都愛看日本或商業動畫,但到自己要做的時候,大家就要評估自己有多少實力、時間和錢。《Link》的選擇就很聰明。用一個短少的篇幅就能交代怪物出現的事件,短但是足夠,利用分鏡和節奏感來說故事,都能做到。

R5:屬於「霎眼嬌」一類。看回他們寫的簡介,導演應該是想借這件事有警世的意思,但看完只覺得細菌怪物出現了,卻未能表達出他要說的意思。可能他們把功力都放在節奏控制、分鏡上,故事性就比較低分。

《Hoopala》

NL:造型和整個處理都是荷里活式的3 D動畫,很有卡通感、幽默感,掌握得很好。內容完全沒有新意,只是一個笑料,但是到位的,出到效果。欠缺獨立性。

WY:笑料本身的年齡對像應該是小孩,設計上質感和 rendering都是有心思的,木顏色畫的效果不是「搬字過紙」,也有花過心思的。節奏就十分傳統,像80年前的東西,有迪士尼開始便有這種東西。

VY:就算是以舊時的迪士尼卡通的傳統來看,它也是差一點的。迪士尼的卡通每一個動作都是在說故事的,但這個就還相差一些。光暗處理方面是特別的,否則得分會更少。動作方面既然她有這種技巧,可以再進步,再思考動作,但這是很難的。

AW:這部片沒什麼啟發性,達不到宗旨。論技術,它是比很多參賽者較優勝,但論專業,它就在專業裡可能是最差的那些作品,不能說那裡有瑕疵,但不外如是。對如何發展技術和創作沒有啟發性。

《極樂》

NL:取材有趣,亦表達得到,很簡單、篇幅雖短但都能令人明白和產生少許共鳴。我最不喜歡的是那些煽情的音樂。

AW:這樣也算得上是開心,就是屬於很難過地開心。明明是很可憐的阿婆。

NL :那種苦中作樂…用盡所有方法營造出來,包括音樂。

R5:好的地方是她竟然想到阿婆把甩了的那一隻牙扭回去,比較《左右》和《童年.人生》,她的美術沒那麼好,頭兩套印象比較深刻,《極樂》強的地方是故事的構思,美術設計稍遜。

WY:最有趣的是它用紙皮來做背景。某些動作也比之前兩套好,有手繪的,也有平面的設計,比較活潑。但我不喜歡他用字的方法,後來他說他也被人推,轉折位要小心,這樣講法反而令人不舒服,做不到差利卓別靈那種苦中作樂的感覺。

VY:在 2D作品中這部變化多一點,有點角度,沒那麼平面和悶,但故事不太表達得到,美術方面你們都喜歡某一類,但我覺得這個是可以的,有它的質感,例如紙皮的背景,配合樸素、粗糙的感覺,沒有黑白那麼強烈,但這套有種柔和的感覺,是另一類的美術。婆婆畫得也可以。這些2D的要在動作處理上很花心思,這類的成功例子如South Park,動作是有節奏的,和用其他東西襯托悶的地方,把吸引力放在別處,例如講粗口。在這個空間裡表達是難的,動作怎樣在2D裡做得有趣也是困難的。

AW:我的前設是我對參賽者的技術要求比較沒那麼高,反而先決條件是我能否看得明他想表達什麼,第二就是題材是不是做得好。這個作品算是掌握到,但太造作了,明明是可憐的阿婆,但卻勉強說她自得其樂,一般人的反應都是覺得她可憐,只有作者說很開心,我不覺得。這個故事還比《童年.人生》稍好,因為它有一刻讓我感動,只是太造作。所以我把它放在稍差一點的位置,因為表達做得不好…

《洞》

R5:這是十套之中唯一比較天馬行空的作品,其他都以生活做靈感,這個故事、顏色運用和角色的設計都比較鮮明,大部份其他作品都比較含糊,尤其在角色設計。節奏運用不錯。它最後有個笑位,有少少驚喜。

AW:在眾多作品中我很喜歡這部。最初看時不太明白,但最後的呼應很有英式幽默,後來才知是英國的,還以為香港做出這樣的片子很不錯。之前的都在一個框架裡思考,所謂環保、老人生活、抑鬱,是典型香港人的情緒。這套就很特別,原來不是香港人想出來的,夠天馬行空,看一次未必明白。最後很幽默,它不停想衝出去,卻只是一個破爛公仔頭的眼睛,在街角垃圾桶邊,很幽默,看得過癮。技術也表達到,畫面有趣。十套裡面我最喜歡。它裡面有種意思,視乎你怎麼想,這就是啟發性。對原創者的啟發性,看過以後會想,是可以這樣表達,這樣用動畫去表達你的想法而不是做大路的東西,不是人人做到。那套《Hoopala》的就只是很美國人的思維,這套就頗英式想法,看出分別。從創作上可看出一個地方所培養的人是怎麼樣。

Mickey:補充,地方只是製作地點,參賽者都是香港人。

AW:如果她在香港長大而有這樣的創作,我會給她很高分。

R5:這位朋友是香港人,浸會畢業的。去了英國工作幾年。

AW:如果她在香港長大而有這樣的想法,那麼她的創意很強。或者她看的東西很多,或許在英國生活的幾年影響很大。

VY:這就是框框。我常在想香港的小朋友如何跳出框框,單看作品已見到香港人是有框框的。傾向具像,用人去表達、用傳統的方法,但其實還有另外一個世界,是可以跳出去的。正如這個公仔,作者就是想告訴我們,創作就是這樣,他就是想跳出框框,由眼睛裡走出來。我覺得故事最尾那隻眼跳出來的時候還是有點欠缺,應該可以更好的。

AW:她是想玩幽默,不是你這種想法。

WY:我很同意視野的問題,你到過別的地方,見識多了,影響會不同。有兩套作品我是特別喜歡的,是《The Red Buds》和這一套。這兩套我都有興趣重看的。雖然《The Red Buds》篇幅太長,但是我喜歡它的結局。這個的結尾是可以的,但是我覺得這個鏡頭可以出到垃圾桶之外就夠,不需要走出全世界再看到地球,這裡是太多了一點。我喜歡它的活潑和天馬行空,不過這真是很英式的世界觀,在六十年代人家的電視劇已經瘋狂到不得了,現在仍可以抄,這是他們的文化傳統。比較來說,其趣味濃得多,它的幽默給你會心微笑。

NL:以獨立作品來說有些聰明的想法,很自由,這類短小精悍的作品比較少見。好處是有信心去掌握,這個笑位是成功的,鋪排也見心思,作為觀眾已很滿足,它亦不限於一個笑話,它有自己的世界觀,這是聰明的地方,整體很成功。其實不需要那麼複雜的,只要點題。

《假面》

R5:在其他九套作品之中遇到它,覺得很清新,因為它的畫面很簡單,相比起其他把整個畫面完全用盡,它讓我的眼睛彷彿可以呼吸,故事亦比較簡單。他用了一個比喻,小朋友畫爸爸的樣子卻畫不出來,可能是因為他爸爸甚少照顧他。故事是能夠表達到的,但在畫功或美術上又略嫌簡單了點。不是十分驚喜。
值得欣賞的地方是他真的鑽研過人物的動作,相比起《森.願》,大家都畫人,但你看得到他有花心思去把人物走路的動作變成一個動畫,這是值得欣賞的地方。

WY:他開始時意念很好,畫爸爸的樣子這個想法。但我覺得又是收不到尾。這是一個頗沉重的問題,最後太簡單化,一個單方面的角度去看事情。他形容了事情,但沒有解決。

R5:結局是可以再思考的。最後是那父親自己畫自己的樣子,我真的猜不到結局是這麼簡單,我一直在想爸爸的面具最後是如何脫下來呢。

AW:還要兩父子都會畫畫!

VY:這是一個文化的問題,香港式的;剛才看的那個很西化的、思路很不同,而這個就是我們很傳統的表達方法,香港或者亞洲的。我覺得它多方面都是可以的,做足的。動作、畫面、剪接都是合格的,高一點的。但可能我們看得太多這類作品,意料之內。反而剛才那套我們少見就會覺得有驚喜,而這套就說沒有驚喜呢,這樣會不會不公平呢?《假面》各方面都是中規中矩的。

WY:處理問題的想像空間很窄。他找到一個問題,但如何解決呢,他沒有認真去想過。他有點子,但它不能維持整個故事。反而《洞》是把它抽象化讓大家去想。現在他給你角度,很籠統的解決問題方法,但觀眾就沒有想像空間。如果這個點子是很強的就沒問題,但現在結果是沒有把問題解決。

NL:真的是很單方面,很象徵性的面具,你也會猜到後面還有一張臉的,他真的只是說了這一點。當然有些場面是有趣的,他用了兒童畫,這個設計很有趣,但最重要是如何給它面貌,及那面貌是如何產生的,這是沒有解決。他可能有屬於自己的想法,但題材不特別。他希望藉著以面具發展故事提出一個看法,但只是很單方面的講出來。最突出的是在眾多作品中只有它用這樣簡單的線條來創作而又能配合題材,甚為特別。

AW:我自己很抗拒這類題材。我欣賞他對自己的動畫的掌握,氣氛及各樣都看得很舒服,整體是流暢的,但我不欣賞題材,我期望有創意的東西,但故事沒創意和有很多框框。

WY:錯的地方是想一個題目就要想一個答案,但其實世上很多東西是沒有解決方法的。

AW:看完這些片之後發覺香港年輕人的創作空間很窄,他們想的問題很壞,不健康,對我們來說是種認知。

VY:很多都很悲觀。

AW:他們的想法都很灰,不知是不是他們都喜歡用哀愁的感覺來表達自己的創作。

《幻想.家》

R5:看完以後也不太知道它的主旨是什麼,是一個小朋友幻想自己的家還是什麼?它沒有提供線索。為什麼他的家會在一座能走動、好像生物的樓房裡呢?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呢?好像是留很多想像空間,但沒有提示引導我了解他究竟在說什麼,有點迷失。

VY: 3D的東西都是不夠,動作很硬,小孩走得像老人,關節做得不好,衣服也很粗糙。很多做3D動畫的人都愛用香港古老的房子做背景,看過很多。很多動畫人對香港老建築都情有獨鍾。但他的故事講得不明白,本來是可以發揮得好一些,我想它是抄襲《哈爾的移動城堡》多一點,這個想法加上香港的建築物有發揮空間,但它捉到鹿卻不懂得脫角。

AW:人物設計做得差,男主角非常不吸引,很有誠意,但都是不明他想講什麼。
這是最大的問題。由題目到看完整套作品,雖然看了兩次,但都不太明白,感覺很一般。

WY:由片名去猜它,中英文名不同,到底是在講一個人在發夢,還是Hope of Home,是希望有一個家。是不是講香港人住在很狹窄的家居,想希望有一個寬敞的世界空間。但那個幻想的城堡是白色底、很舒服的,回到家裡是舊式的地磚碌架床,音樂上又不見有壓迫的感覺,不明他想講什麼。最後一個鏡頭的像路標的燈,是不是像《洞》那樣是那盞燈夢想要一個家呢。有點亂。其他動畫設計都不太吸引。

NL:作者的解釋也是很簡單,香港的舊建築給他的概念,就是拿這些元素去玩出一些東西,沒有故事,像追追逐逐的一場夢,希望讓觀眾想到什麼,或感覺到刺激,我想她是想這樣,就是這麼簡單。但不是十分成功。他花了很多心思,雖然作品不是很細緻,時間是花了很多的。我不喜歡它的聲音由頭至尾都是機械的聲音,沒有停,就算最後的笑位,主角自己都變成一條水喉或什麼,一來這個表達得很含蓄,沒有震撼力,加上之前的鋪排都是追追逐逐,你更不會感受到結局有什麼特別。很片段式。

[各評審選出較喜歡的作品]

AW:第一是《洞》,第二《Link》、第三《左右》,排名有先後之分的。

WY:我第一位是《洞》和《The Red Buds》,他們哪一個拿第一或第二也可以、第三是《Link》。

NL:《The Red Buds》第一、《洞》第二、《Link》第三。

VY:第一名是沒有的,二是《Link》及《洞》,三是…我沒有。

R5:不分排名選了《洞》和《Link》。

NL:如果大家不反對,單看名次排列就是《洞》,是大家都覺得它的英式幽默成功,亦可以給今年的參賽者一個啟發,與其他作品很不同,值得獲金獎。銀獎就是《Link》。這個作品很有趣,不是很特別的東西,但有各方面都……

AW:我起初以為只是我,但討論後發現共通點是一樣的,開初不敢講以為只是主觀興趣,但大家看法很接近。大家背景不同,但看到的很直接。

AW:看看有沒有人反對,我同意這個排名。

B:有沒有反對?沒有的話《洞》就是金獎,《Link》是銀獎。還有「特別表揚」。

NL:「特別表揚」可以超過一個,作為鼓勵,例如《The Red Buds》和《左右》,但我不太認為要表揚《左右》……。

R5:我們選《森.願》。

NL:這個是可以鼓勵。看得出它的野心和方向。它總是差一點,但有些地方是到位的,起碼開始的鏡頭很像大規模的作品,似模似樣。

AW:《森.願》其實也值得表揚的。《左右》我覺得它的感覺很特別,但考慮到
《森.願》投入的心血和人力物力,如果只給一個「特別表揚」獎,我都會選《森.願》。

WY:風格上《洞》和《The Red Buds》是相似的,《Link》和《森.願》又是相似的,我覺得可以的。

B:在沒有人反對的情況下我們有兩個「特別表揚」獎,是《The Red Buds》和《森.願》。金獎是《洞》,銀獎是《Link》。

置頂

 

 

 

第十三屆ifva Asian New Force組獎項評選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
游靜(游)﹑矢野和之(矢)﹑鴻鴻(鴻)

ifva 代表:
Edith Chiu (EC), Mickey CHOI (MC)

日語翻譯﹕Maggie Lee

 

[評審從十一部入圍作品中各選出三部作品提名獎項,並作討論。
選擇如下:
游靜:《Jai》、《Half Teaspoon》、《背兜》
鴻鴻:《Bare》、《儒林巷19號》、《Jai》
矢野和之:《Bare》、《儒林巷19號》、《Half Teaspoon》]

《背兜》

游:《背兜》令我詫異,我們看過很多相同主題的電影 ─ 童年和貧窮是很熱門的組合。但這套作品的處理令我詫異的原因是它的感情是含蓄、壓抑的,一點也不煽情。如技巧不夠的話,它是有可能拍得很差的。攝影非常好,很多實景,而且演出也頂好,那個孩子很自然,劇本的敘事技巧也很全面。我認為它是一個面面俱圓的製作,從劇本到演出、燈光、攝影,而不是某一方面特別突出。而這一點它就比其他作品強。例如我很喜歡《Jai》,但它的敘事很有問題,會令人混淆,雖然意念創新。

我個人喜歡《背兜》的這一點就是它很全面,有發展,這個在短片當中很少見。你看見一個角色發展而更想繼續看下去。但《Half Teaspoon》就…也許只有三分之二,這個故事基本上停滯不前。

游: 鴻鴻,我想聽你說說《背兜》。為什麼你不喜歡?

鴻:對我來說它是一齣太因循的故事片。我認為很多之前的作品都比它好,所以我覺得它有點陳腔濫調。

矢:我想故事是說得好,只是因循了一點。一部拍得好的作品,情感很豐富,我喜歡,但它不夠實驗、不夠創意。
游:我在看的時候覺得它很真實,有置身其境的感覺。有很多真實生活的細節讓你可以進入電影裡面的世界。不像那些只在某人客廳裡就拍出來的電影。

BARE

矢:把舊影片和聲音融合得很好。

游:我在第一次看片時也最喜歡《Bare》,但我選擇的都是節目二放映的作品。我喜歡《Bare》的聲軌,由於這是一個很沉重的主題,對一個首次拍片的新人來說是很難的。我不喜歡的是音與畫的關係太任意了。她有片段,有結構和剪輯得很好的聲音,而影像也剪得好,但兩者之間的關係應該要更複雜的。

鴻:我想她在某些部分點出的東西頗為成功,尤其是結尾。

游:《Bare》是有很多優點的。

《儒林巷19號》

鴻:我很喜歡,但我認為最後一幕很糟,那個紅氣球、羽毛……。那個老伯,我不知他是誰。但頭三個部分頗令人感動,導和拍都很好。它有很多動人的細節。我正在猶豫《儒林巷19號》和《Half Teaspoon》之間哪個較好。它們都很完整,但《儒林巷19號》有壞的地方又有好的地方。對我來說它比《Half Teaspoon》好。

矢:結構上把重點放在祖母上…在房間之內……那屋外的聲音打動了我,剪輯得很好的音與畫。

游:《儒林巷19號》的問題是它太像賈樟柯,甚至我一邊在看一邊在想,太作狀了。但有很多情感細節,例如一些不直接敘事的空鏡,如那個在陽台上望著所有人的男人,這些……有一些很好的情感細節,但敘事真的很糟。

鴻:它很濃縮,也導得好,除了最後一部分。我為那部分覺得可惜,因為那象徵太假了。

游:其實我覺得結尾這個主意很不錯,但因為執行得不好才變成災難。其實那老婦一路維持不變,只有兒子在變老 — 起初是一個不錯的意念。如果導演能想深入點,這一個結局如何與電影其他部份扣緊,例如剪頭髮、回家、帶回家的藥、跟著收音機唱歌等,這些元素若能夠有機地整合,那麼結尾就會好得多。現在只會把你嚇一跳,然後什麼也沒有。它不成功因為太混亂了。我們跟本不肯定這是同一個角色。

矢:很獨特……祖母演得很出色,從外面來的聲音很好。我同意鴻鴻的意見。

《Half Teaspoon》

游:《Half Teaspoon》的問題在於,技巧相當純熟,攝影和燈光都極好。但它太像王家衛和蔡明亮的混合體了,對我來說,這是最大的問題。它不算具原創性,但技巧圓熟。劇本很有趣,它提出一個出人意表、充滿諷刺性的婚姻戀愛觀。婚姻的題材我們看過很多,但這一部很含蓄,而那個反諷跟攝影和美術設計配合得很好。但角色的設計和他們的關係應該再發展得好一點。

矢:很奇怪,與其他片子很不同,我喜歡。

游:我也喜歡。

鴻:最大問題是有太多蔡明亮的東西在那裡,包括剪接技巧、攝影構圖,而當中的情感也太像蔡的作品。但我也喜歡它,拍得不錯。

《Jai》

鴻:我的首選。我喜歡它的形式簡潔但蘊涵豐富的思想,思索人生與拍電影的關係。看來簡單,但令我思潮起伏。

游:完全同意,在我們看過的眾多作品當中,《Jai》是最富實驗性而且是最難拍的。就像要分析社會的階級,大部分的短片導演都不想碰這個題材。它看來簡單,但也有它的技術問題。它非常具思想性,同時它其實可以長一點,更深入一點的,現在有點太簡單太表面了。但始終考慮到創作者只用了很短的篇幅,用一個角色講出人生與拍電影的對比,以及它的結尾很出色—最末那工廠工人走出來—這做得非常好。這是一個真的懂得何時應該完的導演,這對短片來說是難的。還有我喜歡那段簡介,作者真的懂得如何寫電影簡介﹗這不等同於講出故事而已。

[經投票後,排名如下﹕]
Jia
Half Teaspoon
Bare
《儒林巷19號》
《背兜》
游:我們現在決定誰得到「特別表揚獎」吧,從這裡選出一部或是兩部,從這個名單看來《Half Teaspoon》應該得「特別表揚獎」。有沒有問題?

矢:「特別表揚獎」?不是大獎嗎?

鴻:你是說想有兩個大獎?

游:鴻鴻,《Half Teaspoon》不在你的名單內,如果它得大獎你有沒有問題?

鴻:沒問題。我同意給他一個大獎。

游:這就好了。

鴻:兩個大獎。現在我們各人心目中的第一名都得到大獎了!

[Mickey 請他們談談其他入圍作品]

I Need Some Sleep

游:談到陳腔濫調,相比起其他我們看過的片子,我不認為《背兜》是陳腔濫調。反而現在韓國的短片都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他們都來自某些藝術學校,風格很接近,而他們都在扮喜劇,扮從女人的角度出發。幾乎所有近來的韓國短片都如是。

矢:拍得不錯,但沒有什麼可說的。

鴻:我說詳細點,那個男角應該演得可信一點,而作為喜劇它太長了。應該可以更短一些。

Nine Stories

游:有同一個問題,就是很大程度上演員的演出過火了。把短片分成九個段落是有趣的,但每一段都太缺乏發展,根本難以理解為什麼它要這樣設計。因為這個結構好像強加於一個老套的故事身上,沒有起什麼作用。

鴻:我想這是介乎寫實與風格化之間的電影,但我想它的形式可以更純淨一點,讓每個故事更有說服力。現在每個故事的節奏都一樣,很快就讓人覺得沉悶。

矢:拍《Nine Stories》是件有趣的事,但裡面的關係…我搞不清楚當中的關係。

野獸

鴻:對白寫得很差,它令演員不能作有說服力的演出。但我喜歡它的象徵,也許是一齣關於沙士或什麼人間疾病。攝影和場景設計都不錯。

游:看上去像溫.雲達斯的戲。我知道那監獄在那裡,從板橋出來到西門町的那條路。場景的選擇很好,令我難忘,部分地方看來很壯觀,給我們一個新的角度看台北。它能帶出一種荒蕪的感覺,在台北的閙市是不容易的。我同意大部分鴻鴻說的,還有對一個新導演而言,他處理諸如亂倫、脫變這些極複雜的主題未免太大野心,這些已經在藝術史上討論了很長時間。

《沈貴妃》

鴻:《沈貴妃》的對白和演出太假、太誇了。我認為戲劇性的部分;他們在唱京劇時,有時是好的,和那女演員…是好的。但那些對白實在向觀眾解釋得太多了。一點也不真實,對在那樣的背景下的角色來說沒有說服力。解釋得太多了,令電影失真。

矢:嗯,它沒有新意。

游:我想導演很想做的很多,太多了,野心太大。形式方面,一鏡到底對於一部十三分鐘的短片來說,對演員和劇本的要求都太高了。因為這樣,演員都不能好好地表達,而這個形式也給劇本很大壓力。因此這個形式製造了很多導演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否則這部片應該會好得多。內容方面它也想做到太多了,虐待家傭是個很複雜的問題、在台灣和香港都是熱門和普遍的問題,甚少有電影談及。但它實在做不來。還有代溝問題,兒子的死、對兒子的偏見而不是對女兒……這些是中國社會裡真實而普遍的問題,但都沒有正視,只是輕輕帶過,對議題很不公平。

鴻:所以,它變成了通俗劇。

游:很可惜。

《陳年往事》

鴻:是部可愛的喜劇,但它重複太多回憶了。

游:我喜歡它的美指,好喜歡。我想導演應該具備才華去發展較好的故事,但這裡故事太薄弱了,只是現在與過去的片段相互交替,看了一段時間就變得很公式化。很預料之內。

矢:很有趣,他的故事太典型、太流行了。但不失為一部有趣的片子。

鴻:我不能理解為什麼那個丈夫會突然記起那些回憶。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呢。這可以在任何一天發生,為什麼是現在呢?

矢:如果他每一天都如此,他就不能生活!

 

《木頭人》

游:…只有這一部是用菲林拍攝的。

矢:典型的年輕人故事,沒有什麼具實驗性的。

鴻:只是不能理解一件事,為什麼海邊和日出就能挽救他們的青春?還是這是他們快樂的回憶?

 

Mickey: 維特原判。《Jai》和《Half Teaspoon》得到大獎,《Bare》獲「特別表揚」。但誰人得到Canon高清攝錄機?

游:如果我們一定要選,這是很難的決定。像泰國及印尼這樣的國家,我提議把攝錄機給女導演,因為在這些國家沒有多少女的電影製作人。台灣就不同了。所以給《Jai》的導演。

鴻及矢:同意!

置頂

 

 

 

第十三屆ifva 公開組獎項評選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
邱禮濤 (邱)﹑又一山人 (又)﹑麥海珊 (麥)﹑畢明 (畢)﹑李少偉 (李)

ifva 代表:
Bobo LEE (B), Mickey CHOI (MC)

 

邱: 部分作品拍得很好。難以選擇的地方是有些作品內容雖好但技術掌握得比較差;有些內容及劇本比較普通但技巧就比較好,兩者間的取捨稍為煩惱。我喜歡《聖誔禮物》,因為它在入選的作品當中,算是關心弱勢社群的一部,而且在年輕人喜歡玩手法裡面,它又比較平實以紀錄片的形式去拍一部劇情片,很多地方很到位,我很喜歡。

《小明》的劇本普通,雖然有專業演員參演,但拍攝手法非常普通。

《遊子吟》演員的演出很不對稱,演員李霆鋒是我們經常在商業電影裡看見的,看出有一種傳統式的專業,但其餘的就有一種傳統式的業餘,同一個剪接手法重覆在三個事件上用反而減低了戲劇張力。倒敍的轉切剪接技巧,在最後一場才用會較好。原本是一個有點社會性的溫情小品用了類型片的手法拍攝,我認為不太行得通。

《變臉》是一部內容上具有實驗性的片子,但手法卻是傳統的,我認為兩者不太配合,令電影看來有點不倫不類。作品中所用的面具在美術上以今時今日的標準來看和跟其餘10部作品作比較,都很不專業。

《靈車男》在各方面都普通,一個典型的年青人作品,對生死、男女感情等,似乎二十多歲的人都會拍的一種片。

《黃梓澄尋黃梓澄》,作為一個拍電影的人,我認為它也是好看的,也很「好玩」。我認為拍電影不一定要很嚴肅,他在玩味之中也談及一些身份的問題,當然是在今時今日的互聯網角度去講。

至於《三文》,我認為這個劇本是特別的,但各方面的掌握不是很好,演員和導演手法比較生硬,攝影和燈光在拍攝執行方面也未能與劇本配合得好。

《愛人分裂》也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都會拍的一種片,似乎對它很重要的說明字幕[字體]太小,時間太短,來不及讀,但對理解這部片來說看不到字幕也不是太重要。敘事手法來說是不錯,有一種現狀的張力。

《死在校園》,雖然我個人來說未能百分百掌握作者想講什麼,但由導演技巧,講故事的方法,尤其女主角的演出非常出色,包括劇本都很好,雖然我不太知道作者最終想講什麼,但都能夠跟隨故事。我非常喜歡這部作品,攝影尤其出色。

《再見,金賢姬》我認為故事題子普通,但他拿了金賢姬來講是特別的,手法亦很專業,也是我喜歡的一部作品。

又:作選擇是困難的,《黃梓澄尋黃梓澄》它說是紀錄片,另外有些很寫實的,例如《聖誔禮物》,《變臉》就比較抽象,比較概念性,像舞台劇的片段那種方向,三類型的劇要比較是困難的,我就從創意的角度出發。我同意你的意見,有些作品在編劇的開始已經決定了大致上已是個慣常的局面,那些我就放下了。

若要在那十套裡面挑選一套很完整而我不會扣分,即從技術、演技、劇情上各方面來評核,我會選《聖誔禮物》,因為它說的東西是到位的,不失實況意味同時又是劇情短片,而演技各方面它又不出格,沒有浮誇地表現,而是實實在在的,看完後我覺得我感覺到些東西,我頗為喜歡。

《變臉》雖然你說的有道理,但我會把它排在十套之中的頭三四位,因為我欣賞他有另一個角度來拍攝一套短片,雖然有瑕疵,正如其他劇情片有演技或技術上的瑕疵,但這個我欣賞他有另一個角度來處理短片,亦有關於香港人無奈的生活形式的意思。其他的局面或演技有些掌握不好的我也同意你說的。

《黃梓澄尋黃梓澄》我覺得有趣,但他沒有好好的掌握得到這個題材,使它更加細緻,我不是希望嚴肅或更大的訊息,不過他既然找到一個這麼好的題材,今天有互聯網,這個故事的敍事方法和作品開始時的部分真是很好,但到結尾,整件事就…我希望見得更多,在愛和恨之間我就扣了給它的分數。它的故事本來真是好的。

麥:《黃梓澄尋黃梓澄》我也有類似的感覺。它開始的方向很好,但我想一部個人自省式的記錄片,如果做得好一點的就是……因為個人其實有社會和文化上的位置,其實當他講個人的時候其實可以是……他其實有的,例如講成長的故事,走到圍村另一個黃梓澄的家,這些東西可以再挖掘得更深入。例如那男孩在一個圍村的家長大,那些我想再多看一點,但它不多。反而它是充滿著玩味性的,雖然所謂是紀錄片但有很多有創意的點子,我其實喜歡的,但我很想再看多點他講自己,例如他說自己有肝炎。他只是告訴你他有肝炎,但他和家人的關係、他的家人在加拿大等,這些我見到不多,我希望看到有更多紀錄片成分。

在這些片子當中我也是最喜歡《聖誔禮物》,我不知道當中導演有多少是認同或想起Dogma的方法,但其實他已用了很多,但無論他是想不想用Dogma,Dogma原本的想法就是在公式化的荷里活片之外找的另一些方法,我覺得它是Dogma和一些就寫實主義的傳統走出來,特別是它拍了很多那小女孩的所謂無聊事,例如日常生活上…主流電影會覺得很悶的東西,例如重複看那顏色筆,和在一個那麼狹小的環境裡…我覺得很棒。

《變臉》我有點同意邱禮濤的想法,它的故事很好,但也是故事片的形式,其實如果他多一點如前衛電影或多點抽象畫面或概念錄像藝術的方法會更合適。其實戲裡有點慘,它們都是故事片的風格,沒有錄像藝術的傳統,其實這類題材可能是概念錄像藝術的方法 …在這些片中找一部有故事片的變奏,它是有突出的地方。

《三文》我看的時候不是著眼導演手法、演員,而是關於整個製作設計,它在一間空屋裡設置桌椅,間了膠板,而剛好場景是村莊,那後面有牛蛙的背影聲音,令到電影的音響背景好怪,但它的動機很有趣,故事很好,它設置了一個半超現實的情景,因為它的製作設計感覺是半超現實,那聾、盲和啞是一個人性的隱喻,但我有少許不喜歡它最後刺穿了故事,我反而覺得太直接,它揭露了其實他們大家在捉弄大家而不是在幫大家,但我覺得那裡留空,含蓄一點會更好。

如果我要選出最喜歡的作品,我會選擇《聖誔禮物》、《變臉》、《黃梓澄尋黃梓澄》、和《三文》。

畢:在這十套作品當中很難作選擇,那麼我就先除去不想要的,而餘下來的就是這四套:《聖誔禮物》、《變臉》、《黃梓澄尋黃梓澄》、和《三文》,真的跟妳選擇的一模一樣。

你們說的都是我見到和想到的,但這一刻我還未很確實,因為《聖誔禮物》作為紀錄片我喜歡,不論它是否 Dogma或出發點是怎樣,它的手搖鏡等做到獨立電影需要有的東西,但是它講貧窮等,若我想找它的創意,我又見不到,我同意又一山人說它是最完整,想找一些它不足的地方就找不到,但是沒有什麼創意,令我不那麼容易說:「是它啦!」。

接著是《變臉》,它實驗性比較強,但我不喜歡它有很多東西說得不到點,他有很多對現世代的觀察,它的意念我認為是可以的,但實行出來就不好,這一套是在這四套作品中我最容易篩走的。

接著這兩套對我來說是難選擇的,其實我看完第一次最喜歡的是《黃梓澄尋黃梓澄》,它探索內心的主題很有趣,基本的哲學都是尋找身份,還有它玩味得來很有趣,但我不喜歡它中間迷路去了另一個地方,它想講個人的東西,我同意是找不到挖得更深入的東西,你想追看時他又走開了,但我覺得它某程度是找到「兩生草」那種東西,論創意我會給它的意念比較高分,執行沒有大問題,但那些闡述的片段拍得不太好,這也令它不會立刻令我呼出:「還不是你!」但以概念來說我最喜歡這套。

《三文》就是另一回事,它的關於人性的諷刺,整個佈局做得很好,我不介意它粗糙得來有些瑕疵,這些讓它有一種獨立電影的味道,我不要求它會很細緻、所有都做得好。它令我想起 《同屋三分驚》,那種人性被困在一處,是超現實的,而它能給予這部電影需要的神髓,是加分的,所以雖然它整體上是粗糙,但也是喜歡的作品。

李:我觀看作品的時候也沒想那麼多,而是比較著眼於傳統的敘事方式。對我來說《聖誔禮物》整體上是明顯地比較出色,若要說它有沒有創意,今時今日要說一個感動人的故事其實已經很難,我是喜歡這個故事的。其實我同意好些作品很有創意,概念和構思都很好,我自己比較傳統,從敘事方面著眼,現在我發現問題是年輕一代人人都很有創意,但最基本的講故事的技巧做得不好,我反而著重比較基本的敘事技巧。

我自己也認為《再見,金賢姬》、《游子》和《死在校園》不錯,我個人來說是比較喜歡的,而《三文》那類作品,我同意你說是不錯的,在我來說《聖誔禮物》評價最高,其他的我持開放態度,某程度上是難以選擇的,除了第一位是最出色外,其他全都可能獲獎。

B: 大家只需要選3個, 一金一銀一個「特別表揚獎」。

邱:想補充一點,你說今時今日講創意,十部戲都沒有,那些東西都是看過的。

李: 所以我就看基本的東西,個個都有創意,但一講故事就講得不清不楚。

畢: 所以我們應該找些沒有那麼意料之內的作品。

邱:我覺得是相對的,技術上是可以說誰比較好,但創意是不能比較的,只是有或者沒有,不能說「十個作品裡面這個比較有創意」,這對我說難以理解。

又:第一次看的時候我喜歡《三文》那種抽離,像舞台劇的超現實,其實美指不錯的,有空間感。雖然他處理聾啞盲這個劇本很有難度,但我是沒有辦法接受那個盲人角色的演出,那些細節,由第一個鏡頭演員走出來,他為什麼要扶著走呢?這個瑕疵實在不能彌補其他我喜歡的部份。

邱:反映導演對所謂弱勢社群太不認識。

畢:演員的演出是這部片最大的流弊,三個也很有問題,如果我們都要考慮演出這一部份。

又: 否則它整體上是不錯的。

邱:我選了三個,有兩部我不介意誰第一誰第二,就是《聖誔禮物》和《死在校園》,我希望得獎的三部片裡會有。

李:《死在校園》我不是很明白,但我很喜歡。

邱:其實是知道一些的,只是不想輕率的講它說些什麼。又真是有點寺山修司風格的味道。

又: 那女孩的演技真是好。

邱:好得很。

畢:很日本片的感覺。

麥: 純粹講攝影的話我會同意這部好。

邱:真是有意境的。第三部是《再見,金賢姬》,我喜歡的三部是《聖誔禮物》和《死在校園》和《再見,金賢姬》。

又:我也覺得它可以的,不是純實況的劇情,也加了些心思去穿插了兩件事放在一起,它能講到重點 …雖然結尾肉麻了一點。

邱:技巧搭救。很老套的。

李:很有趣。

邱:所謂學習。

又: 把開頭的玩味打沈了。

畢:這個是令我沒有辦法選它的原因,頭尾絕對不呼應。

邱:雖然都是關乎個人,但《聖誕禮物》應該給予肯定,尤其在今時今日,我們應該稱讚一些有社會議題的作品。如果評審結果會帶出一個訊息,我覺得要帶出這個訊息。

麥:唯獨是《聖誕禮物》的結尾我是被觸動的,有少許眼濕濕。

畢:應該說,很多片子有反高潮的結尾。好的結尾就好像自由體操最後一個優美的完結動作,但其他作品當中很多真是窒步。

邱:《黃梓澄尋黃梓澄》是維持不下去,開頭很有趣。

又: 它不夠時間做到最好,像把所有東西放在一起就算。是好玩,如果再花多點時間,我相信會做得好。

畢:《聖誕禮物》反而野心沒那麼大,他自己掌握得到。

邱:它得發揮到現在很靈活方便的拍攝,例如《死在校園》就發揮不到這一點,但《聖誕禮物》就發揮到那種一部手提電話也可以拍到的東西。

畢: 《死在校園》的配樂也很好。

又: 除了《三文》我有異議,其他的我不介意朝著大家的大方向。我選的是《聖誔禮物》、《變臉》我不介意它是三套獲獎作品之一。它的情況跟《黃梓澄尋黃梓澄》差不多,大家欣賞它不拍劇情片,但都各有自己的情況。《再見,金賢姬》或《死在校園》我也不介意。特別提出的我希望是《聖誔禮物》。

B; 《死在校園》和《再見,金賢姬》。那麼《變臉》和《黃梓澄尋黃梓澄》在同一個 level。

麥: 《黃梓澄尋黃梓澄》真是很可惜,它發展不到。例如他說小黃梓澄的阿爺原來認識他(大黃梓澄)阿爸的,但突然又迷路。他很多東西其實可以是透過一個飯局的對話或者訪問對談來發揮,我會想看多點這些東西,但他沒有放進去。

畢: 其實很多作品都有這種典型的問題,無論他想到怎麼做,講什麼題目,有些不成熟的東西就表演給我們看。

Voting on:
《聖誔禮物》、《變臉》、《黃梓澄尋黃梓澄》、《三文》、《死在校園》、《再見,金賢姬》

B:按票數來說,金獎是《聖誔禮物》、銀獎是《死在校園》。

麥﹕是否家都同意這結果,還是可以有雙銀獎﹖

畢: 我都是喜愛另外那兩套作品(《變臉》或《黃梓澄尋黃梓澄》) ,但現在我們選出的金和銀比另兩套優秀的地方是它們整體上沒有太大的失誤。《變臉》或《黃梓澄尋黃梓澄》都有明顯的失誤,但如果和《死在校園》比,完整性略遜……因為我在想,我們在搞這第十三屆,目的是什麼呢?有兩個獎是他們值得的,一金一銀,如果有些人我們看到他很有潛質,可不可以也給他點肯定?我們明明見到他是有些什麼的,但現在他什麼也沒有。我認為應該多給一個。

李:若果以分數算就是《再見,金賢姬》。

邱: 《再見,金賢姬》太工整,我們這個叫獨立短片比賽,但它一點也不獨立,他可以是純粹作為走進商業主流電影行業的踏腳石。

麥: 我不會選這些戲,因為有主流公式,雖然它比較完整。

李:在這裡我們如何界定獨立的定義?

邱:夠不夠規模、有一種難以表述但你又感覺得到的精神。

B: 比較早期的IFVA在小冊子上寫過,總之是不受商業決定的影響而去做這套作品,以這個精神去決定拍攝題材、關注議題等等如何展現獨立的精神。

李: 如果基於這個精神,那我覺得《黃梓澄尋黃梓澄》比《變臉》接近。

麥: 在這十套作品裡面我看不出他們有誰夠膽做出格一點的東西。

李:以獨立來講《黃梓澄尋黃梓澄》是好一點,但如果說《變臉》較好,我也沒問題。

[銀獎《黃梓澄尋黃梓澄》]

B: 還有「特別表揚」。

邱:這個名稱給一個排第四的我就棄權。 …假設奧斯卡裡面有個Special Mention,我們都會認為是另類一點的。

李:康城都是,Special Mention那個是另類的。

邱:康城正是,有人覺得拿Special Mention比拿金棕櫚更好,因為那個大獎是給企業叩頭的,而Special Mention則是自主的。

B: 但我們是表揚它獨特之處。

李: 《再見,金賢姬》就太商業了。

邱: 特別表揚給它很奇怪。

李:那就似乎是《變臉》。

畢: 在這裡就是。

邱:我棄權,但如果這個獎代表第四,是應該《再見,金賢姬》,但若照字義,人們所領會的特別表揚,就沒可能是它。

畢:如果用獨立這個角度來講,《三文》也可以。

邱:但它太多缺點。

畢:對。

[Special Mention: 《變臉》]

B:  若要改名,Herman有什麼建議?

邱: 優異獎。

畢:要麼就你們改這個獎的定義,是要特別表揚這個作品而不是排第四。

邱:事情要越清楚越好。

MC: 我們在頒獎禮都會解釋這個獎的定義是什麼。

B: 金獎是《聖誔禮物》、銀獎是《黃梓澄尋黃梓澄》和《死在校園》。「特別表揚獎」 是《變臉》。

置頂

 

 

 

第十三屆ifva 青少年組獎項評選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
潘達培(潘)﹑林一峰 (林)﹑葉念琛(葉)﹑陳碧如 (陳)

缺席評審:
林嘉欣

ifva 代表:
Connie LAM (Connie), Mickey CHOI (MC)

 

Connie: 希望鼓勵多些人去發展,希望IFVA成為亞洲的平台相互交流。相信大家都以以下各點作為評審條件:內容、創意、形式、結構、技術,和有否利用錄像的媒介,和考慮作品的整體性……請你們每人講一下你所選的重點作品。

潘:我選《父子》,我覺得它簡單很來清楚,能營造氣氛,而父子之間空虛的東西亦能表達到。他很老實的表達了出來,當中亦有些點子。這個是眾多作品中最簡潔,整體是齊全的。

林:《漆黑.聲音》。我的選擇是基於橋段,和整體感覺,因為我不是精於技術的人。它很真實,運用了她所知的,而不是駕馭空泛的空虛或者她未經歷過的愛情故事。這個真實性很動人,和他在不同的片段用不同的角度把盲人的世界帶出來,例如聖誕節,如何令一個盲人感受到聖誕氣氛呢?還有她們用了很多紀錄片拍攝手法,譬如訪問街上的人,立體感頗強。最後的路標有畫龍點睛的作用,它讓我會心微笑,這是很成功的。

葉:其實我也是喜歡這套作品,原因是在十套當中它是最具生活氣息、真實的。技巧上十套當中有七至八個水平很高,但以青少年組而言,是不是應該有青少年的聲音和角度呢?這是最重要的,我覺得這些作品應該是年輕的,年輕人如何看社會和身邊的事物,但大部份參賽作品都欠缺這些。很多夢囈、自我的東西,如果參賽者在場,我會想問他們為什麼這樣拍。例如《勃起》為什麼會用英語對白?它的攝影、剪接和構圖都很好,但在創作手法上我有疑惑,不知道他想講什麼。另外不知道是不是青少年人很焦慮,其他很多作品都表現得很不快樂,對生活的懷疑,例如《夢.遺》,為什麼要刻意拍得這麼病態呢,這是他們嚮往的世界,還是他們本來就是這樣呢,是不是裝模作樣了一點呢?所以《漆黑.聲音》最平易近人。
其實創作未必一定要向難度挑戰,即使比賽也不是看誰的難度最高,而是內容在既有的模式裡說得最多。《漆黑.聲音》說得很清楚,如一峰所說,結尾的路標,開頭的一二三四,是有設計的,是最簡單而奏效的,然後用假的採訪方法。我的評語說:「題材源自生活,有討論的空間,雖然略嫌新聞式紀錄風格,但在所有作品中最接近真實」它是十套作品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

陳:我想說的都給你們說了。《父子》看的時候很感動,我總是覺得這個學生很厲害,他沒有很誇張的演繹,但他很入戲,本人就像是那角色。我不知是他真的演技這麼行,抑或是心有所感。整個作品很簡潔,不需要咀嚼很久,很直接,對我來說是很真實。這孩子的感情用很多不同的方法傳遞出來。這套和《漆黑.聲音》是我印象最深的兩個作品。還有《失色荒然》,手法上有些地方頗為特別,雖然很多地方不到位,但有印象。

潘:我想補充《漆黑.聲音》,因為我是拍紀錄片的,它唯一的敗筆是,她們應該找一個真的盲人,而不是由同學來假扮。整件事就因這個敗筆,有點捉弄別人的感覺,雖然我知道她們不是想這樣。那些是捉弄人的,但捉弄人當中其實是嘗試去指出一個盲人其實遇到些什麼,於是就有衝突,而這些衝突是會打跨整件事。這是有點可惜。如果當時她真的找一個盲人去做這個,我給的分數會很不同。我同意她們建構這部作品很有心思,但可惜最核心的東西他找人去假扮,可能是她自己。如果她真的找盲人去做,我相信是可以的,那麼事情就很完整,亦令人產生同情,去想到底一個盲人如何面對呢等等。

陳:我想是手法問題,這學生應該不是想捉弄人的。她是自己去經驗,只是未能透過作品帶給觀眾。

潘:製作上這個決定他要三思。我不知將來若她有機會再做會不會想得細緻一點,究竟找一個盲人抑或是自己假扮。

葉:現在提出是好的,讓她為意這個問題,當她日後拍紀錄片時可以再想。其實她可能已經想過這個問題,她可能有製作的問題,未必找得到,也可能她其實找過但找不到,但我覺得在紀錄上提這一點是好的,她就會知道。我想補充我另一個喜歡的作品是《失色荒然》,這個參賽者對環境的轉變有體會,另一個題目是對社會和生活的體會,不止是個人,其他作品多是對自己個人、前途問題、甚至是自己開心與不開心有的體會。它未必是技巧最高,但我重看後覺得很好,例如做夢跑到山上,他好像夢到這個地方變成大城市,醒來後來到一些村屋旁邊,那裡開始大興土木,我們常見那些郊外地方變作貨櫃車場,是很真實的,而他在這麼實的題材裡玩夢幻的東西,我早前寫下了「意象動人,對社區變遷、環境的轉化有深刻的描繪和淡淡的概嘆」。喜歡他的結尾很淡然的,不是一錘定音,而是帶點唏噓,我自己較喜歡這一種。在短短十分鐘—為什麼今年這麼多長的片子—決定了它們篇幅的處理未夠肯定。有些十八、九甚至二十分,我覺得未掌握得很足夠。

潘:有些是太長了。

Connie:現在有三個作品呼之欲出,請潘達培在離開前選出你的名次。

潘:我選《父子》第一、第二是《遊戲人生》。我的看法其實滲進大人的看法,脫不掉,但整體它有小朋友關於電子遊戲的東西,是顯現到的,作者自己也喜歡玩。整體上不錯,只是結尾不知是不是學校的要求,他覺得最後總是要鞭撻一下。

葉:這是我最不相信的東西。

潘:所以我放它第二。《父子》就很真誠,感覺出到來。第三沒有。有些可以作推薦的,《那個世界.我的》甚為沈溺,《勃起》的野心很大,它造出來的格局令它自覺會拿大獎,在技術上而言,但因為野心太大,講的事情就肆無忌憚,雖然有趣,但整合起來就失焦。他要學的是,想表達的東西很多但怎樣聚焦地去闡述,讓事情更突出,更有力。對我來說是屬於值得推薦的作品,因為他也算努力。另一個推薦的是《失色荒然》,可惜的是他拍出來的質素,除非他是刻意要這樣。好像用手機拍。

陳:我想是。它其實有不同的畫質。所以我想覺得它比較…它嘗試用影像去講說話那實驗性比較重。

葉: 我的問題是青少年組背後的製作名單上有很多指導老師。我沒有研究每一部有多少人幫助,我明白現在很多中學有錄像工作室,而學校亦覺得可以參加比賽,可能有成熟的討論,會不會是有學校而經過開會決定,會不會是老師們抛出意念然後揀選呢?以往是我們幾個朋友自己參加,但現在多了很多指導老師,有些我們都認識,現在是複雜了。《高招》是我最大的疑惑,它拍一個老師的人生經驗,還有他的自傳式回顧,小時學功夫從好勇鬥狠的人變回一個老師,這部作品很奇怪。這個很有趣,值得討論。

潘:拍攝方法是可以的。

葉:《失色荒然》我不介意它的技巧,現在的器材那麼好。

陳:高清很便宜。

葉:尤其這一代技巧掌握得很早熟。

潘:我同意你說的話,到底有沒有他們自己的聲音呢?我們一路想找回這些,有多少是自己的聲音很重要。

葉:若你問我我還是覺得《漆黑.聲音》是最好的,它是眾多作品中最願意走到街上,做一個專題,即使他們找不到盲人,但它真的肯面對大眾。我們試試於街頭放一部攝錄機,由我假扮盲人,人們會有什麼反應呢。它跟社會接觸最多,其他作品都是幾個人在學校、家裡拍攝,就算是最有野心的一個都不是跟世界有交流,但拍片最難的是,你夠不夠膽走到街頭拍攝,面對實際的挑戰。可能拍不成,可能會被罵、被鄙視、被施壓,作為年輕人的作品我頗欣賞這個。

潘:我對《失色荒然》態度是開放的。最後想提《烏龍偵探之學園命案》,拍片是可以很開心的,它就做到了,而且做得不錯。對,《烏龍偵探之學園命案》更加表現出這方面。拍片有訊息固然好,但小孩子也可以只想玩,而這齣是很好玩的,我覺得需要有這樣的自由度和空間。而相比起《那個世界.我的》你會看出極端的對比。後者是沈溺在青春期的什麼。

陳:其實我都在考慮、《父子》抑或是《漆黑.聲音》,但我又很同意你們提出關於交流這一點,在眾多作品當中我頗欣賞(《漆黑.聲音》)……它比較突出。我會選它得金獎。《父子》我選它銀獎。「特別表揚」我會選《失色荒然》和《勃起》。《那個世界.我的》我不太喜歡。

葉:金獎我選《漆黑.聲音》,《父子》我就棄權,我看的影碟格數有問題,第二我是喜歡《失色荒然》,因為這兩部最生活。「特別表揚」我想提《永恆》,只有我一個人給它票數,但我頗喜歡,都是很沈溺地講自己,但我們沒有提及演員,但這一部的女演員演得很好。我自己拍電影,對演員比較敏感。整部作品只有她一人自言自語、對著人偶說話,很自然,不造作,我不知她是不是導演本人或者在導演指導下演,但她整個獨腳戲……這個故事我喜歡,它講逃避現實,最後她知道最終要面對,錶會再度行走,意念不新鮮,時間停頓讓你思考、為所欲為,但最後手錶還是會起動,要面對世界。老生常談,但在這框框裡它頗積極,不是沈鬱下去。最後它引了畢卡索的話,一個老了的人心境很年輕就像被人困著,頗完整。還有我想推薦這個演員。年輕人拍片顧濾的事很少,想著如何玩鏡頭、剪接、音樂,很潮就很型,但反而他們不注意的演技、內容、究竟這有沒有人做過,他們不理原版是怎樣而喜歡複製。我不太喜歡《遊戲人生》因為這些影象看過很多遍,雖然命題尖銳,說遊戲機的禍害,但拿住槍的畫面我們看過很多,看過的東西就不需要你拍。我們對年輕人的要求是,他們應該給我們看未見過的東西,要夠膽去做,他們要知道拍片不是單單拍東西,演員很重要。《夢.遺》想拍劇情片,但演員就表達不到。

林:我想講講《勃起》,它那句引言是《Fight Club》作者寫的。我的感到是它以別人的東西為藍本,但沒有自己的創作,然後就在自瀆。那為什麼我們要看你自瀆呢。看完十套後過半數也有這個問題,就是大家都在自瀆。講到性,兩個人做愛總比自瀆有趣吧,那為什麼你要拍出來讓人看、有什麼想講呢?

葉:其實自瀆不應給我們看。

林﹕若你對《Fight Club》作者的話有感想,你就去發展它吧,但這裡又沒有他自己的東西。他的英文水平實在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作為行為藝術,這是一個很好的自瀆,自己講完別人不明不要緊,但我想得到一些,短片最重要是在短時間內表達重點。另一個就是《那個世界.我的》,她說「現實的感覺折磨著他們」,但你到底被什麼折磨呢?是不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十八歲以下的朋友有什麼這樣空虛呢?接著說《永恆》,引用畢卡索的話,一個年輕的靈魂在年老的身體就像在監獄裡,我得到的訊息是你那麼無助、不滿,然後他問一個問題,「你怎麼選擇」,但畢卡索的問題是沒得選擇的,要麼去死。大家是不是自瀆完之後內疚,要給人家訊息,這樣就無中生有和令人不舒服。

葉:例如這兩個作品引用了《Fight Club》和畢卡索,有時年輕人的問題是一開始就掉書袋,矛盾是你是被它影響才拍這個作品,還是拍完之後覺得不夠料子,就找來一個引文呢,讓它安全一點呢?但若你有個引文,未能達到完全原創,要有注釋,要看戲然後看注釋才能明白你的作品就有問題。

林:你是不是對這個訊息有透徹的了解,是個大問題。我喜歡《父子》所以不多講,簡單直接,象徵性的東西都不錯;《失色荒然》只是太長了點,基本技術要有,不要噴咪高峰。《漆黑.聲音》也不多說,我喜歡,會選它得金獎。《遊戲人生》我也喜愛,我不知作者有沒有想過,很多現在接觸到的影像都是因應觀能刺激而產生,例如很快的音樂、同步的畫面,很快的跳格,但看完之後,是什麼也沒有的。而若果它是捉到這一點,它就十分成功。看完後嘭嘭嘭,然後什麼也沒有。剪接技巧很多,又真的講到一些東西。《高招II》的問題正如葉念琛說過,為什麼要選高老師呢。

葉:還有為什麼是《高招》II呢,是不是以前參過賽?一來就拍續集。

林:若果我們講一個香港的政要,可以用一個這樣美的角度去拍,但我們作為一般觀眾不知道高老師是誰,你把他當作名人般一樣的拍攝,我很難投入。
葉:取材的問題。

林﹕若不是把高老師拍得這樣美,觀眾便會較易投入。因為那會較真實。

葉:但高老師是演得不錯。有「台型」、有信心。

陳:但太多了,不停的剪他很「型」的片出來。

林:《夢.遺》用十八分鐘拍出這麼美的東西,是藝術,值得拿些分數的。但最後一個鏡頭那女孩由沒眼淚到流淚整整一分鐘,我就抽離了,你又在自瀆!不知怎樣可以更好。他在講一個受傷和傷害人的惡循環,可以快些的。

《烏龍偵探之學園命案》放在第十部才放映的作品,是一個很好的甜品,我喜歡的,是開心的,如潘達培說,拍片是要享受,他們就在享受。

葉:我補充,在《高招II》高老師是有NG片的,很有趣為什麼要給我們看。是一部奇片。

林:第二名我選《父子》,言簡意賅。「特別表揚」是《遊戲人生》、《烏龍偵探之學園命案》。

Connie:根據票數和討論,《漆黑.聲音》是金獎。銀奬是《父子》有兩票,現在要看葉念琛有沒有異議。

葉:我有問題,可否再看一次。

[重看父子 ]

林:Coldplay的歌詞是有關的。

陳:我怕他們的歌。其實不需要的。就這樣完就OK。

葉:他們缺乏信心,覺得多就是好。

陳:會不會悶?

葉:年輕人其實可以自己創作歌曲。可以再多一點創意,如果有個同學會作歌我會更欣賞。

陳:他們都沒有列出歌曲,出工作人員名單時要列明歌曲。

Connie:我們有教的。

葉:我不反對《父子》得銀獎。

Connie:提名「特別表揚」有幾部:《勃起》二票、《永恆》一票、《失色荒然》兩票、《遊戲人生》兩票、《烏龍偵探之學園命案》一票。以數字來看是《勃起》、《失色荒然》和《遊戲人生》。想問評審有沒有反對?

陳:基本上不反對。

葉:「Special Mention」是不是有些東西可以「Mention」(提點)?可不可以到時問他們為什麼英文這樣?我可以「特別表揚」你技術上的成就…是不是有些東西要提出呢,想他們回應為什麼要用英文,和告訴他們文法有問題,如果可以問我就同意。

陳:這很好,可以幫到他們。

Connie:想問你們,即使《烏龍偵探之學園命案》得不到「特別表揚」獎,但從大家的討論,也可以一提錄像創作是可以製作得開心這一點,你們可以想想。

陳:我覺得每一個都可以講。

葉:每一個都可以講,《烏龍偵探之學園命案》也有代表性的,樂趣最重要。

陳:拿不拿獎都讓他們知道原因。

Mickey:《漆黑.聲音》是金獎。銀奬是《父子》,「特別表揚」是《勃起》、《失色荒然》和《遊戲人生》。

置頂

 

 

 

第十三屆ifva 單螢幕互動媒體組獎項評選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
鮑藹倫(EP), 李光石(FL), Draughtzman(D), 鍾緯正 (BC), 馮永樑(EF)

ifva 代表:
Bobo LEE (B), Mickey CHOI (MC)

 

B: 評審應以參賽作品的內容、創意、形式、結構、技術或媒體應用,及整體能不能符合目的等等作為準則去判斷獎項誰屬。現在讓我們討論六部入圍作品。

《連》

FL: 我喜歡《連》的……很可惜它的感應擷取裝置功能不太靈光……。

EP:我覺得作品展示的空間不夠大。

FL:我覺得問題是燈光,有兩個地方燈光太強,但這只是技術問題。雖然我不懂中文但我明白他的概念,把文字這樣放置一定很好玩,它仍是一個線性的句子,但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放置它們,引發出不同的聯想。但我覺得它的互動不太清楚,當你走動時文字出現,但你不知道何時它會定位,技術方面看來過程未能做得細緻。概念上我很喜歡。

BC: 我的疑問是作者如何選取這些中文字,和這個選取有沒有什麼背景。第二個問題是,直向的投影和橫向的人體活動方向之間如何對齊,它很不直接,若果文字的投影都是橫向的會更好,這樣的話觀者的行動就會和文字的出現和動態有非常直接的關係。

我也同意作品和我們之間,沒有清晰的確定互動關係,到底我們應該等多久才能把字固定在某處。

另一點要提出的是,整個展示方式太紊亂,藝術家有沒有想過一些字消失,在屏幕上只保存部份的字呢,這樣令它看來齊整一點。

D:我不覺得確定文字的位置是個問題,因為你可以等一會然後字就從你的身體出來。這是我的印象。你說它亂,是不是那些線給你一個混亂的感覺?

BC:我不知道藝術家的動機,那些紊亂和「Z」字形線,到底是不是有心留在那裡讓觀者體驗,這個不清楚。或者他可以改變色調或用不同的透明度去令整個表現方式更整齊怡人。

D:我不是說我喜歡它,但技術上它比《像數樂園》難度要高。《像數樂園》像糖菓一樣,很甜。但當你走進《連》這個作品的範圍內,你的影子構成一個問題,如果他能解決橫直和影子的問題,這個作品會更好。

EF:  《連》的技術我不太清楚,但也許它有一個很好的概念。但我從中找不到它的邏輯、動機或者我可從中得到什麼。那些字,當我跳動時那些字就只是字,沒有變化,我跟不到這些字在這裡或者那裡的邏輯。他說的…那種結構, 但我看不出裡面的邏輯。

EP: 我們欣賞作品的概念,但他沒有清楚表達這些文字從何來,這就影響到概念,但我仍是覺得這概念是出色的。技術方面,互動的邏輯真的很模糊。我們不能辨認這個互動對我們作為觀者有什麼意義,而我們以何種姿勢站在作品前、而動作感應又怎樣被善用就是一個問題。它是一個以黑白為主的屏幕作品,美學上很簡約,因為簡約,線條就佔了很重要的地位,但它沒有清楚點出為什麼這些線條要在這裡。而因為它是黑白,相比其他作品,它就沒有那麼甜美, 這是我的結論,我完全同意你們意見。

Color Trend

BC: 我把它和《像數樂園》搞亂了。兩個作品都是從人體或網上取材,但我想它比《像數樂園》好一點,因為它用人體作為內容來源,而在《像數樂園》觀者則要自己打入標籤字,這是比較刻意才能接觸到作品的內容,但《Color Trend》從觀眾的衣服上取得顏色訊號然後用作關鍵性資料,這就比要打入標籤字眼要含蓄得多。 它的問題是到底它適不適合在畫廊展示,及到底應是一個還是多個裝置呢? 因為我從作者提供的資料得知,她提及一些有關自動導航系統的資料,有關不同地區及文化背景的人如何使用顏色。但我在一個單一的藝廊裝置就看不出這個主題,反而若果它能有更多互聯網上的元素,便會更有趣。

EP:  我對這個作品有點失望。若果它是一個跟互聯網絡有關的作品,我想一個線上的作品應該跟即時發生的資訊更多的互動上的玩味,但這個作品只處理很少數量的資訊。我對它處理即時資訊時欠缺視覺指示也甚為失望。我同意它若果變為互聯網上作品的展示會更好,但它視覺上的沈靜看來不吸引,我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處理,為什麼要這樣沈靜,我也從它的介面設計找不到意義。意念上我也看不到以不同地域去理解顏色,即顏色的地誌學,無論是線上或是真實的環境,到底有什麼意義。我就看不到做這個的理由。我覺得它很不完整。

EF:我喜歡意念本身,它有潛質,只是做出來差強人意,帶不出自己的潛質。我覺得辨認顏色然後在網上找圖片這件事應該有更好的表達方式,從而帶領觀眾進一步體驗。如果你掃瞄我身上的顏色是為了展示潮流或時裝的關係,那麼這兩個資料庫的關係應該更強才對。現在這個介面給我們的體驗太靜態了,它沒法解釋為何我們會在當中得到些不太相干的照片。我認為它的概念比《像數樂園》好,因為它想到利用互聯網上的資料,但它的執行太差以致浪費了好的潛能。

D:它花了好一些時間才能掃瞄得到顏色和下載圖像。我則在想,到底它的邏輯是怎樣,藝術家如何去尋找或分析這些與所掃瞄出來的顏色有關的圖像,但我找不到太大關係。顯示出的影像其實都很相似而我想超過一半是重複的。也許圖片的來源有限。我想我明白她的意圖,只是作品無法表達得到。

FL:我沒有補充,你說的就是我對《Color Trend》的想法,我和你有相同的經驗。

你指我唔到

D: 概念是有趣的,但技術上就有限。當你站在那裡,那個女人就只有左右移動的指著我,但她不能往上或往下指。我期望的是更有深度的動作。還有,我等了很久她才發射,然後呯一聲就完了。另一個問題是當我們三個人分開站在它前面,它就不靈光了!我明白她的動機,但當我們看香港的功夫電影,我們找到很多有活力的東西,但在這裡就找不到。若果藝術家是想表達這個,那我就接收不到她的用意了。我只能在她寫的作品簡介裡得知。個人來說我不喜歡這個作品。

EF: 這個很簡單很易理解,但就是太簡單了。這類東西都沒有新的方去表現。個人來說我不認為這是個好的作品。

FL: 我有相似的經驗,覺得它的動作感應飄忽不定,然後當它真的運作起來無論上下或左右都毫無深度。我想這反映出它的內容,很有侵略性。但你得不到什麼,我只明白最後她自己才是被殺掉的人。但我期望有一些更成熟的訊息。介面是平面的,裡面的內容又很單向。之外什麼也沒有,所以我沒有興趣跟它玩。美學上也是叫人失望的,因為侵略的行為其實有很多不同的源起和不同的後果的,一個人變得富侵略性可能因為父母、社會壓力、或者天生就是這樣,或者有精神病。還有你表達暴力的方式可以是開槍射殺他人,也可能是自殺。要講暴力有太多可以講,遠不只是把手指當作手槍,然後扮作開一下槍那麼簡單!太平面了。

BC: 我喜歡這個作品,但我同意它的技術執行是有缺憾的,而其中一個主要缺點是有關消失的元素。影像的反應是作品唯一的反應,它隨著你的方向或左或右移動,但我期望的是當我站在一個用手指指著我的真人面前,那雙方應該是有情感上的交流,從人的臉部表情和動作中流露出來。但我無法跟她有這種交流,因為這些影像都很相似,唯一不同的只是手指的方向。但我喜歡她在裝扮這個元素,很曖昧,就像舞台表演,一個虛空的舞台。我嘗試從作品的視覺影像中去找這種曖昧性。另外,因為她在作品介紹中說這個作品原本在公眾地方展出的,我要問的是這個人物最後還是要死的,但為什麼幾秒鐘後她又能重新站起來用手指著人呢。 我試圖從這種不段循環中找到意義,很多互動作品都運用這種循環,但很多都能把它放入更實在的背景。

FL: 我只不同意一點,那些情感反應,因為當你面對一個連環殺手……事實上你什麼反應也做不來。我喜歡那個背景,好像那裡什麼也沒有,但我不需要別的東西來作出情感反應。它應該有更多的。

EP:我第一次看這個作品是在聖地牙哥,作品的背景我想是在商店櫥窗,藝術家心目中的觀眾是街上的行人,所以她計劃中的觀眾也是橫向移動,而不是站著看著影像。所以我想她沒有設計上下移動的動作是因為她沒有預計觀眾會上下移動。起初我從對面街看過去,可以看到屏幕、行人和整條街的環境。我看見人在走動,有一個人穿得像小丑又像寇比力克電影裡的殺手,她總是指著人但又不開槍,然後她死了。在街道的另一邊看來是一個有趣和富娛樂性的作品,但當我站在它面前,我就經驗到你說的失望。它不是那麼互動。所以我想作品的背景是很重要的,這是一件很細緻的作品。作者的介紹說了很多,但我從作品的影像和背景都看不出來,她帶出身體和科技這個題目,也許她略作修改,作品會更成功。現在好像成功是偶然的,不是計劃中的。

《像數樂園》

FL:終於有一個介面是運行順暢的!這個很重要,因為能夠讓我覺得作品很簡單也很好玩,不過它的動作感應太簡單了,追蹤顏色是太普通了。我覺得它除此以外什麼也沒有。只是這些像素在移動而作者有注意到一些細節,給觀眾一個有趣的體驗。但一個有深度的作品從學術上看會好一點……我覺得它製作上未能達到要求,但是好玩的……

EP: 當我第一次讀作者寫的介紹,我對這些聲音是否有趣很有疑問,還有到底這個介面是否簡潔和有意思。

BC: 我用幾個不同的角度去看這個作品。我的印象是他們意圖把很多東西塞進一個作品裡面。他們做動作感應,互動音樂,還有用Flickr作為圖片來源的網上媒介。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把這麼多不同的材料放進同一個作品裡。

第二個角度是,到底這是一個藝術品還是一個遊戲般的玩具,抑或是一個軟件功具。若我以互動藝術去看它,那它很難讓我明白為什麼或如何用方程式把圖像轉化成音符。和這條方程式跟他們要講的議題有沒有關係。很難說它是否隨意的,只是從一小片圖像裡分析像素資料然後立刻轉化成另一些數值,像MIDI音符那種。 有很多這種製圖般(mapping)的作品都不能令觀眾搞清楚它在做什麼的。

若我從遊戲或玩具的角度理解它,那它是頗成功的,因為它做到了製造聲音或音樂的功能。但若當作一個製作音樂或影像的軟件,那麼我要問他們的動機,它到底跟現有的同類軟件有什麼分別。 因為對於如何發展一個軟件作為藝術品我沒有意見,我就不以軟件來看待它。我的整體印像是他們融合多種元素的技術很強,只是作為藝術品就不太成熟。

EP: 我最初體驗這個作品時我把它看成一個遊戲,我不認為它有更高的內容。我只見到……正如作者所寫,它想處理影像與聲音,使兩者有更多交流。而現在我們可以跟這個關係互動。我覺得作為遊戲他們做得甚為成功,但我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影像會出現。所以仍有未能解決的問題。

EF: 相對來說這個作品較能給我愉快的觀賞經驗。我同意若果這是一個遊戲,我可以降低水平……不太管它如何溝通,但我覺得它太大野心了。他們向我們展示所有他們能夠做的,所以這樣子整合這些東西。若果我不問它到底想怎樣跟人溝通,我就對這個作品沒多少問題了。只是另一個沒有新意的東西,有樂趣的,只是一個遊戲。

D:我同意它是野心甚大。他們想做很多互動,但他們只是隨機的抛出數據,一種身體的隨機反應,像我聽不到音樂但只見到雜訊/噪音(noise),雖然它是音樂。噪音可以是音樂,但音樂不是噪音,我在這裡就找到了。而這種互動技術現在頗為普遍。然而我們會有什麼反應是他們應該深思熟慮地設計,雖然他們可以用這種單易的技術做得到。我發現他們只是隨機性的抛出,而不是深思熟慮該如何呈現作品,它只是有一堆圖片從這裡去那裡,他們只想做得有趣。雖然技術上這個作品是最成功的,但我不會給它金獎。

虫義
EP: 我欣賞他們如何建造這個低科技、手造的輕觸式屏幕。概念上我認為它是有趣的,很好笑的。但要觀眾做這個互動只是為了看到蟻們用漫畫般的「對話雲」來跟給他們講話,就看來有點傻。

FL: 它好像有一種非常諷刺性的訊息,講大自然的侵略性及人類為了……而殘殺蟻,但我們看到的是漫畫的「對話雲」。我覺得他忽略了重點。我甚至覺得藝術家有責任在美學上超前於觀眾,例如比起單是著眼於顏色和形狀等元素走得遠一點。他們應該是哲學家而不是 Hello Kitty的崇拜者。我不是失望,只是……他們的動機……道德上有問題。

BC: 我唯一喜歡這個作品是它那直接的互動,手指直接指著蟻,互動就從這裡開始。它沒有其他作品需要有兩個介面的問題。我期望他們能譏諷地講食物問題,但我看不到他們如何提出問題,但他們把問題和可能的答案用漫畫式的方法表達。但它又未夠諷刺、未夠好笑,未能讓我思考更多或享受在桌面上用手指擦它。我也不能肯定裝置的粗糙是由於他們的設計抑或是沒有錢。

EP: 它的名稱Rubbing Tool其實是一個電腦工具,一隻手指模樣的。所以我想藝術家是有想過這個畫面的。我真的欣賞這個輕觸式的介面,我只同意Bryan說的,介面是簡單的,亦是唯一一個作品有思索如何不用滑鼠或鍵盤和觀眾互動的作品,而在實驗畫廊做身體互動是難的,如果要緊貼「單螢幕」這個界線,現在用輕觸式的也可以,它能盡用這個類別是好的。它完全符合這個類別的準則。還有這是個手造的輕觸式螢幕,我很欣賞這點。能用一個簡單的介面,讓不懂使用滑鼠或鍵盤的觀者也能憑直覺參與,這是互動媒體的新趨勢。而且它模糊了虛擬的和真實的屏幕之間的界限。這樣跟用滑鼠或鍵盤操控是很不同的。我欣賞這個安排。

BC:還有,他們可以加一點音效。

EF:我同意 Bryan說的,這是我唯一喜歡的一點,在眾多作品中它是唯一能夠給我確切回應,而我又知道它在做什麼的。我想它不是很高程度,只是很普通、基本的互動。

EP:但我真很欣賞螢幕邊的爛紙屑。

D: 它讓我想我會否是個連環殺手。我是,而我不停的在擦那些蟻。這是一個真的會對自我和置身的環境提出問題的作品,而不只是技術上講顏色、字款等。還有它的名稱也給我留有深印象。這是一個反戰的表述,當你殺掉他人那麼你就可以掠奪世界上的食物。我喜歡它那原始的感覺。

《他來了嗎?》

D: 我對這個作品沒多大感覺,因為在太多電影看過這些了。它只是讓你可以看三個影像。但我看不到它背後的意義或者我到底應不應該留下來看完它。我從中得到的訊息不多。

EP:這個作品讓我不舒服的原因是為什麼我要打開一道小門去偷窺一個小小的錄像? 若我們把三扇門同開,我們看到的是同一個錄像,真的讓我不安,因為我不喜歡偷窺。而我看這一分鐘的錄像,它沒有告訴我們作者所寫的那些人際關係。我只看到有人進來坐下,没有動作,然後又做些我不明白的事。從這麼少的資料我無法理解。如果偷窺是這個裝置的主題……如果你要講人際關係,你可以只給我一隻DVD,我仍可以選我的角度。但你要我從一扇小門看但我又看見一樣的東西,這就有問題。

EF:錄像本身不吸引,很悶。也許他們有概念,想有一個簡單的裝置讓你自三個不同的角度看同一個故事。這個很易理解,但我同意為什麼不就給我一隻DVD。也許他們可以把三個洞放在不同的位置,好讓你用三個不同的角度看,而不是平排的。這只是一個很低層次的提議。

BC: 我的問題是藝術家如何探討觀眾的角色,而她如何把觀者的反應算進這個裝置裡,因為這不是一個單一頻度看三條片。跟據作者的文字紀錄,這些門應是隔得更遠的,不是放在一個小箱裡,而是在一個房間的不同角落裡。而觀者是不能同時看到兩個洞的。你要看一個,關上門,然後去另一個,這個跟在樓下展示的很不同,你同時看三個洞而發覺影像是一樣的。我的問題是觀眾的角色。他們會如藝術家所說,跟片中人有親密關係嗎?我發現這是很難的,因為你從那裡窺視就是一個想去了解發生什麼事的外人,但這是失敗的因為從片中你得不到這些資料,所以從內容或上文下理去判斷是很難的,我唯一能介入就是與這三扇門互動,和偷窺,但這跟內容脫離。

FL: 當初我是期待看這個作品的,因為它的介紹文字和預告的DVD看來很吸引。我期待它也因為它有對前輩藝術家作了很好的參照,例如杜象和奇斯洛夫斯基,但這是它失敗的地方,平面的,沒有電影的長度,太短、太基本了。它只是讓我從三個不同角度看到同一樣東西。但我更有興趣看三個變奏,或當我每次開門時都會看見同一個角度的變奏,以不同的角度探索真相,以互動去探索鏡頭的主觀性。從電影的角度看我頗失望,那三扇門放得太近了,它很簡單地安排更多的視點,也帶出用三個少許不同的場面的意念,但這只是同一個屏幕,而那些人物也做得不太好,他們只是在做相同的事……它給你期望,但最後令你失望。
這很可惜,老實說像這樣的作品充滿有趣的潛質,比動作感應的作品更好。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評審開始首輪投票,選出獎項]

 

 

Gold

Silver

Special Mention

1

2

1

Color Trend

--

--

2

你指我唔到

--

--

2

Paxonic Playground

1

2

1

虫義

--

3

1

他來了嗎﹖

--

--

--

[經討論後,評審決定本屆的金獎獎項從缺,而選出了以下三部得票最多的作品,進行次輪投票,以決定銀獎及特別表揚獎的獎項。《連》, 《Panoxic Playground》 及《虫義》.]

[評審開始首輪投票結果如下﹕]

 

Silver

3

Pixsonic Playground

2

虫義

3

 
[評審決定頒發雙銀獎,得獎作品為《連》, 《Panoxic Playground》 及《虫義》,而特別表揚獎是《Panoxic Playground》]

 

 

 

第十四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會議紀錄

第十四屆ifva Asian New Force組評審會議記錄

出席評審:黎肖嫻、朴起鏞
缺席評審:婁燁
ifva 代表: 鄺珮詩、蔡婉珊

朴起鏞:我知道出席今晚放映會的導演年紀都較年長,例如那位中國導演,今年參賽的導演平均年齡是多少歲?

黎肖嫻:你是否認為要將年齡的因素列入考慮範圍?

朴起鏞:我這樣問是因為混合了不同年齡和生活經驗,對於剛於學院畢業與有經驗的參賽者,我們應該支持哪一類?新人?

黎肖嫻:但我想這是關乎他們的實際經驗而並非他們的年齡,既然帶出這個問題,我也想問支持年輕的電影工作者是否比賽的主要宗旨?

Ifva:不是。

黎肖嫻:應該是較著重推廣短片,對吧?這個比賽是否作為平台去推動短片成為特別的類型或鼓勵更多年青人創作短片?

ifva:我想我們是以創意為優先考慮。

黎肖嫻:評審的過程引發我有以下的想法:究竟有幾多部今天看過的作品是真正突破了所謂短片的定意?短片是一個獨特的類型,它擁有劇情片或長篇紀錄片以外屬於自己的標準。短片有它本身的文法。如果這是實際情形,我會有一套優先考慮的條件,看哪部作品證明本身不單只是電影而是富創意的短片。我發現大部份入圍作品篇幅短,它們不必被視為是小規模作品,反而是某種東西。很多時候這些作品是詩篇或是繪畫,實際上可以看到它們如何開放短片的定意。討論個別作品之前,我在第一場放映時寫了點筆記,或許有助我們在不同意見時能選出得獎作品。我認為要選出一部能展示電影的未來的作品。假如是重要的話,第二點是得獎作品最能促進認識文化,第三是作品的美學水平及技術。我覺得在沒有任何共享的看法下進行討論,反對或同意對方,是很不安全。或許我們可以增加剛才說的條件或重新排列優先次序。

朴起鏞:我反對採用這三點。我想差別在於這是支持獨立電影製作,這應該是沒有爭議。這不是讓你推動你想要的或你的信念,這是支持獨立電影製作的新晉。

黎肖嫻:那麼我們就每部作品討論。

《「我說啊,」我說。》

 

 

朴起鏞:《「我說啊,」我說。》是動畫。水準可以,對我來說,它沒什麼出錯但概念不算新穎。

黎肖嫻:我多少亦同意這不會被選作唯一獲獎的作品。雖然它引起我很大的興趣,但其主題非常舊,不過它說愛情遺失仍然吸引我的興趣。我欣賞導演展現空間的方法,對銀幕的獨特處理,使它不再是普通的三維透視空間。你猜不透下一個鏡頭何時出現、何時會出現什麼走出影框以外。有時候銀幕的空間變成一個井,有時是一幅牆。在運用空間上,我覺得它非常有趣。我對它的批評會落在文本上,它想說所有事、文本太多。我不反對使用語言但要運用得富技巧和更融合整個作品中。導演的繪畫技術很強。

《海之映畫》

 

朴起鏞:《海之映畫》是一部實驗電影。老實說,我不喜歡實驗電影,因為我不明白,我感到困難去明白它,而且,你不是要去明白,而是感受它。我大概知道這部作品想做什麼,但透過放映機、海和水的影像,我不知道它究竟要表達什麼。

黎肖嫻:正因為它的製作和表現手法,我不會視它為一部普通的電影。作品一開始就要求我不用理解它,而是要較感性去面對它。我最後是被它那種繪畫的風格迷倒,因為很多不同的繪畫風格與電影本身的出處、框架的定意或者電影的限制息息相關。在第一輪的評審中我也提及過這部作品不足的地方是未有全面表現海洋的概念,開始時很強,但去到最後,已經變成裝飾品一般。主要的敘事線愈來愈只是玩弄二維及三維的把戲。它出現少許重複,不過我仍然喜愛這作品。挺它的理由是它為比賽打開新的範疇和夠勇敢,我會維持投它一票。

《四公里》

 

朴起鏞:《四公里》開始的部份令我覺得它頗天真和色情。不過發展下來,我喜歡它。它變得頗有誠懇,特別是最後一鏡,表現出色。

黎肖嫻:我會為作品使用電影語言的精確性辯護。作品是黑暗而且它的故事不容易演繹,要維持單向鏡頭的視覺敘事方式是不容易的。某些事情保留不解釋,或許有解釋過而我沒有掌握,我喜歡這種不每事解釋的現狀,尤其是女主角掉頭的原因,她似乎是放棄一個可以改變她生命的機會,作出一個很重大的決定不追隨所謂女性的浪漫愛情。我不知道那一邊是對。我喜歡作品的開放性而不是去做總結。演員表現佳。

《愚公移山》

 

朴起鏞:我不喜歡《愚公移山》,導演沒有配合三代的故事。

黎肖嫻:看來我們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官和方向去選我們想推廣的電影。我不知道這是否一個例子。我個人喜歡推廣這類作品因為它能提供觀眾更多的空間去聯想、去填補未說明的地方。我常常對於紀錄片導演太過肯定自己的想法,像變成宣傳者般,抱持懷疑。我相信這部片有三個元素,而事實上是超越三個年代。我喜歡拼貼因為拼貼本身是一種革新的形式,它並不只是從舊的意義中作出歸納總結,而是主流電影的相反。我不是不喜歡主流電影,我也欣賞它們。當我看這作品時,尤其當知道導演是誰時,唯一的疑問就是作品的目的。我發現如果是中國人的作品,我對它會有很大分別,但突然知道它的背景時,我想整部作品是關於一個人如何去理解別人的文化,我並不負面對它,但它使我反思更多電影的意義。

朴起鏞:當我看此片時,我想未發現是由這位菲律賓導演拍製之前是更喜歡此片。就如我之前向你說,我看她的前作是七年前。過去的六至七年她在北京居住,我頗詫異她仍然在北京製作這類紀錄片。我不喜歡此片的原因是她並非如你所說那樣。

黎肖嫻:我不想在此被誤解。當我提到得悉導演是一個外人時,我並非不相信她,當然,它引發我用另一套批評準則去認識它。對一個外人來說,用拍攝作品的方法來認識文化,是一種好的嘗試。我對它少許失望是假如她真的有這種意圖和擁有非常獨特的外人角度,那麼作品應該會更富可塑性和強烈。

朴起鏞:她缺乏外人的觀點。

黎肖嫻:她有點怕堅持自己多一些,不過我喜歡看到更多人踏進這類泥窪中。即使她認為這是一部紀錄片,我會寧願稱它為電影的散文而不會稱它是紀錄片,她將自己的想法整理在作品中,嘗試令事情合理和將自己的經驗變成某種立場。

《The Dream of Cortazar》

 

朴起鏞:因為《The Dream of Cortazar》是韓國電影,我會更富批判性。

黎肖嫻:我喜歡此片因為我常藉口說自己很厭倦說故事,我並非不喜歡故事,但我見電影人現在說新故事是技窮的,因此當遇上要說故事的電影時,我會有點多疑。不過,此片贏得我的同感,它沒有太刻意,利用簡單的故事和技巧卻造就它的價值。作品其實是一部關於空間的抽象偵探片,我喜歡它的假象。整部電影將我們轉變成主動的觀眾,它更甚至電影,本身就是一個遊戲。但這又有何不可?我們不是已經被動地看電影超過一個世紀了嗎?就讓我們成為主動的觀眾。故事很難去演繹,說故事者嘗試去控制,同時又被控制及被置於被動的位置,我覺得作品充滿魅力,導演可以再多點推進。

朴起鏞:從故事來看,我覺得它頗有趣。電影結構很精準,不過導演尤其是演出不太好,演技不自然。

 

《顫》

 

黎肖嫻:《顫》的主題很政治正確,是我們應該討論的故事類型。我覺得它可以再說多些和長些。如果導演能繼續發展,作品會更為有趣。

《上學》

 

朴起鏞:《上學》不差。它集合一切的元素。主題開始時發展不俗,但結局就有點嘗試過火。我想這可能是最好的方法來結束故事,如果結局集中於母親的處境,我會對它有更強的感覺。

黎肖嫻:如果我要找一部典型的好短片給我的學生看,我會因為它的熟練而選它。同樣的理由,我覺得它過於熟練,太懂得設計起承轉合方程式的規則,我亦不喜歡它的結局。影片是十分強烈和達到效果,很有效地將你置於母親的世界中。不過,它有點缺少敏銳力,但我不知道要怎樣處理它。它有別於其他作品只是給了我一個整齊的故事而未能打動我,正正因為它是完全富人性,它某些人性關懷的動機漸漸令本片充滿魅力。我同意我不喜歡明信片的安排,但我告訴自己這可能真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從結束敘事形式的層面看,它出現三種情況:母親收到生日咭、她錯過的約會可以重新安排、最後小女孩願意帶她的弟弟上學。一切都很漂亮地開展,然後突然一切都變得互通連結起來,像一個標點符號結束所有事情。我覺得用很簡單、現實的評語將故事作結,是有點浪費之前經歷一個晚上的時間。

《仍在流亡──「家書」》

 

黎肖嫻:關於《仍在流亡──「家書」》,我仍然維持在場刊中對這部片作出過的評語。我依然覺得未有充分發揮中間視窗的內容,以更能將左右兩邊聯繫起來。

事實上,兩個家庭正嘗試透過她而互相溝通,正因此我認為中間的視窗可以出現很不同的東西。我不想說根據紀錄片的基準或傳統做法,導演就要怎麼做。容易的解決方法就是說刪除中間的視窗,又或是旅行者應該要顯露自己。不過,我認為即使這樣做了,它仍然可以再加強角色一點,而不是只是有個人背著訊息左右兩邊走。我喜歡兩邊突然對望的地方。

朴起鏞:我喜歡這部作品,不過這類多重視窗的技法已經不再有人使用。而且,如果她是打算用多重視窗,她應該從頭到尾大膽去做。現在的作品是令我有少許失望。我完全明白在西藏和在印度的兩個家庭故事究竟是指向什麼,不過我覺得她可以提供多些資料讓大家知道關於這兩個家庭何時分開、分開的背後原因。

《小城》

 

朴起鏞:我曾經表示《小城》的導演想說關於記憶。不過,作品未充分表達,這不關乎被訪者的數目,而是那些能讓觀眾感受到村莊是什麼一回事的記憶。

黎肖嫻:如果它有多十五分鐘,作品可能會很不同。那些事情的前因後果可以重複又重複地帶出意義,現在的篇幅根本說不上什麼意義。它可以長些。或許我過於憂慮我們選的獲獎作品或多或少代表了某種程度的傑出指標。對我來說,這只是其中一種優良類型而已,因此我會考慮之前提及的三個評選條件。今天我們很容易看到年青人嘗試做被認可的東西出來,製作一些不比標準作品更特別的影片,我往往發現他們基本的技術和美學成就是與作品本身不協調。以我自訂的三個評選條件看這部作品,它可能沒有為未來的電影提供什麼出路,不過它簡約了統領我們超過一個世紀的電影剪片常規中高度發展的連戲剪接方法,回歸到何謂攝影最純粹的拍攝美學。我支持這部作品,它很經濟地提出了一種簡約而非添加目前電影語言的做法,而且它對於一處地方的失落擁有強烈的文化關懷。我們絕對地應該頒獎予那些不只是單單滿足技術要求的作品,我明白而且同意你所說希望它的片長多些。事物的循環關係和那些靜止的影像表現出色,我敢相信這種簡約的做法可以令電影持續下去,我想事實亦如此。

《Disconnection》

 

朴起鏞:《Disconnection》提及的四種溝通方法包括手提電話、電話、電腦上網、電郵和傳真,沒有一樣能夠實行,導演實在過於誇張。

黎肖嫻:我從開始的時候已經放棄這部片。我不肯定這部作品是否想刻劃出太著重科技,嚴厲地批判一些溝通的象徵隱喻。

ifva:我們是否應進入第二階段,提名兩至三部可獲獎的作品?

黎肖嫻:我選《小城》、《The Dream of Cortazar》、《四公里》和《海之映畫》。

朴起鏞:我選《「我說啊,」我說。》、《四公里》和《上學》。

黎肖嫻:事實上我沒有提到我選的第五部電影《愚公移山》,你可以列入考慮,我希望保留提名。

ifva:我們仍有七部電影。

黎肖嫻:我們可以刪去更多。似乎只有黎肖嫻支持《小城》,它是我的喜愛,保留它除去《The Dream of Cortazar》。

ifva:我們有六部電影。你們是否想再討論大獎或提名作品?

朴起鏞:我會推薦《四公里》為大獎得主。特別表揚獎沒有太大問題,《小城》或《海之映畫》都可以。

黎肖嫻:我也喜歡《四公里》,不過我比較喜歡《「我說啊,」我說。》。兩部任何一部獲獎,我均感不錯。

ifva:是大獎嗎?但你之前沒有提名它們。

黎肖嫻:我也沒有提名《上學》,但這幾部作品都是我喜歡的。我沒有提名太多而已。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我是否應該嘗試令事情容易辦些?

朴起鏞:不過,因為婁燁提名《「我說啊,」我說。》獲取大獎,如果你同意的話,那麼《我》片便是大獎得主。

黎肖嫻:我有點猶豫。因為某些原因,《上學》或《小城》應被納入大獎或特別表揚獎,他們同樣很強。在我的角度,兩部片同樣可被提名競逐特別表揚獎。

ifva:總結一下,現在有兩部片分別是《「我說啊,」我說。》及《四公里》被考慮頒發大獎,而特別表揚獎則包括《上學》、《仍在流亡──「家書」》和《小城》。

黎肖嫻:讓我說一下,我不想看見《上學》最後獲得大獎,對我來說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但它適合獲特別表揚獎,因為我喜歡它的簡單,以及有一份不是有太多人會去注意、對女性悲哀的觀察,我不是百分百喜歡因為我覺得作品沒有涵蓋更多東西。我絕對想為《海之映畫》辯護,不過似乎只有我一人挺它,所以遊戲要如何繼續下去?

朴起鏞:但問題是我們仍有六部電影。我們可以頒一至兩部為大獎得主。至於特別表揚獎,我認為不多於兩個,否則會太多了,所以要篩選最多四部作品出來。你認為哪部作品應該取得大獎?

黎肖嫻:不是《上學》。或許不是《海之映畫》或《「我說啊,」我說。》。

朴起鏞:我們應該要為大獎投票。我們可以淘汰《小城》因為它只有一票,因此餘下來是《仍在流亡──「家書」》和《四公里》。

黎肖嫻:你是否想頒兩個大獎?

朴起鏞:不必要。

黎肖嫻:我想鼓勵《仍在流亡──「家書」》的導演,不過那樣我會想鼓勵所有人。

朴起鏞:我會給特別表揚獎予《上學》。你和婁燁都是。

黎肖嫻:這視乎情況而定。例如,假如《四公里》獲大獎,我會希望給特別表揚獎予那些不太過說故事形式的。但假如是《仍在流亡──「家書」》獲大獎,那麼我不介意有劇情片獲特別表揚。我們要如何配合婁燁的投票?如何衡量婁燁的選擇?似乎都是看我們而定。我們很大機會頒大獎予《四公里》和《仍在流亡──「家書」》。我的確希望鼓勵更特別的作品,讓我立下決心,我投給稀有的《仍在流亡──「家書」》。

朴起鏞:《四公里》又如何?是否獲特別表揚?

黎肖嫻:對,保留它在名單上。我很喜歡那部作品。我的偏見是如果我有選擇和盲目,我會選一些較實驗性的,這當然不是壞事。根據我們的討論,這些電影仍然保留在名單上,並未差到被剔除。不過,我也為自己的投票震驚,我從未想過要選擇《仍在流亡──「家書」》為得勝者。

朴起鏞:它不是妥協方案而永遠是達成協議。你是為自己的希望而投票。這個評審團是我參與有史以來最細的一個,通常會多於五人。你說出自己喜歡的和不喜歡的地方,但最後你是需要同意別人的投票,全是去達成協議而已。我不同意將大獎頒給《上學》。我完全同意頒給它是最安全的選擇。我不反對頒特別表揚給《仍在流亡──「家書」》但反對頒大獎給它。就如我之前所說,它並不新穎,她可以更大膽地處理分割的視窗和尋找一種新的處理方法。我一向反對頒大獎給《小城》,但我可以接受給予特別表揚。我不選擇《海之映畫》。如果要在《四公里》和《「我說啊,」我說。》之間選擇,我會選《四公里》因為相對上它較難製作。

ifva:我們是否可以肯定《四公里》獲大獎?

黎肖嫻:我沒有異議。

ifva:特別表揚獎又如何?

黎肖嫻:那麼我會想選一些較為非傳統的,我會選《「我說啊,」我說。》、《小城》和《海之映畫》。

朴起鏞:問題是婁燁選了《仍在流亡──「家書」》。我選擇《「我說啊,」我說。》和《小城》。

ifva:正如剛才所說,你們二人有最後決定權,所以今年的結果是《四公里》獲大獎,《「我說啊,」我說。》和《小城》獲特別表揚獎。

婁燁評語

《「我說啊,」我說。》
影片充滿了一種內在的情感,對於生活,對於人,對於周圍的一切,自言自語中,流露出對人,和生命的感悟,感性、溫和、平靜而輕鬆。 

《海之映畫》
這是一部美麗的視覺的詩,所有視覺的轉換非常好也很美,圖像的構成複雜而多變,銀幕的形狀變化很好,點-線-面-體,以及時間的運用很成功,放映機有些干擾。 

《四公里》
影片中的一些細節印象深刻,讀書的Hulud、書上的蟲子、書包、步行,紀錄本身展示出許多意想不到的特別的情景,生活細節本身永遠是很迷人的,尤其是那些被忽視的.細節和人們。 

《愚公移山》
愚公移山和狗子的採訪線索拍得很好,希望看到更多的關於這條線索的東西,但是"老人"以及"孩子"的線索打擾了我們的觀看,雖然他清晰地表達了一種作者的觀點,但是那些影片中的紀錄下來的關於愚公移山和狗子的很多細節比作者觀點更加有趣和有價值,比如,母親對孩子的評價、樓頂上的幾個哥兒們的聊天、拆除事件本身以及結尾等等。 

《The Dream of Cortazar》
有趣的,構成一個互相講述的故事,重現了一句話,你在講述故事的同時,故事也同時在講述你自己,影片成功連接和處理了現實和故事之間的關係。 

《顫》
創意很好,分割畫面及震顫特殊效果的製作效果不錯,但影片缺乏對已經獲得的很有力量的視覺效果本身的工作和思考。 

《上學》
敍事流暢,樸實的紀錄中包含著趣味,幽默,懸念和張力,清晰表現了人物的境況和困境,一個普通的早上,一輛普通的車,三個普通的人物,和那個路口,以及在路口拋錨的車裏等待救援的孤獨的人,等等這一切,有效地構成影片,也構成了今天我們的生活處境。 

《仍在流亡 ﹣「家書」》 
影片向我們展示了影像的意義在於影像傳遞的行為,在這裏,影像對於影像中的那些人物比觀看這些影像的人更重要,也更具有意義,這是影片最傑出的方面。 

《小城》 
非常好的空間展現和組織,很好的交談紀錄段落。幾乎迷人的深遠的背景故事,而這些真的是無法僅僅通過字幕說明來傳達其深遠的含義,但是結尾的鏡頭很好,印象深刻。 

《Disconnection》
孤獨,開始的鏡頭很美,抽象的人物狀況使得這部影片幾乎是一部關於未來的個人生活的科幻電影,他傳達了我們每一個人的可能的未來。 

置頂

 

 

 

第十四屆ifva動畫組評審會議記錄

出席評審:黃英、馮子昌、盧子英、葉偉青
缺席評審:溫紹倫
ifva 代表: 鄺珮詩、溫海靈

1 《殼》
盧子英:它有很多地方可待改進。創作的蝸牛頗有個性和有趣,用螢光顏色,感覺很統一,亦很符合影片本身的內容。有少許神怪,造型可以,但camera movement(攝影移動)太多,3D(三維)處理不成熟,有太多過場的黑畫面,部份可能是刻意,例如結束時的大屠殺不想表現太暴力,但這未必是最好的處理方法,整體而言是中規中矩。

黃英:我唯一最喜歡的鏡頭是開始時的top shot(俯瞰鏡頭)。至於分鏡、電影感比較弱,故事的gag(樂點)不使人驚喜。不是差但未是最好。這部和其他幾部3D動畫的動作處理都是不成熟,全部都是半慢鏡頭,又或者動作欠缺impact(感染力),移動或者慢慢行都是不成熟。

葉偉青:開始時的佈景及燈光做得不俗,顏色的處理亦頗吸引,但接著下來說故事和鏡頭交待表現比較差。有些地方似是punch line(警句),但不使人一看就明。結尾的處理頗震撼。中間有些地方太過拖長,處理剪接位不成熟。

馮子昌:我個人對《殼》沒有太大意見,算是有娛樂性。

ifva:今日未能出席會議的評審溫紹倫對於《殼》的有以下評語:他很欣賞片中的造型設計,有舞台劇的華麗氣派,因為是由幾個人創作,團隊合作得宜,有大氣之感,唯獨劇本稍嫌一般。

2. 《Butterfly Effect》
盧子英:充滿著視覺動作和變化,甚有趣味性,發揮了剪紙/剪相動畫實際上要求的很多工序,一點也不馬虎,從佈景已經看出他剪了很多相片,做出一定的效果,有種手作的味道。就算影片有點不暢順,仍然達到一定的效果。歌曲本身很長,具有很多篇幅和內容,在每個段落、音樂與畫面的配合上,可以再多花一點心思。有些地方的拍子是錯,以MTV(音樂錄像)來說,動畫與歌曲的配合有待從善。

黃英:它的佈景設計很活潑,不過我嫌鏡頭單調些,好些地方是可以推近些或者拉遠些做多些許移動。整體而言,它是一部頗有趣的影片。

葉偉青:有太多中景鏡頭。在顏色處理上前面稍嫌太花,中段之後改善了,如果他能夠做好顏色系統,會更能做出開心的效果。節奏方面,有少許讓人覺得歌有歌播、他有他做,有待改善。

馮子昌:他企圖做很多剪接位,交待了由一個場景到下一個場景的轉接使用的技倆,所以我很欣賞它,特別是它要事前拍照,較其他影片計算得更要清楚。至於節奏等等方面,可能要給他們多一些時間去發展。

之前也提過,總括今年的參賽作品,出現較為特別的兩極局面,技術發展是好了,運用媒體的支援多了,但相對來說,在劇情性和內容表達方面,今年是減少了。這部片正好能夠引證所說的兩極,它在媒體的應用上很開放,但在內容上大家好像沒有投放太多時間。

3. 《知音》
黃英:《知音》略嫌短,不能夠顯現音樂、蝴蝶和魔術的關係,開始時的街頭賣唱鋪排過急,然後出現一班外星人來破壞,在觀眾未曾完全理解整個環境和事件之前,角色就已經不知道是否中槍倒地了,令人不明白。視覺上它較為簡略,也可以算是一種風格。我對它沒有太大的感覺。

馮子昌:有很多地方似乎是趕貨完成。總括來說,技術和故事方面不完整。

葉偉青:它太短。視覺上有很多很熟悉的手法,而且外星人的世界和賣唱的不相配。

4. 《The Busker》
黃英:《The Busker》的動作、人物的表演處理較弱。有些可愛的設計,但感動不到我。

馮子昌:有一些場面,例如小丑扭腰行入房的動作做得頗細膩,在節奏方面可能是學生掌握不成熟,故事方面他有花心思構想,不過是表達上出現了問題。

葉偉青:這個故事極需要表演去達到,又沒有對白,如果時間掌握得好,可以縮短一分鐘左右。造型方面設計頗可愛,部份頗有心思,顏色不俗。

盧子英:它有很多動作,但欠缺節奏,無論是小丑還是彈琴同樣是軟手軟腳。在色彩運用、造型、整個街頭的剪接,處理上頗統一,有一種童話味道。

5. 《絆》
黃英:《絆》是幾部三維動畫中視覺處理最好看的一部。當然在某些場位和節奏上稍嫌長,感染力不強,人物的表演略嫌粗糙,採用日本卡通的對接法,欠缺細膩的表情,前面過場的選擇不是太好,但在處理光、氣氛上是不俗的。整體來說,從人物到背景的設計是互相協調配合。

葉偉青:我欣賞它的燈光處理。開首在學校的場面處理不俗,到後來打開儲物櫃開始不知道他想說什麼,究竟是角色的內心鬥爭,爭扎到最後因為那個女子的關係給他衝破了?我看到這裡是有點迷茫。

開始時出現的一對翼翻騰動作做得很好,雖然有很多細部未夠完善,但整體感覺不俗。人物的設計很主流,似日本公仔。最敗筆是頭髮,前面看可以,但後面就像箭豬、榴槤,分散觀眾的注意力。

馮子昌:在幾部3D(三維)動畫中它是最成熟,圖像設計不俗,不過我常常覺得跟大部份的參賽者一樣不夠時間做,有些像是未做完就交貨。我希望他不要浪費去完成它。

6. 《泥人生》
葉偉青:技術成熟、完整性強,你會非常明白它想表達什麼,清楚每個場位的punch(效果)位。我頗喜歡當中montage的一段,很溫馨。走外景頗有趣。開始時出現的camera tracking(跟蹤攝影),頗有驚喜。雖然泥公仔的造型不是非常突出,但看得頗舒服。相對上,它的結構很好,不過結尾可以縮短少許。

馮子昌:整體來說,我想影響一下各位,我覺得它是今年的代表作品。在人力、物力及獨立性方面,它很重要,可以算得上是ifva的里程碑之一。當然作品永遠可以做得更好,在我心目中,它已經差不多是滿分的作品。

葉偉青:它的娛樂性很高。

盧子英:有很多可以改良的地方,但是作品難度高,它已經達到很高分數。兩個人物的關係交待很細膩及清楚,不過我依然覺得結局的處理太一般。對於那個「人」所代表的惡勢力,可能是創作者的身份,表達不清晰,影片沒有交待為什麼創作者要拆散他們。總之,每次人的出現就是拆散二人,感覺上太說故事。唯一我不喜歡是女主角出場時採用中樂粵曲,與本來用鋼琴的主題音樂不同,轉接很怪,還要是開首兩段,之後又完全消失,突然停止接落鋼琴聲。

黃英:剛才我指它是反宗教不是開玩笑的,它開始時做了男人然後做女人,有一種creation(創造)的感覺。問題是它沒有建立一個遊戲規則,── 隻手可以做些什麼,那個男和女可以做到什麼,他們的能力是什麼,突然間可以很magical(神奇)地變出很多花,頭凹了又不可以補救,遊戲規則不清晰,觀眾不知道應該要用什麼邏輯去閱讀它。

無論在畫面上的調度到設計的場面,它的可觀性很高,後來更走出屋外製造魔幻時刻,是一部很悅目的stop motion(停格動畫)。它開始時建立一種好像探討或取笑宗教的態度,但後來變得無以為繼,我同意她沒有想出一個更好的結局。

ifva:溫紹倫覺得《泥人生》在今次所有作品中印象最深刻。他強烈感受到作者的投入和專注,甚至覺得作者對作品有點不能自拔。

7. 《淹》
盧子英:《淹》在主題和2D(二維)的處理手法上,與今屆奧斯卡得獎動畫短片(編注:La Maison en Petits Cubes)很相似,可能是巧合。在美術、處理手法等多方面,《淹》表現洽到好處,有些地方略嫌花巧,但不壞,透過一個魔鬼回望我們差些遺忘了的一些香港過去的事物,併貼出來,篇幅很適中,一氣呵成。

黃英:它的過場設計很好,我特別喜歡沿著九龍皇帝那塊碑行上去,一出就變成黑畫面,魔鬼就在那裡。出鏡的時間處理很好,有感染力。我覺得它在時間控制上是做得最好的作品。至於視覺設計有種童話式的奇幻感覺,做得很好。

馮子昌:在時間控制和構圖兩方面做得很好,電影感強過其他作品,很適合在大銀幕觀看。要完成這部片會很費時,即使兩個人做都會頗辛苦。

8. 《我阿媽係外星人》
馮子昌:我比較抗拒過於電視化的《我阿媽係外星人》,在自主性方面不及其他影片。

盧子英:它四平八穩,說故事是很說故事,視覺上沒有太大驚喜。對白是有效果而且是有必要,但如果其他作品例如《淹》沒有對白仍然可以清楚表達故事的話,我會不選它。

葉偉青:我覺得它有太多聲音,比較嘈吵。我認為不要太早說話較好,讓大家有空間去感受一下當中的顏色等等。鏡頭剪接很流暢,它的畫面、顏色、燈光很美麗,燈光很專業,但予人一種太濃的商業味道,獨立自主的味道較簿。我不太聽到首歌的內容,從字幕才了解歌詞內容,可能用多些音樂或者靜少少會好些。我覺得它放了太多東西給觀眾,不過它的畫面、顏色、燈光很美麗,人物設計亦可以。

黃英:實際的內容不是太吻合戲名,我覺得它不夠顛,因為正常人不會懷疑媽媽是外星人,如果懷疑的話,應該出現一些比較瘋狂、竭斯底里的東西,現在的鋪排是看了戲名後沒有內容去延續它,又加入一些melodrama(情節劇)在墳場大哭大聲喊阿媽我愛你,我覺得劇本掌握不到它的目標。製作很專業,除了配音和音樂的問題,它很完整、有可觀性,但缺乏驚喜。

9. 《Panda Toy》
盧子英:我對《Panda Toy》沒甚麼意見。

馮子昌:我想最初選它是因為它的故事特別。

黃英:視覺上它做得不差,平面設計頗有趣。

馮子昌:故事較為特別,究竟誰是消費者,主題是在云云沒有太多故事當中算是有故事性的作品,還要是讓人看得明白的。技術上是很標準的做法,與《絆》比較,當然《絆》是好些。

黃英:它選擇了很乾淨、minimal(簡約)的做法,貫徹始終,我始終比較喜歡《Panda Toy》做出來的效果多於《殼》。我同意在故事上《Panda Toy》一開始就提出一個問題、一個問號,是頗有趣,讓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但結果似乎略為簡單了些。

葉偉青:它頗懂得選擇不太大的題材而造成失控,做法頗聰明,人物的設計例如開始時出現的扭蛋機,不用太多背景,用舞台的燈光就可以製造效果。

ifva:大家簡評了所有入圍作品,落到下一輪討論,建議大家可以每人選三部片。

馮子昌:我建議選四部,最好有三分,第二的給二分,為了給多一個機會,一分的應該有兩部。

馮子昌:《Butterfly Effect》給二分,《絆》給一分,《泥人生》給三分,《淹》給二分。

葉偉青:《泥人生》給三分,《淹》給二分,《我阿媽係外星人》一分,另外《絆》給一分。

黃英:《泥人生》給三分,《淹》給二分,《我阿媽係外星人》二分,另外《絆》給一分。

盧子英:我亦是給《泥人生》三分,《淹》二分,《絆》給一分,《Butterfly Effect》給一分。

ifva:溫紹倫選了三部作品並排了名次,特別表揚獎選了《殼》,銀獎選了《泥人生》,而金獎是《我阿媽係外星人》。

ifva:除了溫紹倫,現在最多人選的是《泥人生》最高分,其次是《淹》。

馮子昌:我幾乎想給《淹》三分,它的製作太辛苦,有點不忍心。我也明白不可以單是辛苦而給,所以我最後選了《泥人生》。

黃英:對《泥人生》獲金獎沒有異議。

盧子英:我不是想指《淹》抄襲,可能他有看過我提及的動畫,但抄襲也有很多種,它走的路線是不同,它不是很傷感。兩者相似的地方是在美術方面那種水彩retouch的2D表現,以及在水底找尋記憶,不過我相信即使奧斯卡那部片亦未必是最原創的構思,所以我不介意這樣子。

馮子昌:我比較喜歡它前段拉鐵閘,角度很有趣。

黃英:我喜歡它開始時從冰室走出來,然後去到水底再走出來的那種對比,整體節奏感很好,很活潑和好看。

馮子昌:有沒有人覺得《我阿媽係外星人》較《淹》好?

ifva:不如大家先聽溫紹倫對它的評語──它的動畫技巧流暢,節奏感掌握明確,將沉重的感情轉化成輕鬆幽默,以另類的角度表達對母親的敬愛,本土情懷增加親切分。盧子英和馮子昌均沒有選這部片為心水,你們有沒有補充?

盧子英:選擇的名額有限,加上個人的喜好。如果有兩個一分,我會選《Butterfly Effect》,另一個一定給了《絆》,雖然明顯地受日本動畫影響,它有可取的地方,看得出他很努力,而且他有進步,是值得表揚。相對來說,我體會到《Butterfly Effect》那班作者的努力,我亦喜歡它的拍攝方式。《我阿媽係外星人》不是相差很遠,但問題就在於那少許地方上。

馮子昌:有沒有人想要為《我阿媽係外星人》平反?

黃英:我是希望《淹》及《我阿媽係外星人》獲銀獎,我給兩部同分。如果要排次序,《淹》是高些,但如果《我阿媽係外星人》是表揚獎狀,似乎它又值嘉許高些,我提議有兩個銀獎,而《絆》和《Butterfly Effect》獲表揚獎狀,大家可以討論一

馮子昌:我可以接受,不過我想為《絆》和《Butterfly Effect》辯護,《我阿媽係外星人》是在有組織、有資助下去做,無論它的資金是否足夠,我不敢說其他兩個有沒有商業背景,但直覺看,對比另外兩部所付出的心機,獨立性是比較強,過往我亦是喜歡多些人有機會得獎,除非有特別標青,所以我可以接受剛才的提案。

盧子英:我認為它的表現方式過份melodrama、很電視動畫式,不是否定它,但問題當要取捨時,我會覺得《淹》好玩些,想像力及視覺上豐富些。

馮子昌:我決定給《淹》銀獎,其他是表揚獎,分多幾個。

黃英:特別表揚獎多了,應該問題不大吧。

ifva:我們希望真正特別表揚作品而不是變成人人有獎。金、銀獎與特別表揚獎的分別是金、銀獎的整體成績是高於其他參賽者,特別表揚獎是可能作品整體成績不是太好,但有些地方評審覺得是值得強調。

葉偉青:很難選擇。但就獨立創意及題材上,我會比較偏向《淹》。

馮子昌:我決定選回一個銀獎給《淹》。它的成績是太接近金獎,所以想給它銀獎。

盧子英:我同意,《淹》是銀獎。

葉偉青:我亦是選金、銀各一,《淹》是銀獎。

ifva:兩銀只有一票。

黃英:沒問題。

ifva:銀獎決定了。大家對特別表揚獎有什麼建議?

黃英:《我阿媽係外星人》一定有,我希望《絆》也能獲得。

馮子昌:我希望《Butterfly Effect》也有,不過好像太濫。

盧子英:如果表揚兩部,我亦是選《我阿媽係外星人》及《絆》。

葉偉青:我也是。

ifva:那今年動畫組的金獎是《泥人生》,銀獎是《淹》,特別表揚獎是《我阿媽係外星人》及《絆》。

置頂

 

 

第十四屆ifva公開組評審會議記錄

出席評審:彭順、黃仁逵、馮家明、馬傑偉、黃修平
ifva 代表:鄺珮詩、溫海靈

1.《洗澡吧》
黃仁逵:它的好處也是它的缺點,說到點題處就止步,沒有考慮完整性。我喜歡導演以輕鬆手法描述傷感的事情。導演情感真切,很有獨立作品的精神。

黃修平:我個人最喜歡這部作品,是心目中的金獎。社會意識是其一,其二是用了寫實又詩意的方式拍攝紀錄片。開始時平實描述事情,到兩個人對話中提及地方內有痳瘋症時,我開始覺得很有力量,與之前平實描述有很大對比,而對話之後的影像開始產生不同意義,包括兩隻狗……

馬傑偉:我也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看的,我反而覺得很完整,有很多地方使人有追看的感覺。我將這部作品跟講述街市的作品《復始》有所對比,兩部作品亦使我想起當下搞人類學的也常常用這個方法,以民族誌的方法走到現場,寫學術文章時也想設多些虛位,也開始有多些multi-vocal 多元聲音。我很喜歡《洗澡吧》是既詩意又社會性強。相對《復始》,有關街市的紀錄片,看到他們做了大量資料搜集;開首時看得很「過癮」,到中段加了音樂又有斧鑿的痕跡,《洗澡吧》是稍勝一籌。
如果將此作品與比賽以外的紀錄片的傳统與各種流派比較,它不算是很有突破的作品,只可說它在是次比賽中的紀錄片作品而言是較突出而已。與其他劇情片作品相比,水準也不是高出很多。

2. 《二子的故事》
馬傑偉:剛才放映時,《二子的故事》是全場最受落的一部作品。但我覺得有很多部分頗礙眼。

馮家明:開場時,媽媽字正腔圓的對白是頗礙眼……

彭順:話說回來,若演技在短片中是很重要的部分,那有很多作品都不合格啊。

黃修平:媽媽的角色描述很好,但演出上有問題。我給這作品的評語是「怪雞」電影,這作品的導演技巧很出眾,可能是unconscious ﹝潛意識﹞性情的流露。

馬傑偉:我有保留的地方是有些時候太沉重,拍一些蒼涼的樹木,媽媽拖著兒子那一段是over﹝過態﹞了。

黃修平:如飾演兒子的那個演員是over了,但整體上的演出都說服了我,也有戲味。

黃修平:有一場戲是兒子不慎踩踏在盜版影碟上,媽媽要兒子向小販道歉,還要給爛掉了的盜版影碟付款。向犯法的人賠罪,這個錯置很有趣。又有一場戲,兒子要以涼亭為家,與之前的平實對比,有些超現實的感覺。導演是故意怪雞,還是預算所限,要粗疏處理?作為獨立短片比賽,我想參賽者應該要多作嘗試和大膽做的。而《Three Boys》也令我很surprised﹝驚訝﹞,但好的地方都是一些工藝層次上的東西。

馮家明:我覺得《Three Boys》那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很touching﹝感動﹞呀。

黃修平:我個人一點也不覺touching。

黃仁逵:這分歧可大了。要那三個人完全相信導演,給他拍他們之間的關係,那就不止工藝上的東西了,這個是人與人之間交往,建立信任,做到不理會導演的存在,讓他捕捉日常的事情。導演很有想法,鏡頭的動與靜都掌握得很好。

彭順:過場位拍得很細緻,開場時,演員在車中的表情在鏡頭之間的接駁很準確,很完整,技術出色。

黃修平:combination ﹝組合﹞幾好。尤其有一個過身了之後,剩下兩個,一個較含蓄,另一個常常「B呢吧啦」﹝很多說話﹞,兩個人的關係很好看。但是故事的框架很cliché ﹝陳腔濫調﹞,那些樂隊隊員各散東西後生活的各種折磨。

馬傑偉:用那麼多資源搞比賽,我覺得應該選取一些可以挑戰行規的作品。看來我們之間的考慮都很不同。

黃修平:Professional 都可以拍到「很surprising、shock 到人的作品」。不論專業或green﹝幼嫩﹞都可以shock 到人呀。可以考慮production quality﹝製作質素﹞,但我始終認為應多考慮其獨立性。

彭順:我會想在這部很好的作品前,《Three Boys》的導演拍過甚麼呢?可能已拍過《二子的故事》一類的作品,已經歷不成熟、不完整的階段。那我們應該選那一類作品?

黃仁逵:今年的作品,想創新的屬小數。以《我的最後一個魔法》為例,很完熟的技巧,但沒有甚麼創新的東西、沒有冒險精神。

馮家明:《二子的故事》也不算怪雞,是倫理溫情戲的一種,但加一些特別處理。很直接的說母子之間的感情,兩母子的感情一般,兒子不敢說被學校開除,母親不斷嘮叨他,令他最後承認一切,一併帶母親到他露宿的地方,最後受母親影響,也跟母親一起舉起他一直不喜歡的勝利手勢。這一切都是一個過程。

馬傑偉:「搞鬼」的都是角色處理和情節上,但母子感情都不是創新的意念。我看著還想,不用常常拖著媽媽吧?我對那些處理有些反感。

黃仁逵:這作品的定位是輕喜劇,與本地導演取向不同,本地導演應付此題材通常都是造作沉重的。

馮家明:家庭倫理類中,這一部是最有趣的。

馬傑偉:但裡面有很多倫理類都使我窒息。

馮家明:現在年青人的作品很多都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學校有器材供應,在沒有多大推動力下惟有拍一般東西,又要配合學校assessment ﹝評分﹞限制,不可以太前衛,有取向保守之嫌,拍這些題材夠安全。現在的作品是太Conform﹝一致﹞。平日喪浦﹝不停地消費現樂﹞、唱K,創作時就講父母、老人痴呆等問題,一本正經……我看很多畢業作品都是這一類倫理作品,菲林、預算有限,拍這些夠「穩陣」﹝保險﹞。

3. 《毋忘我》
黃修平:《二子的故事》的感情真摯。《毋忘我》也是說母子關係,但我一點也不感動。

黃仁逵:《毋忘我》最大的問題是結尾的一幕。那幕說媽媽死的戲,如果她沒有跳下去還說得過去,讓觀眾自己想,但跟著那個鏡頭對著一雙鞋,表示她死了,真是敗筆。

黃修平:撇開這個敗筆不說,故事都是老生常談。老生常談不是問題,是否有特別角度、感動人才是重點。《毋忘我》只有拍攝場景比較特別,其他都流於Functional ﹝功能性﹞,沒有heart﹝用心﹞,如有兩個場景媽媽去到大澳,搞人家的鹹魚;和老闆打電話來催促工作,否則開除他,兩場我都不喜歡。
因為典型化,所以不夠感人。令我想起許鞍華的《女人四十》,同樣是老人痴呆症的問題,有些細節使人動容,以一些含蓄的方法交待。

4. 《塵哀》
彭順:《塵哀》與《二子的故事》同屬倫理類。《塵哀》,論言情,他是足夠的;論創新,其中兩場「幪面超人」戲也夠大膽吧。都是平衡各方挑選這個作品。都有符合大家剛才所讚許的東西。男主角做得很好,打電話叫別人探他那場也感動的。一部完整的十分鐘作品,無需要觀眾猜度,想說的東西他也拍到了。技法沒有甚麼錯處可言。

黃修平:他的技法其實是錯的。剪接有問題,很多地方令人覺得他拍不夠shot﹝鏡頭﹞,而常常跳。
intro﹝開場﹞那段stylish﹝風格化﹞的剪接則做得好的,好effective﹝有效﹞。有個定shot,閃了一下,個字「澎」的跳出來,很有效果。但其餘叙事的部份,電影語言用得不準確。但要讚賞作品的趣味性,馬路上的場口的設計很好。

馬傑偉:有的影像有感染力,幪面超人在街上、天台和土瓜灣那些的場面很好看。後段的鏡頭接駁很正路,如見到人打乞丐那幕。我個人覺得這部作品價值觀頗保守。

馮家明:還有simplify﹝簡化﹞整個社會問題之嫌。

5.《復始》
黃修平:嘗試只用影像、美感說一個地方,但音樂、有些食物close-up ﹝特寫﹞、食物pattern﹝排列圖案﹞就變得很大路。

馬傑偉:作品開始時在魚檔的一場是幾好,後來越來越典型,最後兩段有配樂顯得突兀。

黃修平:到中間部份好像已經不夠「貨」﹝內容/鏡頭﹞。有些鏡頭也不錯,幾漂亮。

6. 《Break Borders 2》
馬傑偉:有人氣,但故事熟口熟面﹝一般﹞。

黃修平:《Break Borders 2》拍攝不俗,但沒有突破的,沒有深談hip hop文化。

馮家明:他可以做多些,像他們在西九龍中心表演,但只拍表演的正面,沒有在側邊。沒有對比他們在美國很受歡迎的場面,而在香港表演就成為一個商場的風景,兩地比較應該多些。我看這個作品時是帶著自己對香港街頭文化的認識,覺得導演很有誠意,但街頭文化在香港不被接納、欠缺發展空間一類的message﹝訊息﹞是不夠。但那班人物本身很吸引。

7.《6 Fragments of the Endless Journey Called Life》
黃修平:是完整的。屬實驗類型,但是不是開創些甚麼。

黃仁逵:這只是類型實驗……即是傳統的實驗。不是走出去的實驗。

8. 《行僧》
馬傑偉:最後五秒最好看。

黃修平:我就不喜歡最後那部分……當然那是作品重心所在。他有很多話要說,他在探討真假……

黃仁逵:電影的真與現實的真。

黃修平:這題目很艱深,人有沒有true self﹝真我﹞。
他最後以一笑置之作結,投放個人價值觀在作品中,像說「無需分真假,開心便好」,我覺得他輕視這個嚴肅問題。這些是年青人,學生常探討的題目,我只可以體諒他們的取向。選題雖然old school﹝老式﹞,若有深層探討也是好事,但這作品只流於表面,變得煞有介事。而作品的攝影是很好的,觀看時的感覺十分好,攝影不止於美,還帶出一些意思。

9. 《單車》
馮家明:在十五部作品中,我較不喜歡《單車》。開場時那些倫常的東西;那三個演員不好看,不夠說服力,弟弟的表現時好時壞。在一埋親情作品裡,我不會同意《單車》這一種作品。

黃修平:女演員表現不俗

馬傑偉:但整體上並不突出。

馮家明:有些沒有意思的鏡頭,如在開始時,小朋友回眸代表flash back﹝回想過去﹞給人囉唆、多餘的感覺。

10.《出走》
黃修平:感覺不俗。整體有青春氣息,有反叛的感覺,但是就流於感覺,又不是探討了甚麼問題;結尾叫的摸不著頭顱,不知是他拍的不好,還是故弄玄虛。

彭順:如果整個故事用同一手法是可取的,但他只在結尾用這一著就有些古怪。

黃修平:演出是不俗的。

11.《彼岸》
馮家明:爸爸很弱。有些鏡頭太長,尤其是兩父子的場景,兩個人在鏡頭前一個在前一個在一後的說話。他可能是想模仿候孝賢吧。

黃修平:造作,被形式規範了。

12.《我的最後一個魔法》
黃仁逵:很難抗拒這部作品。很稱職,做得很好。但這亦是他不好的地方。沒有驚喜,有專業但沒有實驗性。

黃修平:他有一種計算的驚喜,最後想做些魔幻寫實主義的情節......
除了製作稱職,描寫小孩子的世界是很真摰的,可以觸動我。有一個設計幾獨特,他設想如果完成了一件事,媽媽就會康復了。

13.《再見阿聾》
馬傑偉:演出很好。我喜歡肥胖的那個演員,很有說服力。
故事框架、工廠背景很好。家姊的部分處理含蓄但也清楚明白,有心思。
處景、演員演技上有文化聯想,如工廠、工業內的小人物;但結尾時角色染病、回想舊日姊弟情等,使我有些失望,亦是作品的敗筆。前部分是很不錯的。
馮家明:我喜歡阿聾與健全工友間有趣的事情。那個肥仔演得不俗,想不到他是沒有演出經驗。家姊那段太dramatic ﹝戲劇性﹞,最後她病了主角又聽不到。還有音樂方面,在低下階層的背景用上巴哈音樂,反差來得很有趣

14.《東程路》
馮家明:我蠻喜歡《東程路》,不過又是一些工整的東西。

黃修平:在工整上而言,《我的最後一個魔法》是較好的。《東路程》是我較不喜歡的,不過也有好的東西,如蔣祖曼的精湛演出。
很精緻的作品,但創意方面很弱。

鄺珮詩:提議每人先選可入三甲的作品。獎項分配可稍後再想。

馬傑偉:《洗澡吧》、《Three Boys》

黃修平:《洗澡吧》、《二子的故事》

彭順:《二子的故事》、《Three Boys》

馮家明:《Three Boys》、《東程路》、《洗澡吧》

黃仁逵:《洗澡吧》、《再見阿聾》、《行僧》、《Three Boys》

鄺珮詩:最高票數是《洗澡吧》、《Three Boys》。先選那一部是金獎

黃修平:我想《洗澡吧》得金獎,但我可否不贊成《Three Boys》得金獎……而我會提議《二子的故事》得銀獎

彭順:坦白說,我是傾向商業;既然大家想選一個有短片精神,而他商業上有可取的地方,那就選取一個兩者平衡的作品。

黃修平:我appreciate ﹝欣賞﹞《二子的故事》的導演赤裸的說自己內心的感情;當然有很多東西都是很計算的,但那些礙眼、過火的演技,某程度上顯示了他不修飾情感,包括媽媽與兒子之間,令我觸動。

黃仁逵:《洗澡吧》它不單只是紀錄片。導演將狗的片段放在片中是經鋪排的,都是有劇情的。

鄺珮詩:黃仁逵,可不可以說說為甚麼你會選《再見阿聾》、《行僧》這兩部作品?

黃仁逵:我就是主觀地喜歡這些作品,不打算說服其他人。

馮家明:《東程路》這是很工整的作品,不是很特別、創新的作品,有很多視覺上的設計吸引我,一個長鏡頭拍攝蔣祖曼踏單車行過,加上很dramatic的音樂,心想獨立短片可以做到這種效果是很有水準的了。加上蔣祖曼的演出很好看。整個作品給我舒服的感覺,兩個角色的關係、相處很好看,中段兩人發展感情的montage sequence ﹝蒙太奇段落/平衡剪接﹞很好看呀。當然故事有些陳腔濫調,在倫敦留學跳舞也會想起故人。但以一段十多歲的初戀故事,他是拍得很好。

馬傑偉:如果有曾多次做過ifva 評審的都知道,這一屆的作品是欠缺新意、保守、太正路,那只頒雙銀是一個implication﹝含意﹞。但我沒有經驗,不知道是否應該有這個implication。

鄺珮詩:若論保守,這是幾年間的趨勢。

彭順:應該給創作年青人一個訊息,應該緊記創新的重要性。甚麼作品得金、銀是一個傳遞訊息的機會。

馮家明:利用頒獎傳遞訊息未必有效,而就頒金、銀獎而寫篇文章或Speech會更有效。只說《洗澡吧》很好,人們不會知道是因為非劇情片的考慮;又,說了又未必有我們設想的反應,當然不代表不要說。問題所在是整個大環境是越來越conform,學院不敢有新嘗試。以前有很多古靈精怪的東西,是因為自覺。
撇開類型的問題,《洗澡吧》是一部無話好說的好片,與《Three Boys》比是沒有問題。但實際上論整體,《Three Boys》是比《洗澡吧》優勝。

彭順:同意

黃修平:在目前的名單裡,我唯一想選金的是《洗澡吧》,但我很反對《Three Boys》是金獎。

馮家明:要犧牲《Three Boys》而取《洗澡吧》,我反對。

馬傑偉:我也是。這次比賽少有紀錄片,但《洗澡吧》不是出色得可以拿金獎。

黃修平:有沒有人反對《二子的故事》是金獎?

馮家明:我反對。他不是創新,又不是真怪雞,只是這一堆溫情類作品中的較突出,他亦有不少瑕疵,最嚴重是扮演媽媽的演員,鏡頭很沉悶。

15. 《Three Boys》
彭順:未看《Three Boys》之前沒有現在的困擾,但看了《Three Boys》就很影響我。而看所有作品之先,我的準則都是不要商業元素重的作品,在五至十分鐘內可以打動我的作品。但看著看著都沒有可以打動我的作品,《Three Boys》是編、導、演俱佳。

黃修平:我看了很多屆ifva,又曾得ifva獎項,《Three Boys》拿金獎會令我有點黯然,我絕對沒有仇視導演,亦十分認同作品技巧很好。

馬傑偉:建議雙銀獎,《洗澡吧》和《Three Boys》

黃修平:我沒有異議

馮家明:我認為不頒金獎是可惜的事。《Three Boys》不只是技術好呀,要一併去看整個作品,它是有演員、劇場、導演各方出色。輕、重拿捏很準!十九分鐘,很清楚讓你知道三個人的性格,技巧圓熟,三個演員收放自如。他未曾去過菲律賓,又用不熟悉的當地語言拍攝,清楚三人關係又個性鮮明,也可以有這麼強的說服力;這一部有別於其他都保守、親情類的電影,即使你都覺得說理想老套,但我作為一個三十多歲的人,我仍然覺得感動,磨人的生活使人遺忘了本來屬於自己的一部分,重拾自己的想法是令人動容,他亦表達到。

黃仁逵:論導演功力,我認為《Three Boys》的導演必然是電影行業裡的一個人物。

黃修平:有關生活的折磨、異化,想起從前的夢想等等的題旨,我覺得他拍不到呀,我感受不到那種對音樂的熱愛,我感受不到導演拍這個題材時有很大的熱情。

彭順:但十九分鐘內他做得很出色。

鄺珮詩:大家曾提議以下方案:
一、雙金獎:《Three Boys》、《洗澡吧》,銀獎從缺
二、雙銀獎:《Three Boys》、《洗澡吧》,金獎從缺
三、金獎,《Three Boys》;銀獎,《洗澡吧》
四、金獎,《洗澡吧》;銀獎,《二子的故事》

黃仁逵:不要因為內部決定不一致而輕易的從缺金獎,因為有出色的作品存在,不要浪費。

黃修平:即使是「奧斯卡」的最佳電影,只有平庸的作品競爭,那都只是在那一堆作品中的最佳。但金獎是代表一些東西。我個人選擇雙銀獎:《Three Boys》、《洗澡吧》,金獎從缺。我同意大家說《洗澡吧》的缺點,可以的話我會選它作金獎,relatively ﹝相對上﹞不是很好,但值得排頭位,又有一種代表性。但沒有人同意這個方案,是吧?

彭順:如果不可以從缺金,那我的選擇是金獎給《Three Boys》。

彭順、馮家明同選條三方案:金獎,《Three Boys》;銀獎,《洗澡吧》

馬傑偉、黃修平:二、雙銀獎:《Three Boys》、《洗澡吧》,金獎從缺

黃仁逵:四、金獎,《洗澡吧》;銀獎,《二子的故事》
黃仁逵:Plan 4: Gold Award, 《洗澡吧》; Silver Award, 《二子的故事》.

彭順:二與三,你選一個吧

黃仁逵:我不考慮二。只選三或四。

彭順:現在第三方案共兩票半,而第四方案只有半票!

鄺珮詩:結果是金獎,《Three Boys》;銀獎,《洗澡吧》。

馬傑偉:今年一個Special Mention便足夠了。其他作品實在很保守。

鄺珮詩:宣佈金獎,《Three Boys》;銀獎,《洗澡吧》;Special Mention 《二子的故事》

置頂

 

 

 

第十四屆ifva青少年組評審會議記錄

出席評審:麥浚龍、陳慧、陳榮照、陳碧如
缺席評審:黃志偉
ifva 代表:鄺珮詩、溫海靈

麥浚龍:看完十條片,我最有印象是《薔薇》和《活在當下》。我想我是這個評審團中最年輕的一位。對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這班年青人的生活對我來說是很新鮮,會想追看。可能拍的人是大約十八歲的年齡層吧,他們想活在當下,追尋他們認為想擁有的夢想,好像在燃燒自己的青春,同時又追尋一些不實在的夢想,迷失自己不知想做什麼,感覺是有點等運到,既矛盾又無奈,是年青人追求一個所謂夢想與生活的一個對比。配樂和拍攝方面比較幼嫩。

陳慧:《活》最令我驚喜的是它的完整性,將它排在第一部放映,使我看後來其他作品就變得很辛苦(笑)。雖然它的整體技術不太好,而今年青少年組整體上的技術都超乎我想像中好,但我看到他拍人的臉部、他的朋友拍得很好看,看似漫不經意,卻將他們的生活展示給你看,同時我很欣賞他對小孩及他的朋友有一種人民關懷,可能他自己不是很自覺,但整體會感動到我,令我感受到它的原創性及他所關懷的事物。

另外,兩部特別長的片包括《愛,讓你知道》及《我回來了》,整體作業水準很平均,看得出當中具有指導性,他們滿足了一定的戲劇上要求,尤其是《愛,讓你知道》提供一個完整的故事,但在演員指導和感情輸送上是未完成。《我回來了》亦出現同樣問題,完結時用了一個旁白很急速地說出自己有很大的覺悟,表現政治正確,但將一個頗原創的東西變成一個melodrama。

我覺得《軀殼》很突出,它的表達力很準確,但相對來說它比較短,三分幾鐘,沒有對白,它建立的意象基本上已經達到要求。

另外《無題》亦很突出,尤其是我看到他的介紹──please feel it yourself──很有自己的態度,他的作品讓人感到一種熱情,叫人去看他所看到的世界,雖然拍的是熟悉的中環和香港,但他的鏡頭很有感情和節奏感,裡面沒有故事性或戲劇性,甚至沒有對白或任何字,我覺得在青少年組能達到如此專業的水平是很難得。

此外,《薔薇》的獨特性令我很深刻,它在沒有對白下表達精準,使我眼前一亮。

麥浚龍:最初看《愛,讓你知道》時會覺得頗出色,它不是故事的創意出色,只是一個很普通、偏向搧情的故事,它的處理手法不新鮮但是穩妥。不過,當看完《活在當下》,《愛》就有被蓋過的感覺。

《我回來了》吸引我的地方是它有喜劇的元素,我覺得在這麼多的題材中,要令人發笑是最難的,《我》有一兩段是頗幾有趣。

《活在當下》及《薔薇》很吸引我,尤其是《薔薇》,雖然它不是很長,但極具典型感。

我會視《活在當下》是一個紀錄片去看,它是強過其他大部份的影片。

陳碧如:我覺得《活在當下》最犀利的地方是結局為整部影片點睛。初看時我是感到震撼。《薔薇》是最觸目、表達主題最清楚的一部,它利用最簡單的語言,將事情鋪排出來,連一句說話都不用說,你會明白它想說什麼。

陳榮照:我個人感性上很喜歡《活在當下》,年青人能拍出這樣的影片,我會很珍惜。它講到我們究竟活在一個怎樣的時代、現在的人的思想。作品本身很完整,導演很真心去拍攝他身邊的朋友,他很強調要在十八歲之前做這個紀錄,紀錄現在香港這一代的年青人。
《軀殼》很完整,也是說學生。我覺得它的故事很顛覆,表達他不想被校服束縛。我不介意技巧方面弱了點。好的是他不是跌死就算,是有昇華,我覺得是極富詩意。

《島》嘗試講一個故事,有很大的主題,帶有寓意,又嘗試玩很多技巧,但相比下來不夠完整,技術亦欠佳。《規矩。城市》也有同樣問題。

《薔薇》太完整,技術太好,他太懂得這種說故事的技巧,影像感很強。我相信他是明日之星。他懂得避重就輕,知道要怎樣剪接和發展整件事,最後如何處理片中三個人的關係、同性戀的心聲,表現很完整。

《夢由》有很多可貴的地方,它嘗試技巧地說故事,但整體上屬於中等。

我初時不太喜歡《愛,讓你知道》,不過,經過上次討論後,我認同大家對它的看法,而且它的技巧很好,在鏡頭運用及劇本上是很完整,懂得如何收筆、如何去剪接。我第一次看時很討厭當中那些「咖哩啡」(群眾演員)戲,但今日重看才發覺那些「咖哩啡」戲是有意思,原來是用來推進故事,那些對白是很重要。聽完大家所說,我會想是否應該要讓一些位置給它呢!

《無題》是很奇特的片。我原先不考慮選它,覺得它隨意拍一堆東西,然後剪成一起就算。但愈看一次和討論一次,就愈對它加分。它的影像和音樂很統一,有些地方是觸動到內心。

《我回來了》屬於「中間」。以劇情片的角度看,我喜歡《我》甚於《愛,讓你知道》。《我》富孩子氣、很開心的,演員其實做得頗嬉戲,但感覺上主題比較接近他們的世界。

陳慧:《無題》是很另類的東西,它有本身的美學,它的對焦及攝影達到預期效果。它富感情,並非純粹投射技術。

陳榮照:《蘇麗珍與胡彩藍》意念清晰,攝影、音樂、演員的運用很完整,用一首幾分鐘的歌說了一個故事出來,技術很精美,但那種精美是會在看的途中迷失。初選時其實有許多這類技術高卻看不到作者背後的「心」的作品,《蘇麗珍》是一個很好的代表,它連擺一個姿勢都很完整,兩位女孩在一起,就連心形都擺出來,全部的東西都是營造出來。

陳慧:我第一次看就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它很精美,有一種mood(情懷)、感性,但沒有點出主題究竟是什麼。在畫面和色溫的處理上表現很成熟,但實在太面善,我就不想選它。

陳榮照:你點出了它是一件模仿出來的作品。基本上它說故事的方式是現在很流行,通通是我們見慣的表達方式。

第一輪投票
陳慧:《軀殼》、《薔薇》、《愛,讓你知道》及《活在當下》。

陳碧如:除了《愛,讓你知道》改為《我回來了》,其他與陳慧一樣。

麥浚龍:《活在當下》、《薔薇》、《愛,讓你知道》及《我回來了》。

陳榮照:《活在當下》、《軀殼》、《薔薇》、《無題》、《我回來了》。

ifva:黃志偉選了《活在當下》、《薔薇》、《軀殼》、《夢由》和《島》。一種方法是先提名金獎,首先要有人提名一部。

陳榮照:《活在當下》。

陳碧如:我選《薔薇》及《活在當下》兩部。

麥浚龍:我選《薔薇》是金獎。

陳慧:《活在當下》和《薔薇》。

ifva:黃志偉選《活在當下》是金獎。有重複票,我建議大家互相游說一下。是雙金,還是一金一銀?

麥浚龍:我較為重視一部片的創意,要我選,我是偏好《薔薇》,它的鏡頭、創意、美術指導比較豐富。《活》是好,但我覺得它只是拍自己的生活,是一部很好的紀錄片而觸動了我。若從零開始到完成一部短片作品來考慮,我會選《薔薇》是金獎,《活在當下》是銀獎。

陳榮照:我正正站在不同的角度,我覺得《活在當下》珍貴的地方是它的真實,貼近生活,整件事是源於自己的真心。由原初構思,到他怎樣拍他身邊的故事,然後剪接,幾方面,我覺得他的原創性和創意是最珍貴,而且最主要是他無加修飾。 第二是《活》的創意是有根的,它捕捉到這個年代的特性,它顛覆的地方是你認為它是說青少年問題,但實際上是青年也會出現類似的故事,由一位未夠十八歲的人將問題提出,看完之後會讓你思考更多。

陳碧如:我覺得兩部片是屬於不同性質的片種,如果勉強選一部出來,我認為是有難度。《薔薇》是有craftmanship(技術),而且控制得宜。《活在當下》也有它不容易做到的地方,它讓我們看到今時今日的青少年是怎樣,而最後一幕也讓我明白他亦同時提出自己的問題。

因為在《活》的後段看到一些社工出現,我當時就想可能是社工用一些活動引導他們將精力投放在創作上面,所以他們就拿著攝錄機去拍攝,我甚至覺得可能不止他一個人拍,不過他在拍攝過程中產生自己的感覺,然後開始有他的設計,與《薔》根本上是兩回事。

陳慧:我不想去比較,那是一件殘忍的事情。《活在當下》那種用鏡頭去與別人建立關係是不容易,結尾他提出了一個自己的按語,很完整。《薔薇》的感情是打動了我們,在很短的篇幅裡面,你是感覺到他的慾望和焦慮,到最後你是會感到哀傷。它在沒有對白的情況下,很準確地傳遞那種感情,叫人怎可以放棄它呢!

陳榮照:我們是否傾向頒雙金?我們現在只有四人,比較尷尬。

麥浚龍:我可以接受雙金,但就不會給銀獎。我覺得《活在當下》是realistic(現實),《薔薇》是surreal(超現實),現在作取決等於究竟你選realistic還是surreal。對我來說,我當然會選surreal。如果大家覺得要雙金,我覺得這兩部片都有能力取得。

陳慧:如果選了雙金,我不認為會有作品可以得到銀獎。

陳碧如:我也是。

陳榮照:聽完大家的意見,我也傾向選雙金。當然我自己較傾向《活在當下》,Juno說得很對的是我較為傾向寫實主義。《薔薇》表達自己的內心同樣是很珍貴,我很欣賞陳慧用的兩個字「慾望」來形容,我覺得是應該受到尊重,亦肯定他掌握了技術及創意,很難得青少年組會出現這類作品,很突出。

我個人認為今年的水平很高,有頗多作品是值得頒獎的,如果設銀獎,我會推薦《軀殼》。剛才已經解釋了,它整個的創作意念是完整、富詩意,是不會在其他一般作品中見到的東西,值得去鼓勵。

ifva:大家對於設立銀獎有什麼意見?又或者大家會否有其他可獲銀獎的作品提名?

陳碧如:我的評分是分了三層,第一層是《活在當下》和《薔薇》,第二層是《軀殼》和《無題》,第三層是其他。如果你要我選,我會同時選《軀殼》和《無題》。

陳慧:我會選不設銀獎而傾向表揚。《愛,讓你知道》和《軀殼》又是不能比較的,他們在製作上和說故事方面都很不同。反而《軀殼》和《無題》能夠對話,但這樣不代表誰較為優勝。

麥浚龍:其他的作品表現很平均,每部都不同,亦有一些好的表現。我不提倡設銀獎,但我認為《愛,讓你知道》和《我回來了》是值得表揚。

ifva:黃志偉選了《薔薇》是銀獎。那麼,就銀獎方面,大家是否需要投票?

陳榮照:不用了。我收回之前的建議不設銀獎。

特別表揚獎投票:
麥浚龍:《愛,讓你知道》和《我回來了》。

陳碧如:《軀殼》和《無題》。

陳慧:《軀殼》、《無題》和《愛.讓你知道》。

陳榮照:《軀殼》、《無題》和《島》。

ifva:黃志偉選了《軀殼》、《夢遊》和《島》。《軀殼》及《無題》是肯定入圍。

麥浚龍:現在是選《島》還是《愛.讓你知道》。

陳榮照:我們有三個選擇,究竟選兩部、三部還是四部?

陳碧如:如果一定要二選一的話,我會選《愛.讓你知道》。《島》是很可愛,但從敘事、craftsmanship、結構上,《愛》整體是較好。我喜歡《島》表達想拍一部影片的童真,但真是未到水準。

陳慧:我贊成有三個表揚,因為我們不設銀獎。

ifva:如果沒有異議,那麼,今年青少年組有兩個金獎,分別是《活在當下》和《薔薇》,有三個特別表揚獎,分別是《軀殼》、《愛.讓你知道》和《無題》。

置頂

 

 

 

第十四屆ifva互動媒體組別評審會議

評審:李光石、吳子昆、傳慧儀、羅琛堡、鍾緯正
大會代表:鄺珮詩、蔡婉珊

1.《植物輸入法》

鍾: 這個作品的發展空間很大。現在只是以移動植物啟動一些動畫的簡單互動模式。作品應該多加解釋或延伸意義,如思考植物作為一種生命的模式,和其有關的動態或文字。現在的表現手法就像是一個有關動作、反應和關係的簡單紀錄。

羅:又可以將個別觀者與植物的互動視覺化,或其他可以看到的東西,使觀者知道物件怎樣配合他們的動作。我在想植物與我之間的互動形式,我想再看多些互動,譬如植物與容器之間的互動。作品還有很多發展空間。應該有多些不同動作,而不是只有一種。

傅:我喜歡這個作品的展示方式。相對其他作品,圓形的展示模式顯得很整齊和乾淨。 反應很準確,一聲「叮」之後的反應很明顯。但與其他作品的一樣,只有一個層面的內容、動作。另外,作者不用人造的代替品而用真的植物,可以給它打一個額外的分數。

羅:當你說設計很乾淨時,令我想到它似一個網頁設計,以及感覺上是想看多幾頁的內容。

傅:對,就是這個感覺

吳: 當我們在第一個篩選階段看這個作品的錄像時,我們只看到三個不同的動畫示範,不足以令我們認識這個作品,我們當時亦想知道作品在展覽時會否有多幾種變化。在藝術家提供的陳述中,他想做一個實驗;而看過展覽版本時,我不確定他想做甚麼樣的實驗、實驗的目的和他個人的期望。

李: 在展覽看到的作品跟錄像介紹的很接近,而它的缺點跟我們當時預計的也一樣。而所有缺點聚集一起的時候,顯得作品流於單薄;而作品的好處是版面設計很詩意。縱使裝置太簡單,但我們是喜歡有機的內容和想法。於我而言,這不是很出色的作品,它止於人們喜歡的展示方式及有興趣探索的內容。

2.《解‧構》
吳:與看錄像介紹時比較的,效果比預期的好。也有其他作品一樣的問題;它只是一個遊戲,需要有多一層解讀才可以提升作品質素。破壞一些東西是很享受的事,但作為一件藝術作品,人們會期望作品有多些意思,而不是止於玩樂性。
單是讓人們切一字體、再重組,我不明白做作品的原因,我們可以破壞其他東西,不需要用文字。如果那些文字可以組成另外一些意思,作品會更好。現在只是破壞其一些東西,就沒甚麼意思了。

羅:我喜歡那些線的動態。可說是詩意的動態。但形式沒有配合線的狀態發展或字詞的意思,如果形式和動態及其他原素結合發展,作品會更有趣。 或者他可以嘗試另一些影像或文本。

李:我想知道字詞再組合時的速度能否加快。如果藝術家選擇以現時這個速度,那是技術上的意圖,但我不明白為甚麼要這麼慢。

傳、吳:同意。

鍾:他沒有留意再組合的速度,但他是在嘗試以碎字間的碰撞,讓它們自己再結合。而相撞的機會甚低,自動組合的模式不成立。我留意其他觀者玩這個作品時經驗,發現作品一些缺點。那個觀者快速揮動鐳筆,但作品設計的概念不是要配合這種玩法。所以在表達性強的動作中,如切割字詞時畫的直線,作品就失去解釋能力。而對於表達性強的動作,那個觀者以的方式是更有解釋能力,適合作品的互動模式。

吳:不用看作品說明,人們也知道怎樣用那支鐳射筆。

李:每一年比賽都有幾個作品是相同狀況的,高技術但概念薄弱,或是有足夠概念但又技術不足夠。我對你所得的經驗有些意外,他們的錄像介紹不足夠,互動性不高,但當你看見別人玩的時候,很自然的會覺得蠻有趣,觀者的反映亦很好,裝置又簡單。我只是希望作者將來的作品多著重平衡技術和概念兩方面。這景況也反映了香港的互動教育的情況。現今學校提供的技術支援,更方便學生創作藝術。我們應該提醒學生,除了照顧技術,他們應該多發展概念。

鍾:比賽中有幾個作品是我的學生做的,這個作品也是。這個作品的互動設計是云云學生作品中最複雜。他們成功創造這個作品,而其他學生往往失敗而不能完成。其他學生只會簡單設計一些點,然後以那些點跟系統互動。

 

 

3.《Hexic: A Choreography of Multimedia and Interactivity》

傅:我沒有足夠時間看完整個錄像,而這種展覽形式較我預期的差。因為他們之前提交建議的比製成品更為複雜。

羅:我想知道作品有沒有不同部份,若這個以表演形式製成,我想看到當中的發展。那我可以知道這種敍事形式也有組織發展。若作品有不同程式,那我可以從一個程式跳去另一個主題的看,而這樣一來,觀者會有更有趣的體驗。

傳:說的正是。因為這是一個有舞台設計、服裝設計和跳舞動作設計的表演作品;而現在的表現形式未能令人們有對各種設計有感覺。藝術家應該呈現更多各種設計間的互動。表演者的動作應該跟背景不斷互動,但在這個錄像中看不到這些互動。

鍾:根據資料紀錄,作品中的動態與背景/地面投射的互動,這些互動亦構成表演。可能當中有其他的東西/原素,但我沒有在展覽中的錄像看到。

羅:作品應該有兩種互動模式。一種是表演者跟系統互動,另一種是表演者觀眾的互動,那是另一個層次的互動。我看錄像時不可以看到另一個層次的互動,實在很難給予評語。

 

4.《販賣偷來的時間》

李:買賣的過程很重要,我很喜歡這個作品。不過剛才的買賣過程實在沉悶。
如果買賣過程快些,我認為作品會更有趣。這個作品很像一個行為藝術表演。在第一部分示範的時候,我喜歡我買了的東西,但買賣過程實在一般,作者需要多計劃買賣過程中,要多些動力。

吳:在比賽第一輪中,我們曾討論這個作品是否互動媒體作品,是否乎合參加這個類別比賽的資格。作為一個藝術家,這是一件不俗的作品。但作為一個評審,我要指出這不是一件傳統的互動作品。作品的互動性在於推銷員與觀眾之間。我關心這個作品在這個比賽類別中是否合適,它在這類別中顯得有些怪。

李:這問題視乎從那個觀點入手。在一個只發表互動媒體作品的藝術節中,人們它可能難以介定其性質。而ifva 的背景是以流動影像為基礎的比賽,現刻ifva想加入互動媒體組別為比賽的延伸,以這個背景來看,我開始考量這個作品的兩組的互動性。第一,將攝影機放在電梯,行人與攝影機的互動;第二組互動是買賣的過程。

鍾:我接受這個是互動作品,至少我所參與的買賣過程是一種互動。在一些畫廊和博物館中也有同類作品,藝術家會擺放一些小販檔鋪,即場煮食及賣給展覽的遊人。在這一種特定概念的作品,我會考慮它為一個。但我不肯定它是一個互動媒體作品;作者用的媒介不是特別適合這種互動的參與性。我對剛才在畫廊的示範有很高期望。他的作品是有關賣東西,是一些虛擬影像或數碼圖像。從展示作品中摘除圖像、賣給人,而購買圖像的人又可以多次複印圖像。我估計他的電腦會有可以復原圖像的殘餘檔案。這個形式使我思考圖像的耐用性,又或是圖像擁有權可以完全轉移給買家。這些問題他都沒有回答。那些都是有關買賣數碼形式的產品的問題,也是負挑戰性的討論媒體的問題。我對表演部份沒有意見,因為他本人可能不是懂娛樂別人的人。

羅:但是如果我視之為一個表演,那整個過程就很重要了。如果我視之為一個互動作品,買家和賣家之間的互動是重點。他應該提供一個較好買賣過程的表演。我對店舖的陳設也很失望。如果店舖的陳設不只是一張枱,而有多些的界面,又或是多些層次的而使係統可以自由操作,也使作品會更完整。我疑惑他為甚麼以這個陳設方法,他大可以用其他方式,如在線方式等進行買賣。我不見得這個方式的好處。

傳:他介紹作品時已顯得他很在意這個賣產品的方式。我喜歡這個作品帶出的商業和世界的關係,和背後的有關社會意義。我也有想為甚麼他要搞這一個陳設,他大可以簡單的按某個鍵,然後發電郵給我,作品可以以虛擬形式運作而不用個人力做買賣。

吳:我不認為它是一個互動媒體作品。如果他以自行操作的方式買賣,如用一.舍自動販賣機,人們以信用咭付款後,貨品從自動販賣機吐出來,那會脗口互動模式。販賣時間的想法則是基於拍攝電梯即將關上的一刻,他立即按開門鍵而來。人們平常不會在那一刻按開門鍵,他的做法就像偷了別人的時間,然後賣給別人。

傳:視覺設計方面頗聰明,我在香港浸會大學舉行的展覽看過這個作品。他們用會場的一角放滿電梯的照片,人們從遠處走來向作品時就可以見到,而展示方便是很討好的,有很強的空間感。

羅:那類視覺效果很易吸引人。我也覺得以按開門鍵來打擾別人的動機很有趣,。

吳:那就像現實生活的商業世界,好像的士內的影視屏,不斷以影像來打擾別人,再從中賺錢。

李:偷別人的時間是一個聰明的概念。尤其是當這個情景在香港發生時。香港人在電梯內不會跟別人溝通,好像其他人不存在的,與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在電梯內的友善行為很不同。香港人常常花很多時間在電梯中,人們一踏進細小的電梯,就立即停止一齊社交行為。每一次看到人們在電梯即將關上的一刻,有人按開門鍵時,電梯內的人好像被侵犯私隱一樣。我很喜歡這個藝術品,但買賣過程未能與結合成一體。作品可以不同的變化,買家的相片可以成為裝置的一部分,以及買家可以下載圖像到磁碟,還有其他很多選擇。這不是一個他做到、做不到的問題。事實是他沒有做好這個實驗,沒有提出足夠與現實世界的對質。這個作品若已在香港浸會大學、奧沙畫廊展出,他已應該有多次的經驗,他就應該改良作品。

羅:偷別人的時間的意念很有趣,但若我是買家我不會從買來的片段中找到樂趣。我覺得那與時間有關,他買甚麼時間給我了?

鐘:有同感。

李: 我不同意你說跟時間沒有關聯,因為把即將關上的電梯打開,即使你只用很少時間做按鍵的動作,你也是在別人不想的情況下拿走了一些別人的時間。

羅:我同意這個詮釋,有關電梯中的人與攝影師之間的行為。 但買家許牽涉另一舍過程,他們買來得到的東西並不真的是那一段在過程中被浪費掉的時間。

吳:作品不合理的地方是,沒有人真的覺得多了一分鐘時間,沒可能的。而正正是這個表現手法使它成為一件藝術品。

李:比賽大部作品大多意思淺薄,至少有這個作品帶來一連串討論和問題,即使它不完美,它有在別的作品找不到的深度。

5. 《森‧林‧木‧人》

吳:在第一回看作品資料的時的感覺較好。作品資料的陳述較好。我記得當時我們都同意這會是一件不錯的博物館展品。

傳:其實現在看到的展覽品跟作品資料的時看的東西是一樣。

鍾:我有些猶疑它是否一件藝術品。它好像一個在一些場地裡、某個環保活動中的資料顯示器。不論它的反應力好不好,這一類嵌板式的製成品,需要一個更特別的互動模式,才可成為有藝術性的創造品。.

羅:即使它是一個資料顯示器,我也不是取得很多資料。只有兩版設計,未足夠解釋樹木生長與污染的關係。

傳:今晚討論不斷重複有關只有一個層面的作品的評議,而很多參賽作品都是這一類。作品尚有發展空間,可能因為是時間和製作空間的限制,它似是一個功課。這些作品未能夠發展概念,將以成為有層次的形式。

羅:他可以再做多些東西,如觸摸塵粒會彈出一個視窗。現在是太簡單,只是啟動一些東西,沒有表現塵粒與樹木的關係。我想問作者這些東西與單螢幕如何聯繫。

6.《A Couple of Irons》

傅:我支持這個作品進入比賽第二輪的,因為他是一個獨立、封閉線路形式的作品,當時我覺得這作品可帶出新解釋。看過展覽後我是失望的,作品資料中的介紹是更為有趣、好玩,現在則有沉悶的感覺。我想那是因為展覽空間有限影響動作所至。視覺效果也未如預期之內的好。

羅:如果我不視之為一個互動作品,可以把它當作為一個媒體雕塑。這個作品可以是有趣的。但現在我不知道為甚麼我要玩這個熨斗、這兩個熨斗與攝影機有甚麼關係? 如果這是一個雕塑,我應該怎樣觀賞它?我不知道如何思考這個作品。

吳:我曾很努力嘗試將所當中原素拼湊,想出它們的關係:封閉線路式的電視與熨斗;但失敗了。

李:在藝術家提交的建議書裡的介紹較今晚親身經歷更為有趣。若在一個較大型的展覽裡,有更多遊人,其中兩個遊人拿起隨便玩玩,這個作品會有較好表現。但在一個小型展覽,沒有太多遊人,可能大部分都是個人經驗而缺乏群體經驗。你只可以自個兒玩,或是與同行的朋友玩,有趣情度亦減低。我有點失望,若在特定場所,人們可以有不錯的經驗。

羅:如果有多幾十個熨斗,可能更有趣。只有一對熨斗在場地,我不覺得捕捉另一端的影像不是樂趣。

傳:或者是一對二、一對五,會很有趣。

李:我仍覺得它作為一個控制物件是有趣的事情。但熨斗讓人感覺很重,又是危險物品,你不會將它放在自己或別人的臉旁。事實上這個熨斗很輕,像一件玩具,亦似一九八零年代的電話、花灑頭。作品沒有它應有的藝術性創造。

傅:我期望影像會有更高解像度。熨斗是危險的東西,人們使用時要靠近它。如果佈置上讓人想參與其中、影像有別於平常,效果會更好。例如在別人身上用熨斗,感覺更好玩。將熨斗掃過別人的手指,捕捉多些特寫、身體的鮮明紋理。如果在別人身上玩熨斗,別人又與他人玩,會帶來多些關係的詮釋。

羅:你建議的是另一種的動作和互動。如果我舒服的坐下,與朋友玩,遠較現在的佈置成一個雕塑的好,現在我只會拿起它們,察看一下而已。把設計、佈置成檢視與別人的關係的東西,一定是較好的了。

鍾:我第一個印象就是有關熨斗的重量,跟普通熨斗比較輕很多。當我嘗試用它時捕捉影像時,我不知覺的像平常一樣把熨斗壓在枱布上,所得的影像是無法分辨的。影像模糊、失焦。當我嘗試用兩個熨斗,發現難於找出主題,在展覽中未能發揮功能。這個熨斗可以用於家裡或其他場合,作紀錄個人習慣之用。但在個人展覽經驗,與日常使用熨斗習慣之間難以找出意義。同意傅所言,它應該有一個更合適的形式,將它們放置在多些不同地點,看到多些其他熨斗的影像。我有興趣知道他為甚麼把熨斗設計得很輕。我期望拿起一個很重的東西,而所得影像也應較攝影機或手機所攝取的影像更有重量感。我把玩熨斗時就沒有這個感覺。

7.《子非魚/式壹/魚之樂》
吳:展品跟資料介紹的很不同。

李:不同意,我覺得很資料介紹的很像。我記得我預期它是很特別的東西,但結果也是裊單薄的作品。它本來給我的印象是令人驚訝的擺件,但現在的表現方法不是特別有趣。

吳:我在資料介紹時看到的作品,它的聲音是跟視覺互動產生而成的,是吧?

鍾:在學校的畢業作品展裡時,聲音是跟視覺互動產生而成的,還有是用三個螢幕的,現在的展覽中只有一個螢幕。他們在畢業作品展裡,展示多組與現場環境互動而成的聲音,不同螢幕展示不同的魚。當時有三組管,每一組管有一條魚,每條魚與個別螢幕互動。

吳:需要多些不同的影像,影像應該是有很大變化,我們在現場看到的像一個電腦螢幕保護裝置的影像。作品題目屬話題性而已,作品與題目的意思沒有關聯。

羅:即使作品是單螢幕作品,那由視覺互動而產生的聲音,跟魚的動態和魚都毫無關係。我指圖像方面,不是圖像的動態。

吳:你期望魚兒有所動作、圖像跟隨動作而改變嗎?

羅:此其一,還有是如果我看一個靜止的圖像,或改變了的圖像,都看不到那些方線跟層次、顏色、魚的生命有甚麼關係。

8.《Black Box》
李:展品叫的我有點意外又失望。我原先想一個訊息經過複雜的過程中可能帶來的干擾或破壞會是有趣的。但在展覽的陳設中, 所有東西都是由一個電腦控制。如果有一個電腦是負責廣播,另一個負責接收,作品會有更多驚喜。現在是同一部電腦做所有東西,看來很傻。我會想那為甚麼不用一部電腦?將兩部電腦分開功能,廣播和接收,會使初次看這個作品的人更容易明白。而我們作為評審,已經看過作品介紹,已有所期望和知道互動的原素,而這些於觀者是不明顯的。從參賽者提交的資料中,有受干擾的圖素化的影像,但展品沒有展示這些影像。
我曾看過一些聲音裝置,可以讓人們按鍵、干擾音波的視覺效果。但這個作品沒有視覺化干擾結果,是欠缺了這方面。

吳:當我看到展品陳設時,我看到早年錄像藝術作品的影子,滿有舊風格。我同意兩部電腦的功能要分開。

鍾:我沒有看有關作品資料介紹,所以初看作品時有點難以入手,直至吳給我解釋其運作才明白。我記得有一個類似的作品,只有一個電腦,好像是把文本換化成說話的運作體系,一部在讀一篇文本,另一部就以識別聲音的程式理解發出文本的聲音。當中一定有錯誤,或原文與經處理的文本之間有落差。那位藝術家嘗試玩類似翻譯中失實的可能,但以為訊息加碼和解碼的方式呈現。而Black Box 的作者需要給觀者更好的預備,以明白其運作或讓人知道他想人知道的意涵,就如剛才提及的作品,該作者給觀眾派發有關訊息的資料,又或把有關詩歌的打印本附在電腦上,而電腦是給遮蔽了的。那些觀者知道該訊息,又明白了自己和其他觀者的動作干擾兩部電腦間的溝通。觀者亦可以來回檢視電腦的狀態,既明白訊息,又可以投入欣賞溝通間的失誤和干擾結果。而這個參賽作品,初時我難於給閃動的文字找到意義,以及閃動燈光與另一端的裝置的關係。於我而言,兩部電腦有不同功能是很重要的,一部傳送數據,另一部接收,表示兩者在溝通。技術上一部電腦也可以表達,但兩部電腦可讓觀眾易於明白

羅:我有興趣知道題目Black Box 的意思,以及用這個方法傳達意思的原因。如果你告訴我這是一個意外的狀況,就如有人發給我一個求救訊息,我可以對題目有所聯想,會較為有趣。 我能接受舊風格的錄像作品,但他們尚可以做多些功夫,如那面牆,可以架起一個框來打光,而不是只有一段短短的燈放在地角。
把作品陳設成兩個物件溝通的模式。現在的效果不足夠帶出溝通的主題。作為一個裝置,它的空間感是怪怪的。我沒有留意是否只有一個電腦,因為我花了很多時間明白這個作品。

吳:電腦接受錯誤訊息是很重要的創作想法。我覺得商個作品沉悶,因為不論人們甚麼方法阻擋數據傳送,也只有一種閃燈方式。

獎項提名
李:銀獎是《解‧構》;銀或金獎是《販賣偷來的時間》
特別推薦:《植物輸入法》、《A Couple of Irons》、《Black Box》

傅:我選四個作品,先不予提名
《解‧構》、《植物輸入法》、《販賣偷來的時間》、《子非魚》

吳:我選三個作品,《子非魚/式壹/魚之樂》、《販賣偷來的時間》、
《植物輸入法》

羅:《販賣偷來的時間》、《解‧構》

鍾:《解‧構》、《販賣偷來的時間》、《Black Box》

獎項討論
《販賣偷來的時間》
吳:《販賣偷來的時間》得銀或金獎是好事,它是一眾作品中最好的。

傅、羅、鍾:同意

《解‧構》
吳:我沒有選《解‧構》,基於它只是技術上做得好,但概念不完整。

李:這個作品符合這個組別的原則,雖然不是完美,但仍選它鼓勵性作用。

吳:同意你的看法。那我們大定同意頒銀獎給它嗎?

李、傅、羅、鍾:同意

Ifva:大會只設三個特別推薦,若評審要頒四個特別推薦也可以。你們的選擇是《Black Box》、《子非魚/式壹/魚之樂》、《植物輸入法》、《A Couple of Irons》。
李:我覺得可以拿走《A Couple of Irons》。

吳、傅、羅、鍾:同意

比賽結果
金獎:《販賣偷來的時間》
銀獎:《解‧構》
特別推薦:《子非魚/式壹/魚之樂》、《植物輸入法》、《Black Box》

﹝完﹞

 

 

 

第十五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 評審會議紀錄

動畫組評審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林紀陶,黃英,盧子英,淡水,葉偉青
ifva代表:鄺珮詩,范可琪

林紀陶:我認為《小紅帽與大野狼》很專業,無論在說故事或動畫效果的技巧上,有別一般學生習作。

盧子英:但故事過於簡單。有點像外面買到的童話故事動畫DVD, pop-up的效果很討好,把一個媒體作變奏,並不馬虎,但我想要求多一點而已,如結局能有多點東西會更好看。

黃英:很適合小朋友看,剛才的觀眾很有反應。故事是大家都認識的,容易投入。

林紀陶:但我不會因此而給他高分,反而應鼓勵沒太多市場考慮的作品。下一個是《找我》,我想問一個技術問題,它(手繪效果)是否全是手繪畫的?是否電腦上色畫的?

葉偉青:是(電腦上色)的。

淡水:聽說要做三、四個月。

林紀陶:至少不會弄髒手。

黃英:可能要拍一些動作作為參巧。

淡水:跟《千守》放在一起很有趣,很意想不到,因為它們的元素很相似,比如樹、手、哭等等,但一個是很個人的作品,另一個是說四川地震。

盧子英:《找我》的世界我不覺得很特別,很像虛擬遊戲裡面的世界。初段頗有趣,但到最後很像電腦遊戲,反而初段走來走去有些趣味,但不夠深入。這種題材其實很容易,從一個人的內心世界出發,裡面的東西都是symbolic(象徵性)的,想到什麼也可以。這種設定可以很好,但也可以很堆砌,由觀眾自己想像,我的感受不太深。

淡水:前後節奏很像,後面那段反差不夠大。

盧子英:而且有點草草收場。

林紀陶:故事和表達形式很年青和粗糙。但特別的地方是用2D和用顏色如灰啡調子和後面用彩色,給我的感覺是「人味」強一點,有點像幾年前有部黑白的,用鉛筆畫的作品。雖看得出他是第一個作品,但不應用技巧優劣來評他。他很green,以直覺出發,作為獨立電影是不應太介懷技巧。但在十二部作品中不算特別出色。

葉偉青:我看的時候不太投入。

鄺珮詩:下一部是《肥仔與石頭王子》。

淡水:觀眾看的時候頗有反應。

林紀陶:因為它不知不覺有象徵意義。

葉偉青:造形與設計很特別,顏色與角色很「過癮」,但動作方面看得吃力一點。

淡水:如角跳下去像推自己下去,很可惜。

林紀陶:這部戲表現一個很具體的世界,正正因為它做得那麼具體,技術上出現很多問題,如有些鏡頭有影子,有的沒有影,有些有樹影沒人影,很影響整體質素。他既定下了這個方向,完成度方面就未合格。反之像《找我》的世界較抽像,有沒有影不太重要。

葉偉青:整體造形不錯,有些東西做得很聰明,如一排排有口和眼眉的石頭。但我不太明白它的遊戲規則和世界觀,究竟這世界的生活方式如何我不是很清楚。

黃英:我也同意,它造型上有很多很聰明和有趣的想法。遊戲規則有些很實在的東西如金幣,但作用是什麼?我覺得不太make sense(有意義)物件很功能性和邏輯性,但又說不通。他想建立某一個cycle(循環),一個遊戲,但不是每一個元素都可組合起來。

淡水:現場觀眾起初也被它的造型吸引,但興趣慢慢下退,最後互相談話。

盧子英:他說故事的方法和application有問題。

鄺:《Faces》。

淡水:這就是version 2.0那部?

盧子英:我想是吧,上年參展過,好像整理了一些,改了一點。有典形獨立動畫的元素,有很多symbolic(象徵性)的東西,給予人想像空間,雖然簡單,但有趣味,言之有物。但是否就足夠?我覺得不夠。以兩分鐘的篇幅尚算完整。

黃英:它有意念,但沒驚喜。最後變了真人就令我迷失了。

盧子英:它沒有事件去支持,很難自圓其說,變臉是否一定是欺騙?未必吧,變臉也可以是好的,可以逗你開心,這世界不是這麼簡單吧。

葉偉青:我有點驚奇,就是最後變了真實面孔,沒想到會如此。

林紀陶:我之前看也覺ok,但再看簡介發現原來我的接收跟他不同。我看的時候不認為「扭計骰」是虛假,以為是在那個世界裡要找一個合適的表情。因為作品太短,這個自白書其實害了他,中間有點過程會更好,比如哪一個是他的真臉孔?你也可以說在那一世界裡「扭計骰」是他的真面目。我覺得這片視覺形式不錯,也可帶給觀眾聯想,但有些東西沒有力量,可能再補充細節會更完整。

黃英:「扭計骰」是個有趣的概念,也可讓觀眾投射意念進去。起初「扭計骰」只是2x2,複雜性較低,有些地方很「偷鷄」。我想看到的是比如不同眼眉配合不同眼睛會變成什麼樣子?可能會完全變了樣子,但作者完全沒有在這方面作嘗試,只有一個很簡單的意念,但沒能力發展下去。

淡水:這是少數對顏色有看法的作品,儘量減到最少。

鄺珮詩:《天涯旺角》。

葉偉青:我被旁白嚇壞了,因為不停叫我的名字!它用的方式、視覺上都很「過癮」,但很多旁白其實不是太需要。

盧子英:還有要用caption(標題字幕)寫出來!

淡水:給我們說中了,我們早說像教育電視,原來真的是!

盧子英: 是港台外判節目。這是一回事,但他沒善用媒體,很多出色的動畫只用聲音效果便可說出很多大題目,可以很感人。這個卻要用那麼多字幕交代,其實用什麼渠道交代訊息很重要。很多導演喜歡用對白交代一切,但應把焦點放在音響、美術等環節。

林紀陶:對白也是負累,一開始便告訴你主角葉偉是紀錄片導演,是個專業人員(紀錄片編導),但他找不到題材,要找不斷題材,如在搵工做。但這個前設是個負累,因為他連腳架也遺下,如果是專業人員,其實不太專業。

葉偉青:他不停強調葉偉那名字,但不需要每句對白也提一次吧!

林紀陶:撇開這問題,我覺得它的造型不錯,他居住的地方那圍牆也很有趣,表現出主角的孤立,以黑白為主的畫面的呈現很不錯,但故事想得太完整,是部可以「出街」的作品,有違比賽的主題「城傅獨立精神」。有技巧是好事,有港台支持也沒衝突,但應整理一下再拿來參賽。

鄺珮詩:動畫我不知道,但港台不容許戲劇那邊的外判導演剪另一個版本,之前已有麥婉欣的個案,她把節目剪了另一個版本參加影展,結果弄得很不愉快,因為港台視所有片段,包括未「出街」的為港台property(產物)。

淡水:港台不許不代表這個比賽也要依從。

黃英:但若贏了也要公映。

盧子英:用旁白用caption(標題字幕)也可用聰明點的方法,可以做得更好。我起初以為它故意扮「騎呢」,但最後又不是。若處理方法一定要有字幕和旁白,也可寫得流暢些,聽起來舒服些。出caption(標題字幕)也可以不用這樣紅底白字,可以巧妙地在畫面裡做,令感覺融合點。

淡水:為何他們要參加比賽?

盧子英:不想浪費吧,又有獎金。而且可以讓更多人看到。

林紀陶:但作為獨立作品就有很多不足之處。

淡水:我這樣問是想說參賽者也有責任思巧什麼叫獨立短片。

黃英:所以我應為拿功課來參賽的不用考慮。

林紀陶:功課的創作動機是交功課,另外也有些大動畫公司鼓勵員工拍獨立作品作為沒有工作時保留員工的策略。

淡水:我認為這沒有問題。

林紀陶:大公司有資源,拍出來的畫質更好…

黃英:但過往Raman也有參加,但都沒有得獎。我們要告訴學生拿功課參賽,機會較低。

淡水:但我得說我當年參加的得獎作品也是功課,但我是抱著參加比賽的目的去拍的。

黃英:分別就在動機,這很重要。

林紀陶:我看外國的作品時,如日本的作品有些雖是大公司做的,但作品拍出獨立精神,概念也有獨立性,但看香港作品,有時只留有大公司的方便,但作品欠獨立精神。

黃英:香港沒很多公司有這樣的資源讓員工這樣做。

林紀陶:據我所知有四間。

盧子英:獨立動畫沒市場,沒人談論,所以對獨立的概念模糊,以為悶或短的或不知所云的便是獨立。但若我們扔掉學生作品,可能只有三部片參賽。是學生作品不要緊,但應在創作時便要考慮這因素。

林紀陶:發展獨立短片的市場和文化很重要。ifva其實已建立了某種文化,尤其在前幾年,但今年比較弱。

淡水:其他短片還好些,但動畫就很弱。

林紀陶:近期數碼動畫工業較蓬勃,顯著看到作品多了,但對獨立精神的衝擊也大了。

鄺珮詩:下一部是《武松打虎》。

林紀陶:當初為何要選這部作為入圍作品?

淡水:初選時也考慮到它不是原著,在這方面有保留。

林紀陶:我是想問整體從47部選12部入圍作品的情況。

盧子英:我們以分數淘汰,每人建議數部片,總共有十六至十八部,然後從中挑選一些有可取之處和可以公開播放的作品,過程不困難。

林紀陶:這屆作品感覺較弱。《武松打虎》之前我看過,但用不同角度看,這次以獨立電影的角度看,有很多未完善的地方。現在看到他的朝向是想公映,但卻欠缺獨立的味道。

盧子英:獨立的定義可以以資金作定奪,也可以創作人的身份,但一個人可以同時有多重身份。

黃英:《武松打虎》的音樂效果做得很好,比其他作品出色。

淡水:今年作品聲音方面很弱。

黃英:雖然技術上有不足,如旁白聽得不清楚,但整體混音不錯,起碼有層次。

盧子英:無可否認他是個有經驗的作者,這方面比大部分其他參賽者優勝。今屆比較完整—那是說所有環節都做得完善的作品只有幾部,《武松》是其中之一,《小紅帽》太短,但也交到功課。

鄺珮詩:《一毛白髮》。

淡水:我覺得它太「偷鷄」,基本上是拍出來然後把東西鈎出來,好像對不起其他逐張畫,由頭開始rendering(呈現)的作品。即然你拍了短片,為何要拿來做動畫?

盧子英:《Waking Life》也是全拍真人,再在後期做功夫。

淡水:我覺得他掌握不了這方法的精髓,用這方法不恰當。比如在構圖上的考慮…

盧子英:他也要選鏡,知道攝影機應放那位置,不是隨便放的。他鏡頭與鏡頭之間的連貫也做得很好。

林紀陶:他發揮得到動畫的形式,尤其在巴士的路程一段,可看到社區的轉變,利用巴士窗門的反影,也突出一些動畫特有的意境。而且作品涉及本土文化,雖然不完整。他用的音樂不是原創,但用得不錯。他跟《熱血不如捐血》一樣,有一種細微但獨特的香港角度。如從下望九龍城的飛機,《熱血不如捐血》也有類似鏡頭,其他全世界都市都看不到這樣的鏡頭,鈎起主題所說的遺憾感覺,這方面在十二部之中較突出。

盧子英:無論篇幅、首尾、美術、動作、音響等都蠻好,亦言之有物。說個人的童年經歷,因為作者自己有感覺,較容易表現得好,而且都能善用媒體,雖然「偷鷄」,但做得不錯。

淡水:他是少數能解釋自己怎麼會做這作品的作者。

鄺珮詩:《千守》,之前已提過,有否補充?

葉偉青:用顏色很好,樹的質感讓人感覺舒服,畫面上我很喜歡。

林紀陶:它的視覺處理有劇場效果,設計是個舞台,而且道具運用也好。我起初以為他們得到學校的導師幫助,但聽他們三人說又好像很大部分都是自己做的,所以應因此加分。其實四川的感覺不強烈,但關懷地震孤兒的意圖不錯,特寫了出來,用重叠效果感覺也很好,總體來說有原創性。

鄺珮詩:《Isolate》。

林紀陶:用鷄鵝入城市來說貧與富的主題,用很多對比,主題是表達了出來,但過於簡單。而且鷄鵝進餐廳找食物這設計其實挺無聊,因為在城市裡雞鵝去餐廳找食這無疑是找死。它的概念運用得不好,沒有顯出鷄鴨的習性,只是兩個叫做鷄和鵝的角色而已,沒有想出很多細節。

黃英:我聯想不到貧富懸殊的主題,鷄與鵝進城市餐廳找吃,但餐廳及外面的世界全是人,完全沒邏輯,觀眾不知應站在什麼位置看。

林紀陶:不成熟的作品,明顯是學生作品。

盧子英:作者以為動畫就是什都可以發生。

葉偉青:我起初看覺在顏色運用上頗佳,和用類似逐格快拍的效果很有趣,但後來發覺不是逐格快拍。

鄺珮詩:《我想我是我》。

淡水:這部不用動畫做不到。

林紀陶:我剛才想問他造型是自己想出來還是參巧其他人,我覺得它的造型很特別,如眼睛部分,像《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聖誕驚魂夜》),可代入殘障者眼中的世界。

淡水:而且言之有物,作者說他本是義工,是他本人的感受,透過創作表達出來。

林紀陶:雖不成熟,但表達某些控訴如有關吃藥的幾場戲有頗大力量,但不是完整的故事,而且最後小孩變了殺人狂有反效果。他還未能像成熟的獨立作者般想一個完整的故事,而是用直接原始的方法把自己的想法和所知的東西呈現出來,如最後的兩封信可能參巧真實個案,整體作品是很難得。

葉偉青:我欣賞他做這作品有很清楚的目標,也有訊息要帶出來,這值得加分。

黃英:我看得出他的熱誠,但用動畫方面未完善,若是紀錄片震撼性會大些。他談及思覺失調,表達到患者的幻覺,但未能令觀眾感受他的痛苦,因畫面是虛幻的,令人感覺抽離。我反而不喜歡那兩封信,在動畫呈現反而削弱了訊息,令他未能真的就著這議題作討論。

葉偉青:它最後說吃藥不好,然後身邊的人變成手掌圍著他,最初我接收不到他的訊息,轉接位做得不夠好。

鄺珮詩:《熱血不如捐血》。

林紀陶:名字跟內容不配合!故事很幽默,以漫畫形式表達年青人在「搵食」及理想之間的掙扎,甚至片名也是幽默,而且主角也沒有捐血!整體是相當有趣的小品。在獨立比賽中它的意念優勝。

黃英:你曾拿它跟《一毛白髮》比較,同是年青人的作品,但各走極端。他們都是八十後,但態度很不同。一個思巧過去,倫理等關係,另一個很實在,但充滿幽默。我喜歡《熱血》的風格,和歐洲式的人物造形,但說話時的錄音做得不好。但畫面設計很有趣。

淡水:我覺得他參巧日本的《Mind Game》,線條、節奏等都像,所以對它有少少保留,因覺它未能把影響與自己風格分開。

鄺珮詩:《Tancho》。

淡水:3D做得不錯,這是我們選它入圍的原因,它的質感、動作都很流暢,比其他三維作品優勝。

林紀陶:雖然作品不長,但很完整。最特別的是不同世界有不同觀點,把不同視點分得很清楚。比如鶴的視度觀點(角度)用錄像式的粗線,顯出作者構思時已建立完善世界。我覺得作品長些會好一點,現在未足以表達有關潛意識的描述。

鄺珮詩:第二階段是考慮獎項,第一做法是直接提名金銀獎,第二是大家各提名三部可獲獎的片。

淡水:還是倒轉,先淘汰一些沒可能的。

(評判進行投票,一致通過淘汰《Isolate》、《找我》、《肥仔與石頭王子》、《天涯海角》、《Faces》,剩下《小紅帽與大野狼》、《一毛白髮》、《千守》、《熱血不如捐血》、《我想我是我》、《Tancho》和《武松打虎》)

黃英:不如就剩下的幾部討論獎項吧。

林紀陶:我提名《一毛白髮》金獎。

盧子英:我同意,值得鼓勵。

淡水:真的值金獎?跟往年作品比較…作為一個比賽,ifva應有「硬度」。我傾向今年金獎從缺。

林紀陶:《一毛白髮》有不足的地方,但內容可代表本年香港的作品,不是差到不能見人。拿到外國,人家不會在意它技術上的不足,反而感受到它表達出香港的社區人情,這方面在香港可能我們已習以為常,但跳出來看便會感受到。

黃英:我不反對它拿獎,但不應獨得。我覺得《武松打虎》可和它平分,代表兩種態度。《熱血不如捐血》在我心目中也可以得獎。

盧子英:我不覺得讓《一毛白髮》得金獎不恰當,一來香港缺乏獨立作者,而且它也不是沒藝術性,在動畫媒體的處理上具有趣的地方。

黃英:它deliver(傳達)一些笑位很準確。

盧子英:笑位準確也不代表不獨立,它有值得鼓勵的地方,也有重要性。剛才放映時它是觀眾之選,獨立作品為何不可以有娛樂性?滿足自己之餘也滿足觀眾很重要。

淡水:那我反問你,劇本有否獨立性?

盧子英:雖然是重述一個故事,但美術等元素也要創作。

淡水:但觀眾覺得易入口是因為他們不用消化故事。

黃英:我也想過今年不頒金獎,因為我看四十多部作品時已覺失望。但我同意盧子英所說,錢既拿了出來就要花掉它,表揚這樣的作者對整個文化有鼓勵作用。

淡水:也可設雙銀獎。

鄺珮詩:這個組別的總獎金是八萬,若設雙銀獎每人得三萬,餘款可給其他組別。去年青少年組的做法是把獎金多買一部錄像機給勝出者。若設雙銀獎我建議餘下兩萬給兩人都去法國參展。

葉偉青:我覺得今年選一部明顯優勝的作品有難度,《武松打虎》很容易入口,但不能代表這個獎項的所有元素,所以我贊成雙銀。

淡水:為何沒有人提《Tancho》?

林紀陶:它也不特別優勝,若有金獎的話它可以是銀獎。但現在沒有…

盧子英:雙銀獎也可反映評審對這個獎的看法,就是不及往年的水準。

林紀陶:關於特別表揚,我提名《我想我是我》,因為它具獨立性,應表揚作者的熱誠,和作為社工對這個社會議題的關心。《Tancho》的技術好,但放在獨立創作角度看,便可能要狠心放棄它。

黃英:我覺得要有平衡,《我想我是我》是我最不會投它一票的作品,但若大家贊成我也不會反對。而《Tancho》技術或視覺做得好,雖然說不出什麼,但也應鼓勵,因在商業世界要兩者兼顧才可以,但在獨立界很多人都亂來。《Tancho》在設計、畫面上有細心經營,值得表揚,在十二部作品中最有風格。

盧子英:若兩銀三表揚,便淘汰《小紅帽》,這我沒所謂,《熱血》聽了淡水所言,我回去要再看看《Mind Game》。

林紀陶:同一作者的《獸爪》也是這種造型及風格。

(評審投票淘汰《小紅帽》)

葉偉青:若表揚《熱血》,我想不到一個強烈的理由表揚它什麼。

黃英:《我想我是我》很社會性,《一毛白髮》很懷舊,《熱血》很現代,屬於年青人,有其趣味性的地方,可作平衡。技術上可能有抄襲的地方,但跟《我想我是我》同樣粗糙,不算特別差也不特別突出。

盧子英:這安排顯出今年特別的現像,在不同範籌有較突出的作品,但又未去到一定水平。《一毛白髮》和《武松打虎》代表現今獨立動畫的取向。

林紀陶:現在就算獨立作品也企圖面向市場。

鄺珮詩:動畫組評審結果是《一毛白髮》和《武松打虎》獲銀獎,四個特別表揚:《千守》、《我想我是我》、《熱血不如損血》和《Tancho》

盧子英:頒獎時我們會交代表揚的理由。

鄺珮詩:希望大家出席頒獎典禮。最後就動畫組作品水準下降,希望大家給予意見,此外今年十五周年,希望為將來定立方向,其中一個想法是讓香港和亞洲作品一同比拼。希望以後能令香港獨立動畫創作有起色。

黃英:參賽者有一半是大學生,可與大學的老師談談,讓他們認識這比賽,由他們向學生解釋獨立是什麼。令學生除了把功課參加比賽外,也可思巧獨立創作的意義。

林紀陶:學生除了學習動畫技巧外,想法也很重要,比如獨立精神。

淡水:這幾年我也有去中學演講,但還沒去大專。其實今年也有中學作品參加,但沒入圍。新高中學制有空間發展這方面。

林紀陶:也可結集些作品到中小學播放。

黃英:Felix是個很好例子,既是參賽者並獲獎,現在任評判,也在市場維生,顯示不是參加了比賽就要做藝術家,可以在商業市場運作。
黃修平,郭子健,柯星沛,邵家臻,陳榮照

置頂

 

 

 

Asian New Force 評判會議

出席評審:Mary Stephen,傅慧儀,何宇恒
ifva代表:鄺珮詩

傅慧儀:過程中我們都各自提名約十二部作品,有些作品有三票的自動入圍,有些只有一兩票的作品由各評審遊說自己屬意的。

鄺珮詩:第一部是《Intoxicant》。

何宇恒:我看得懂,但不太肯定。

Mary Stephen:我起初也不明,但後段有些驚奇,引起我猜測結尾會怎樣,感覺頗新鮮和有創意。

傅慧儀:今年參賽作品的水準頗高。《Intoxicant》處理的是現今網絡的議題,頗為少有和新鮮。它不是要有很強的劇情,但創意值得欣賞。一般不懂電腦的觀眾會看得吃力。

Mary Stephen:我看了一陣子才明白,我認為值得欣賞的是這做法可以很難看。

傅慧儀:看完之後還會回味的作品。它用病毒作題材,要影像化一個這麼虛擬的世界有難度,它一定程度做到了,但技術比較粗糙。

Mary Stephen:那女孩說她只有在這世界才找到人和她溝通,成功地騙了主角也騙了觀眾。

傅慧儀:我起初不知道第一個進去的男孩就是那HACKER,要回想起來才知道。

何宇恒:其實頗明顯。

鄺珮詩:《河龍川崗》。

何宇恒:我覺得開始還好,但最後好像要把所有東西完結,用叙事技巧「扭」到最後變得太完美,沒有神祕感。人物和背景都頗好,但最後兩個男子不太有「人」氣。

Mary Stephen:去到中間便猜到它的方向。

何宇恒:它的set-up(設定)不錯,但發展下來情節太方便。

傅慧儀:來自電影學院的痕跡太明顯,但它的選角不錯,若不是這兩個男孩演便變成另一種格調,我很欣賞選角,我覺得頗能表達韓國人在大陸的生活和文化差異,但後面太過刻意,沒有之前的純情,但技巧是成熟的。

鄺珮詩:第三部是《愛的填字遊戲》。

Mary Stephen:我只是明白中間。

鄺珮詩:我的理解是它說的是兩個人的故事,兩人的關係像一凹一凸,互相補足,這戲就是說這兩個人的狀態。

何宇恒:我有mixed feeling(感覺混雜),個別場面拍得很好,沒有《河龍川崗》般純熟。

Mary Stephen:我覺得有點慢。

何宇恒:好像沒什麼有趣的東西要講,很多感覺表達得還可以。

傅慧儀:但不是很突出。對白很少,沒什麼發展,沒把關係昇華。

鄺珮詩:《簡單作業》。

傅慧儀:頗enjoyable(好看),起初不是我首選的十部,可能排第十一至二十,因為它簡短和簡單,我喜歡故事,又幽默,但音樂是否沒版權?

Mary Stephen:很明顯沒有,聽得出是Morricone。

何宇恒:這沒所謂,我覺得ok。

鄺珮詩:《Shred of Hope》。

何宇恒:我喜歡,但問題是片名。太「白」了,片名可叫孩子的名字,我看的時候本已忘記前面的片名,但最後片名出現時便覺得:死,好像把所有東西都告訴你。若不是這片名會好點。

Mary Stephen:不錯,剪接方面做得蠻好,而且有驚奇。

何宇恒:我也覺得最後頗好,而且很少戲能拍得出一個人的尊嚴。

傅慧儀:起初看會覺得這題材很難拍得好看,但越看越感動。

何宇恒:我開始看的時候覺得它沒有什麼想impress (打動)我,但看下去知道它用很簡單的東西打動我,不用費很多周張,這不容易。

傅慧儀:老闆跟警衛怎樣對主角的戲很難處理,他不是要辭退他要他馬上走,很有人性。那屋主迫他走也很無奈,那種角力很感人。

鄺珮詩:下一部是《Energy Flow》。

何宇恒:像高達也像Vertov,其實很危險!

傅慧儀:它明顯要放不同的媒體在一部作品內,很難下評語。

Mary Stephen:不是很打動到我。

何宇恒:我覺得很特別,但不肯定它說什麼。

傅慧儀:起初選這部片是因為它對電影的熱誠,但結構上令人不舒服。

Mary Stephen:你不肯定它做得未夠好還是做作。

何宇恒:它說的話很重,但高達就有開玩笑的感覺。

傅慧儀:但參賽作品中很少問有關於電影的問題,而且它用了很多種物料。

何宇恒:我覺得不用問,你既然在做,還問什麼?

鄺珮詩:《On the Road to Tel-Aviv》。

何宇恒:它說的議題很大,但很切身,因為以色列面對這樣的問題。

傅慧儀:我欣賞那場在街上有很多人在爭論,有個母親為了保護女兒說了大番說話,我覺得它很能營造緊張氣氛。這一場不容易寫。

Mary Stephen:它出發點是好的,而且很需要有這種戲,但我覺得整部戲可以緊湊點。

何宇恒:它的設計很明顯是為了最後那場。

鄺珮詩:《Booths》。

傅慧儀:是唯一一部紀錄片,是一部很好看的紀錄片。

Mary Stephen:長了點。

何宇恒:它說的東西不是很深入,停留在表面。應至少嘗試問多一點。

傅慧儀:他選了這個有花招的題材,若不是這個題材用這結構就很悶,但處理得比較「平」。

何宇恒:前面十分鐘可以不要,直接一開始便看到那人,感覺可能還強一點。

Mary Stephen:結構頗重覆。

鄺珮詩:最後一部是《The Last Day of Bulkin I.S.》。

Mary Stephen:蠻有趣,但似曾相識。

何宇恒:電影學院很多這樣的作品,蠻成熟。若是靠它找工作,應可找到。

傅慧儀:劇本不錯,我喜歡它的短,恰到好處。演員也好,很悅目。若是半小時未必好看。

Mary Stephen:其實是Sketch(素描)。

鄺珮詩:現在可以提名,第一方法是淘汰不會考慮的作品,第二是直接提名得獎作品。

傅慧儀:我提議《Shred of Hope》和《Intoxicant》。

何宇恒:我不介意,若是《Energy Flow》我有少少介意。我喜歡《簡單作業》的坦白,很少電影這樣坦白,意圖很透明,敘事很直接,不像《Booth》有點smart ass(自作聰明)。

Mary Stephen:可否讓《Shred of Hope》和《Intoxicant》分享大獎?

何宇恒:可以。也可兩個表揚一個大獎。

傅慧儀:我也想表揚《The Last Day of Bulkin I.S.》。

Mary Stephen:剪接方面很完美。

鄺珮詩:頒獎禮時要請大家說幾句解釋為何要表揚。

何宇恒:今年整體十部作品沒一部覺得難看,過程很愉快。

鄺珮詩:結果是《Shred of Hope》和《Intoxicant》分享大獎,《Piece of Cake》和《The Last Day of Bulkin I.S.》特別表揚。最後請評判頒獎前把結果保密。

置頂

 

 

 

互動媒體組評審會議紀錄

出席評審:羅琛堡,鍾緯正,黎肖嫻,馮美華,馮永樑
ifva代表:鄺珮詩,范可琪

黎肖嫻:最佳概念和最佳計劃書是否同一回事?

鄺珮詩:根據賽規,最佳概念是給未完成、還在計劃書階段的作品。但我們很flexible(有彈性),如評審認為作品概念非常之好,值得拿這個獎,我們也可作討論。這個獎不涉及獎金。

議程第二頁提及的獎項是我們的建議,可以有不同組合。有一名金獎,可獲三萬元獎金,獎座和獎品;銀獎一名,有二萬元獎金和獎座;特別表揚三名,有獎狀。還有最佳概念一名,獲獎座一個。我們彈性很高,以前曾有金獎從缺,亦有雙金獎沒銀獎,獎金平均分佈,獎品可再和贊助相議多送一份,若不可以的話評審可決定送給那一位參賽者。舉一個例子,前幾年亞洲組別原只有大獎一名,有獎金和數碼攝錄機,但評審把大獎頒給日本和印尼的參賽者,而印尼參賽者可獲獎金外也獲數碼攝錄機。

若沒有其他問題便可開始討論,建議先逐一討論作品,然後投票獎項。

馮美華:還是倒轉來,我們先排次序?但若其他組別都是這樣安排,我沒所謂。

馮永樑:上屆我們先討論大會的方向,以確立一個統一的benchmark(評審基準)。

黎肖嫻:我們可逐一討論作品,然後再每人作排名,我覺得有討論會好一點。

羅琛堡:大會要表揚的是獨立性還是互動性?

馮永樑:藝術一些還是易懂些,或者普及化的?

黎肖嫻:或者那一些可以維持得長久些?這些都影響排名。

馮美華:我們應先討論criteria(準則)。

黎肖嫻:對我來說一個作品可讓人immerse(投入)多久成為一個最重要的準則,標準是在現場那一個作品可讓我玩得持久一點十分重要。

馮美華:我要看互動性,這十分基要。有些作品像電影,只有腦子裡的互動性。

黎肖嫻:你的意思是你心目中的互動性一定是人與機械的互動?

馮美華:至少要有這樣的元素,我也同意投入的持久性也是考慮,若很快便看完,沒什麼可以帶你到另一個增次,便不太好。

羅琛堡:就算我不說interface(界面),一些你以為很容易玩的,但指示有少少不清楚,便做不到。如我想不到《SOUNDgraf》你會不知道拿著控制器應向著銀幕還是放映機,很容易讓人confused(迷惑)。

馮美華:但以我那麼低智也玩得到。反而讓我confused(迷惑)的是條碼那個作品,但有時候讓人迷惑可能是它的目的,但必需先說明!

鍾緯正:這標準可能比易懂重要,至於是否需要人和機的互動,我會比較彈性處理,我可接受人和人之間有互動,但不涉機械,或者機與機之間的互動也可以。大會都有標準,包括內容、形式、結構、枝術,除此之外可加上互動性。持久度也視為技術性或內容一部分。

鄺珮詩:這比賽著重獨立精神和創意,如在公開組有些作品技術很好,但內容重覆主流電影,我們通常會選擇一些未必在技術上做得最好,但在形式上有新的開托的作品。在這組別都應有相似脈絡,如以前有些作品可能很純熟,但類似的東西可能已在商場應用,我們反而未必會endorse(認可)這類作品,而一些概念上或互動性有新嘗試的,是這個比賽想強調的東西。

馮永樑:可能在真正互動性的經驗未必走得很前…

黎肖嫻:經驗是重要的考慮因素,主流的運用通常很簡單,即入即出。當然有很多方法理解什麼是主流,其中一個是用什麼軟件和如何設計,還有互動的複雜性,這些東西全構成經驗。有些的經驗是好,但可能是輸入輸出很直接的東西,亦有些很複雜的,但經驗不深。你剛才的論點很重要,怎樣演繹獨立精神很重要。經驗的複雜性和持久性,包括技術上的,怎樣界定互動性,還有界面的創作性,這些都是我們剛討論過的標準。

鄺珮詩:那我們逐一討論作品,第一個是《Mushroom on the Cassette Tape》。

馮永樑:以我的角度看,是最穩定的作品,即表現在作者想表現的東西,但訊息不深,除了美之外沒有給我特別的經驗,沒有驚喜。

馮美華:我覺得作品簡單,把記憶變成另一樣東西。作品是有趣的,你在一邊收了很多記憶,在另一面便會有很多接收,是reciprocal(互相给予)的,也有不同的intensity(強度),不是簡單的收放。我認為還可繼續發展,可能是我貪心。

馮永樑:我覺得經驗簡單了一點。

羅琛堡:我剛才走近時很自然的嘗試按紐然後大叫,但原來是收集那些圖案,因為被那錄音帶騙了,其實它要觀眾做的只是按紐,其他都跟他無關,令我覺得怎會這樣子的?

黎肖嫻:我會用learning curve (學習弧線)去說你剛才說的,這個作品的learning curve很短,但都有,我知道我按小一點,輸出便柔弱點,是一個很簡單的作品。另一點是創作者自己的話,若他不是這樣說我也不會挑戰這一點,他說他的目的是錄音機作為一個過時的媒體怎樣可再重新演繹,那樣的話錄音帶應有作用,現在則變成一個裝飾,或者一個比喻,其實可以不用錄音帶,只有按扭便可以。但我欣賞整個作品interface(界面)很整潔。

鍾緯正:我很喜歡,我喜歡它的物料—錄音帶,很可以跟影像融合。相對成功地將虛擬和現實的東西融合,雖然我期望有多點東西。物料是否有實用性對我來說不重要,但關係可以再多點,也可複雜性高些。第二是設計問題,是否需要有兩張桌子,可否在一張桌完成,或者在一張桌有兩個按扭?現在你期望是兩個人的互動,比如另外一邊按扭時另一邊看的東西會否不一樣?若是自己的互動可變成一個很個人的東西,盛載一些記憶,我喜歡一些可以擺放不同元素的作品。

馮永樑:按扭和輸出的關係是什麼?我嘗試按很長,出來的東西很瘦長,但再重覆動作又不一樣。

黎肖嫻:好像是隨機的,我期望它organic(有機)一點。

鄺珮詩:第二個作品是《Table-Obscura.II: Intimacy》,是兩張桌子那個。

馮永樑:我有利益申報,電話那個作品的作者在我公司做,我可選擇不在場。

黎肖嫻:參賽者只有一個我不認識的,其他全都是以前的學生,其中一個是以前的同事。

馮美華:若每個都認識便可公平點(笑)。

馮永樑:感覺跟上一次看presentation(表述)落差頗大,上一次看看得出表達兩性關係上的幽默,還有「同枱食飯各自修行」的無奈感。這一次一來只看到穿裙子的人在對面,另一邊完全沒有訊息,看不出有故事,我覺得經驗跟我期望的差很遠,做不到它原本想做的東西。

黎肖嫻:看到對方的腿的位置能聽到聲音嗎?

馮美華:聽到,兩邊都一樣。

黎肖嫻:我還以為一邊看到,另一邊聽到。

馮美華:我頗喜歡這個作品,我在他畢業時看過一次。看到對方的感覺很奇怪,可能是因為桌子下面,很sensuous(感性的)和intimacy(親密)感覺。當然它對白好像說普通男女情人說的話,但桌下卻是另一回事。但缺陷是看不到公仔那邊的人會有期望看到些什麼。

黎肖嫻:好像有水。

馮美華:是他故意放上去嗎?

苑可琪:是的,我為他預備裝置時他要求的。

鍾緯正:上一次在學校評分時看過,上一次雖然粗糙點,房間小點,但親密感大些。還有上次有花布…

苑可琪:這一次是牆紙。

鍾緯正:上一次兩人的前面有窗和其他東西,今次少了些,整體沒有那種親密感,看到人家的腿那種性感還在,我希望有那些預錄的,閑話家常的聲音,可能會幫助作品營造氣氛,現在平淡了。

黎肖嫻:上一次我是畢業展時看,感覺很好,當時不知道是兩個房間連在一起,只在一個房間坐下,覺得很有趣但不知會有什麼發生,突然之間看到大腿,屬於坐在對面的人,是個穿裙子的女孩,然後慢慢聽到閑話聲音,這個漸變的經驗很好。

羅琛堡:我喜歡整個佈景,但這個形式好像可以做到很多,這個結構本可盛載更多,但其實卻不然,我進去感覺像看錄像那種說故事方法,現在的聲音太大,很影響整體感覺。若兩個觀眾能有多點互動,而不是互相啓動聲帶後就只是當聽眾更好。看到大腿之後觀眾應有驚訝,若可有進一步的互動,在親密感的層次上互動,將會更厲害,但現在卻沒這可能,有點浪費,不能去深入點的層次。

黎肖嫻:其實這個作品技術上很polished(純熟),至少走進去不會啟動不到或看不到,但太有效率,輸入了太快有輸出。

馮美華:上一次沒有這麼厲害,你在一個房間很渴望走到另一個房間然後再回來,有種奇怪的吸引力。

黎肖嫻:我上一次就是這樣。

鄺珮詩:下一個是《5-stars’ Identity》。

羅琛堡:雖然這作品只是看,但也跟之前看計劃書有落差,你會期望它不停轉換,但其實沒有。

黎肖嫻:雖然我接受它是一個觀望的作品,但也期望它有機械之間的活動。我不知怎樣批評這作品,其實很簡單,是壞了,怎樣批評一個壞了的作品?今屆有幾個作品都是這樣,像機械人那個,還有條碼那個。

苑可琪:很難說是否壞了,你們來的時候他還在修理。我只能說我第一次看的時候如同他交的時候,是有聲和畫的,而聲音是不停重覆的。他今天來過再修理,但他走的時候也沒見過這元素出現,不知是否故意改裝成這樣子,還是真的壞了。機械人那個的作者不在香港,由另一人送來,運送過程中組件鬆脫了,我們要用長途電話跟他聯絡怎樣重新組合,但錄像部分肯定壞了。《5-stars’ Identity》不是壞的。

馮美華:它五個畫面都在播,也有持續的聲音,也有文字,每一次翻譯都有聲音。

黎肖嫻:是不是因為沒有東西給他grab(捉拿),所以沒有事發生?

馮美華:剛才我看的時候沒有壞。

黎肖嫻:我喜歡這個作品,要有機械之間的互動,所涉及的功夫肯定不少於第一第二個作品。它的計劃書在這麼多計劃書之中,最有概念和層次。

馮美華:它涉及翻譯,最後才到簡體字,很有寓意,指涉國內的互聯網常有延誤或缺失。

黎肖嫻:人們常以為互動是人與機械之間,這個作品開發了其他可能性。

鍾緯正:這互動也可以是集體的,但為何這作品內盛載的媒體是手提電話?

馮美華:在國內手提電話是個很大的市場,窮人也會想買山寨貨手機。

黎肖嫻:計劃書沒題及選取些什麼資料。

羅琛堡:只簡單題及是”websites of news and blogs” (新聞網頁或網誌)。

鄺珮詩:第四個作品是《我們的地圖—官塘的文化與歷史》。

羅琛堡:紀錄了很多東西,這個概念很令人興奮,但看網頁時卻沒這感覺。用一個collective(集團)來搜集觀塘資料很有趣,但這班人代表的東西不是很獨特,再看時覺得像將很多人的網誌用blog reader(網誌閱讀器)之類的軟件集合一起,只是一堆紀錄,像看新聞。

黎肖嫻:它是一個網頁,我期望有很多輸入在裡面,然後有很廣泛的distribution(發行)。但現時的輸入很有限,輸入的人是很有限的群體,若這是一個集團式作品,便應不止討論它的輸出,也應顧及收集那方面,有一面比另一面強些。另外它也是資料儲存庫,我們可以用來量度的標準包括資料的處理和編排、收取資料是否容易,儲存結構的好壞等。我想對這作品善意點,因為它作為資料儲存庫還很新,只有不足兩年。

羅琛堡:而且不是所有人也可放東西進去。

馮永樑:這是這種Web 2.0聯網的死症,就是無法處理不知是否合用的資料。整個作品的模式與野心都大,但都面對這個問題,所以要挑選某些人放東西進去,但這些人有多少代表性?另一個議題是界面的設計,用者的經驗方面很弱,由圖像到內容的編排都弱。但想法蠻好。

馮美華:任何資料儲存庫都是有限的人做,而且都是差不多方向的人,不能找全觀塘的人去做。

黎肖嫻:但它的設計沒有讓有興趣的人放資料進去。

羅琛堡:我不介意它有限制,但那群人代表什麼?作者需要有自省,要說出來讓大家知道。

馮美華:我剛才看覺得它有相當的深度,我可以看到我想看的,例如有部分提及events(節目),另一部分是樓宇,另外有一部分有聲帶,提供不同經驗。我覺得作品頗濃縮,問題是你有多少時間細看。我認為它不用開宗名義去說它的理念,而是你看完之後感受它的風格。

黎肖嫻: Jamsen不是說這個問題,他是說任何資料儲存庫都是有某些專家在背後,既然它不能公開讓大家存放資料,那群人的理念如能放進去,會令整個作品更突出。

馮美華:你說的自省是什麼?

羅琛堡:舉個例子,現在很多80後或其他組織都做觀塘,這個群體有什麼獨特的東西呢?現在跟我在YouTube看到的有什麼分別?

馮美華:它有影像和分類,盛載的故事也不同。可能因我認識Anson,覺得有她的影響,如她一直探索的聲音與影像的元素。這是它跟YouTube的分別,我覺得它深增一點。

羅琛堡:就因為我知道它不同,所以想知道怎樣不同,想它告訴我。

馮美華:是否需要那麼明顯?

黎肖嫻:自省性是個好的practice(實踐),就算是做資料儲存庫,若你當資料儲存庫是新媒體出現後一個民主化的博物館經驗的話…

馮美華:是否嫌它看官塘的角度不夠批判性?

黎肖嫻:那又未必…

鍾緯正:我第一次看,我只看到成果,期望看到這群人之間的討論和爭辯。可能因為日子較短,看不到很多觀眾給予的意見,而Web2.0最強調這種互動性。

馮美華:我也嘗試過寄些意見去,但不成功。

黎肖嫻:這作品跟其他作品不一樣,本意是community generation(社區衍生)),這不能跟媒體的能力分開…

馮美華:這令我想起前幾年Jessey也有一個類似的作品。

黎肖嫻:那不是一個Web2.0的作品。是個自我完善的作品,不需要由外界干預。這個不是普通的網頁,它需要回應。

馮永樑:我不認為它的目的是要有獨特的角度,我對地圖很有期望。它用Google Map, 但不能紀錄70年代的大廈名稱。

馮美華:一打開網頁沒有焦點,要花心思看清楚,用者經驗較弱。

羅琛堡:它自稱為”A map of our own Kwun Tong”(我們的官塘地圖),若跟心理與地理那麼有關連,整個經驗不應是這回事。

黎肖嫻:個人出發點更重要。

羅琛堡:對,我不是說一定要把目的與理念寫出來,而是想知道「你」是什麼人,你什麼年代出生,跟觀塘有何關係之類,這些很重要。

黎肖嫻:它是一個仍在生長的網頁,現在可能正搜集故事或個人經驗、照片等,我們可看它是否有潛質連結這些東西。比如地圖方面,可能要在故事裡找到過去。

羅琛堡:網頁的設計很重要,我不覺得進入了網頁等於進入他們的世界,感覺仍很資料性。

鄺珮詩:下一個是《Video Vending Machine》

黎肖嫻:每次都要放三塊錢,幸好不是我出錢!

馮美華:我以為可以選擇片段,但原來不可以,只可拿到一個pixel(映像點)。

羅琛堡:不應只是一個打印出來的映像點的圖,還加入很多字,像是宣傳。

馮永樑:是否隨機性的?

馮美華:是的。

黎肖嫻:界面頗漂亮,但出不到打印的率高嗎?

苑可琪:剛才是穩定的。

羅琛堡:這使我想起上屆偷時間那個作品,我的問題是我挑選了我喜歡的電影,但那映像點代表麼?我參與這作品可能最享受的是選擇的過程。

馮永樑:它說它引發人對購物習性的思巧,這形容比作品本身複雜。

鍾緯正:感覺上跟我的關係很微,我可能喜歡裡面某部電影的某些片段,我明白消費這個點,但感覺不關我事。我不肯定它營造出來的情景對我個人的衝擊有多大。

黎肖嫻:它的設計漂亮,但那幾個元素很分割:包括那台漂亮的機器、有一個界面的經驗、有關於電影的選擇,但不能串連起來。

羅琛堡:可能它隨機地在YouTube抽一些片出來還有趣一點。現在我選擇了我喜歡的影片,過程要等六十秒,但那段trailer(宣傳短片)卻不是那回事,不會鈎起那部電影某些感覺,那感覺得奇怪。

馮美華:我在現場看,覺得很像商場。那些人很興奮,很多人看,因為容易明白。

鄺珮詩:《一些有關手提電話的故事》

羅琛堡:作為錄像作品,我不知可以組織到什麼,因為每一個都很短,也不是特別有關係,我應有怎樣的經驗?

黎肖嫻:像被懲罰。這個作品本身的set-up(設定)很好,劇本很講究,現在的東西很家常,是男女日常的說話,在這作品裡是不可行的,要在故事設計裡整理某些東西可能會更好。每次停下來讓我選擇時,我沒有要追看下去的感覺,它需要借助傳統戲劇的張力,又或者很實驗式的,例如去到某一點顏色突變等,現在太家常。

鍾緯正:我剛才只試了一段,我覺得它可行,電話除了是互動的器材外,劇中人也用電話跟另一人談話,然後他把電話跌在廁所,有少少意料之外。但之後我沒再打電話,不知後來怎樣。

馮美華:為何你不再打多幾個電話?

鍾緯正:因為比較煩。我見過另一些作品是有不同人物幾線發展的故事,用電話選擇那條線。

馮永樑:劇中的劇情發展都受電話影響,劇本只有一條可以,其他都不好。

黎肖嫻:有些技術上的問題,我只玩到一次。

羅琛堡:那個logo(標誌)出現得很久。

鄺珮詩:《ATB-02》

馮永樑:潛力很大,懷著很大的期望走過去,但有點失望。

馮美華:在那麼多作品之中這個最不吸引,因為你對它有某些期望,知道它吸引小朋友,可愛。

黎肖嫻:我頗喜歡它的樣子,但上下兩對眼睛有點浪費。

鍾緯正:它的文本介紹說它是放在公共空間,應預計會有小孩子玩,但怎知一玩就壞。我不肯定那互動可不可行,那次只有聲音,跟小型電子琴差不多。

羅琛堡:我喜歡它的原始,但若要放在公園給小孩玩,界面要好玩一點,現在只有幾個按扭。

馮美華:小孩不能自己玩,一定要有大人抱著他,可能是故意引發父子/母女之間的親情!

羅琛堡:而且不應是這樣的按扭,有幾條線可給我拉比這樣還好。

鄺珮詩:接著是《SOUNDgraf》

羅琛堡:跟文本介紹相差很遠!它說要做的其實做得到,但變化跟想像中差很遠。現在出來出去只是一種stroke(筆畫),只是變顏色而已。

馮美華:還有質感。我嘗試沒有聲音的話,出來的畫面很平,有聲音便有格仔。

黎肖嫻:但文本介紹說得很美好,如人的影子可投影在上面。

馮美華:大會賽規是否指明不能有人的演出?

苑可琪:不是,但他很遲才通知。

鄺珮詩:早幾年因為有些文本介紹寫得不清楚,有評審要求作者在場,但慢慢發展到評審認為作品應可自我解釋。

黎肖嫻:我也不想他們在場。

馮永樑:應在作品上看到要表達什麼。

黎肖嫻:與《Mushroom on the Cassette Tape》相比,它有很多東西發生,我算玩得「過癮」,因為我可尖叫,可以自言自語等。

鍾緯正:它的完成度算不錯。

黎肖嫻:反而《Mushrooms》你可能不知道錄完之後要把錄音帶拿到對面。

馮永樑:錄那邊不是有句指示要你這樣做嗎?

鍾緯正:我不明白《SOUNDgraf》為何要有兩件東西而不是一件。

羅琛堡:我有些失望的是聲音是一節完了才到另一節,若我中途有些改變,它不會因應而作改變,要等整段完了才改,這是技術上不夠完善。

鄺珮詩:《Rub.ID#food》。

鍾緯正:若是從現實生活取些物品,如我穿的衣服上取得條碼會有趣點,現在只像一個展覽。

馮永樑:條碼真的代表個人身份嗎?

黎肖嫻:我本來的評語說聲音太單一,但現在沒有聲音。

鄺珮詩:現在可給分數,或第二個方法是提名三個可以給獎項的作品,或直接提名金獎。

黎肖嫻:我先放炸彈:我覺得不應有金獎。

馮美華:我同意。比賽已辦了多年,不應是鼓勵性,而是頒給works of excellence(卓越作品)。

羅琛堡:我也贊成。

鄺珮詩:那大家可以提名值得給銀獎的作品。

馮美華:那獎金怎麼辦?若兩個平分不是等於每人拿多了?不如設三個銀獎吧。我認為《Table-Obscura》、《Video Vending Machine》和《我們的地圖—官塘的文化與歷史》都可考慮。

黎肖嫻:我選《5-stars Identity》,《手提電話》。

馮永樑:我選《Table-Obscura》、《我們的地圖—官塘的文化與歷史》和《手提電話》。

羅琛堡:我也是《Table-Obscura》、《我們的地圖—官塘的文化與歷史》和《手提電話》。

鍾緯正:我選《Mushroom》、《Table-Obscura》,《Video Vending Machine》。

鄺珮詩:最多票數是《Table-Obscura》,其次是《我們的地圖—官塘的文化與歷史》和《手提電話》。是否這三個是銀獎?

黎肖嫻:我不反對。

馮美華:我也不反對。

鄺珮詩:獎金可平分,但軟件只得一份,還有畫板。

馮美華:《Table-Obscura》是學生,可能需要軟件多點。

鄺珮詩:還有特別表揚。

馮美華:其他有人選的作品包括《Video Vending Machine》、《Mushrooms》和《5-stars' identity》得特別表揚,好嗎?

鄺珮詩:總結今屆ifva互動媒體組有三個銀獎作品,分別是《Table-Obscura》、《我們的地圖—官塘的文化與歷史》和《手提電話》,《Mushroom》、《Video Vending Machine》和《5-stars' identity》得特別表揚,各評審要把賽果保密,另請各位出席頒獎禮和任頒獎嘉賓,並上台作評語。

黎肖嫻:我可上台作整體評語,現在大家有什麼想提出的?

鄺珮詩:剛才說過計劃書跟實際作品差距很大。

馮美華:那日後的改善是否應只看作品?

黎肖嫻:其實那些不是計劃書,是內容簡介。

馮美華:但我們怎樣解決這個差距,還是讓它這樣下去?

鄺珮詩:另外一個點大家都有提過,就是持久性。

置頂

 

 

公開組評判會議

出席評審:馮子昌,彭浩翔,羅卡,黃愛玲,陳慧
ifva代表:鄺珮詩,范可琪

彭浩翔:這十二部片是由多少個作品選出來的?

鄺珮詩:今年公開組有百多個參賽作品,第一輪有三個初選朋友,分別是Kattie、崔允信和Simon在這百多件作品中挑選四十多部,十二月由Percy、愛玲和陳慧從四十多部作品中挑選十二部。你需要了解初選和入圍的情況嗎?

彭浩翔:不用,只想知道一下數字。

鄺珮詩:現在我們可以十二部作品逐一go through(討論),可以談談每一部作品好或不好的地方作為熱身。之後第二輪可以nominate(推選)一些作品給予獎項。順序第一部是《放學》,大家可隨便發言。

馮子昌:讓我先說。覺得在這麼多作品之中,這作品可考慮一下,雖然未必是最好的作品。就如作者所說,這片是向杜琪峰致敬,用他的手法說一個校園故事,所以在第二輪時讓他進入。在創意、形式和內容有很多模仿、抄襲等,所以整體上比其他作品遜色,讓它進入入圍作品是種鼓勵,建議他繼續參予。

彭浩翔:我覺得它值得入圍,但它致敬之餘沒有將之變化成另一樣東西,離不開網上那種戲謔人家的片子,似一個在YouTube看到的作品多於像獨立電影作品。Tarrantino也將《龍虎風雲》最後一場變成《落水狗》,但要看你怎樣upgrade它。我不介意他向杜琪峰致敬,不過我覺得杜琪峰看了可能不覺得是致敬。

陳慧:只是模仿一次。

彭浩翔:對,可能跟YouTube上的片太類似。我覺得《放學》有些姿態,它用江湖片的風格套入另一個地方,這做法跟《六虎》有點相似,但相對《六虎》成熟很多,無論在拍攝技巧或導演員上。

鄺珮詩:下一個是《媽媽離家上班去》。

羅卡:我剛才向你問及獨立精神這東西,我現在不是要貶它或讚它,但像《媽媽離家上班去》,敍事很清楚,很有感情,很流暢。雖然它說的是少數族裔,但叙事很傳統,沒實驗性,但寫感情、細節等都很好。但令人覺得是主流,只不過題材是菲律賓人,但獨立之處何在?

鄺珮詩:我不知其他評審如何看…

羅卡:這只是假設問題,不是我自己的看法。

鄺珮詩:對於獨立精神每人定義不同,對此你們也可各自的interpretation(解讀)。

陳慧:我認為獨立是相對商業電影,商業電影作為商品要考慮的多很多,題材上有很大局限,我們希望可在獨立電影上看到更多方向,某些topic沒有商業性,商業片不會討論它,但不代表不是一個題目,我希望在獨立電影能看到。

黃愛玲:今屆作品某程度上很大路,包括在敍事、拍攝手法等。這部片有很多難能可貴的東西,包括題材的處理菲傭的世界,但用一種不patronizing(庇護)的眼光。我剛和陳慧吃飯時談過一般港片寫人相對薄弱,這部片相當難得,人物很深入,相當感人但不煽情,寫主人描寫她不寬宏大量,也有她小器的地方,小朋友不過份cutie,寫菲律賓母親和兒子由最初的對立到後來開始明白兒子,其中有成長的過程。劇本方面雖不出位,但相當細緻,演員也導得很出色,整體來說我覺得是相當紥實的作品。

羅卡:我自己的看法是沒有獨立精神這東西,只可define(定義為)是否主流。若是某大公司請他拍攝,便可define為不是獨立電影,不能參加這比賽。獨立精神很難define,有否創意就可以define.我只是提出這問題,不是用此為標準去評論所有作品。我覺得若作品拍得像港台的節目般主流,但感人的話也可獲得高分數。

彭浩翔:我自己的定義是若作品是委約創作,即受僱任何人或財主或機構如港台外判計劃,其實已不是獨立精神。獨立精神應由自己出發,無論他有沒有上戲院。有幾個作品其實拍得頗… production(製作)方面比港台更好,如《密月》、《六虎》這些拍得很完整,叙事很清楚,每個岡位都到位,但除了獨立之外它們的創新性較少。有時我不介意粗糙,反而想見到創新的東西,但今屆比較少。《媽媽離家上班去》拍攝一般,但角色寫得不錯。這題材很容易陷入典型的人物,如壞僱主,但它的角色都有血肉。它劇本好,選角與導演員都好。

馮子昌:角色沒有一個是完美,不會只有正反兩面,這方面做法得特別。另一方面小孩的演出很好,獨立精神方面我們以往加入實驗性、創新性去考慮,這兩方面的反面是習作的元素,很多作品都是學校project(功課),如《梨園道遠》,有學校指定的動作要完成,其實都像有老闆監視。

羅卡:也有些畢業作品有老師參與,甚至給予資金或幫忙剪接等,我自己就不考慮這些…

馮子昌:公開組應不用擔心這方面…

彭浩翔:《放學》最後也打出IVE是片主,因學校給予資源。

陳慧:今年頗多學校作品,如《相機槍》、《童心無窮》都是理大學生作品,《梨園道遠》是APA, 《路》反而是獨立,《草花頭》和《零聲》是城大,《戲裡戲外》也是學校習作…

鄺珮詩:據我所知作者是預科學生,當時為參加一個英文為主的video比賽而拍了一個英文版,現在這個是中文版。她的中學可能有器材上幫助,但錢就應該沒有。再補充,《密月》是港台外判計劃,《六虎》是鮮浪潮,《河上風光》是去年影意志十周年的其中一個短片作品,影意志拿了一筆計劃資助,其中一個project找來十個導演拍一個叫「獨立精神」的短片,《媽媽離家上班去》是APA的畢業作。

彭浩翔:每個都是有背景的!

鄺珮詩:接著是《相機槍》。

馮子昌:創新性頗強,攝影、拍攝角度等很impressive(予人深刻印象),內容與創意都好,但finishing(最後的修整)相對較粗糙,是我個人的top two(最後二強)選擇。創意性和實驗性方面很加分。

羅卡:我也覺得作品很特別,很值得討論。最初看很「無里頭」、「玩玩吓」,但有很多地方很有想頭,如相機和槍的關係,當然最後未必可以deliver(傳送)到。我看到相機可以變為槍,但槍怎樣可有相機的作用就看不到。他的想法不主流,叙事不是由故事或人物關係出發,完全不用戲劇性想法,另外造型也很特別。我看不到他有什麼reference(參考)或應對什麼潮流,很獨立。彭浩翔也拍很多相機和槍的東西,對此應有看法。

彭浩翔:老實說我對這作品感覺一般,它的意念有趣,但只需說五分鐘便說完。我明白相機怎樣會像槍,但後面可以說是「爛尾」。它定下了遊戲規則,但最後沒有完成。

陳慧:我今天在大銀幕看,覺得放大了它的瑕疵,對此比初選時更保留。讓它入圍是因為它意念獨立,但叙事沒有追求完整性,我跳入了它的世界,但最後不知它的結論是什麼。

彭浩翔:我不喜歡它漫駡香港有很多垃圾資訊,但說不出所以焉,陷入了「維園阿伯」那種叫罵式,特別在後段,開始時我覺得蠻有趣,但看了五分鐘之後沒發展。

陳慧:最要命的是若男主角是這樣的「維園阿伯」,但當女主角用槍指著他問他憑什麼殺人,把整件事顛覆了,但又沒有說什麼給我聽。在戲裡面它控訴自己要控訴的東西。

彭浩翔:它不知自己要控訴什麼。似是要為自己辯護,其實卻在訴說自己的罪證。那女子拉售貨員到後巷場,我不知道它在打擊什麼。它不停在反對一些東西,但究竟是什麼?

馮子昌:剛才放映時很多人問及這部片,我嘗試用導演的角度解釋它。主角覺得人很虛偽,他的相機可變成槍,相對女主人翁槍可變成相機。後者覺得應殺週刋老編,但不用槍殺他而是用相機,他的鋪排不容易明白。這個拿著槍形相機的女子打他時有兩個意義,第一是重生,所以後面見到西藏的影像,說他重生後對自己虛偽的想法有重生。這是作者自己的解釋。

羅卡:雖然他的表達不清楚,但他對拍電影有熱情。他同時是編、導,也參與攝影、美術、混音,每個岡位都有參與。對於電影的意義有狂熱,主角認為社會虛偽,但自己也陷入其中,就像彿家所言,對一件事發狂,便以為自己在走正路,實際上卻是走歪路。這道理可apply(應用)到八卦雜誌或八十後什至民主派。當然這是我自己的聯想,但這片給予我這種思想空間。當然它不是拍得不好,它不是把感情帶著觀眾走,而是帶有實驗性,不論成不成功。而且這個人對電影很「迷」,六個岡位都有份參與,雖然比較粗糙,但很有趣。

黃愛玲:大家都同意這是部較與眾不同的電影,創意方面可加分,但我覺得它混亂。它概念先行,但很快便可看出它的概念是什麼。如那女子面對兩個人物,一個叫她不要殺那主編,但她面對那個減肥推銷員時,她既然可體諒那主編,沒理由不能理解那個在街上拉客的小人物的處境,這是種概念上的混亂。到最後那種昇華對我來說相當「突兀」,我看不出昇華,倒像戲謔多點。

鄺珮詩:《梨園道遠》。

黃愛玲:演員很好,那小孩與眾不同。

馮子昌:他是否真的懂粵劇?

陳慧:那個年輕學生真的懂粵劇。

彭浩翔:我想說一樣overall(總體)的東西,《手機槍》不成熟和粗糙,但有自己強烈的喜好在裡面,但有些作品執行和技巧都很好,而且政治正確,關心一些在比賽評審中有「著數」的議題,例如對傳統文化消失的堅持、對城市面貌的改造、對少數族群生活的關懷等,有很多都向這方向走,我不肯定這是否他們相信的東西。其實這有違獨立精神,你去sell(推銷)嘉禾或林小明,針對他喜歡的東西,跟你憑評審的喜好sell ifva其實都有共通點。

陳慧:其他的學生作品我不了解,但APA製作時沒考慮ifva,他們首要考慮是能否畢業。我們跟學生討論作品時常爭持得你死我活,因為這是他們最想表達的東西。他們有學校的器材和同學的製作班底,他們知道離開校園便不會再有這條件,這是他們的命根,所以他們會跟你拼命,永遠不會聽老師話,極之政治不正確。所以在不同時空下政治正確的意義不一樣,但我認為年青人一般都會拍他想拍的東西,你不能勉強他們,他們拍完了便會出外就業,所以不會太聽老師話。

彭浩翔:這兩個作品都是他們自己想出來的?

陳慧:對,這兩個題材都不容易處理,我們會質疑他對粵劇的認識,以及怎樣拍、如何找演員等等。我們同樣對《媽媽離家上班去》的導演,質疑他不懂菲律賓語會很難控制演員。我們考慮到執行的問題,但他們最後都為完成了作品感到開心。所以我們要對這兩個作品公平點,學校很大程度給了他們阻力,以我們的專業意見警告他們未必可得到他們期望的成績,但來到這裡這種堅持卻變了政治正確!

彭浩翔:《梨園道遠》是我很喜歡的作品,我喜歡它的完整,只是想探討一下這題目出現的原因。

鄺珮詩:其實最近一兩年不只公開組,動畫組也有類似的主題。

羅卡:我覺得《梨園道遠》很正路,把很多粵劇前輩的話圖解出來變成電影,八和會館會很高興有這樣的作品。戲裡很多東西都很容易解決,師父很快便收了他,然後出台演出。給人的感覺是勤力就會成功,母親、老師就會感動,太簡單了。

彭浩翔:也沒解釋主角為何喜歡粵劇,除了小時候母親帶他去看粵劇。他不像年青人,他肯定是年青人中的極小數。

羅卡:它過度簡化了過程。

彭浩翔:相比之下我覺得《媽媽離家上班去》有血肉點。

陳慧:我也覺得他的處理太保守,二十分鐘內所有問題都解決了,對此我有所保留。

馮子昌:《梨園道遠》在拍攝技巧等等,是個比較完整的習作,部分原因是APA有很多資源,如用膠片拍,同專業的數字調色等,但角色心路歷程太單向。

黃愛玲:我覺得有趣的是他怎樣拍舞台,我自己也愛看戲曲,他沒將電影太凌駕舞台的表演方式,這方面他做得不錯,對舞台的結構、角色的動作處理等做得不錯。

鄺珮詩:《童心無窮》。

馮子昌:這部片有五個導演,其中一個是《相機槍》的導演。

羅卡:是否每人拍一段?

馮子昌: 我不知他們怎樣組織,但剛才討論會提及有五位導演。

陳慧:當初讓它入圍是因為他處理小朋友的生活面貌做得得很好,但不突出。在這題材上沒有新的東西,我覺得它放在入圍作品已足夠。

馮子昌:處理方法也蠻特別,跟《手機槍》一樣,可能是資源或學校傳統問題,在拍攝質量方面較差。

鄺珮詩:沒其他意見便談《路》。

陳慧:它的題目很政治正確,技術上無論說故事、演員或鏡頭都不太突出。

彭浩翔:捉題目捉得很好,但發展下去卻沒什麼特別。我小時候住裕民坊,所以起初很有興趣看,但看下去卻跟裕民坊沒什麼關係,除了最後拍天空可看到apm之外。

陳慧:我不知是因為他進入不了題目,還是技不足以把他對那地方的感情帶出來。

馮子昌:作者是IVE學生,住在那兒,他覺得是說自己的故事。

鄺珮詩:接著是《草花頭》。

黃愛玲:第一次看時我看得很開心,很能捕捉少女…

(羅卡聽完電話回來)

鄺珮詩:卡叔還有什麼補充?

羅卡:對《童心無窮》有一點,比較浮光略影。

黃愛玲:《草花頭》是部相當可愛細緻的戲,但今次放在大銀幕看反而感覺弱了。反而《零聲》在小螢幕看覺得它的問題很多,但放大了覺得它能捕捉某些位置。我仍覺得《草花頭》好看,但沒有初次看的驚喜。

陳慧:在大銀幕上看一切顯得平凡,演員只是停留在很少女的情懷,但不突出。第一次看影碟時覺得很好,但在大銀幕就沒有這感覺。

羅卡:第一次看覺得前面十分鐘蠻好,但這部戲太長,來來去去三四個少女像唱遊般在草坡上、山上,看得多便覺得平凡。出字幕時把字放在自然的背景,以及起初十分鐘說校園的生活我覺得很impressed(極深的印象),但到中間發覺來來去去都差不多。

彭浩翔:片長其實是否有限制?

鄺珮詩:我們的規定是三十分鐘或以下。

彭浩翔:怪不得很多作品都是二十九分鐘五十七秒長!很多時候他們不懂得怎樣停,《草花頭》剪掉十五分鐘其實很好看,戲情過了十五分鐘後「拖」得很厲害。可能覺得短些會較吃虧,不知是不是這部戲的片末字幕,快得根本沒辦法看。所以他不是在考慮這部電影,而是怎樣符合時限。我覺得這作品演員OK,但後段沒有什麼內容。

馮子昌:演員很好,拍攝與camera(攝影機)運用OK, 我一早有心理準備,所以沒發覺小螢幕與大銀幕的差異。剛才放映後他們說片子拍了十天,現場沒有怎樣指導演員,因為都是幾個人一起玩,她們三人最初並不認識,後來幾個人熟絡了,所以演出很自然。

羅卡:這作品是什麼制式的?

彭浩翔:應是DV或HDV。

羅卡:覺不覺得它後期調了色?

馮子昌:有的,因為有種softness不是普通video有的,第二是balance做得不錯,不會突然變了色。但器材上可能比不上ADC或APA的作品那麼專業。

陳慧:它的後期做得很好。

鄺珮詩:《河上風光》。

彭浩翔:我沒法想像它是十四分鐘的作品,起初看時還以為那些硬照重壘是片頭,但十四分鐘都是這樣我覺得實在太長。

黃愛玲:我很喜歡它,它很簡陋,很簡單,只有一個concept,但用聲音把簡陋的東西串連一起我覺得很聰明和creative(創意)。

彭浩翔:贊同,但不能last十四分鐘,若七八分鐘下可以接受,它去到後段只不過重覆又重覆同一樣東西。

羅卡:我看了兩次,第一次在影意志的放映,也是在大銀幕。長不長其實很看你的心情,它的原意是激發起你感受這個問題,所以要有適當長度才可以引發你的思巧,進入那個議題。我喜歡它的意念和技巧,如把不同東西拼貼,剷土機經過然後出現平房等,技巧和聲音運用很好。第二次看我覺得更入戲,因它不是想shock或surprise你,而是對當年情景的懷念,對家族、地方、時間流逝有不同感情,需要時間令觀眾感受到,不同於戲劇以劇情帶領,所以十四分鐘不嫌長,而且她說會繼續拍下去。但我覺得拿它跟《媽媽離家上班去》這樣的影片放在一起很難評,因兩種東西太不同。

彭浩翔:其實它近乎紀錄片多些,很難用叙事技巧去評它。

羅卡:其實很主觀,很難從叙事、技巧等去比高下,只能說喜歡那一個多點。

黃愛玲:我喜歡它捕捉時間的感覺,能觸動到我。

陳慧:我同意卡叔所說,我喜歡它的意念。但我覺得尷尬的地方是我不能用紀錄片的標準衡量它,因它不能令我知道得更多。它用的方法放在香港很有趣,因很多舊有的東西都沒了,只能憑曾在那裡生活過的人找到痕跡。我覺得它很詩意,這是它吸引我的地方,但我不覺得它是部好的紀錄片。

羅卡:我不當它是紀錄片,實驗性的東西可以是劇情或紀錄。但現在的難處是和一個很細緻、紀錄式但很有感情的作品如《媽媽離家上班去》比,兩者都是社會性的題材,都有紀錄的意味,但一個有實驗性,另一個是傳統叙事,很難比較。

馮子昌:另一個難比的地方是這個是graphic oriented,介乎動畫與公開組作品中間。

彭浩翔:它不是紀錄片,接近在五樓展覽廳不停loop(重複)著播的裝置,多於是坐在戲院看的作品。

鄺珮詩:補充一下,公開組的規條沒有指明作品在那裡播放。回應Percy的意見,動畫組的規條是要單格拍攝。

馮子昌:這作品也是逐格處理,以往動畫組也有類似的片。不過這其實不重要,以往公開組也有些得獎作品運用不同技巧拍攝。

鄺珮詩:接下來是《零聲》。

陳慧:初選時我喜歡它,再看時還看得出完整性,技術上有不足的地方,但氛圍很特別,帶觀眾進入「虛」的世界,但handle得很好,讓你知道所有東
西出於男子的想像,然後帶你到一個很傷感的狀態。在這麼多部作品中我較喜歡這部。

羅卡:你是指所有東西都出於他的想像?我不明白那些是他真看到,那些是想像,結尾是真實嗎?

陳慧:由女孩給他爛的萬花筒,然後再intercut他一直想像女孩來探他。

羅卡:那是說他幾乎盲掉是真實?

彭浩翔:他受傷之後是想像。

羅卡:受傷之後來探他是想像?

彭浩翔:我不知道,我也想問。

陳慧:在技術上可能有不足,她把爛了的萬花筒還給他是轉折位。可能他用得不夠鏡頭交代,只有一句,而且沒有他的反應。

彭浩翔:你不說我也不知道!我喜歡那女孩的角色,如跟他「猜樓梯級」那場蠻好看。

羅卡:我當作你的說法成立,但整體的theme是什麼?是否說一個很內向的男孩胡思亂想,你認為這部戲的主題說什麼?

陳慧:是說他的孤單,被人誤解。技術上那個轉折點不足以交代那個故事,但我覺得劇本寫得不錯。

鄺珮詩:接著是《戲裡戲外》

彭浩翔:你是說之前有英文版,我看的時候覺得不太成立。她拍到中途說利用被訪者,本身也是設計的一部分,我對這一點有點不舒服,她剝削到一半忽然後領悟反省本身是另一種剝削。當年的《卵子體慾》究竟是真心探討還是利用,爭議性還大些,這部作品我看不出作者領悟到什麼,和為何要領悟。英文版是否都這樣設計?

鄺珮詩:大致上差不多。

黃愛玲:我看的時候也有一點不舒服,看紀錄片最不想猜測人家的動機,但我看這部沒辦法不去想。相對來說《童心無窮》簡單直接得多。

彭浩翔:也真誠得多。

羅卡:我也贊成,但《童心無窮》不夠深刻,沒有怎樣跟進下去,但至少小孩的日常生活、苦中作樂等能打動到人。這部怎麼《戲裡戲外》呢?自省突然出現,令人感受不到。

鄺珮詩:接著是《密月》。

羅卡:令我想起曾翠姍的《戀人路上》,同樣有蔣祖蔓,又是去到別的地方見到第二個男孩,又是說普通話,兩人有brief encounter之後離開。蔣祖蔓演劇向來悅目,因為她的樣子和給人的感覺良好。這部片的分別是背景是青藏鐵路,但沒好好利用。

陳慧:拍得很工整。

羅卡:但對追求心靈的東西「得個講字」。

彭浩翔:我很欣賞它畫面漂亮,但應否因此加分?去到西藏那麼遠,但說的東西其實可以在大角咀說完。他有那麼多資源因為是港台作品,製作執行得很好,是否應為此而給他獎項?其實它沒有什麼特別肉容,探討這兩個主角,但又說不出所以焉。

陳慧:我不會探討他得到什麼資助而去西藏,而是故事是否需要去西藏。彭浩翔說得很好,故事可在大角咀發生,或者兩個主角一起到長洲住幾天。我concern(擔心)的是我不覺得導演關心女主角,故事圍繞一個風光明媚的旅程,主角有所覺悟,很快便解決了一切問題。

羅卡:鄺珮詩: 接著是《六虎》。

彭浩翔:很有趣,雖然有很多其他電影的影子,但執行得蠻好。

陳慧:是另一個《放學》。

彭浩翔:但執行上較好。

陳慧:因他較senior。

彭浩翔:那我們評選是否應考慮這因素?

陳慧:但故事沒新意。

彭浩翔:其實他也承認靈感來自《鎗火》,但我覺得他執行上準確。

陳慧:老闆看了會覺得這個人能用。

彭浩翔:若老闆問我那個新導演拍完出來肯定有某種質素,我也會說他。

陳慧:很「穩陣」。

馮子昌:我們初選談《六虎》時它幾乎不能入圍,但最後我也希望它能入圍,因它代表另一類作品,是在技術上接近工業標準的作品。

羅卡:我覺得每屆都應有這樣的作品,令人精神一振,若每部都像《零聲》觀眾便會睡覺。

彭浩翔:我認為這人幾年後很大可能進入工業,他依然在模仿階段,仍未找到主題,但技術上已很成熟,所以值得鼓勵。

鄺珮詩:不用擔心,這類作品將來必越來越多。

馮子昌:今年實驗性與創新性的作品少了。

彭浩翔:以前的作品如黃精甫的《我愛水龍頭》、黃彩鳳的《卵子體慾》都有很爭議性和實驗性的元素。

馮子昌:可能計算得獎的考慮更厲害。又可能我們給人的感覺是淡化了實驗性與創新性。

陳慧:我覺得是大氣候,這是大家所關心的東西。

羅卡:可能現在的院校影響,三四十年前沒有專業學校訓練,沒那麼多技術條件,大家都拿著攝影機天馬行空亂拍,意念上有很多非一般想法。現在院校要求畢業作品有一定技術水平,不能拍一個人在床上「典來典去」、切腹等東西,現在要求有故事、有劇情、有人物。

彭浩翔:現在很少見到偏激、具爭論性的作品。

鄺珮詩:我不覺得資源多少會影響作品,舉例韓國的作品同樣資源充足,但說的東西闊很多,可能跟教育有關。

陳慧:我看台灣或國內電影學生作品,無論戲劇或紀錄片,社會性都要比香港強得多,亦可看到個人和社會的關係,我看得出他們關心什麼。台灣帶點傷春悲秋,但個人色彩較強烈。香港作品技術越來越好,但我看不出作者怎樣看自己。

鄺珮詩:現在我們可nominate 最多五部作品可考慮給予獎項,另一個做法是nominate金獎。其他組別也會先淘汰一些作品。

羅卡:我贊成先淘汰一些不太重要的作品。

(評審進行投票提名被淘汰的作品)

鄺珮詩:《戲裡戲外》共有五票,《放學》有五票,《路》有五票,《梨園道遠》有五票,《童心無窮》有五票,《零聲》有五票,《密月》有五票《相機槍》有四票。最後剩下《媽媽離家上班去》、《河上風光》、《相機槍》、《六虎》、《草花頭》。

馮子昌:我想為《相機槍》說幾句,我認為相較其他片它的創新性與實驗性都高點。現在我們可提名獎項然後再作統計。我認為《六虎》最少應有特別表揚.我自己很喜歡《媽媽離家上班去》,因為它的完整性,第二位是《相機槍》。

彭浩翔:我希望金獎是《媽媽離家上班去》、銀獎是《六虎》,《河上風光》和《相機槍》是特別表揚。

黃愛玲:我提議給兩個金獎給《媽媽離家上班去》和《河上風光》,因為我很難在兩者之間決擇,而兩個作品很不同,但我都相當喜歡。特別表揚 是《草花頭》。

陳慧:我提議金獎給《媽媽離家上班去》,特別表揚 是《河上風光》,銀獎給《草花頭》。

羅卡:我跟你一樣,金獎給《媽媽離家上班去》,特別表揚 是《河上風光》,銀獎給《草花頭》。

鄺珮詩:那金獎應屬《媽媽離家上班去》。《草花頭》、《相機槍》和《六虎》各有兩票。

馮子昌:我可拿走我《相機槍》那票。

彭浩翔:我可拿走《六虎》那票,但我覺得《六虎》拍攝等各方面都很成熟,唯獨沒實驗性,但很想鼓勵它。

羅卡:《六虎》大家可看出有專業水準,《相機槍》有其特別的地方。

陳慧:若有兩個特別表揚,我會給《六虎》和《河上風光》。

彭浩翔:我也贊成有兩個特別表揚。

鄺珮詩:那《草花頭》是銀獎,《相機槍》是入圍?

彭浩翔: 我們沒有這概念,因十二部都是入圍。

馮子昌:三個特別表揚 會否太多?

黃愛玲:若《六虎》與《相機槍》之間,我寧願選《相機槍》。

羅卡:可否有三個特別表揚?只是多一個獎狀而已,然後指明那個評審提名那兩個作品。

鄺珮詩:沒問題,最重要是你們五個評審的共識。那我們的結果是金獎《媽媽離家上班去》,銀獎《草花頭》,三個特別表揚是《六虎》、《河上風光》與《相機槍》。第一請大家在公佈結果前保密,第二是提醒各位出席下星期的頒獎典禮和擔任頒獎嘉賓。

羅卡:我覺得特別表揚可以加幾句評語解釋為何頒給它。

馮子昌:要不要為整個比賽作檢討?

鄺珮詩:我們在考慮改組的問題,但改組有一定複雜性。因為我們想鼓勵多些紀錄片參與,但又不想輕易改賽制,曾考慮今年保留公開組,但另設最佳紀錄片獎。

羅卡:現在紀錄片已有張虹那個,辦得不錯,水準也頗高。我覺得應保留公開組,但應考慮怎樣提升質素,因為既是公開組,應有不同人士參與,以達國際水準。比如怎樣鼓勵工業裡的人如陳可辛或彭浩翔也參加,現在只是停留在畢業作品水平。

陳慧:可能是長度的問題,我奇怪港台外判怎麼那麼少人參加。

范可琪:在初選的四十多部作品中也有港台外判的。

陳慧:因為要製作三十分鐘的片,沒有院校或鮮浪潮支持也有一定難度。

彭浩翔:為何由六十分鐘變成三十分鐘?

鄺珮詩:因為六十分鐘已算中篇,不算短片。我們也參巧外國的短片比賽,也考慮到發行問題。其實我們一向歡迎各界人士參賽,第一二屆有余力為、賈樟柯等參加,到最近幾年就大部分都是大學畢業生作品。

羅卡:有否吸引內地人士參加?

鄺珮詩:我們有亞洲組。

彭浩翔:獎金可提高點,對拍獨立電影的人是種吸引,正如在PPP(釜山電影投資計劃)與HAF(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之間我首選是前者,一來接觸面廣,二來獎金也較高。

鄺珮詩:你認為若獎金提高至十萬便可提升質素?

彭浩翔:對,若那年作品不夠水準也可從缺。而且紀錄片與非紀錄片應分開,因為很難作比較,我曾在韓國一個電影節任評判,要在音樂片與紀錄片之間選擇一個獎,我們用了大半天時間討論用什麼standard(標準)去評兩種片呢。

鄺珮詩:德國的Oberhausen短片節是國際性的,他們給了些指引,如實驗性、社會性等。

彭浩翔:我們就沒有主題。

鄺珮詩:我們也考慮讓香港和亞洲作品一起競逐,但設national prize,不知是否提升水準的方法。

彭浩翔:除了頒獎之外,有否考慮持續發展,如後期公司贊助服務,鼓勵他繼續創作。

鄺珮詩:幾年前复嘗試這做法,與數碼港合作,讓金獎得主一年內可用它的服務,但可惜最後都沒有使用。

彭浩翔:可能期限可長一些。這資助可頒給特別表揚得主。

鄺珮詩:多謝大家議見,ifva應不斷進步,不能停留一個階段。獎金方面我也同意,這獎金水平已維持了五年。

置頂

 

 

 

青少年組評判會議

出席評審:黃修平,郭子健,柯星沛,邵家臻,陳榮照
ifva代表:鄺珮詩

鄺珮詩:第一部討論的作品是《夢碎》。

柯星沛:我覺得今年青少年組跟往年相比,年代不同了,拍出來的東西感覺跟以前不一樣。現在學校多了很多媒體創作,普及化有好處也有不好,好處是每個人都懂得拍,但跟自己很狂熱的想拍是兩回事。

郭子健:所以看到些被迫拍的東西。

柯星沛:我看到好像是。比如有些參賽者受到師姐的鼓勵,是個有趣的現象。

郭子健:有幾個作品如《原點》、《拔萃小賣部》都是被迫拍的,都是為了交功課。

鄺珮詩:據我所知《ANA》是參加一個由Focus on Film舉辦的工作坊而拍的。

柯星沛:它在那麼多作品中製作上較講究,如衣服,設計等。

鄺珮詩:《夢碎》。

郭子健:這作品較接近你(柯星沛)做評審那年代那種質素的學生,作者一定是個影迷,裡面很多東西有模仿的成份,但鏡頭,剪接等很厲害,場面都是有設計的,而且沒有錢拍,全部用同學,它重複的剪接、鏡頭調度、演員等很有才華,肯定是影痴,聽說拍了兩個月,還要是A-level之間完成。作者一定很熱血,也不懶。看得出他拍這部作品有概念和自己的想法,而他想執行的東西自己處理得來。

柯星沛:學生片來說多數是以愛情或友情作題材,近年多了人拍驚慄,可能是潮流問題。這作品雖然有模仿,但看得出花了心思研究。

邵家臻:處理生死,謀殺,自殺等問題上,這作者所思所想跟其他人很不同,是個很特別的人。我想他的生活很封閉,活在自己的世界,因為自己的世界已經很豐富,很精彩了。雖然有犯駁的東西,但不重要。

陳榮照:我覺得有趣的是我們選了三部主題很接近的作品,關於考試、排名等,反映學生的現象,簡直在控訴教育制度。他們很多為交功課拍東西,很多作品都與壓力有關,很有趣。

郭子健:《第六步》也是說分數。

陳榮照:因為考試是現實世界不能突破,唯有走進另一個世界,《夢碎》是靈異,《呼吸》是超現實,《第六步》是寓言。

鄺珮詩:修平你做過其他青少年錄像比賽的評審,他們的作品跟這個類近還是不同?

黃修平:很不同。《留逝》在另一個中學短片比賽入選,那些比賽有較多濫調的題材和拍法。我覺得其他比賽很想在電影的光環滔光,比如在頒獎禮播香港電影金像獎的音樂,和很在意找藝人來作評審等。而他們選片的品味也是這樣,喜歡四平八穩的作品。前衛性、顛覆性的作品不會在那些地方看到。

鄺珮詩:那麼在ifva青少年組是否可看到獨特的東西?

黃修平:我最近終於見到那個《和你在一起》的小學作品,原來是學校的電視台導師帶著他們拍的。

鄺珮詩:是嘉諾撒聖家小學,他們拍一個系列,有老師帶著拍音樂錄像,選擇的歌曲一定不是小學生愛聽的。

黃修平:作品很流暢和專業,就像廣告一樣。可能因為第一次做得了獎,覺得很威風,學校很想生產多些這樣的作品,其他的青少年比賽就很喜歡這樣的片。

鄺珮詩:接著是《我們唱 我們唱》。

陳榮照:若這部拿獎我來頒獎。

邵家臻:我本來不打算出席,若他拿獎我會出席。雖然主旨不清楚,但那種活力和開心很久違。那班女孩子很瘋狂,給我初戀的感覺。

柯星沛:作為一部電影來看是不行的,但有青春的傻勁,捕捉了青春的回憶。

鄺珮詩:是否功課?

陳榮照:是為了ifva而拍的,因為下年便夠十八歲,要趕緊參加這組別。

郭子健:它很青春片,技巧上沒修飾,聲音又爛。

柯星沛:攝影又不對焦,總之拿著攝錄機亂拍。

郭子健:又冗長,但有幾場蠻感動,如第一次拿著結他在天星小輪唱林子祥,令我起了鷄皮。另一場是在地下鐵唱「地下鐵碰著他」,選曲不錯,而且表現出「想做就去做」的青春活力。我小時候曾由屯門走路到荃灣,走了六小時,我看的時候就像看到我的青春和初戀一樣。這部戲有代表性的地方,是有很多人以為這一代年青人只懂沉迷在電玩和網絡。其實每個年代都有這樣的人,但可能不被提出來,正如那時候我們留意的東西現在沒人留意,其實現在還有年青人拿著結他在天星碼頭做這樣無謂的事,然後拍下來用最簡單的軟件組合起來,這就是我覺得它特別的地方。

黃修平:很沒機心,隨心所欲的作品。

陳榮照:原來這部片不應在小螢幕看,要在大銀幕看,感受強烈得多。我覺得它啟發了我很多雖然很粗糙,但有一些感受可跟你交流。而且讓我想到我們帶著太多框框看青少年片,我們應謙虛地邀請多些這樣的作者參加這比賽。

鄺珮詩:下一部是《原點》。

柯星沛:給我的感覺很強,雖然是MV,它給我那種「hea」的感覺很厲害,但只有感覺,欠缺了什麼,在影像來說很漂亮,但少了點增次。

黃修平:簡單地展現了導演的藝術觸覺。

柯星沛:就算沒有音樂單看影像也很有感覺,剪接等技巧上較其他作品好。

黃修平:它的感覺沒有斧鑿,沒有經營。

柯星沛:它不是計劃好每個鏡頭,而是捕捉一些東西。全片只是一個女孩子在不同場景,衣服也沒換。

郭子健:剛才導演不肯向現場觀眾解釋片中的內容,但從她不經意的鏡頭可看到她有很高天份。

鄺珮詩:下一個是《呼吸》。

黃修平:stop motion(逐格快拍)做得很好,很有神采。

柯星沛:完結時回到現實時呼吸一下,很有幽默感,而且短,像廣告。

黃修平:很短小精桿的作品,沒什麼可批評,很完整,很有力的作品。

鄺珮詩:第一部是《第六步》。

郭子健:我覺得蠻ok,超現實的場面很有趣,技巧也好,不知是否用煙機?可能有教會的支援。

黃修平:它不止是福音電影,沒有讓那些形像帶著走,做這樣的事的人不會拍福音電影。

鄺珮詩:下一部是《我的回憶不是我的》。

郭子健:我想問為何要選它?

邵家臻:上次爭抝了很久,我覺得它省時省力,借力成功,做法很聰明。

陳榮照:我贊成你說它聰明,而且貼題,看的時候感覺很強。

柯星沛:最老土的回憶方法是看錄影帶,我看的時候不知為何抽離了,某程度上很有趣。

陳榮照:現在學生作品很愛談個人,《原點》和這一部都很突出這主題。

柯星沛:通常是老師出的題目,叫他們拍自己。

陳榮照:《我們叄》也是這樣,但各有高下。

黃修平:我的評語是「很深的感情,很少的創意」。但這種作品我很容易忽略,它可能在實驗點什麼,若他能做到柯星沛說那種效果,便很成功。它可能很四兩撥千斤,創意就在一點,但若稍為不成功,我就看不到。我看到的是很沉溺,很多感情,但很少創意,但我不反感。

郭子健:我也沒太大感覺,因為以前自己做太多類似的東西。

鄺珮詩:《我們叄》。

郭子健:它像《我的回憶不是我的》那種類型,但《我們叄》拍自己拍得很成功,無論在技巧或處理鏡頭要捕捉的物件上,如沙發、弄飯等,加上用電話似的聲音,但沒用外公外婆的反應回答,加上自己的旁述,以功課來說非常高質素。

邵家臻:我簡直不相信是功課,他很驕傲地讓你看他自己,我很可以看到作者在其中,也看出他對作品的愛。

郭子健:它難得地細緻,又有幽默感,頗不簡單。

黃修平:它很真誠,自然而隨心地拍自己的故事,用的技巧很能融合在作品中。比如爺爺笑那幕,鏡頭在抖,一面跟著笑,他很誠實地放進去。

陳榮照:今年我們看了很多兆基(創意書院)的作品,你說的很中,很多兆基的作品都玩弄形式,但很蒼白,但這一部也是來自兆基,顯出它學生有多樣性。是否功課不重要,最重要是用心去拍。

鄺珮詩:《災難的愛》。

郭子健:這部有何代表性?

黃修平:某程度上我給了點同情分,它背後齊心合力,一股熱血的精神值得鼓勵,這部片爛的程度跟其他不相伯仲,但我覺得他們拍得很開心,挖空心思、不顧面子,全情表現自己,這種精神值得鼓勵。

陳榮照:最後那段rap(饒舌)很重要,很可代表現在這一代,學校功課叫他們寫故事,也一定會有rap。所以看完我很有感受,認為值得入圍,是示範作,讓我們可看到這一代怎樣思想。但放映這作品時要把音量收小,否則抒情的東西也變了相反。

郭子健:這種作品很特別,很認真,但明顯地力有不逮,正因它盡力做,所以才好笑,他很認真做,你不應笑,但不得不笑。

陳榮照:值得鼓勵的是它的活力;這學校拍了很多部作品,值得表揚。其實不止今年,每一年都有這樣的作品,所以要拿出來放映。起碼他們拍得開心,而且有活力。

柯星沛:頗有製作,有撞車。

黃修平:還有它談及醜女的態度已算不迂腐和不陳腔濫調,但有抄襲成份。

鄺珮詩:《留逝》。

郭子健:有點奇怪,像想攪笑但又很認真,忽然又有精靈和時空穿梭,演員不知是用周星馳還是鄭中基演法,說旁白時又很情深,感覺得撕裂。後面有些剪接位很準確,但前面卻很錯。

陳榮照:我覺得是師生合作之作,將來可能要另設這個組別。明顯看到是兩班人做的,不全是學生,很多想法與技巧都很成年人。

柯星沛:我覺得不是師生合作,而是老師指導。

陳榮照:片末字幕很誠實,說多謝教會支持、老師的指導,報名的是男主角,但他不是導演。

黃修平:很難界定是老師拍還是學生,但有輔導是好事,那些「災難片」若有專業輔導可有很大進步。在指引下怎樣釐定那些才算學生作品?

陳榮照:最重要的考慮是這是青少年組。

鄺珮詩:《拔萃小賣部》。

郭子健:很好,很反建制。充滿幽默感,如那句「超expensive」,字幕也很好笑。不知老師有否指引?

陳榮照:肯定有老師指引,但它超越指引,很厲害。

鄺珮詩:《ANA》。

郭子健:是青少年組裡的荷李活大片,有外國人,有製作,亦言之有物。但看不到突出之處,沒有稜角,創作上也沒有令人興奮的地方,就像荷李活大片。

黃修平:沒有很多陳腔濫調,是個穩健、尚佳之作。

柯星沛:四平八穩,女主角很美。

黃修平:演出也好。

陳榮照:專業性,具嚴肅題材的青少年組電影。

黃修平:很恰如其份,不覺得它扮大人。

陳榮照:它很刻意強調幕前幕後都是十八歲以下。

邵家臻:沒稜沒角,是那種吃飯不知米貴的青少年。

鄺珮詩:現在可以提名得獎作品,也可以直接提名金獎。

柯星沛:可每人選五部。

黃修平:我選《夢碎》、《第六部》、《我們叄》、《留逝》、《拔萃小賣部》。

邵家臻:我選《夢碎》、《我們唱我們唱》、《呼吸》、《我們叄》、《拔萃小賣部》。

陳榮照:我選《夢碎》、《我們唱我們唱》、《呼吸》、《我們叄》、《拔萃小賣部》。

郭子健:我選《夢碎》、《我們唱我們唱》、《我們叄》、《拔萃小賣部》、《第六部》。

柯星沛:我選《夢碎》、《我們唱我們唱》、《原點》、《我們叄》、《拔萃小賣部》。

郭子健:《夢碎》應拿金獎。

柯星沛:我是在《夢碎》與《我們叄》之間考慮。一個說學校的壓力,另一個說自己家人,代表兩個路向。

邵家臻:我比較感性,喜歡《我們叄》。

陳榮照:我也認為《我們叄》是金銀之間,至於《夢碎》則有技巧,但在過程之中迷失了。它想說故事,主角好像見鬼,又見到男同學自殺,最後原來是他自己,在這過程中不能自圓其說。

鄺珮詩:是否除這兩部外沒有其他可考慮得金獎?

陳榮照:可考慮《我們唱我們唱》,但大家可能覺得技巧上過不了關。

邵家臻:給金獎未免太誇張。

黃修平:作為青少年組的評判很多時帶著某些期待,一定很想在作品中看到青少年面貌、精神等,但我自己不會把這方面放得太大。

郭子健:我也同意。看到《夢碎》之前我給《我們叄》很高分,而《夢碎》有多一份知省,我很多時覺得年青人太隨意,不知自己想怎樣,但《夢碎》的作者雖然只有十八歲,但很清楚自己要什麼,陳榮照雖說他迷失,但他有統一的意念,知道自己要表達什麼,技術上有風格,亦有十幾歲的天真。他的第一個鏡頭在片末又重覆,很少十多歲的人那麼有想法。青少年組作品除了應表現年青人的活力外,也應有夢想。還有我不知是否功課,但看不出有要向人交代的精神。

陳榮照:我們一開始便用電影的技巧與技術評論《夢碎》,它真的是追求電影本質,怎樣堅持去拍電影,最後也是說青少年的問題,控訴社會。我認同它對電影的堅持,現在來說很難得。

黃修平:這作品的題材對我來說不重要,反而著眼他運用電影語言以至整個媒體的運用,很多公開組的作品都被傳統的電影語言帶著走,會看到很多影子,但這一部雖然有其他電影的影子,但也有劇場的元素,用空間很聰明,不用對白,冷靜地建構整件事,要用很大的意志和熱情才做得到。《我們唱我們唱》也可看到熱情,但很隨心地拍。這一部不是用電影來表現他的熱情,而是用熱情作為能量去成就一件很複雜的事,這件事本身已很年青。

柯星沛:作為青少年組我沒期望他們在技巧上有什麼突破,《夢碎》在電影語言下的苦功對我來說是bonus(額外的),《我們叄》不需要技巧,但它的情感蓋過一切。《夢碎》的熱情屬於電影,我也很矛盾,感性方面我選《我們叄》,因為向來驚慄片嚇不到我。

陳榮照:值不值得雙金?

邵家臻:《我們叄》感動到我,《夢碎》感動不到我,但《夢碎》無論內容、技巧、語言上都有種sophistication(精練),他駕馭得到,很難得。

黃修平:《夢碎》放在青少年組以外也是一個精彩的演繹,《我們叄》也感動到我,但沒開創性。但其實《我們叄》也很有技巧,感覺與技巧融合得很好,說一些真摰的感情,但說得很好聽。它的構圖是有設計的,如畫面一邊是阿公另一面是阿婆,這是我欣賞的。

陳榮照:經過討論後,我傾向《夢碎》拿金獎,因為很難得青少年組作品把藝術放在第一位,往年我們多關心他們有否獨立思巧、是否關心社會等,但這一部著重藝術性,又有那麼突出的成果,是值得嘉獎的,始終這是媒體的比賽,既然這作品這麼難得,便應拿獎。

柯星沛:我同意,這作品不止有年青活力,也有思巧。

鄺珮詩:那麼今年的金獎是《夢碎》,銀獎是《我們叄》。特別表揚呢?高票數的作品包括《我們唱我們唱》、《拔萃小賣部》、《呼吸》和《第六部》。

陳榮照:我建議四個特別表揚。

鄺珮詩:大家請在頒獎禮前把結果保密,還有邀請大家作頒獎嘉賓。多謝大家。

置頂